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一起成人(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景之荣幸!多谢睿太子!”容景含笑点头。

        南凌睿喜滋滋地接过冠冕,正儿八经,一板一眼,认认真真地给容景加上了二冠。

        云浅月看着二人,一个笔挺而站,安安静静,一个喜滋滋为之加冠。她心里明白,南凌睿给容景加冠,这是认可了容景和她的关系。他这个哥哥,嘴上说着容景如何如何黑心不好,但心里还是喜欢他的。

        “二冠礼毕!”礼仪官高喊了一声。

        南凌睿放下手,歪着头看了容景一眼,满意地一笑,转身走回了座位。

        “这三冠礼……”容老王爷看向容景。

        “三冠礼我来!”云浅月看着容景,清声道。

        容老王爷一怔,“小丫头,你今日及笄,还需要别人为你及笄。这可不合礼数!”

        “哪里有那么多礼数?”云浅月看着容景,眼睛定在他身上不移开,问道:“容景,你要不要我给你加冠?!?br />
        “好!”容景温柔一笑,缓缓点头,眸光如碎了春雨的温柔。

        容老王爷知道阻止不了,便摇着头笑了笑。

        云浅月走上前,为他加第三次冠。她眸光专注,动作轻柔,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缓慢得如放慢镜头,这一刻,似乎漫过了漫长的十几载光阴,那些过往的或斗眼,或纠缠,或躲避,或打架,或甜蜜的片段一一呈现。这一刻,才知道他们原来共同拥有的记忆已经如此多,多到数不过来。

        “小丫头,你怎么给弱美人加冠?”夜轻染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山下传来。

        云浅月将冠冕摆正,又给容景细细地捋顺了有两根散乱的青丝,才放下手,也学着南凌睿的样子对容景歪着头看了一眼,满意一笑,才缓缓回身,只见夜天逸扶着皇后,夜轻染跟在二人身后,身后跟着荣华宫侍候的宫女太监等皇后仪仗队走上山,她对皇后上下打量了一眼,见今日的姑姑一身皇后盛装,气色被脂粉掩盖,没有那两日所见的憔悴,脸色稍好。她笑着喊了一声,“姑姑!”

        “臣等参见皇后娘娘!”众人齐齐起身见礼。

        “都免礼!”皇后摆摆手,笑看了容景一眼,对云浅月笑着问;“小王爷问得对,你今日及笄,怎么居然还给景世子加冠?”

        “他及冠,我自然要亲手给他加一冠。以后才能对我死心塌地,一心一意?!痹魄吃伦吖?,从夜天逸手里接过皇后,扶着她道。

        夜天逸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眸光涌动了一丝什么,转瞬即逝。

        “小心思!景世子也由得你胡闹?!被屎笮β盍艘痪?,问道:“景世子已经是第三冠了吗?”

        “嗯!”云浅月点头。

        “看来本宫还是来晚了一步!不过景世子福分贵与天齐,也不差本宫这一个祝福?!被屎笮α诵?,对礼仪官询问,“下面该月儿了吧?”

        “回皇后,是该浅月小姐了!”礼仪官立即回话。

        “好,那就赶快开始吧!”皇后松开云浅月的手,容老王爷、德亲王、孝亲王等人连忙将她请到上座。她缓缓坐下身,与玉子书、西延玥、叶倩、云暮寒等人一一颔首,几人亦是齐齐回礼。

        “浅月小姐及笄之礼开始!”礼仪官高喊了一声。

        众人都安静下来。

        “这一及笄之礼就让由皇后娘娘吧!”云王爷对皇后道。

        皇后摇摇头,“还是哥哥来吧!我今日就是来观礼而已。生父之恩,贵重于天,自然要行这一冠之礼?!?br />
        云王爷摇摇头,“这些年你在浅月身上费的心思比我多,我相信浅月这丫头也是愿意让你为她及笄的?!?br />
        “是啊,姑姑,你和我父王都是长辈,由你来我自然求之不得?!痹魄吃露曰屎蟮?。

        皇后闻言不再推脱,起身站了起来,站在云浅月面前,给她及笄。金色的凤钗别在她发间,她一滴清泪落下,但脸上却带着笑容,对云浅月道:“我家的小姑娘长大了,真好!可惜,不知道姑姑能不能看到你出嫁?!?br />
        “自然能的!”云浅月立即道。

        皇后含着泪笑着点头,“那就好!姑姑也希望能看到!”

        云浅月眼眶酸了酸。

        皇后由关嬷嬷扶着走回座位,礼仪官喊了一声“一礼毕!二礼!”

        “子书来!”云浅月看向上座的玉子书,对他喊了一声。

        众人的目光也都跟随云浅月的目光而去。

        玉子书微微一笑,缓缓站起身,走向云浅月。他步履翩跹,从高处下来,如九天之上流泻下来一抹滟华色彩,瞬间炫迷了所有人的耳目。须臾,他走到云浅月面前,从袖中抽出一根淡紫色的暖玉发钗,轻轻抬手,给她别在了发间。

        云浅月静静站着,看着面前的男子。小七,玉子书,无论他是谁,都是她心底视为最重要的亲人。两世重生,他在她心中的地位自有着和所有人都不同的重量。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他们,关于东海国玉太子和浅月小姐的风月传言再度搬上众人心头。但面对这样的云浅月和玉子书,他们站在一起,不同于容景和云浅月站在一起的处处浓情爱意,亲密无间,他们则是透着淡淡的温情和相交甚深的圣洁,这一刻,关于流传了一个月的风月传言不攻自破。

        他们站在一起,任何人看着他们都觉得般配默契,但独独没有那种穿透灵魂的爱恨。

        “结交在相知,骨肉何必亲。钟子期死,伯牙终身不复鼓琴?!庇褡邮榛夯旱?,慢慢地,一字一句地道:“云儿,你该长大了!”

        云浅月泪水忽然就那么毫无预兆地流了下来,她看着玉子书,他的玉容穿透时光交错的卷轴,忽然模糊不清,她咬着唇瓣,重重地点头,“嗯,我该长大了!”

        这样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蕴含的寓意只有他和她明白。

        前一世,她将事业的棋盘推向她所能到达的登峰,可只有她和小七两个人知道,她还是个孩子而已。这一世,她伪装自己,千方百计让自己在老皇帝在别人面前看起来像是个什么也不懂任性胡闹的孩子。如今,是该不必伪装,是该长大了!长大的不止是年龄,还有心。

        “别哭!这样的日子,你该高兴!”玉子书用指腹撷去云浅月眼圈的泪水,对他浅浅一笑,转身走回座位。

        这一刻,众人无声无息。

        不是没有人亲眼见过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当众大哭,但这样无声的喜极而泣的落泪,不是那种梨花带雨,亦不是我见犹怜,但偏偏所有人都觉得她这一刻美极。

        礼仪官呆了呆,才喊道:“二礼毕,三礼!”

        “小丫头,这一礼是不是让我来?”夜轻染声音响起。

        云浅月看了一眼夜轻染,不答话,移开视线看向容景。

        容景唇角勾了勾,缓步走了过来,站在她面前,对她一笑,“你给我加了冠,我自然要给你及笄。这样才公平?!?br />
        云浅月“嗯”了一声。

        容景从袖中取出一只粉红色的桃花暖玉钗,刚一取出,四周就被暖玉钗散发出的粉色光华所侵染。云浅月清楚地听到四周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看着容景手里的发钗,晶莹剔透,粉色的暖玉本身就少见,尤其是这柄发钗上的两片桃花瓣,栩栩如生,精雕细琢,半丝杂质痕迹也无。让她想起了早先他们上得山上时候,他给她说的那个关于前朝帝后在这福寿山种植了漫山遍野的桃花之事。

        “喜欢吗?”容景轻声问。

        “喜欢!”云浅月重重地点头。

        容景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发钗别在了云浅月的发间,眸光专注,动作轻柔沉稳。

        “这不是前朝末代皇后那一支桃花玉凤钗吗?”孝亲王忽然惊奇地道。

        孝亲王话落,云浅月清楚地听到又是一片低低的抽气声。

        容景放下手,满意地看了云浅月发间的发钗一眼。才缓缓转回身,看了众人一眼,玉容沉静,最后目光落在孝亲王身上,温润含笑道:“冷王叔所言不错,这正是前朝末代皇后那一支桃花玉凤钗?!?br />
        孝亲王闻言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见众人无人说话,他又将话吞了回去。

        容景再不理会孝亲王,转回身,笑看着云浅月,温声道:“云浅月,恭喜你成人!”

        云浅月笑容绽开,如霜雪中那一抹清丽莲花,她笑着抱住容景,软软糯糯地道:“容景,也恭喜你成人。恭喜我们一起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