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皇上驾崩(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滑倒在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鲜血顷刻间染红了圣阳殿地面的金砖。

        云浅月忽然撇开头,一滴清泪滴落。

        容景从下方收回视线,看向云浅月,抬起如玉的手,轻轻用指腹撷去了她眼角的清泪,眸光温柔,如诗似画的容颜温润如玉,并没有说话,但他的举动却包含了无尽的暖意。

        云浅月扯开嘴角,对他笑了一下。

        “别笑了!笑比哭还难看,还不如你哭一下?!比菥懊魄吃碌耐?,用传音入密道。

        云浅月止住笑,闭了闭眼,再睁开,眼中一片平静。

        容景撤回手,继续向下看去。

        云浅月也跟着容景向下看去。

        “二哥!”夜天煜凄厉地大喊了一声,这一声饱含了浓浓的兄弟亲情。他一把打开秦玉凝架在他肩上的剑,奔向夜天倾,弯身抱住他。

        不知道是夜天煜再不顾忌,还是秦玉凝因为夜天倾的话和他这样自刎而死在她面前让她太过震骇,她的身子被夜天煜的力道冲得后退了两步,脸色苍白无血色地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夜天倾,手中的宝剑脱落,“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二哥!”夜天煜又大喊了一声,用力地摇晃夜天倾。

        “四……弟……我……先走……一步了……”夜天倾似乎还有一丝气息,闭着的眼睛困难地睁开,混沌不清地吐出一句话。

        “二哥,你等等我,我这就与你一起!”夜天煜红了眼睛,一把拾起夜天倾扔在地上的宝剑,向自己的脖子自刎而去。

        夜天逸忽然出手,轻飘飘一挥袖,打断了他手中的宝剑。宝剑再次“桄榔”一声掉在了地上。

        “夜天逸!我连死都不行吗?”夜天煜抬起头,一双发红的眼睛恼怒地瞪着夜天逸。

        “四哥难道忘了如今还在四皇子府的四皇子侧妃了吗?你死了一了百了,她呢?”夜天逸看着夜天煜,慢慢地道。

        “我死,她自然也死!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夜天煜咬着牙道。

        “你死很容易,但你若是死了,她死怕是不容易?!币固煲萋氐?。

        “你什么意思?”夜天煜瞪着夜天逸。

        “就是四哥能想到的意思!赵可菡如此女子,弟弟觉得死了可惜!怎么也要留她一条活命的!四哥若是放心的话,就先死吧!若是不放心的话,那就需要你先杀了她再自己去死了。否则的话,弟弟实在不想看到赵小姐这样的女子就这样随你去死,怎么也会忍不住出手阻止的?!币固煲萦乓固祆系氖酉?,淡淡地道:“以后时间一长,她没准就淡了要死的心思,到时候还记不记得你,谁又说得准?”

        “你……”夜天煜大怒,一双火红的眸子几乎要喷出火来。

        夜天逸却不再说话,静静站着,看着夜天煜和他怀里的夜天倾。

        “四弟……哥哥先……去了……你……你不急……”夜天倾的血似乎流尽了,嘴角再无鲜血流出,眸光涣散,声音也越来越低,几不可闻,“月……妹……妹……”

        虽然他的声音极其混沌不清,极其低微,但这时圣阳殿内静寂无声,在场之人,还是听得真切。

        “二哥,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月妹妹说的?你告诉我,我会告诉月妹妹?!币固祆洗右固煲萆砩鲜栈厥酉?,抱着夜天倾,急声道。

        “月……妹妹……我……我爱她……”夜天倾费力地吐出一句话,终于再也支持不住,手臂垂落,断了最后一丝声息。

        夜天煜闻言沉默地看着夜天倾,看着他手臂垂下,看着他眼睛彻底闭上,心口停止了心跳,身体温热,躺在他怀里却再无半丝声息。他脸色平静,似乎对夜天倾临终说出这样的话语丝毫不惊讶,尽管他已经听不见,他还是看着他道:“你放心,我会将你的话告诉给月妹妹的!”

        云浅月再次转过头,这回却是一滴泪也没落。只是脸色说不出的苍凉和沉寂。

        容景偏头看了她一眼,并未说话。

        “孽子!死了还惦记女人!我夜氏没有这样的子孙!”老皇帝声音犹如黑云压山般地沉,一双凹凸的老眼瞪着夜天倾,那神色似乎若是他能起床,他还会再去补上一剑。

        “父皇,您不想要我们这样的儿子!你可知道,我们还不屑托生成这个姓氏?惦记女人怎么了?二哥心里爱的人就是月妹妹!这又有什么错?至少他比您强,月妹妹如今对他虽然不喜,也没有再厌恶??墒悄??您喜欢的女人对你厌恶得连死前都不愿意看您一眼?您的所有女人都是因为您是皇上,没有一个是真心喜欢您的。在我看来,二哥比你强多了。至少他没有您狠,更比你懂得怎样爱,比你懂得成全?!币固祆咸鹜?,恨恨地看着老皇帝。

        “孽子!”老皇帝大怒。

        “父皇,您可以换点儿新鲜的说法,我们就是孽子!没有您作孽,又怎么会生出我们?”夜天煜冷笑地看着老皇帝,“二哥的话说得对。夜氏这江山是盗来的,连这皇宫都是盗了慕容氏的。欺世盗名,盗国盗家,涂炭生灵,作孽无数,我们即便身为夜氏子孙,也一样为此不齿。夜氏江山早晚有一日会崩塌!就像百年前的慕容氏一样。夜氏所有列祖列宗包括皇室祖嗣祠堂,都会化为烟灰。再不能复!”

        “你……”老皇帝再次被这样的话激怒,老眼通红,极其可怕地看着夜天煜,大骂道:“混账,孽子,畜生,天逸,杀了他!现在就给朕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