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芳心不悔(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这一声“我愿意”没有半分犹豫和思考。铿锵有力,任听到的人丝毫不怀疑她的决心。

        夜天煜眸光一亮,猛地转过身,似乎才发现赵可菡到来一般,连忙欢喜地迎了过去。

        夜天倾看了云浅月一眼,追随夜天煜的身影去看赵可菡。

        云浅月想着自古都是痴情女子负心汉,但愿这夜天煜能活得久一些,但愿这赵可菡不后悔。她也缓缓转过身向身后看去。

        从乞巧节在北城门见过赵可菡一次外,这是这么长时间云浅月第二次见赵可菡。刚刚她进来的时候,六公主那一行人女眷的宴席上没有见到她,想必是刚刚来到,就找来了这里。这个女子比乞巧节赛马那日清减了很多,以前她是比寻常女子身量矫健,但如今到多了丝女儿家的弱柳扶风,但眉眼间的英气还在。依然不损将门虎女的风骨。

        不得不说夜天煜的眼光自然是不错的。这京中的女子叫得上号的,令她高看一眼的,除了七公主外,也就这赵可菡。她对这个女子,有些好感。

        “菡儿,你怎么才来?”夜天煜上前,抓住赵可菡的柔荑,语气比寻常温柔不知凡几。

        云浅月嘴角微微一抽,她听着容景温柔的声音时候觉得心中甜蜜,但听夜天煜这温柔的声音,怎么都感觉浑身起鸡皮疙瘩?大约是就应了那一句话,心悦者,凡事都悦,心不悦者,凡事皆不悦。她看着赵可菡,但见她显然受用至极,心下感叹,还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吾之砒霜,汝之蜜糖。她的砒霜,显然是这位赵小姐的蜜糖。

        “我早上起得晚了,便也来玩了。来到之后没见到你,就听管家说你在后院,我便找来了?!闭钥奢杖我固祆衔兆∪彳?,脸一红,有些娇羞和娇俏,低声道。

        “原来是这样!不晚,你来了就好?!币固煲莅啬罅四笏种斜纫话闩拥氖侄级嗔艘徊闼5杜Dコ霰〖氲男∈?,牵着他向云浅月和夜天倾走来。

        云浅月和夜天倾二人都坐着没动,看着二人走近。

        “这是二哥,这是月妹妹,不用我对你介绍了吧?都是自己人?!币固祆隙哉钥奢盏?。

        赵可菡红着脸看了二人一眼,烟波横转,娇羞无限,但声音却是羞弱中多了一丝爽利,对着二人喊了一声,“二皇子,浅月小姐!”

        “既然是自己人,和天煜一样叫我二哥就好?!币固烨愫推恍?。

        “我可从来不把夜天煜当哥哥,但赵小姐可以和他一样喊我一声月妹妹?!痹魄吃乱部醋耪钥奢蘸推恍?。

        “二哥,月妹妹!”赵可菡闻言脸色微红,微低下头,从善如流地喊了一声。

        夜天煜心中得意,拉着赵可菡落座,虽然二人坐下,手却一直没放开。

        赵可菡有些丑媳妇见公婆的拘谨,但她显然是那种心地磊落的女子,虽然羞涩,但也是自然而然。

        云浅月打量着赵可菡,盯着人家看猛看,觉得美人如花,羞涩云霞,薄如轻纱,红如烟霞。这的确不是没有道理,绝对是世间最美的风景,一时间欣赏不算美但别有一番风味的美人娇羞也别有一番养眼。

        “月妹妹,若你不是女子,我今日非要给菡儿戴上面纱不成?!币固祆狭硪恢幻蛔プ耪钥奢盏氖衷谠魄吃碌拿媲盎瘟嘶?。

        赵可菡本来很爽利大方,但被云浅月这样盯着看,还是给看得满面娇羞。她抬起眼波看了云浅月一眼,又嗔了夜天煜一眼,低声道:“我哪里用得着戴面纱?景世子才是最该戴的那个?!?br />
        夜天煜闻言哈哈大笑起来,“说得对!景世子才是最该戴的那个。如今景世子不在这里,若是在的话,月妹妹的眼睛才不会看你,只要景世子在,她就跟勾了魂一般?!?br />
        夜天倾闻言也笑出声。

        赵可菡也跟着笑了起来,她的笑声清脆。

        云浅月脸一红,用手掩唇轻咳一声,从赵可菡脸上收回视线,默默地看了天空一眼,没想到这个赵可菡也是个懂得幽默的女子。须臾,她再次拉回视线,笑着摆摆手道:“看容景已经审美疲劳,看赵小姐可是正新鲜?!?br />
        赵可菡笑声止住,又开始脸红。

        夜天煜白了云浅月一眼,对她提醒道:“月妹妹,你要小心隔墙有耳。被景世子听到了的话,你的好日子可就来了?!?br />
        云浅月微哼了一声,对夜天煜道:“今日才是你的好日子,我的好日子还远着呢!”“二哥,你听月妹妹这语气,是不是像个十足十的怨妇?”夜天煜问向夜天倾,夜天倾含笑不语,他又转向云浅月,笑着道:“要不你们也试试?我们今日一起那个……生米熟饭?”

        赵可菡腾地连脖颈都红了。

        “我倒是想呢,可惜时不与我?!痹魄吃绿鞠⒁簧?,脸不红,气不喘地道:“你们先来吧,我们押后。早晚将事儿办了就成?!?br />
        夜天煜本来以为也能看到云浅月含羞对他无词以对,端起茶正往嘴里送,没想到云浅月这样说了一句话,他“噗”地一声,一口茶都喷了出来,猛地咳嗽起来。

        赵可菡一惊,连忙掏出娟帕又是给他擦脸,又是给他捶背。

        云浅月看着羡慕,都说最难消受美人恩,夜天煜这个小子一直不阴不阳,难得有女人对他如此死心塌地,到真是福气了。相比他来说,以前那些女子看重的都是夜天倾的太子之位,如今夜天倾被废黜太子,抄了太子府,由太子跌到皇子,将那些红粉也给跌没个无影无踪。包括孝亲王府的小郡主冷疏离以及荣王府的二小姐容铃兰。后来有个秦玉凝,也是大婚之日不知所终,夜天倾遭遇刺杀,虽然大怒,但没去丞相府退了婚事儿,如今就这样暂且搁浅着。这一点上,他不及夜天煜了。夜天煜至少有个一心人。

        夜天倾看着二人,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渐渐地隐了去。

        咳了半响,夜天煜才缓过劲来,他先对赵可菡温柔地道了一声“菡儿辛苦!”后,又伸手指着云浅月,“月妹妹,你……你还是不是女人?”

        “童叟无欺,如假包换?!痹魄吃峦鲁霭烁鲎?。

        “你真不像个女人,也就那个男人能受得了你?!币固祆戏吡艘簧?。

        “风花雪月,男欢女爱,两情相悦,水到渠成。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小题大做?!痹魄吃虏恍嫉乜戳艘固祆弦谎?,懒洋洋地起身站了起来,“今日日子正好,我去前面帮你招呼宾客,你们红罗帐暖,赶紧**一度去吧!”

        赵可菡这回真是知道自己的脸皮不敌云浅月,羞煞得连红也抬不起来了。

        云浅月觉得她今日这把火燃得可以了,便转身欲走。

        “月妹妹,我与你一起去前院招呼宾客?!币固烨阋财鹕碚玖似鹄?。

        “好!”云浅月点点头,走了两步,又回头对夜天煜道:“梨花白在哪里?”

        “若不是知道你手里有比梨花白还好的酒,我还当真以为你被我的梨花白给勾了酒瘾了?!币固祆虾眯Φ氐溃骸霸诰平牙?,你知道地方,自己去取吧!”

        “行!”云浅月再不说话,下了碧树琼花的凉亭,向酒窖走去。

        夜天倾也出了凉亭,跟上云浅月。

        二人一前一后,两重身影重重叠叠。

        夜天煜看着二人走远,收了笑意,慢悠悠地道:“若非二哥鱼目混珠,也许月妹妹……错了,应该不是这样,即便二哥不是鱼目混珠,他也比不过容景,谁也比不过容景……”

        赵可菡一直低着的头抬起,也看向夜天倾和云浅月离开的身影。

        “你觉得月妹妹其人如何?”夜天煜收回视线问赵可菡。

        赵可菡脸上红晕未褪,似乎想了想,片刻后摇摇头,“看不懂她,不好评说?!?br />
        夜天煜忽然大笑,笑声愉悦。

        赵可菡似乎被夜天煜笑懵了,有些愣愣地看着她。

        “你看不懂她就对了,我们谁也看不懂她,或许能看懂她的人,也许只是那一个而已。不是因为我们看不懂,而是她在我们的面前不给我们机会看懂。她在容景的面前,和在我们的面前判若两人?!币固祆闲ι棺?,语气中隐隐流露着什么情绪。

        赵可菡看着夜天煜,心头一紧,“我知道有许多人对浅月小姐心仪,即便她以前嚣张跋扈,恶名昭彰的时候,还是有许多人喜欢她。是不是你也……”

        “再多的人,也不包括我。菡儿紧张什么?”夜天煜忽然一笑,眉眼中那一抹情绪散去,弯身拦腰抱起赵可菡,对她低声温柔地道:“我欣赏月妹妹活得肆意而已。她特别,另类,和天下所有女子都不同,但我不会对她起什么心思。你放心好了?!?br />
        赵可菡闻言紧张的面色果然一松,不是她爱听好话,而是直觉相信,因为她知道数月前皇上要将云浅月指婚给夜天煜,被他拒绝了。不管皇上当时是玩笑,还是试探,或者是如何,总之若是真有心思,机会近在眼前,没有几个人可以拒绝的。他如今语气诚挚,说明是真的没起心思,或者曾经起过心思,也转眼便烟消云散而已,他清楚什么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你确定你同意月妹妹的建议?”夜天煜又温柔地问。

        赵可菡红着脸坚定地点点头。

        “委屈你了!若是父皇能够同意大婚,我定然给你一个大排场,弥补回来?!币固祆衔叛员ё耪钥奢障蛩脑鹤忧薜钭呷?。

        “我不在乎什么大排场。我喜欢你,是心甘情愿的?!闭钥奢盏蜕?。

        夜天煜不再说话,抱着她的手紧了紧。他心中清楚,在这个节骨眼,朝局如此紧张的情形下,这个女子坚定地对她说不怕委屈,她乐意。他便觉得自己何其幸运。即便带着三分好感,三分心思,还有三分权衡利弊她的身份对他有用,一分利用一个女子的爱的惭愧。但他也必须走这一步。世间男女在一起,不一定非要两人深爱,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缘由结成姻缘,而且比比皆是,他虽然不君子,但能肯定自己有生之年,会一直对她好。

        赵可菡没听见夜天煜说话,她也不再说话,她庆幸他没对她说“我定不负你”的话。若是这样说了,证明她对他仅仅是用得到她的身份为武器而已,这和交易又有何二样?她用她的一片深情,换得他的利用。若是如此,她觉得她的心会一半凉,一半暖。不会和如今一样,被他抱在怀里,像是着了火一半的暖。让她觉得她的身份是她的附属物而已。

        喜欢夜天煜的时候是很多年前,当时也是关于云浅月那个女子她才注意到了他。那一年也是宫宴,云浅月和冷邵卓不知道因为何原因大打出手,两人打得很是激烈,她自小习武,看得出云浅月有武功,知道冷邵卓没武功,但云浅月并没有用武功,赤手空拳和冷邵卓对打。她显然是心情不好,纯碎是想打一场。她正好路过,便停驻观看。不多时,四皇子不知道是得到消息赶来的,还是正巧路过,总之因为他,二人才住手,住手的时候,冷邵卓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躺在地上起不来,云浅月只是手被擦破了些皮,流了血。他却不管冷邵卓,焦急地拉着云浅月就去太医院,云浅月不肯,他板下脸对她训斥,当时他太过凌厉,云浅月磨蹭了半响,还是耐不住,跟着他乖乖地去了。就是那一刻,她再也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