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黑心挺好(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心思一动,手指蜷了一下。

        “你也不必心里有负担!我与你说我喜欢你,就是喜欢你,是真心实意。无关夜天逸,我喜欢你的时候,夜天逸还没喜欢你呢,更无关那个弱美人或者任何人?!币骨崛究醋旁魄吃?,一字一句地道:“不过我也知道你不会有负担,你这个女人,不,还不能算是女人,还没及笄,顶多算是个小丫头,你心里只有弱美人。对他情深一片,他一个人在你眼里是金子,别人在你眼里都是大粪。你的心狠着呢,我今日与你说完,你也许左耳听听,右耳就跑出去了,连个打盹的功夫都不会有?!?br />
        云浅月叱了一声,“你倒是了解我?!?br />
        “我自然是了解你的,不敢说比那弱美人了解你,因为你在我面前,带着一层面纱,在弱美人面前,却就是一个你,你只让他看清楚你。但我也能了解你某一方面。对待对你好的人,你还不起的东西,从来都是当一阵风刮走了?!币骨崛静桓实氐溃骸靶⊙就?,我不甘心的一件事情就是,十年前,我为何要提醒你他不会水?怎么就不让他淹死了呢?”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忽然间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当年的确是他告诉她说容景不会水,她才跑下去救上了他,又给他做人工呼吸,她又气又笑地道:“那是你活该呗!”

        “是活该!”夜轻染肯定地点头,“早知今日,我不但不对你说他不会水,还会亲自下水将他掐死。也许有些东西,就能改写?!?br />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不再说话。

        夜轻染暗自磨牙,半响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趴在桌子上,对云浅月神秘地道:“你猜我今日见到谁了?”

        云浅月挑眉,“谁?”

        “一位尊贵的稀客!”夜轻染道。

        云浅月品味着夜轻染的话,眉梢挑高,“有多尊贵?多稀客?”

        “尊贵得很,稀客得很?!币骨崛韭艄刈?,“小丫头,你想不想知道他是谁?”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见他一副大灰狼诱惑小白兔的架势,她哼笑一声,“爱说不说?!?br />
        “你不好奇?”夜轻染撇嘴,“小丫头,你就装吧!”

        “你可以走了!”云浅月打了个哈欠,挥手赶人。

        夜轻染盯着云浅月看,见她真没半分探究的意思,他无趣地收回情绪,起身站了起来,也打了个哈欠道:“走就走,这些日子我吃不好睡不好。如今可以回去大睡一觉了?!被奥?,他真的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果然那句话说得对,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这个小丫头就是我的系铃人?!?br />
        珠帘晃动,他头也不回地迈出门槛,走出浅月阁。

        云浅月看着他身影离开,直到消失在浅月阁门口,她才收回视线,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桌面发出一下一下的响声,尊贵的稀客?她眼睛细细地眯起,又渐渐地扩大,眸中破碎出亮光,开始微弱,之后一点点汇聚成璀璨的星光,许久后,她忽然嘴角微勾,一点点扩大弧度,最后扯开嘴角,无声而笑。是他来了!

        小七来了!

        能让夜轻染如此概括的人,一定是小七。

        若说容景是她的一人之重,全天下人之轻。那么小七就是除却容景和全天下的那个例外??缭厩笆澜裆?,跨跃时间空间,跨跃轮回隧道,跨跃生死沟壑。他们早已经是不是亲人的亲人,世界上比最亲人还亲的亲人。

        小七……小七……

        云浅月想到玉子书,心中如盛满了一轮暖阳,暖得心脾结是澄亮,被冷邵卓和夜轻染各闹了一通的压抑和沉郁心情霎时一扫而空。心中只剩温暖,似乎这温暖都要从她身体里溢出来。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容景的声音响起。

        云浅月抬头,只见容景不知何时进了屋,坐在了她身边,她伸手一把拽住了他的衣袖,对他急切地询问,“是不是小七来了?”

        容景偏头,目光略过云浅月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她挑眉,“你这么想他?”

        云浅月诚实地点头,“他在哪里?”

        “不知道!”容景收回视线,硬邦邦地回了一句。

        云浅月松开他的袖子,伸手抱住他的腰,将整个身子都腻在他的怀里,软绵绵地央求,“容景,好容景,你告诉我,小七在哪里?是不是在你的府里?”

        “云浅月,你这个样子,是非要逼我将那个男人从我府里赶出去吗?”容景凉凉地道。

        云浅月一喜,想着小七果然来了,在容景的府里,她顿时宽了心,摇摇头,“你那日说他不日就到嘛!这么些日子都没到,我担心而已?!?br />
        容景微微哼了一声,“他来这里,至于你如此高兴?”

        “他可是一尊大佛,东海国的太子啊,他来这里,我等于多了一座靠山。当然高兴??!”云浅月将脸埋在容景胸前,掩不住心中的高兴,“这些日子你忙,我日日在浅月阁闷着,都快无聊死了,如今小七来了,我有了伴。明日带着他逛天圣京城去!”

        “那我今日就将他赶出天圣去!”容景哼了一声。

        云浅月用手捶了容景的身子一下,笑道:“别扭什么?他如今不是跟你近么?”

        “跟我近也是因为你!难免不会复燃?!比菥坝行┮钟舻氐?。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又用力地捶了他一下,“胡说什么?八百年前的情了,何况又是萌芽状态就被掐死的,如今早尘归尘,土归土了。我们只有亲情,再生不起来别的了,就算要复燃,也得有根基不是?我们的根基早已经被时空淹没了。想要找根基都找不到了?;垢慈剂烁鍪裁??亏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br />
        “这么说我可以完全放心?”容景扬眉。

        “自然!”云浅月拍着胸脯保证。

        “那好吧!明日你带着他逛天圣京城吧!”容景笑了笑。

        云浅月眨眨眼睛,“真的?”

        “我口中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容景斜睨着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勾住容景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下,覆在自己的唇瓣上。轻轻一吻,道不尽的缠绵,说不尽的情意,须臾,她喃喃地道:“容景,你真好……”

        容景眸光绽开一抹华滟,反手抱住云浅月的身子,低低地道:“若是我告诉你,你的嫂嫂今日被皇上解了禁,放回了云王府,你会不会更觉得我好了?”

        云浅月一喜,“真的?”

        “嗯!”容景贴着她唇瓣应了一声。

        “你用了什么办法让老皇帝同意的?”云浅月也贴着他的唇瓣问。

        “说了一句话?!比菥暗?。

        “什么话?”云浅月好奇。她从那日云离来找她之后,她便想办法,这些日子还是没找到办法,怕一旦动作,得不偿失,七公主在牢里的苦就白受了。她苦思冥想,而他一句话就解决了,这也实在太打击人了吧?

        “我就对皇上说,七公主被关得差不多了,皇上该将人放了!”容景道。

        “就这样?”云浅月挑眉。

        “那你以为还怎样?”容景笑问。

        “我是说就这样简单?”云浅月不信任地看着他,他一定还有别的动作。

        “如今关了七公主两个月余,云王府和你除了最开始的要休妻,后来一直再没动静?;噬弦苍诠鄄煸仆醺?,可观察了数日,知道敲山震虎无用。便知道此路不通,自然放了七公主,另想他法了?;蛐硭缃窬醯昧鞅燃薷评胗懈杏玫淖饔?,于是便打消了念头?!比菥奥氐?。

        云浅月看着他,继续等他说。她心里肯定绝对不会这样简单。

        容景失笑,在云浅月唇瓣吻了吻,笑道:“今日我进宫告诉皇上,东海国的玉太子来了京城。据说东海太子还未曾立妃?!?br />
        云浅月恍然,瞪着容景,“你利用小七?”

        容景无辜地看着云浅月,“若是不利用他,你的嫂子老皇帝决计不会放的!他既然来了天圣,有利用之处,为何不利用一下?况且他也不损失什么?”

        “你……”云浅月无语,愤愤地道:“黑心!”

        容景眸光动了动,将唇压在云浅月唇上,也不亲吻,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暖味不清。

        云浅月心微微颤了一下,无论两个人亲密多少次,但是每当他靠近她,她还是抑制不住地脸红心跳,就跟初次一样。她闭上眼睛,不敢再看他,生怕一个控制不住便给他宽衣解带了。都忍了这么久,没道理在快要成人了的时候破功。

        想想这个家伙别人都说他黑心决计是没差的!小七人刚到京城,他就利用上了。不是黑心是什么?这样跑到老皇帝面前说东海太子来了天圣,目前还没立妃。又说七公主关得太久了,该放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老皇帝,可以试着与东海联姻,将公主嫁给玉太子吗?也是明摆着告诉老皇帝,关着七公主,对其她待嫁的公主们影响不好,尤其还是以一个不准丈夫纳妾善妒不懂礼数的七出之罪关起来,更是影响其她公主的品行。老皇帝这样一听,自然顾不得云离,比起云离,东海国的太子这一只大鱼若是能钓上,对天圣如今的形势,何其有利?于是,老皇帝丢了芝麻,放了七公主,去捡西瓜,那个西瓜就是小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