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反了夜氏(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六公主,那你告诉我,今日不是他想害我是谁想害我?你吗?”云浅月冷冷地看向六公主,忽然恍然道:“对啊,我竟然忘了,那日二皇子和四皇子逼宫谋反,可是你和秦小姐一起带着皇室的隐卫闯进了圣阳殿的?;适乙捞愫颓匦〗愕?,是不是我可以猜测,这皇陵的暗人也是听你们的。今日这事情是你们做的?”

        六公主面色一白,怒道:“你少血口喷人!”

        “既然说我血口喷人,那你到说说,你反驳出我的话来,我就认你说得比我对?!痹魄吃履抗獯恿魃砩下庸?,看向女眷中的秦玉凝,见她抿着唇站着,她又收回视线,看着六公主,冷笑道:“皇室隐卫是皇室里谁都能指使得动的吗?或者是随便一个大臣之女也能指使得动?嗯?六公主?秦小姐?今日这样的事情既然出了,若不想我血口喷人,是不是需要你们给我解释一下!”

        六公主被云浅月激起怒意,但还是生生压住,看向夜天逸,“七哥,这样的女人你还喜欢她做什么?你看看她,当真是没有半丝人性。而你却告诫我们所有人不准伤她,如今到好,她先怀疑了你,你可值得?”

        夜天逸依然一言不发,雪青色锦袍似乎凝了一层冰霜。

        六公主话落,一时间无人说话,方圆几里,忽然之间天寒地冻。

        太后看了夜天逸一眼,又看了云浅月一眼,再度开口,声音威严,“那日二皇子和四皇子逼宫谋反之事,被六公主和秦小姐堪破,哀家也很想知道,那日你们二人带着的隐卫是谁给你们的权利?”

        六公主看了一眼太后,没说话。

        秦玉凝垂下头,也是不说话。

        “怎么?哀家的话你们都敢不回答,如此将哀家不放在眼里了吗?”太后眉头竖起。

        “是我!”夜天逸此时终于开口,声音冷冽,如出销的宝剑,带着森森克制的寒意,“是我得到父皇受胁迫的消息,命令在皇宫中叙话的六妹妹和秦小姐去了圣阳殿?!?br />
        “原来是摄政王,这就怪不得了!”太后似乎早有预料,威严地道:“皇室隐卫和皇陵的暗人听从摄政王指派,今日发生这等事情,哀家的侄女险些遇害,摄政王作何解释?月儿说得对,皇室隐卫和皇陵的暗人都听从你吩咐不是吗?”

        夜天逸看着太后,太后神色凛然,看模样势必要夜天逸给个交代。

        “太后,这件事情不可能是摄政王所做!摄政王心喜浅月小姐可不是一日两日?!钡虑淄踉俣瓤?,“谁会害浅月小姐,他也不会?!?br />
        “德亲王如此肯定?”太后冷哼一声,“也未必见得,月儿和景世子相爱,摄政王求而不得,因爱生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想杀了月儿,让她埋骨在这里,也未必不可能!”

        “这怎么会?太后……”德亲王再度反驳。

        “德亲王不必说了!”夜天逸截住德亲王的话,看向云浅月,冷冷地道:“云浅月,我还是那句话,我想杀谁,也不会杀你。我要的是你的人,不是你的尸体。你记好了,记住了。今日之事,与我无关?!?br />
        “那与谁有关呢?”云浅月漫不经心地吐出一句话。

        “来人,将看守皇陵的所有人都拖下去,即刻处死,一个不留?!币固煲莶淮鹪魄吃碌幕?,冷冽地吩咐。

        “是!”后面的官兵蜂拥上前。

        “摄政王饶命!”守灵的所有人齐齐发出惊恐的呼声。

        “摄政王,这些人不一定都有罪,都处死的话……”德亲王再度开口。

        “德王叔,如今寝钟毁,他们不给先皇陪葬还留着做什么?”夜天逸拦住德亲王的话。

        德亲王闻言立即住了口。

        众人无人出声为这些人求饶,寝钟的绳索绞断落下,如今化为铁片,这是皇陵的守护神钟,发生这等事情,就是天大的事情,今日送灵这一路来,棺木被摔三次,砸出裂痕,如今钟声迸裂,实乃大凶之兆。

        看守寝陵的五百人都被拖了下去。

        云浅月看着被拖走的人命,唇瓣紧紧抿起,若是以往她该阻止,这毕竟是五百条人命,可是如今她不想阻止,即便她阻止,夜天逸也不会放过这些人。老皇帝入住皇陵,需要这些人鲜血来陪葬??銮艺庑┤?,即便她救了,也还是夜氏培养的暗人,听命于夜皇室,他们从守灵当暗人的那一日,就注定了生是夜氏的人,死是夜氏的亡魂。

        五百人再拖回来,已经是五百具死尸,不过是片刻的功夫。

        寒风凛冽,天空再度飘起雪花,盖住了五百具尸体流出的鲜血。

        这样的夜氏江山,这样的皇室陵墓,这样的鲜血杀戮,这样的人和事,每个人的面孔都被放大,可以看到脸部细细的纹路,是一张张冷漠麻木看起来像是理所当然的表情。五百具早先活生生的人,如今变成五百死尸,居然都是认为理所当然!

        云浅月忽然对这样的事情厌恶到底,她伸手拉住容景,对他道:“我们走!”

        容景不反对,跟着云浅月抬步。

        “景世子,云浅月,先皇没入住皇陵,你们现在就离开?”德亲王一惊,看向二人。

        “我受到惊吓了,险些要了小命,还敢在这里待吗?再待片刻,我是不是也和这五百个人一样,进去与先皇作伴了?”云浅月冷冷地看了德亲王一眼,沉声道:“今日之事不给我一个交代的话,别想我以后再为皇室做任何事情!毁圣旨是小事!”

        德亲王立即噤了声,看向夜天逸。

        夜天逸一言不发,面上的阴沉退去,没什么表情。

        “姑姑,我先回府了!”云浅月对皇后道。

        “你今日受惊了!景世子送你回去吧!”太后摆摆手。

        太后开口,代表她腹中的天子,有一定的高于摄政王的权利。虽然没有实权,但身份摆在这里,夜天逸不开口,无人敢再言声反对。

        云浅月和容景越过众人,原路返回。飘雪打在两个人的身上,无论这一片地方如何血腥,但任何人看着他们,依然觉得风景如画。

        不出片刻,二人走离众人的视线。

        夜天逸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陵墓前,所有人静谧无声,包括愤愤不甘的六公主和摇头叹息的德亲王。

        许久,张道长对夜天逸轻声提醒道:“德亲王,先皇的棺木再不入住皇陵的话,吉时就要过了?!?br />
        夜天逸收起眸中翻滚的情绪,挥手吩咐,声音冷沉,“先皇寝棺入陵寝!”

        “先皇寝棺入陵寝!”云王爷喊了一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哗啦啦跪倒在地。

        宫廷内卫抬着老皇帝的寝棺走进陵墓,那五百死尸也被人抬了进去。

        云浅月和容景一直没回头,二人按照原路返回,不出片刻便来到了玉龙山尾。

        云浅月停住脚步问容景,“哪里是前朝皇室的陵墓?”

        容景也停住脚步,向着龙的最后一尾的半山坡伸手一指,温声道:“那里!”

        “如何会夷平了?”云浅月看向那处。慕容氏的天子据说都是才华横溢,宅心仁厚,为政期间风调雨顺,爱民如子。后来若不是出了末代皇帝失踪太子导致皇后思劳成疾郁郁而终皇帝因此荒废正事那一件事情,这天下怕是没有夜氏什么事情,还是慕容家的。

        “慕容氏没留下子孙,百年已过,天圣繁华,夜氏皇陵建造在龙头,又怎么会允许慕容氏的皇陵依然在?自然是化为百年沧海平地了?!比菥暗?,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云浅月偏头看着他,他的侧脸在飘雪中如诗似画,长身玉立,如芝兰玉树,雅致风华。她收回视线,看着半山腰处,轻声道:“慕容氏的太子后来真的再没找到吗?”

        容景眸光动了动,没说话。

        “若是慕容氏的后人依然在的话,为何一直不复国?”云浅月又道。

        容景忽然一笑,极其浅淡,似是轻嘲,“你也知道慕容氏的人宅心仁厚爱民如子嘛!若是活着,不复国有什么奇怪?他们也许都是菩萨心肠,见不得战乱和黎民百姓疾苦?!?br />
        “百年前始祖皇帝建朝,天圣战乱了多年之后才得以休养生息,慕容氏那个太子若因此放弃不想再起战乱也说得过去,天圣百年繁华,黎民安居乐业,慕容氏的后人一直未起战乱还是说得过去,但是现在不同了,天圣乌烟瘴气,天灾**不断,民不聊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慕容氏若还有子孙的话,也该复国了吧?”云浅月轻声道。

        容景沉默不语。

        云浅月再次偏头看着他,见他玉颜笼罩在飘雪中,比飘雪居然还剔透莹白。

        “走吧!”容景伸手拉住云浅月,抬步离开。

        云浅月看了一眼那一处半坡,白雪皑皑,似乎散着清辉,她收回视线,跟着容景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