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三摔灵辇(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天逸无言反驳,转回头,看着那些人,怒道:“连个杠也抬不好,要你们还有何用处?来人,将这些人全部拖下去砍了!”

        那些人面色齐齐一变。

        “摄政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所适应的职位,杠夫所做的就是杠夫的活计,宫廷内卫做的是守护宫廷,让宫廷内卫做杠夫,这本身就犹如让鸭子下鸡蛋。他们做不好很正常,先皇大殡,今日是吉时,不宜见血,这些人还是放了吧!”容景缓缓开口。

        “景世子好慈悲的菩萨心肠!”夜天逸沉着脸看着容景。

        “这阳间之路和阴间之路据说一样,都要经历一番灾难,才能修身成正果。如今先皇殡天,龙身羽化,但总要走这阴间一途,如今大约就是这个难而已?!比菥盎奥?,看向钦天监的张道长,“张大人,是否有这样一说?”

        “这……”张道长看着容景,触到他清淡的事情,连忙颔首,“是这样!”

        “所以,这三难一过,大体是无事了!”容景看向地上躺着的那些人道:“就让他们再抬一次吧!刚刚没有经验,有了这一次教训,他们能抬得好的!”

        “摄政王,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容景话落,地上的宫廷内卫齐齐恳求。

        “摄政王,景世子说得极对,就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吧!”太后此时也开口。

        “这棺木如何处置?已经生出了裂痕!”夜天逸看着红木棺木被摔出的那一道裂痕,沉着脸问。

        众人无人应声。

        “张道长,可能再改良辰吉时出殡?”夜天逸问向张道长。

        张道长摇摇头,“回摄政王,古来没有先列。这更改出殡之日不好啊,都走了一半了。先皇大行殡天,这不止是送葬,还关系国运??!”

        “现在重新打造棺木,另换一个棺木呢?”夜天逸又问。

        “这……这也不好啊,重新打造另换一个棺木。这古来也没有先列??銮叶既腴缌?,这国运神气都已经装棺,再开棺的话……”张道长一边说着一边摇头,“这恐怕也不行?!?br />
        “那怎么办?就让先皇在有裂痕的棺木里躺着入葬?”夜天逸沉怒地问。

        张道长顿时没了声。

        众人都没有声息,齐齐想着这个问题。重新择日不行,重新换棺木也不行,难道就要先皇在有裂痕的棺木里躺着入葬?这古来哪个帝王如此过?

        “景世子,你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夜天逸转头看向容景,沉声问。

        容景摇摇头,“景也不知,摄政王想想办法吧!”

        “景世子天纵英才,这点事情便难得住您吗?还是你有办法而不说?或者更期待先皇这样?”夜天逸一句比一句凌厉。

        “摄政王,我知你因为私事而恼怒景,但先皇对景一直厚爱有加,景铭记于心,时刻不敢忘先皇抬爱。若是景有办法,自然不遗余力。但如今这种情况,除了继续往前走,就如此下葬的话,还能有何办法?”容景声音微冷,提醒道:“摄政王,再不继续走的话,就会误了入皇陵的及时了?!?br />
        夜天逸沉着脸抿唇不语。

        众人都看向夜天逸,一时间想着的确没什么可补救之法。

        “摄政王,现在就将棺木补上一处呢!”德亲王此时开口。

        “德王叔,你说怎么补救?你可有好的建议?”夜天逸看着德亲王。

        “这……”德亲王看着老皇帝的棺木,只见棺木从正中间裂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痕。裂痕很深,等于整个木头断裂了,但还没真正地裂开。他呐呐地道:“既然不能换棺木,那就再找一块棺木补贴上吧!总不能这样下葬?!?br />
        “这样下葬的确不妥,但是德亲王想过没有,这是上好的红木棺木,当初只有这么一块给皇上打造寝棺了,如今再上哪里去找一块相同的红木?再说先皇的寝棺,九五之尊的寝棺,如何能用贴补的?这传出去的话,岂不是惹天下人笑话?”容景温声道。

        德亲王顿时没了声。

        孝亲王此时也开口,“老臣觉得景世子说得极对,皇上的寝棺,怎么能贴补?那还不如就这样。即便能贴补的话,能有相同的红木的话,而且还需要时间,这铁定会耽搁吉时。那岂不是更糟?”

        云王爷也点点头,“说得不错!摄政王,您得赶紧拿主意,时辰不等人??!”

        夜天逸沉默不语,脸色极为阴沉阴寒。

        “摄政王,哀家说一句话。若是这三摔灵辇真如景世子和张道长所言,是先皇历劫,那就这样下葬吧!这是天意,天意不可违?!碧蟠耸背錾?。

        众人听到“天意不可违”五个字都齐齐点头。

        夜天逸沉默片刻,忽然阴沉着脸一摆手,“就这样吧!起灵,继续去皇陵!”

        躺在地上的宫廷内卫闻言齐齐爬起来,再次扛起灵辇,这一次有了前一次的经验和教训,众人抬着灵辇时不忘记配合下面的脚步,小心翼翼,步履极稳。队伍浩浩汤汤走了起来。僧人不诵经了,妃嫔不哭灵了,每个人都盯着灵辇,生怕再生出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