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宣读遗诏(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景的马车上铺了厚厚的锦绣被褥,车中放了两个手炉。谱一上车,车中温暖如春。

        云浅月伸手拿起一个暖炉抱在怀里,将另一个暖炉塞进容景怀里。容景拿开暖炉,塞回她的怀里,云浅月挑眉看着他,他勾唇一笑,将她揽进了怀里,声音温润温柔,“抱着这个哪里有抱着你舒服!”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好笑地瞪了他一眼,拉长音道:“容公子,您的品味真高尚?!?br />
        容景挑眉。

        云浅月窝在他怀里嘟囔道:“也不知道是谁以往那十年里日日离不开暖玉床,出门手里都抱着一个暖炉。那时候怎么不想着抱我?”

        “那时候也想,想得心都疼了,可惜偏偏不敢去求?!比菥扒崆嵋惶?。

        云浅月心里一疼,松了手炉,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怀里,低声道:“从今以后我就当你的手炉,好不好?”

        容景忽然笑了,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她真是有一颗柔软的心,若不是玉子书亲口说起她前世的一些事情,那个玉太子口里不会出现假话,他真怀疑那个女人与她是否真是一个人。他将头低下,埋在她脖颈处,笑着道:“好!”

        云浅月脸上悄悄爬起一片红晕,感觉脖颈处温热的呼吸,她的心跳了跳,不再说话。

        容景看着云浅月耳根子渐渐染上粉红色,他无声而笑,也不再说话。

        车中静静,外面车轱辘压着雪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马蹄踩在雪地上同样发出踢踏踢踏的声响。漫天飞扬的大雪簌簌而落,打在车棚上,车棚黑色光滑的锦缎随着马匹拉车的晃动使得雪花站不稳脚,又匆匆滑落到地面。

        车中两人谁也再未说话,就这样一路偎依着回到了皇城。

        守城的士兵见到容景的马车,连忙打开城门,马车一路顺畅地进了城。文莱跟在其后。

        “世子,您和浅月小姐是先回府换衣,还是径直进宫?”弦歌在外面轻声询问。

        “径直进宫吧!”容景道。

        弦歌应了一声,挥动马鞭,马车向皇宫的方向行去。

        云浅月动了动身子,从容景的怀里出来。伸手挑开帘子,一股清冷的风扑面而来,她身子打了个激灵,向外看去,只见城门口所有士兵都身穿素缟,街道上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也都是身穿素衣,见不到任何一人头戴冠缨。家家的店面门前都栓了白绸或者黑缎。满城再不闻昨日的血腥之气,却是有一种压抑的沉重。她收回视线,落下车帘。

        容景借着云浅月挑开的车帘向外看了一眼,须臾,收回视线,看向她。

        云浅月轻声道:“以前我一直盼着老皇帝死,大约是从他四十五岁寿辰那一年就开始盼着了,一直在他眼皮子底下伪装十年,同样也盼了十年。如今他真死了,我竟然觉得也有些不好受?!?br />
        容景轻轻弹了弹云浅月的脑袋,笑道:“云浅月,这是人之常情!”

        “他虽然是一个可恶的爱使阴谋诡计不计手段的帝王,但也不过是一个老头而已。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我觉得他这可恨之人,也是有些可怜之处的?!痹魄吃挛⑶岬纳艉鋈挥行┠?,“其实我能够体会他他在乎这夜氏江山犹如性命的感受。就像是人的信念,早已经自小就根植入了他的灵魂。他不由自主地为了这个信念而忘却自己还是一个人。只会被这个根植入了灵魂的信念左右,让皇权和夜氏江山凌驾于所有之上,包括他自己?!?br />
        容景不说话,静静听着。

        云浅月继续道:“因为我曾经也有一个信念,那信念也根植入了我的灵魂,已经达到了不惜一切去守护,不死不解脱的地步。所以,我在想,这皇帝老头死了也未尝不好,他总算是解脱了?!?br />
        容景忽然一笑,伸手揉揉云浅月的头,笑道:“别想了!他还不值得你去想?!?br />
        云浅月忽然也笑了,打开容景的手,用自己的手揉揉脑袋,“是啊,不过是一个死老头子而已,他活着的时候我见他一面就反胃,如今他死了正好,我为他伤感什么?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为他伤感,还不如想想夜天倾呢!”

        “想夜天倾?”容景挑眉。

        “嗯,想想他是否走快一步,早点儿喝了孟婆汤,别再遇到那个糟老头子!”云浅月道,“生来父子如仇人,死去黄泉路上还是别见了!保不准多见一面,下辈子他们还是父子。这不是造孽吗?”

        容景忍不住好笑,用手点点她的头,“你呀,真是……”

        “我怎么了?我说的是实话嘛!”云浅月懒洋洋地躺回他怀里,仰着脸看着他。

        “的确是实话!”容景笑着点头,见云浅月眸光露出伤感,和昨日亲眼看着夜天倾自刎时的神色一样,他伸手覆盖住了她的眼睛,对她道:“云浅月,我昨日准许你为他落下一滴泪,从今以后,你不准再想他了?!?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眼前一片漆黑,他的手心温温润润。

        “谁爱你也不管用,知道吗?你的心只能在我这里?!比菥坝值?。

        云浅月伤色尽退,点点头,伸手握住容景的手,“知道了,容公子,我的心只能在你这里。谁也夺不去?!?br />
        容景嘴角微弯,不再说话。

        马车穿街过巷,不多时,来到皇宫门口。

        弦歌停下马车,对里面道:“世子,皇宫到了!”

        容景收敛起眸中的温柔,淡淡应了一声,撤回手。云浅月躺着的身子坐起来,看着他,低声问道:“夜天逸在搞什么鬼?你可知道?他懂医术,老皇帝何时大限他又怎会不知?又怎会允许老皇帝没留下圣旨就死?一般来说,老皇帝一死,就会有人宣读圣旨传位之人,之后就会群臣叩拜,称呼新皇了??墒撬缃窕故潜怀坪羝呋首?,这说明了什么?”

        “一,说明圣旨还未宣读,在等着我们进去后宣读。二,圣旨已经宣读了,他不是新皇?!比菥案隽礁龃鸢?。

        云浅月蹙眉。

        容景伸手打开车中一角的衣柜,从里面取出一件白色的貂皮斗篷,给她披在身上,对她道:“别在想了,早晚会知道,想他又有何用?总之你记着,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在。谁也将你夺不去。哪怕是圣旨,也不行。你何时理会过圣旨?”

        云浅月低头,就看到容景如玉的指尖在给她系披风,上好的貂皮斗篷披在身上,顿时感觉暖到了心窝,她一时间并没说话,只是看着他温暖的指尖。

        “听到了没有?”容景见她不答话,抬头看着她。

        “听到了!”云浅月点头。她心定如一,爱着容景,自然不可能妥协屈就别人。有一个人已经成了心口的朱砂痣,就再也磨灭不去,别人都是路边的风景而已。

        “走吧!”容景放下手,满意地看了她身上的披风一眼,挑开帘子,缓缓下了车。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轻轻一纵,也跳下了车。

        这时,文莱的马车也来到,他立即扔了马缰,跑了过来,对二人恭敬地道:“景世子,浅月小姐,七皇子说您二人来了之后就直接去圣阳殿?!?br />
        “嗯!”容景应了一声,拉着云浅月的手向宫门口走去。

        云浅月跟着他抬步,只见宫门口和城门口一样,把守宫门的士兵人人皆是一身素缟,宫门上挂起了皇帝驾崩的白帆。她淡淡扫了一眼,收回视线。

        宫门口的士兵见容景和云浅月来到,连忙打开宫门。

        容景和云浅月向圣阳殿走去,走了一段路,云浅月忽然问,“这件披风哪里来了?”

        “给你特意做的?!比菥暗?。

        “什么时候?”云浅月眨眨眼睛,伸手摸了摸披风的皮毛,探究地道:“这件披风不像是新的,虽然看起来很新,但应该也是因为保存的好?!?br />
        “嗯!”容景点头,想了一下道:“大约两三年了吧!”

        “那个时候?”云浅月挑眉,看着容景的侧脸,“你确定是给我做的?”

        “云浅月,自然是给你做的!你不用怀疑?!比菥捌沉怂谎?,道:“那个时候我被寒毒折磨了七八年,已经折磨得苦极了,但每每知道你和夜天逸传递书信,我就更是比寒毒加身还苦。于是我就狠了心,觉得即便寒毒解不了,我也要要了你?!?br />
        云浅月看着他,好笑道:“居然有这么纠葛??!那时候你直接告诉我你想要我,不就得了?何至于我后来拐了那么一个大弯子启动了凤凰劫?没准你一告诉我,我立即就答应你呢?!?br />
        容景伸手揉揉额头,叹道:“我对任何事情都自信,唯独对你?!?br />
        云浅月心里忽然一酸,又很快就感觉无尽的甜。她看着容景,紧紧地回握住他的手。老皇帝死了,夜天倾也死了,夜天煜被下入狱,这个夜氏江山有着皇室血液且有本事翻云覆雨的人就是夜天逸了。夜天逸对她不管用什么心思,什么手段,她都相信,只要有容景在,这个如玉无双的男子会为她撑起一片天。

        容景感觉到云浅月的感情和信任,偏过头,对她绽出一抹雅致的笑,紧紧握住她的手。

        二人不再说话,一路走向圣阳殿。

        今日的皇宫死一般地沉寂,雪打宫墙,漫天银白。宫人一改往日光鲜亮丽,都齐齐身穿素服,白雪落下,每一个人影都是一样的白。

        过往宫女太监看到容景和云浅月,老远就避让见礼。

        即便飘雪如画,依然掩饰不了皇宫内各处散发的沉重的气息。

        容景和云浅月来到圣阳殿,就见圣阳殿外搭造了灵棚,里面停了一尊棺木。上好的红木,鲜红如血。棺木前跪了黑压压一片人。最前面的是几名小皇子,小皇子后面是以六公主打头的十几名公主。公主之后是一群女人,显然是各宫的妃嫔。应该都是有品级的,没品级的妃嫔连哭丧都是没有资格的。人人披麻戴孝,有的人在小声哭泣,有的人静静地跪着。妃嫔之后跪了满朝文武。

        这些人显然已经在这里跪了许久,身上被打了厚厚一层雪花。

        云浅月目光在所有人身上掠过,没看到夜天逸、明妃、夜轻染、容枫、冷邵卓、甚至德亲王、孝亲王、云王爷、秦丞相等熟悉的身影都未见到,她眉梢挑了挑。

        文莱本来跟在二人后面,此时打量了一眼圣阳殿外的情形,快走一步越过二人进了殿。

        容景拉着云浅月停住脚步,目光看向停着的那尊棺木。

        云浅月也随着他一起看向那尊棺木。那尊棺木鲜红如血,一见就是红木中的极品。但木再好,那也是一尊棺木而已。老皇帝九五之尊,掌控天圣江山三十年,天圣从始祖皇帝起,除了东海外,四面八方臣服。几多附属小国,岁岁纳贡,年年称臣。天圣自诩泱泱大国,繁华百年,他一生汲汲营营,守护江山基业,视如性命。暗中筹谋,想要掌控小国,除去荣王府和云王府,中央集权,可是到头来,他一事无成,百年之后,也不能足踏四地,更不能手伸出京城,栖身之地不过是一尊棺木,尺寸之地而已。更甚至,连最好的紫檀也用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