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寻常幸福(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算起来,那十年她虽然追在他身后,但她记住的事情真的不多,因为她在他身后,她从来就未曾真正用心去关注这个太子。只将他当做挡住她自由的绊脚石,恨不得踢开他。

        若不是她启动凤凰劫,是否她还在夜天倾面前继续做戏?他还是依然厌恶她如斯?

        是否,有些东西就不必发生?比如他临死的那一句,他爱她!

        凡事都再没如果!

        云浅月打住思绪,闭着眼睛默默念道:“夜天倾,你好走!”

        这时,青影来到容景面前,看了云浅月一眼,对他低声道:“世子,刚刚宫中传来消息,皇上驾崩了!”

        容景闻言挑了挑眉,云浅月猛地睁开眼睛。

        天圣一百一十七年冬至日,天圣皇朝第五代帝王驾崩,享位三十年。

        这一代帝王在政期间,是天圣皇朝有史以来最不安平阶段。南梁等称臣的小国坐大,相继不再纳贡,暗中储蓄兵力,已经不再受天圣掌控,甚至各国因边境利益还会发生兵力动乱。比如天圣一白零二年的凤凰关之战。天圣攻打南梁凤凰关,南梁国师一人之力退却天圣十五万雄兵。比如因北崎小国暗中插手祸乱,十年前的北疆动乱,荣王和文伯侯前去平乱,文伯候为国捐躯,荣王在毒瘴之地染了毒气病死归京的途中,天圣一下损失了两位王爵。

        十年前,文伯侯府一夜之间被人灭门,满门三百多人,只有幸生还一名世子容枫。

        五年前,蓝氏一门因蓝妃获罪,被诛九族,连根拔起,只留下一个皇姓外孙夜天逸。

        大事颇多,小事不知凡几,天圣年年不太平。

        今年,二皇子和四皇子谋逆逼宫,以二皇子身死,四皇子入狱,皇帝驾崩为哀符,为这一代皇帝的一生划上了句号。

        无论后史如今评价这位皇帝,他却再不能睁开眼睛看一眼他一生重如性命的江山基业。

        容景和云浅月站在灵台寺的佛堂,听到青影禀报这一则消息时,二人齐齐沉默。

        老皇帝本来还可以再有月余寿命,如今突然驾崩,自然和夜天倾、夜天煜两人逼宫传位脱不开关系。但更脱不开关系的是他发现他已经无能为力再坐在那把椅子上执掌他人的生死,一生呼风唤雨,众生跪拜在他脚下,如今却连说一句话都没人再听,他是活活被气死的。不过每一代帝王登基伊始,都会风采鼎盛,暮霭迟迟之时,都会无尽苍凉。老皇帝当然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

        容景沉默片刻,对青影摆摆手,“知道了,退下吧!”

        青影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云浅月沉默地想着老皇帝终于死了,但他死了也许未必见得比他活着的时候她的日子会好过,他死了,有一个人会成为这个天圣皇朝最有力的接班人。那么以往十年纠葛,她以后的日子,怕是不会轻易好过。

        沉默片刻,云浅月看着容景,出声询问,“我们是现在回去,还是等一等再回去!”

        “天色晚了,我们今日不回去了,就宿在这里的后山别院吧!”容景温声道。

        云浅月点点头,他不想去皇宫给老皇帝奔丧,自然没意见,她转过头,重新看着面前那一尊大佛,嘴角扯了扯,低声笑道:“夜天倾,我想你是即便死了,也不想在黄泉路上再见到这样的父亲吧?既然如此,那你就走快一些,赶紧喝孟婆汤,赶紧钻进六道轮回。下一辈子别生在天子之家了。富贵从来就如烟云,实实在在的还是寻常的幸福而已?!?br />
        容景看着云浅月,沉静的眸光忽然轻轻地划过一丝波纹。

        “走吧!一日没吃饭,我饿着了,你我去后山烤鱼吃!”云浅月转回身,伸手拉住容景,对他语气轻松地道。

        “烤鱼?”容景挑眉。

        “嗯,我想吃烤鱼了!”云浅月道。

        容景笑了笑,缓缓点头,“好!”

        二人达成一致意见,齐齐转身,来到慈云方丈面前,容景对慈云方丈道:“后山别院今日就借了我们吧!劳烦寺中众僧今日在此作法一夜。明日我会派人将香油钱送来?!?br />
        “景世子客气了!这是毕寺应该做的法事。景世子和浅月小姐既然留在毕寺落宿,随意就好!”慈云方丈连忙站起身,恭敬地道。

        容景点点头,不再说话,拉着云浅月出了达摩堂。

        达摩堂外,这么片刻的功夫,已经下起了厚厚的一层雪花,天地间白茫茫一片。整个清泉山灵台寺都笼罩在一层白茫茫的雪色中。脚踩在地上,踏着雪,落下深深的印痕,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里面是传遍漫山遍野的诵经超度声,外面是天地裹了一层银装,万物俱寂,只有大片的雪花飘落,洁白纯净。

        二人刚一走出,头上身上便落下大片的雪花。

        云浅月眨眨眼睛,雪花顺着她长长的睫毛滑落在地,与地面上堆积的血凝结在一起。她忽然伸手抱住容景的腰,俏皮地看着他笑。

        容景微微侧身,偏着头看云浅月,好笑地看着她孩子气的神色,笑问,“如今还想去吃烤鱼吗?”

        “想!”云浅月点头。

        “那我们就去吃!”容景笑着摸摸她的头,温润的手掌再拿开,手心被沾湿了一层水,他好笑道:“要不要让青影拿一把伞来?我们这样子的话,不等到香泉水边,都该淋湿了?!?br />
        “容公子,你到底有没有雪天出来过?”云浅月歪着头看着容景。

        容景似乎想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怪不得!”云浅月嘟囔,想着他被十年寒毒折磨,这样的雪天出来,对他有寒毒的身体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她看着他的脸取笑道:“这点儿常识都不懂吗?还博学多才呢!我看你荣华冠盖的名声该让给我了。下雨淋湿人,下雪是淋不湿人的?!?br />
        容景轻笑,“是吗?”

        “自然!”云浅月笑看着他。

        “可是你的衣服很快就要湿了,你确定你不用打???”容景好笑地看着云浅月问。

        云浅月一愣,收回视线,看向自己,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真的湿了一层,只不过今日早上起来及笄之礼,一身正装,她穿得比较厚,所以没感觉出来,她讶异地问,“怎么会湿?这是下雪??!不是下雨。你看地面都厚厚一层积雪都不化的,到我身上怎么会化?”

        容景笑看着她,如玉的手点了点她的额头道:“因为你修习的是凤凰真经,是属火性。这个功力的好处就在于从你身体被打通奇经八脉后,它会随着你日常习作自行融会贯通修炼。如今你的武功大约是刚刚过了第九重的春风化雨,正进入凤凰真经的最后一重天雷地火阶段。你想想,这两重功力都有催化事物的作用,你如今不收敛真气,雪落在你身上,如何能不湿了衣服?”

        “原来是这样!”云浅月恍然,用手捶捶脑袋,有些郁闷地道:“容景,我的脑袋真不好使了,越来越笨了,怎么办?”

        容景低笑,伸手握住她的手,“你本来也不聪明!”

        云浅月瞪眼,“我本来很聪明的,是跟着你在一起之后才变笨的!”

        “原来是这样!不过你笨一些也没什么不好,以后有我。你这么笨,我只能努力变得更聪明些吧!”容景状似无奈地一叹。

        云浅月无语地看着他,她一时想不通而已,有那么笨吗?这个人……他还要变得更聪明?多聪明才是多?那笨的人还要不要活了!

        容景好笑地看着云浅月,用衣袖挡住她头上,清声吩咐,“青影,去取一把伞来!”

        “是,世子!”青影在暗处应声。

        云浅月仰着脸看向头顶上方,月牙白的云纹水袖遮住了她的头顶,似乎就像是为她遮挡了一片天,落在她头顶的雪花都被他衣袖挡住,一片也落不到她的头上,她仰着脸轻笑,“人家好好的一等一的隐卫,被你指使成了打杂的了!”

        容景含笑道:“没办法,谁叫我的女人没有大要求只有这小小的要求呢!他英雄无用武之地,也只能如此了?!?br />
        云浅月闻言笑着白了他一眼,“多大的要求才算大?”

        “至少不是拿一把伞为你挡雪?!比菥靶Φ?。

        云浅月收回视线,看向前方,大片的雪花极为密集,灵台寺的房脊屋顶都被银白覆盖。这样纯净的气息,和皇宫早先的鲜血浓郁形成鲜明的对比。她想着皇城内此时也早已经被这一场大雪覆盖了吧?多好,可以掩埋一切。她收回视线,忽然笑问,“听说过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吗?”

        容景长长的睫毛微眨,“可以说说!”

        “你给我烤鱼,我给你讲故事!”云浅月趁机提出条件。

        “好!”容景笑着点头。

        这时青影拿着一把伞来到,递给容景,容景伸手接过,撑开伞,这一把伞很大,可以将两个人轻易地裹在伞中。云浅月抱着容景的胳膊不放,将半个身子的重量都依靠在他身上。容景无奈地对她笑笑,只能任他倚着,撑着伞抬步向后山的香泉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