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辣手摧花(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玉子书感受到她的视线,也偏过头看向她,微笑问,“怎么了?”

        “我在想着玉太子真是好本事啊,爱民如子都爱到天圣来了!”云浅月道,“只有你一个,别的国家的太子,比如南凌睿,西延玥,或者公主叶倩,可没得到百姓们这么好的照顾?!?br />
        “这都是数月前河谷县治水的功劳!”玉子书笑着道。

        云浅月认同地点点头,叹道:“所以说百姓们都是可爱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百姓是水,君王是舟。你对百姓好,百姓会对你好??上Ф嗌偃瞬幻靼渍飧龅览?,认为君王就理所当然地主宰一切,所有的当权者,都将自己自诩为龙的化身,要众生匍匐在地。又有多少人会明白百姓重于君的道理?”

        玉子书闻言也是一叹,低声道:“摄政王将北疆治理得极好,得北疆万众拥戴。若他将心思都用在治国上,不失为一个好帝王?!?br />
        云浅月看了城门口一眼,收敛心神,淡淡道:“希望吧!”

        玉子书不再说话。

        东城门口,除了封闭了数日开放离开的外来商贾和探亲访友进出的百姓外,今日聚集了许多人,以夜天逸、德亲王、孝亲王、为首的一众朝中重臣,其中还有一个女子,站在夜天逸身后,一身宫装素衣罗裙,面容温婉娇美,正是六公主。

        云浅月看见六公主,眼睛眯了眯。

        玉子书面容温暖,看不出什么情绪。

        二人来到城门口,夜天逸当先开口,“玉太子来天圣这一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本王应接不暇,未曾好好款待玉太子一番,昨日刚将先皇送走,本想可以与玉太子好好畅谈一番,不想玉太子却急着回国?!?br />
        玉子书翻身下马,笑道:“来日方长,子书今日离去,说不准哪日又来天圣叨扰。摄政王不必如此客气!”

        “话虽然如此说,没招待好玉太子,还是令本王惭愧!”夜天逸道。

        “本宫住在荣王府犹如上宾,景世子招待甚好,都令本宫难为情了?!庇褡邮樾Φ溃骸氨竟庖淮卫刺焓ブ饕歉露奂绑侵?。及笄之礼后本就该回去,却又耽搁了数日。如今东海父皇急了,三道诏函催促,否则的话,子书还是想再多待几日的。如今只等下次再来吧!月儿在天圣,子书想念她的时候,说不准哪里又来了。以后来来往往,寻常之事而已?!?br />
        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面色沉静地笑道:“对啊,本王竟忘了,月儿和玉太子交情甚好,是别人都比不了的。她都留不住玉太子,看来本王今日也是留不住玉太子了?!?br />
        玉子书笑笑,不再说话。

        云浅月淡淡看了夜天逸一眼,也没说话。

        “既然留不住玉太子,本王也就不强留了?!币固煲荻陨砗罂戳艘谎?,笑道:“六妹妹一直对东海风貌极为仰慕,但一直锁于深宫,如今她想借玉太子回国,顺路跟着玉太子去东海观仰一番,还望玉太子多加照顾?!?br />
        云浅月眼睛忽然眯起,看着夜天逸和他身后的六公主,这是在做什么?送美给玉子书?她实在没想到夜天逸居然来这一招。一国公主去东海,还是跟随玉太子回国,这代表什么?三岁小孩子怕是都能知道,他也真做得出来!她心中忽然升起恼怒。

        “哦?原来六公主对东海风貌极为仰慕?”玉子书却不见恼怒,扬眉一笑。

        六公主显然给玉子书尊贵荣华的气质心折,从他来到,眼睛就盯着他看,如今见他听到夜天逸的话后含笑看着她,心下一喜,连忙矜持地道:“据说东海人杰地灵,风景如画,我是有些仰慕,想去看看。希望不会给玉太子带来麻烦和不便?!?br />
        “六公主仰慕东海风土,本宫又怎会折煞六公主这一番仰慕之情?”玉子书笑笑,“不过天圣到东海道路深远,这一路沿途极为辛苦。本宫怕六公主娇肢弱体承受不住奔波之苦?!?br />
        “我能承受得住的!”六公主急忙摇头,话一出口,显得她语气有些急迫,又连忙温婉地道:“我以前跋扈不知世事,后来在皇陵训教了月余,想必玉太子听闻过此事,公主进了那里,比宫女还不如,如今我出来以后,不怕吃苦的?!?br />
        玉子书闻言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就带上六公主吧!”

        云浅月一愣,本来以为玉太子会推辞,却没想到他答应了,她有些讶异地看着他。她自然相信他不会被六公主美色所惑,也知道他对她无感,但不明白他这番答应到底是作何打算?她心中的恼怒褪去,本来想阻止,此时既然他答应,她便没什么可说的了。

        六公主显然也没料到玉子书答应得如此痛快,一时间又惊又喜,“真的?”

        “自然是真的!”玉子书含笑点头,“我有几个妹妹,也与公主一般年纪,公主性情真,等去了东海,想必你们会谈得来的?!?br />
        六公主确定之后,欣喜地看向夜天逸,“七哥?玉太子答应了呢!”

        夜天逸看着玉子书,眸光闪过一丝探究和沉思,不过一闪而逝,很快就对六公主笑道:“磨了我数天,如今你如意了?这一路不要给玉太子惹麻烦,到了东海之后也不许人性胡来。听到没有?”

        六公主立即垂首,声音都带着喜悦,“是!”

        “那就走吧!”玉子书笑得温和。

        六公主点点头,牵过一匹枣红马,翻身上马,整个人从内而外显出喜色。

        “玉太子一路顺风!”夜天逸含笑拱手。

        “玉太子一路顺风!”德亲王、孝亲王等人齐齐拱手。

        “摄政王和众位大人保重,别过!”玉子书端坐在马车含笑也拱了拱手,双腿一夹马腹,出了城。

        云浅月与她并排跟了出去。

        夜天逸挑眉,“月儿,你也出城!”

        “我送他一程!”云浅月头也不回答了一句。

        夜天逸不再言声,并未阻止。

        六公主打马跟在玉子书和云浅月身后,也跟着出了城,她避开云浅月,走在玉子书另一侧。这回到聪明地没与云浅月针锋相对。

        城外十里送君亭,停了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马车旁站了两匹马。送君亭的亭中坐了三个人。一人月牙白锦袍,一人一身墨绿轻裘,一人一身萧萧白衫。正是容景、夜轻染、容枫三人??醋颂嗽诹奶斓热?。

        毫无疑问,是送玉子书。

        云浅月看着那三人,目光先落在容景上,须臾移开,在容枫身上停顿了一下,之后落在夜轻染身上。夜轻染不跟夜天逸在城门口相送,反而与容景和容枫一起等在这十里送君亭。冷风清寒,他姿态与那二人一样随意闲适,似乎昨日出现在皇宫之后那种冷峭又被他尘封起来,她看着他,觉得这个人她真的是看不懂了。

        “染小王爷真是不简单!他比摄政王懂得知进退,换句话说,就是他比摄政王还要深?!庇褡邮槠?,低声对云浅月道:“云儿,对于他,别再心软了。摄政王的心思摆在那里,很好看透,他也会让所有人都看透,这样的人,其实不是最难相处的人,但是这位染小王爷却不是这样,他让人看不透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深不可测?!?br />
        “嗯!”云浅月点头,“我知道?!?br />
        玉子书不再说话。

        六公主看着玉子书和云浅月亲密地咬耳朵,抿了抿唇,到底没出声说话。

        三人来到送君亭,齐齐勒住马缰,那三人也整齐一致地转头看来。

        容景目光落在玉子书的衣服上,清泉般的眸子闪过一丝什么,转瞬即逝。

        夜轻染“呵”地一笑,上下打量着玉子书道:“呵,玉太子这身衣服好别致鲜艳!这样的做工裁剪手法样式,整个天圣京城也找不出一份来,就是闻名天下的钱篓子茵娘子怕是也做不来。是哪个美人送给玉太子的?”

        “染小王爷独具慧眼!”玉子书微微一笑,“那个美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br />
        “原来是小丫头!这就怪不得了!”夜轻染看了云浅月一眼,笑容蔓开,仿佛早先的阴云争吵,割袍断义,寒风中站着都不存在。他和她还如以前一般,轻松相处。点点头道:“也只有她能做得出来,做做什么,我也不意外?!被奥?,他偏头对容景笑问,“是不是?弱美人?”

        容景勾唇一笑,对上云浅月的目光,声音温润,“是啊,她做什么,都不意外?!?br />
        “你有没有她做的衣服?”夜轻染问。

        “云浅月,我有没有你做的衣服?”容景笑着反问云浅月。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本想说没有,但看着他含笑的模样,想着别激怒他吃醋了,他醋大发了的话,受罪的还是她,她点点头,肯定地道:“自然有!”

        容景缓缓点头,移开视线,对玉子书笑着夸奖道:“玉太子的衣服的确好别致新颖,这样的衣服穿出来,这路边的梅花都秀艳了几分,你回东海这一路,不知道会艳了多少梅花,要多多保重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