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父母的事(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后来呢?”云浅月觉得她爹和她娘真是黑心,联手糊弄东?;?。

        “后来那二人也一直没告诉皇祖父他们其实早在云王府就成了婚?;故羌改旰?,老王叔喝醉了酒,不小心说漏了嘴,他才知道?!庇褡邮樾Φ溃骸暗鞘焙蚧跏搴凸霉枚疾辉诙?,他也没能找到发脾气的人。等过了半年,那二人回来,他的气早没了?!?br />
        云浅月无语。

        “好了,说得我嘴都干了,你还想听什么?”玉子书笑问。

        “没了,反正你一时半会儿也不走,我们慢慢说!也不一定你现在将你知道的东西都倒给我?!痹魄吃乱∫⊥?,将拇指和中指放在唇瓣,打了个响哨,吃草的马闻声立即跑了过来,她伸手解下水囊递给玉子书。

        玉子书接过水囊。

        云浅月闭上眼睛,二人一时间不再说话,静了下来。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一道人影飘身而落,惊讶地喊了一声,“月儿?”

        云浅月睁开眼睛,就见容枫站在几丈开外,一脸讶异地看着她,她对他一笑,“容枫,你怎么在这里?”

        容枫看着二人,玉子书闲散地坐着,云浅月半侧着身子靠在他身上,二人自然随意,他目光定在玉子书的身上,仔细地打量了两眼,又看向云浅月,一时间没说话。

        “才多少日子不见而已?傻了?”云浅月好笑地看着他。

        “你……你怎么在这里?”容枫看着二人亲密的依靠着,似乎有些被怔住,对云浅月试探地问道,“这是……玉太子?”

        “嗯,他叫玉子书!”云浅月坐直身子,想着她和小七这样姿势密切,大约在容枫眼里看着很惊心,所以一贯沉稳的他才如此表情,她笑着对他道:“他是我故得不能在故的故人?!?br />
        “文伯侯府的枫世子吗?幸会!”玉子书对容枫浅浅一笑。

        容枫定了定神,敛起眸中惊讶的情绪,微微拱手,“玉太子有礼了!在下正是容枫?!?br />
        “枫世子和云儿是知近之人,子书和她是故人,所以,枫世子对子书无须客气?!庇褡邮樯舷麓蛄咳莘?,他没自称本宫,而是称子书,自然是了解云浅月和容枫的关系。

        容枫面色一松,看着玉子书,不自然地一笑,道:“我在军机大营理事,听到了月儿的哨声,便赶了来,实在有些唐突。玉太子见谅?!?br />
        “哪里!能见到枫世子子书很高兴!”玉子书笑着摇头。

        “我听说东海国的玉太子来了,以为两日后四皇子的大婚才能得见,没想到今日便见到了。玉太子果然一如传言?!比莘阌值?。

        “今日天圣皇上在宫中摆宴,散了宴席之后,某人要考校我的骑术,我还没醒酒,便被拉了出来?!庇褡邮樾Φ溃骸熬菟捣闶雷涌氨鹊蹦瓴呕嵋绲奈牟?,今日一见,果然非同一般?!庇褡邮橐残Φ?。

        容枫刚要在说话,云浅月伸手一拉胳膊,容枫没反应过来,便被她拉着坐在了身边,她不耐烦地道:“都是自己人,哪里有那么多文绉绉的客套!”

        容枫哑然失笑。

        玉子书无奈地瞟了云浅月一眼,也笑着摇摇头。

        云浅月偏头问容枫,“你不是兵部行走吗?怎么如今成了常驻军机大营了?”

        “夜轻染防守京城,西山军机大营没人看顾,皇上和七皇子就派了我?!比莘愕?。

        “是啊,你是夜天逸的师弟。不会对他捅刀子?!痹魄吃滦α诵?。

        容枫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意褪去,“如今京中不平静,皇上没多少日子了,朝中派系林立,私下里各有纠缠,而新进的清流一派镇不住场面,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生怕行差一步便被殃及。算来算去,看守这军机大营,我竟然成了那个最合适的人?!?br />
        云浅月点点头,“夜天煜大婚在后日吧?你什么时候回去?”

        “本来打算后日再回去,不过如今与你们一起回城也行?!比莘愕?,“军机大营我不过就是一个看顾而已,有皇上的人,七皇子的人,染小王爷的人在,想出什么事情都难?!?br />
        “既然如此你就跟我们回城吧!走吧,反正天色也不早了?!痹魄吃抡獠欧⒕跻丫焙虿辉缌?,容景没找来,也没派人来,这么久让他放心已经很不易了,不能再挑战他的极限。

        玉子书和容枫自然没意见,三人站起身。

        这里距离军机大营不远,容枫听到云浅月哨声便施展轻功赶来,自然没骑马,云浅月翻身上马,伸手去拉容枫,容枫也不犹豫,将手递给他,轻飘飘地端坐在了她身后。

        两匹马,三个人,再不说话,向城门而去。

        进了京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云浅月打算先将容枫送回文伯侯府,之后再回云王府。三人刚走上主街,路过一家店面门前,忽然从楼上扔下数挂燃着的鞭炮,鞭炮噼里啪啦炸响,对准的位置正是骑马走在云浅月右侧的玉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