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辣手摧花(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闻言险些笑出来,容景这个人……混蛋啊……有这么拐着弯骂人的吗?

        夜轻染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弱美人说得对,玉太子要保重身体啊,梅花虽好,但过于娇艳的话很容易让人吃不消??!”

        容枫似乎也忍不住轻笑,但没说话。

        玉子书闻言浅浅一笑,面不改色,笑着道:“这一路梅花艳不艳我倒是不知,我知道的是如今云儿做的衣服穿在我身上的确暖和的很啊?!被奥?,他慢悠悠地道:“景世子的院子里种植的那株桃花似乎是桃夭之花吧?景世子要小心啊,花开之日,最是吸食天地精气之时。景世子身体虚弱,也要小心保重身体,万勿让桃夭都给吸了去?!?br />
        云浅月撇开脸,强忍着才没笑出来,想着论嘴毒,容景以后有对手了!都混蛋啊……

        夜轻染闻言再次哈哈笑了起来,偏头看向容景,“弱美人,怎么样?你有对手了吧?”

        容枫嘴角抽了抽,似乎也强忍住笑意。

        容景如玉的手掩唇轻咳了一声,眸光似乎看了云浅月一眼,对玉子书笑道:“玉太子说得是,这样的话,我们都需要好好保重??!”话落,他似乎才看见六公主一眼,疑惑地问道:“六公主也来给玉太子送行?”

        六公主本来端坐在马车,闻言犹豫了一下,翻身下马,对容景微微一礼,端庄温婉地道:“回景世子,我与玉太子一起去东海国?!?br />
        “哦?”容景挑眉。

        “我一直仰慕东海风土,想要观仰一番,七哥准许我了?!绷鞯蜕?。

        容景笑着点头,很官方地道:“这竟然是一桩好事儿,景居然才知晓。东海人杰地灵,六公主前去观仰一下是很不错?!被奥?,他对玉子书道:“玉太子要好好照顾我天圣的金枝玉叶??!这一路少不得要你多劳顿一番?!?br />
        “好说!”玉子书颔首。

        “天色不早了!玉太子和六公主启程吧!”容景站起身,拿出一块类似玉牌的物事当着所有人面的扔给玉子书,温声笑道:“这是送别礼,玉太子一路保重?!?br />
        玉子书也不客气,将那玉牌接了,也不看一眼,揣入怀里,拱手笑道:“景世子、染小王爷、枫世子再会!”

        “再会!”夜轻染和容枫齐齐拱手。

        “六公主,上马启程吧!”玉子书对六公主道。

        六公主立即答应了一声,转回身,翻身上马,不知是上马的动作太急还是马的皮毛太滑怎地,她刚上到一半,忽然从马上栽了下来,“啊”地惊呼一声,摔到了地上。

        “六公主小心!”玉子书本来要打马,温声回身,一惊,赶紧伸出手,可惜没接住人。

        夜轻染此时也飞身来到了六公主马前,送君亭距离路边有些远,他到达她身边的时候,她已经摔在了地上,同样没接住人。

        “六公主没事儿吧?”玉子书连忙下马,伸手去扶她,手伸到一半,立即顿住,对夜轻染道:“男女授受不亲,她又是公主之身,子书不敢唐突,染小王爷与六公主同系宗亲,你来扶起她吧!”

        夜轻染闻言看了玉子书一眼,伸手去扶六公主,“你怎样?没摔倒吧?”

        六公主的小脸煞白,全无血色,眼圈已经挂了泪意,闻言对夜轻染摇摇头。

        夜轻染伸手拉她起来,刚将她身子离地,只听她痛呼一声,他立即住了手,蹙眉道:“摔到哪里了?”

        六公主眼泪流出来,痛苦地道:“我的腰,还有后背,好疼……”

        夜轻染闻言赶紧给她把脉,须臾,又将手按在她后背上,片刻后,看着她痛苦得泪流满面的样子道:“你的腰扭了,后背有一根小骨摔折了?!?br />
        六公主面色大变,“那我岂不是不能……不能去东海了?”

        夜轻染看了她一眼,沉默不语。

        玉子书闻言微微一叹,“都是子书的疏忽,子书得到父皇三道诏函相催,急忙赶回去,才轻装简行,而疏忽了公主是金枝玉叶,怎能骑马奔波?就算你懂马术,也是弱女子,将养深闺对马术不精而已。若是备车就好了。如今你这样,伤筋动骨一百天,自然不能再与我去东海受这一路来的颠簸之苦了?!?br />
        “可是我想要去东?!绷魅套盘弁吹?。

        玉子书有些惋惜地道:“这只能等以后了,公主仰慕东海,东海能得公主如此推崇,子书身为太子,实在不胜欣喜。而且公主性情纯真,子书也甚是喜欢??上辈挥胛?,今日公主刚出门便发生了这等事情,身体要紧,还是回宫好好将养吧,去东海来日方长?!?br />
        “玉太子说得不错!六公主你伤了筋骨,已经不能动了,身体要紧,来日方长?!比菥盎翰阶呃?,看了六公主一眼,再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对夜轻染询问,“染小王爷,你说呢?”

        “自然不能再去了!我这就送你回宫给你接骨用药?!币骨崛颈鹆?,对玉子书深深地看了一眼道:“看来玉太子享受不了美人恩,一路保重,本小王先送六公主回宫了!后会有期?!?br />
        “后会有期!”玉子书含笑点头。

        夜轻染抱着六公主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向城门而去。

        云浅月看着一人一马走远,收回视线,对玉子书上下打量了一眼,挑了挑眉,笑道:“辣手摧花,你也真下得去手??!我就说你怎么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夜天逸,原来等在这儿?!?br />
        玉子书微微一笑,笑容凉淡,“除了你,我对所有的花都能下得去手。若是这么轻易就能送给我一个女人,那么夜天逸也太小看我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