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都是笨蛋(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气怒地出了皇宫,不想回云王府,便向城外而去。

        她刚出了城之后,理智被风雪拉回来一些,但心中依然怒意不平,知道青影在身后跟着她,便挥手铲起了地面堆积了两三尺深的雪,使得她周身十几米之内扬起一片雪雾,趁着这片雪雾扬起的空挡,她使用移形换位变幻到了青影的身后,那里正有一处雪堆,她贴着雪面钻进了雪堆里。

        雪雾落下,同时掩盖了她的细微的痕迹。

        青影从出了皇宫后一直跟在云浅月身后十米之处,不远不近的距离,知道浅月小姐在气头上,恐防被她发现将他喊出来撵回去,他即便不回去,怕是以着她的性子他也要吃些苦头,于是跟得消无声息。正当他走着,忽然前方掀起一片雪雾,他眼睛不适地眨了一下,再睁开,眼前已经没了云浅月的身影,他一惊,连忙飞身上前,站在云浅月刚刚站的位置,前后左右看了一圈,半丝痕迹也没留下,他一时间辨不清她离开的方向,但可以肯定她是自己离开了,心下懊恼,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去禀告世子,遂按原路返了回去。

        云浅月在雪堆里待了片刻,确定青影离开了,才从雪堆里钻了出来,拍拍身上的雪,又挥手铲起一片雪掩藏了痕迹,足尖轻点,向西而去。

        走了一段路,来到紫枫林,发现紫枫林前站了一抹熟悉的声音。似乎已经在这里等候许久,她停住脚步,看着玉子书,“子书,你怎么在这里?”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微微一笑,对她眨了眨眼睛,暖声道:“我会神机妙算,知道你会来,便等在了这里?!?br />
        云浅月心情不好,抬脚踹了他一脚,怒道:“老实交待!”

        玉子书着着实实挨了一脚,无奈地看着云浅月苦笑道:“云儿,别人惹了你,你不能拿我出气呀?!?br />
        “你怎么不躲?”云浅月瞪着他。

        “以前被你踹过无计其数,如今许久不踹,还有些怀念了?!庇褡邮樾醋潘?。

        “贫嘴!”云浅月闷声闷气地哼了一声。

        玉子书见她头上都是雪,上前一步,站在她面前,如玉的手弹了弹她头上的雪,低头看着她,心疼地道:“今日真是气坏了?”

        云浅月眼圈一红,不说话。

        “你是气老皇帝的遗诏,还是气景世子的隐忍?”玉子书低声询问。

        云浅月唇瓣抿成一线,依然不说话。

        玉子书看着她的样子,轻轻一叹,对她道:“你虽然气老皇帝的遗诏,但你更气景世子的隐忍对不对?你忍了十年,已经不想再忍,而他偏偏这件事情又忍下了,所以你才怒是不是?”

        云浅月眨眨眼睛,泛红的眼圈有丝细密的晶莹。

        “云儿,景世子能忍,必是有他的考量和筹谋。你是不信他?还是心有不平?”玉子书盯着她的眼睛,眸光一紧,用更轻的声音问。

        “我不是不信他,只是……”云浅月闭了闭眼,忽然扑进玉子书的怀里,哽咽地道:“子书,小七,小七……我忍够了!”

        玉子书心里一疼,抱住云浅月,轻轻拍着她后背,触手处是上好的雪貂皮毛,他手指动了动,覆在上面,轻声道:“既然忍够了,那就不忍,你今日本来就该如此,你这样做,没有人会意外?!?br />
        “你怎么知道?你今日也在皇宫里了是不是?”云浅月低声问。

        “嗯!”玉子书点点头。

        “子书,我不喜欢容景了!”云浅月气怒地道。

        玉子书挑了挑眉,低头看着她,笑道:“你真不喜欢了?”

        “不喜欢了,我今日恨死了他,恨死了他那个样子,万事成足在胸,即便老皇帝遗诏宣读出来,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永远是那个死样子?!痹魄吃潞藓薜氐?,几乎有些咬牙切齿,“更可恨的是,我毁圣旨,他还拦着我!”

        玉子书轻笑,拍拍她的后背道:“云儿,你想过没有,你气他这份从容不迫,成足在胸,闲庭看月,可知道夜氏的男人比你更恨这样的他?”

        云浅月哼了一声。

        “有爱才有恨,哪里能说不喜欢便不喜欢了?”玉子书摸着云浅月的头笑了笑,“明明都是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如今看来真是一个小孩子!”

        云浅月用手捶了玉子书一下,埋在他怀里不出来,恼道:“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了?!?br />
        “嗯?”玉子书低头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回东海国,我跟你去东海国好不好?”云浅月闷声问。

        玉子书眨眨眼睛,笑问,“你想跟我去东海国?”

        “嗯,这里乌烟瘴气的,烦死个人。姑奶奶不待了?!痹魄吃碌?。

        玉子书轻轻呼了一口气,笑道:“你舍得景世子?如今他官拜丞相,离不开这天圣的??銮壹幢隳芾肟?,你能舍了云王府,他能舍了荣王府?”

        “他爱舍不舍,我能舍了,不就是为了一个糟老头子爷爷吗?我在云王府跟他作伴了这些年,如今他难道还想弄一个破府栓我一辈子?”云浅月恨恨地道:“我要跟你去东海,你到底收不收留我?”

        玉子书笑看着云浅月,拍拍她道:“你如今在气头上,我若是真现在应了你,回头你后悔了,我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舒服?好了,你先消消气,我们回府了!”

        “不回去!”云浅月一把推开玉子书。

        “呵,对了,我怎么能忘了你以前每次生气都爱往外面跑,不想回家呢!”玉子书被推开,笑了笑,问道:“那你想去哪里?我舍命陪君子?!?br />
        “哪里都行,反正不回府!否则我会忍不住再跑去皇宫,将老皇帝的棺木劈开了将他鞭尸?!痹魄吃屡呐纳砩系难?,她动用了没大成的天雷地火,如今体内受了重伤,真气体内循环都不足,更不会外泄将雪化水了。她用力地拍着雪貂皮毛上的雪,身上的雪因为她大力拍下,簌簌而落。

        “你本来想去哪里?”玉子书笑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揉揉额头,嘟囔道:“我都气糊涂了,每次有不顺心的事情,我首先就想到一个地方,因为那里有一个人,会对我发怒,将我暴打一顿,或者真从千丈悬崖扔下去掉进水潭里,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如今可惜,那个人被人赶走了。我本来想去哪里,如今那人不在,我还去做什么?”

        玉子书眨眨眼睛,“什么样的人?”

        “他叫风烬!”云浅月道。

        “风家的当今家主?”玉子书挑眉。

        “嗯!”云浅月点点头,放下手,“所以如今,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总不能跑去风家让他对我发一通脾气!我的心里才好受些?!?br />
        玉子书忍不住好笑,“我怎么没发现你居然愿意被人揍?”

        云浅月白了她一眼,“那是因为从来只有我打人家的份,从来没有人打我,好不容易出来这么一个,我自然要好好利用?!被奥?,她撇了玉子书一眼,“要不你现在打我一顿,让我脑子清醒清醒?!?br />
        玉子书笑着摇摇头,“还是算了,我还想毫发无损地回东海,不想带伤回去?!?br />
        “我如今身受重伤,又打不过你?!痹魄吃掠职琢怂谎?。

        “你打不过有人打得过?!庇褡邮樯焓掷≡魄吃碌氖滞刈?,“走吧,我们回去,景世子的那个隐卫被你甩了,肯定回去找他了,他担心定然会追出来。你有什么脾气攒着劲的对他发?!?br />
        “我不!”云浅月站着不动。

        “那总不能在这里站着不是?”玉子书看着她,对她有些无奈,“云儿,若不是你还记着前世那些事情,我真的会怀疑你入了轮回,重新投胎,不止换了人,灵魂也换了。真该给你拿块镜子照照,真像一个和家长闹了脾气的孩子?!?br />
        “说什么呢!”云浅月抬脚又踹了玉子书一脚,“你才是孩子!”

        “好,我是孩子!”玉子书笑意深深,有些无奈地看着她,“总不能站在这里淋雪。你身体今日亏损太重,受了重伤,心血被你怒火强行压下去了,必须要及时医治,耽搁久了,积血于胸,对你身体不好?!?br />
        “虽然风烬那个混蛋不在,我及笄他也没来,但还是去那处吧,我又有好久没去了?!痹魄吃孪肓艘幌?,对玉子书道:“子书,你与我一起,我要看着你,不准你给容景传信?!?br />
        玉子书无奈地应声,“好!”

        “走!”云浅月反手拉上玉子书,向西而去。她刚走两步,就被玉子书拽住,携带着她身形拔起。她偏头看向玉子书,嘟囔道:“轻功这么好!”

        玉子书笑着道:“老王叔和华王叔都是顽童的性子,从小就欺负我,喜欢将我扮作女孩取乐,我为了躲避他们,只能加紧练功,直到他们也奈何不得我为止?!?br />
        “今日容枫明明要帮我,被我爹给拦下了。容枫若是出手,圣旨没准就毁了!”云浅月提起云王爷有些恼恨,当时她虽然怒,但谁有什么动静她还是知晓。

        “一道圣旨而已!毁了便一发不可收拾了。云儿,你确定你准备好了吗?今日就想反了夜氏江山?毁遗旨可不同于别的事情。夜天逸即便包容你,满朝文武和天下的百姓也会觉得你太过嚣张,实在难容,就算你反,也不占正理。相反,也许会给夜天逸和夜皇室一个把柄,借此铲除云王府。云王府不得舆论支持,又无兵力,太过被动?!庇褡邮榭醋旁魄吃?,叹道:“你该不是这不冷静理智的人才是,怎么今日这么……”

        “这么激烈是吧?”云浅月忽然冷笑,“老皇帝欺人太甚。我若是不发脾气,和容景一样默默隐忍,那么夜天逸如何能认清我心里想法?他会以为皇权能压住我,会以为一道遗诏就能拴住我,会以为我和容景无论多相爱,都逃不出这道圣旨,这场婚约,和他的手心。我意不是毁圣旨,而是在毁他的心?!?br />
        玉子书偏头看着她,“原来如此!”

        “我心里清楚,夜天逸和夜轻染一定不会让我毁了遗诏的,他们拼死都会拦住我。所以,不存在你说的今日会反?!痹魄吃铝成薨?,叹道:“即便没有容景,我也不可能爱上夜天逸。他与我比容景早认识了两年半,算起来也就是十二年半。我用了十二年半都没有爱上他,哪里还有以后?”

        玉子书一叹,没说话。

        “既然心中没他,为何不让他死心?若是这样都不能让他明白死心的话,那么我们真剩下最后一条路可走了,就是崩裂,真正的崩裂,需要在我们之间见血的那种?!痹魄吃绿镜溃骸拔掖永疵唤背赡?,虽然起初相识他是因为和你那一点相像,但是后来却不是,他只是他,只是夜天逸而已。我想让他死心,我这个人你该知道,别的长处没有,就有一点,不会将就,不想将就,就像是我认定的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如今认定了容景,除非他放弃我,否则,我心里再放不下别人。而夜天逸不放弃,我只能这样让他放弃。子书,你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