•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受益匪浅(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老杨,我听见有人进来了,你去看看,是不是青丫头来了?”一间小房间传出一个苍老的老妇声音。

        “不用去看,肯定是青丫头,她先前传了话来,说要来,让我们给准备饭,除了她外,没人走咱们的后门?!币桓霾岳系哪凶咏庸?。

        “杨公杨婆,年纪大了,耳朵还一样灵敏呀!”玉青晴顿时笑了,向那小房间走去。

        越是接近小房间,饭菜香味越是浓,云浅月跟在玉青晴身后想着感情她们直接找到人家厨房来了。她好奇地走上前。

        “你个小丫头,多久没来了,难得还想起我们?”里面老妇人笑骂了一句。

        “他跟着小华子走南逛北,哪里有时间想我们,如今能想起我们就不错了?!崩贤方踊暗?。

        二人虽然说话,谁也没迎出来,里面勺子铲子叮叮当当地响,显然在做饭。

        玉青晴来到门口,云浅月也看向了里面的情形,只见小厨房面积倒是很宽敞,里面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一个在炒菜,一个在下面。小厨房很是干净整洁,这二人看上去大约七八十岁了,看起来依然有劲,手脚灵活。

        “这是我女儿!”玉青晴将云浅月向前推了一下。

        一句话落,厨房的一切声音皆消失不见,老头和老妇人齐齐转过头来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没想到二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反应,她对二人又好地笑了笑,“老爷爷,老奶奶,我是云浅月?!?br />
        老头和老妇人将一个扔了铲子,一个扔了勺子,齐齐对云浅月打量。须臾,二人对看一眼,齐齐地对玉青晴问道:“不是小华子的孩子?”

        云浅月一愣,这是什么问话?

        玉青晴还没回答,只听二人又道:“你不是和小华子结婚了吗?这个小丫头和你长得到挺像,但是为什么她姓云不行华?”

        云浅月无语,原来是因为这个,她后退一步,交给玉青晴解释。

        玉青晴好笑地道:“她是我们的女儿,特殊原因,姓云而已?!?br />
        老头和老妇人恍然,须臾,齐齐走了过来,一人左,一人右,拉着云浅月就走,口中齐齐对玉青晴道:“我们和小丫头去聊天,你负责做饭?!被奥?,已经拽着云浅月走出了小厨房。

        云浅月回头看了玉青晴一眼,她正撸胳膊挽袖子,见她看来对她摆摆手,“去吧!”

        云浅月无奈,被二老架着离去。

        那二老将云浅月一直架到了一间房间,之后一左一右和她聊天,说是聊天,其实全是他们在说话,你一言,我一语,先是问了云浅月一大堆问题,之后又齐齐就着他们的问题做各自猜测出一大堆答案,云浅月根本就插不上话。只能默默地听着。二老说了半响才齐齐住了口,等着云浅月回答。云浅月想着好在她有过耳不忘的本事,一一回答了二人的问题,有些重要的涉及到不能回答的问题灵巧地避开。

        二老显然太过热情,待她回答完二人的问题后,依然不罢手,反而更热情,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松开,给她讲起了二人当年的故事,怎么怎么相爱,怎么怎么大婚,都做了什么,怎么认识了她的爹娘等等,似乎要将二人的历史如数倒给她。

        云浅月心里无语,但又不能表现出不耐,想着玉青晴,你带我来的是什么地方?不知道我快要饿死了吗?直到她肚子叫了不下十次,说得兴奋的二人才住了口,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二人看着云浅月,齐齐笑了起来。

        云浅月被二人笑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哪里愉悦了两个老者。

        “小丫头不错,不快是青丫头和小华子的女儿!”老头松开云浅月的手,拍拍她肩膀,“听我们两个老家伙这么烦人都没表现出半丝不耐,比你爹当年强多了?!?br />
        “是啊,小丫头有灵性,还有善心,知道尊老?!崩戏蛉艘泊认榈匦呛堑溃骸笆凳裟训?!有慧根?!?br />
        云浅月不明所以地看着二人。

        “青丫头,端饭来吧,让小丫头先吃饭,吃完饭后我们给她打通凤凰缘,让她早点儿凤凰真经大成?!崩贤纷雍傲艘簧?,踱步走了出去。

        老婆子也笑呵呵地跟了出去。

        云浅月看着二人一阵风似地出了房门,更是一头雾水。

        不多时,玉青晴走了进来,端了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两碗面,几个小菜,一壶酒,她进来之后看云浅月看着她,对她笑道:“杨公和杨老是奇人,武功绝高,和普善大师以及我义父不相上下,你的凤凰真经突破了凤凰劫,融合了我传给你的内力,如今已经到了凤凰化缘阶段,但你心中被太多东西牵绊,致使真气不够纯灵。我请求杨公和杨婆将你心中杂质化去一层,对你修为大有好处?!?br />
        云浅月疑惑,“什么叫做我心中被太多东西牵绊,真气不够纯灵?”

        “思虑太深,顾虑太深,负累太重,说白了,就是七情六欲太重?!庇袂嗲缃信谭旁谧雷由?,解释道:“凤凰真经,贵在不是凤凰二字,而是真经二字上。娘说再多,也不如你自己领悟,你慢慢就知道了。先吃饭吧!用过饭后,二老相助你化缘,我们今晚就在这里歇一宿。明日再启程?!?br />
        “你不急着舅舅?”云浅月问。

        “你舅舅是昏迷,睿儿说他就是昏迷不醒,却有呼吸,像是睡着了,和正常人无异。暂且不会有性命危险,我们住一夜无事,况且总要休息,你在皇宫议事殿外吹了半日冷风,再连夜赶路的话,娘怕你身体吃不消?!庇袂嗲缫∫⊥?,“而且你武功正好到凤凰缘这一重,正好可以洗净一番,错过的话,你凤凰真经将来即便大成了,也不是真经。遇到真正的高手,你还是发挥不出潜力,如今打通这一关,你将来的成就不一定就次了小景。不次于他的话,这天下就鲜少有人能奈何得了你?!?br />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开始用膳。面的确好吃,菜也好吃,酒当然都被玉青晴喝了,她以云浅月要运功为由,一滴也没给她。

        饭后,玉青晴出去帮杨公杨老招待完剩余的客人之后,酒家关了门。

        玉青晴护法,二老一前一后帮助云浅月打通凤凰化缘。

        云浅月心下赞叹,她刚刚来时虽然知道这二老有如此强健的身体,定然修习武功,但没想到二人武功这么高,她自认为已经还算不错的武功在二人的两大强大真气下不堪一击,轻而易举地突破了她的防守,进入了她真气流窜的奇经八脉。

        云浅月感觉到两大气流极为温暖,像是水一样,沿着她的经脉一寸寸游走,像是给她洗涤真气,本来在她体内稍粗的真气经过二人洗涤后,变成细细的一条。她闭着眼睛就能感觉到被洗涤过的地方又轻又软,像是打磨好的玉,晶莹剔透。而没洗濯的地方,有些浑厚,就真如玉青晴所说的杂质很深,很浊,不清澈。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全身奇经八脉都被洗礼了一番,二人才缓缓罢手。

        “成了,小丫头,你感觉怎么样?”老头问云浅月。

        云浅月睁开眼睛,感觉天地清明,六根澄净,她心中空灵一片,极其棉柔舒服,似乎压制在她心中的郁气都消失不见,只剩下平静,如湖面一般,清澈平静。她点点头,“感觉很好,说不出来的好。烦恼尽退?!?br />
        老头哈哈笑了一声,“那是自然!小丫头,我们可是费了三十年功力帮助你,你怎么能不感觉好?”

        “谢谢杨爷爷,杨奶奶?!痹魄吃掠芍愿行?。

        老妇人笑着摆摆手,“青丫头和小华子当年救过我们,我们才活这么久,小丫头不用客气。你要不累,就起来赶路吧!我们知道你们有事情要去做,就不留你们了?!?br />
        云浅月看向玉青晴,只见她睡醒一觉起来,打着哈欠对她招手,“走了!”

        云浅月无语,还有这样的娘?她不是护法吗?睡得可真香。

        二人告别二老,出了酒家,此时天已经微亮。

        外面冷风吹来,云浅月感觉不到半丝冷意,相反通身上下暖融融的,不用玉青晴再说,她也知道这回受益匪浅。

        二人牵着踏雪照原路出了巷子,云浅月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城,她一怔,停住脚步,对玉青晴道:“娘,你看到苍亭了吗?他怎么来了?”

        “嗯,看到了!苍家少主前两日才回到京城的,如今居然来了这里?!庇袂嗲绲阃?。

        云浅月蹙眉,“这两日他上朝没有?爹回去与你说他没有?”

        “你爹只说他进了京,在摄政王府,并没有上朝,如今既然又出了京,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庇袂嗲绲溃骸八淙皇虑氨沉艘桓龌适矣图嗖煊返墓僦?,但总之还算是七皇子的幕僚,他的身份自由,随时进出京城也没什么奇怪?!?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