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三摔灵辇(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景世子吊唁!”云王爷又喊。

        容景走上前,文莱再度呈上纸钱,他轻轻抬手,将纸钱放入火盆。纸钱遇火,嘭地一声火苗窜高,须臾,化成灰,落在火盆外,他淡淡看了一眼,退了下去。

        “德亲王吊唁!”

        “孝亲王吊唁!”

        “染小王爷吊唁!”

        “冷小王爷吊唁!”

        “……”

        文武百官被喊到名字,一一上前凭吊。

        百人凭吊毕,便是公主皇子凭吊。六公主,七公主一一上前。公主皇子凭吊毕,后宫妃嫔凭吊。

        云王爷刚要喊妃嫔品级,太后清冷出声,“慢着!”

        众人都看向太后,云王爷住了口。

        “明太妃何在?”太后问向后宫嫔妃。

        后宫嫔妃齐齐摇头。

        云浅月知道她姑姑说的是明妃,想着一朝天子驾崩,有些人的身份都改了,皇后变太后,明妃自然也变太妃了。

        “文公公,你可知道?”太后问向文莱。

        文莱也连忙摇头,“回太后娘娘,奴才也不知,从那日皇上殡天之后,明太妃娘娘受了重伤回宫养伤后,就再没见到明太妃娘娘?!?br />
        “她生前最得皇上宠爱,二十多年,恩宠不衰。如今先皇驾崩,大行殡天,怎么能没有她?她若不在,先皇思她想她,这灵辇恐怕起不走?!碧蟪辽溃骸吧阏?,你说呢?”

        “母后说得极是!”夜天逸颔首,对文莱道:“你去明太妃娘娘的宫里去请!”

        “是!”文莱闻言立即应声去了。

        “先略过明太妃,继续吧!”夜天逸吩咐。

        太后没意见,云王爷继续念妃嫔品级,依照品级,一一上前凭吊。

        太后之下,明太妃不在,只有冷贵太妃,也就是曾经的冷贵妃。冷贵太妃从被云浅月毁了容貌后,再不得老皇帝宠,后来太后怀有龙子,明太妃把持后宫,她的日子极为艰难。不过总归她是贵妃,又得孝亲王扶持,天子恩情薄,她这一段时间也有所感悟,如今到真换了个人一般,安安静静。颇有些看透红尘之感。

        冷贵太妃凭吊毕,后宫妃嫔一一凭吊。

        一番事毕,文莱也已经回来,脸色极为不好,来到太后和夜天逸面前,禀告道:“秉太后,秉摄政王,明太妃宫里的人都说明太妃失踪了?!?br />
        “失踪?”太后看着闻言,眉头竖起。

        “回太后娘娘,明太妃宫里的人的确是这样说的!明太妃已经失踪了几日了,明太妃宫里的人怕太后和摄政王怪罪,一直不敢禀告?!蔽睦沉⒓吹?。

        “真是有意思了!如今这人随便拿出一个就玩失踪吗?”太后忽然笑了,但笑容极冷,“数月前是前丞相府的秦小姐闹了一回失踪,可是偏偏在二皇子和四皇子逼宫传位时候及时地冲了出来,如今这先皇殡天,她最宠爱的妃子又失踪了。是不是又要过数月之后,她也玩一手突然冲出来,吓我们一跳??!”

        众人无人言语。

        在一群朝中命妇家眷中的秦玉凝一下子白了脸。

        “秦小姐失踪是丞相府的事情,但是妃嫔失踪,就是天家的事情了。摄政王,你说这事情该如何办?”太后威严地看了秦玉凝一眼,看向夜天逸询问。

        夜天逸似乎沉思了一下,沉声道:“回母后,依照先皇对明太妃的宠爱,她理当为先皇殉葬,如今既然失踪了,想必中间必有缘由,再找已经来不及,不能因为她一个妃嫔,就耽搁今日先皇大葬之日。依儿臣看,不计算她了吧!先皇大葬要紧?!?br />
        “这怎么行?她可是先皇最宠爱的女人,怎么能不陪着先皇走一路!”太后反驳。

        “儿臣命人查找明太妃下落,找到之后,再送去给先皇。这样母后以为如何?”夜天逸询问太后。

        太后沉着脸点点头,“那就这样吧!务必找到明太妃,否则先皇会想她的?!?br />
        夜天逸点点头,看向云王爷。

        云王爷立即意会,高喊,“大行皇帝殡天,送葬!三式起,按天圣典制,出灵!”

        夜天逸一挥手,跪着的众人齐齐起身,皇宫的丧钟鸣响,杠夫抬起灵辇,灵台寺众僧诵经开道,皇宫护卫高举万民旗伞引幡。灵辇离开圣阳殿。

        以太后腹中的新帝为首,摄政王夜天逸、丞相容景、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染小王爷、冷小王爷、容枫世子等满朝文武跟在灵辇后。之后是皇子公主,后宫妃嫔,最后是钦天监众人。前后宫廷禁卫军护航。浩浩汤汤走向宫门。

        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云浅月第一次见识到了皇帝殡天。她扶着太后走在最前面,无人有异议。她的身份摆在这里,即便始祖皇帝祖训被废除,但她依然代表云王府女儿至尊无上的地位。

        队伍出了皇宫,浩浩汤汤向皇陵走去。

        皇陵位于西山山脉以北的玉龙山,山脉像龙在盘卧,天圣将寝陵建在了龙头。玉龙山曾经是前朝慕容氏的陵寝,但慕容氏为了尊龙,将陵寝建造在了龙尾。夜氏始祖皇帝执掌天下后,慕容氏再无子孙留世,慕容氏的皇陵自然就荒废了。

        出了皇宫之后,每逢路口,会有人扬声高喊引路,这时候,后面的所有人都会跪地叩头,皇子公主妃嫔们可哭灵。

        出了城门,向西而去。

        大约走了五里地时候,抬灵辇的杠夫忽然齐齐倒地,口吐白沫,灵辇滚落轰地一声砸在了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众人齐齐一惊,诵经声停,哭声止,人人震惊地看着砸在地上的灵辇。

        “怎么回事儿?”夜天逸沉声喝了一声。

        无人应声。

        夜天逸立即走上前,与此同时,容景也走了过去,后面的夜轻染也走上前。三人虽然走上前,但无人上前把脉,都静静看着。

        片刻后,夜天逸看向容景,“景世子,你可看出这是怎么回事儿?”

        “大约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吧!但不至于致命?!比菥奥?。

        “换一批!”夜天逸摆摆手。

        有预备的一批人立即上前,重新抬起灵辇。地上躺着的人很快就被人抬走,队伍重新走了起来。刚走不多远,抬灵的杠夫再次齐齐倒地,口吐白沫,灵辇又轰地一声砸在了地上,这一次的响声与上一次一样大。

        夜天逸脸色瞬间阴沉,看向云王爷,“云王叔,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云王爷似乎吓傻了,连连摇头,“回摄政王,这老臣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啊,老臣虽然掌管礼部,负责皇上出殡事宜,但这杠夫可不是老臣选的啊……”

        “这杠夫是谁选的?”夜天逸沉声问。

        “我!”夜轻染看着口吐白沫的杠夫,和刚刚那些人一般状况,面色也有些沉。

        “这是怎么回事儿?”夜天逸看向夜轻染。

        “从先皇驾崩之日,他们的饭食都是有规制的?!币骨崛纠渚驳氐溃骸吧阏?,这个稍后再查不迟,如今要紧的是将先皇赶在吉时之前到达皇陵入葬?!?br />
        夜天逸点点头,摆手道:“再换一批!”

        “我看不用换了!他们吃的都是一样饮食!难免不会重复此中状况?!比菥按耸笨?,“用宫廷护卫吧!或者用染小王爷手中的士兵?!?br />
        “景世子,这可不行,杠夫都是要选生辰八字,不得与先皇犯冲的,这些人都是事先选出来的。如今再从宫廷护卫之或者染小王爷的部下中选人来不及测生辰八字??!”钦天监张道长立即道。

        容景看着张道长,淡淡道:“若不这样的话,难道还能继续用下一批杠夫?皇上的棺木虽然是上好的红木棺木,但也禁不住这般摔,若是再摔一次的话,别说棺木被摔毁,就是皇上的遗体恐怕也会摔坏,那样的话,张大人,你以为比犯冲一说会好?”

        张道长立即住了口。

        夜轻染看了容景一眼,没言声。

        “就用宫廷内卫吧!”夜天逸也看了容景一眼,摆摆手。

        一批宫廷内卫齐齐上前,抬起灵辇。地上躺着口吐白沫的人再次被抬起,灵辇和队伍继续走了起来。

        宫廷内卫毕竟不是训练的杠夫,没办法统一一致脚步,大约走了两里地之后,前方和后方脚步不一致,一个不稳,轰地一声,灵辇再次砸到了地上,红木的棺木从灵辇上滚落,上好的红木被砸出一个大大的裂痕。

        众人再次大惊。

        这时夜天逸的脸已经彻底沉了。

        夜轻染的脸色也不好,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等文武百官大气也不敢出。

        “景世子,这就是你的好建议!”夜天逸转头沉怒地看着容景喝问。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淡淡道:“是景考虑不周,但刚刚情况的确那些准备好的杠夫再不能用了,换宫廷内卫这件事情虽然是景的建议,但摄政王和众位大人也是同意的?!?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