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月貌花容(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站在窗前,看着夜天倾身影走出浅月阁,心头忽然莫名地难受。从何时起,她想要每个人都好好的,可是心里却比谁都清楚,一个好字又谈何容易?每一个人出生的身份就注定了他的生命轨迹和他要行走的路,谁也拦不住,即便能拦住,也不想去拦。

        夜天倾走的路,便是一条不归路吧?是否他心中也是不自信这一次能赢的?是否也没有去想全身而退?今日他来这里,单纯的与她相处半日,是否是在了结他和她纠缠了十年的过往,那些过往,终究是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迹。

        这个曾经尊贵人人敬仰的天圣太子,如今也不过是皇朝权利争夺下的利剑而已。一旦出销,不伤人,则伤己。

        虽然对他无情,却是平添难受和无奈。

        不知在窗前站了多久,直到腿脚麻了,云浅月才回神,离开了窗前坐到了软榻上。

        傍晚十分,叶倩、云暮寒、南凌睿、西延玥才从宫中回来。

        叶倩跑进屋就对云浅月大声显呗道:“云浅月,你说不让我见那个玉质盖华的美人,我今日进宫就最先见了他。果然是东海太子?!?br />
        云浅月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他也进宫了?”

        “你傻了吧?他当然进宫了,今日皇上摆宴,怎么能少得了请他?”叶倩白了云浅月一眼,发现她神色怏怏,讶异地道:“你怎么了?”

        “身体不舒服!”云浅月淡淡道。

        “怎么个身体不舒服?早上我们离开时你不是还好好的吗?难道昨日染了寒气?”云暮寒闻言立即紧张地走过来,伸手给云浅月把脉。

        叶倩躲开了些,让云暮寒给云浅月把脉。

        南凌睿和西延玥也凑了过来看着她。

        “我的好哥哥,身体不舒服不一定是染了寒?!痹魄吃挛弈蔚乜戳私粽诺脑颇汉谎?。

        云暮寒此时也放下手,道:“你脉象没有任何异常。难道是……”

        “葵水来了嘛!大惊小怪的,吓了我们一跳?!币顿唤庸?,叫了起来。

        云暮寒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西延玥“呃”了一声,南凌睿翻了个白眼,“小丫头,你真是越来越娇贵了,葵水来了而已。至于你这副样子?”

        云浅月白了几人一眼,想着她葵水刚过去,来个屁??!不过也懒得解释是因为夜天倾的原因。索性不说话,任由他们误会了。

        叶倩凑到云浅月身边,转移话题,对她道:“你这个女人,真是好命。那玉太子那么好的一个人,居然对你好得不像话。据说你当初见他的时候是因为几年前去抓一只雪狐,按理说你认识他也不晚,怎么就没喜欢他?反而喜欢了那个黑心的弱美人?依我看他可比景世子好了不止百倍?!?br />
        云浅月白了她一眼,没说话。

        叶倩径自道:“这天下当真比容景还要神仙的人物。云浅月,你说你走了什么狗屎运,抓一只狐狸居然都能遇到这么美的一个人?而且还是东海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言九鼎的玉太子。而且他对你任谁都能看出来好得不行,别人提到你一句,他连鼻子眼睛都是暖的。啧啧!真是人比人,气死人?!?br />
        云浅月依然不说话。

        “喂,你倒是说一句话??!”叶倩捅了云浅月一下。

        “说什么?”云浅月懒洋洋没力气地问。

        “你真是……”叶倩恨得牙痒痒地看着她的样子,“天下多少女子,怎么就偏偏你这么好命?真是让多少女人去撞墙了?!?br />
        “那你就去撞吧!”云浅月不痛不痒地道。

        叶倩横了她一眼,住了口,那神情似乎懒得再和她说。

        南凌睿想要说什么,但见云浅月没精打采的模样,便无趣地起身站了起来,向外走去,“今日酒席上没喝够,我这就去荣王府再找那玉美人喝两杯?!?br />
        “等等,我也去!”西延玥闻言也立即起身抬步跟上他。

        “暮寒,你去吗?”叶倩看向云浅月,显然也想去。

        “不了,你若是想去的话你就去吧!我稍后去看看爷爷?!痹颇汉∫⊥?。

        “那我去了!你们两个等等我!”叶倩站起身,话音未落,人已经出了房门。

        三人走远,云暮寒并没有起身,而是看着云浅月道:“月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浅月抬眼看云暮寒。

        “葵水的脉象和正常身体的脉象我还是探得出来的?!痹颇汉?。

        云浅月忽然笑了,不答反问,“哥哥,你在南疆过得好不好?”

        云暮寒一愣,随即点点头,“好!”

        “比在云王府的时候呢?”云浅月歪着头问。

        云暮寒想了一下,缓缓道:“我在云王府十年,最大的苦恼就是想着怎么摆脱清婉公主。而在南疆,没有这种苦恼?!?br />
        “叶倩不缠着你?”云浅月挑眉。

        云暮寒笑了笑,“也不是不缠着,她啊……怎么说呢!她知道自己要什么?!?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哥哥,你跟我说实话,你现在有没有喜欢上叶倩?”

        云暮寒沉默不语。

        “没有?”云浅月扬眉,“叶倩也没喜欢上你?”

        云暮寒看着云浅月的神色,忽然一叹,笑着道:“月儿,喜欢有时候太轻,有时候又太重。我们如今挺好,一切顺其自然吧!这一生,也许不论喜欢与不喜欢,或许她就是我的唯一?!?br />
        云浅月一愣,忽然笑了,“哥哥既然说出叶倩是你的唯一,看来好日子不远了?!?br />
        云暮寒笑笑,不承认,也不否认,不再说话。

        云浅月也不再纠葛,人和人之间有各自的缘法,谁也插手不得,这要看两个人的缘分。她对云暮寒道:“今日夜天倾来了,在我这里吃了午膳,下了半日的棋,刚走不久?!?br />
        云暮寒闻言了然,“所以你心里难受了?”

        “嗯!”云浅月点点头,长长一叹道:“多少人想手握乾坤?殊不知转眼间便坟墓白骨。我在想上天和多少人开了一场玩笑,不甘心能值几个钱?值得为了那一把用血涂染的椅子去拼却性命?”

        云暮寒闻言一叹,“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别想那么多了?!?br />
        云浅月摇摇头,面色忽明忽暗,轻轻道:“我不想那么多,我在想,这一日终于来了!”

        时光荏苒,一个月时间匆匆而过。

        这一日来到了容景及冠,云浅月及笄之日。

        因为是同一日,二人又是身份非比寻常的人物。荣王府当家世子,云王府唯一嫡女。这样两个身份让所有人将目光都共同地集中在二人身上。

        荣王府位于北城,云王府位于东城。一北一东,还是有些距离。所以礼部着手此事时与两府商议,共同在一处办及冠和及笄之礼,又奏秉老皇帝,老皇帝思索之下,恩准将地点选择在了北城外的福寿山。

        福寿山位于北城以北二十里。山体整体山貌看起来像是一尊大佛。于是被世人称之为福寿山。福寿山绵延十里,山顶端搭建了一座观天台。据说这座观天台已经有千年历史。被历代的帝王推崇为福寿安乐之地。每代帝王每逢喜庆之事,都会前往福寿山拜天。

        始祖皇帝当年一举夺得天下,大肆销毁了前朝旧迹和书籍,但独独留下了福寿山和灵台寺。灵台寺因为十几僧人披甲上阵救始祖皇帝有功,而福寿山则纯属是因为它的寓意,才得以保存。

        当年始祖皇帝及冠和后来迎娶皇后,以及登基之后都曾前往福寿山登高拜天。这也算是延续了千百年来福寿山存在的历史。因为天圣朝始祖皇帝延续了这个历代各朝各代帝王的先列,后来历代帝后大婚或者国之大喜,帝王也都会前往福寿山拜天,一直延续这个至高无上的尊崇。

        基于容景和云浅月虽然不是天子列侯,但因为身份尊贵特殊,是四大王府王族之人。所以,老皇帝特意恩准二人一起在福寿山喜办及冠和及笄大礼,也不框外。

        圣旨下达之后,百姓们就纷纷闻声涌入福寿山。

        这一日清早,天气尤为冷情,推开房门,入眼处一片天地霜白之色。

        叶倩拉着云暮寒先一步去了福寿山。西延玥也被叶倩拖着一起去了。

        云王爷、云离、七公主三人一早就来了浅月阁,云浅月由凌莲和伊雪侍候着着装。装扮妥当之后,先赶往云王府祖嗣祠堂祭拜。

        云老王爷已经等在祖嗣祠堂门口,见云浅月到来,吩咐人打开祠堂,之后看着众人道:“离小子,七公主,一同陪月丫头进去!”

        “是,爷爷!”云离和七公主齐齐恭敬应声。

        云老王爷当先走了进去,云王爷牵着云浅月的手走在他后面,云离拉着七公主,一行人进了祠堂,祠堂大门在几人进入之后重重关上。

        云王府祠堂一如数月前云离过继之礼打开时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祠堂内今日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容颜绝美的一个女子,一个是锦袍玉带的一个男子。这两个人云浅月都极为熟悉。正是玉青晴和南凌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