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敲山震虎(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凌莲大气也不敢出地站在一旁,闻言连忙道:“刚刚我和小姐在商量要给染小王爷降温,只擦额头效果不好,要给他擦身……”

        “擦身?”容景眉梢扬起。

        凌莲连忙道:“不是我擦,也不是小姐擦,从外面喊两个隐卫来擦?!?br />
        “那她呢?”容景扫了云浅月一眼。

        “染小王爷抓着小姐不放手,小姐说蒙上她的眼睛,他的伤势太重了,喝药来得慢,这样降温能尽快让他退热……”凌莲赶紧道。

        “嗯,这倒是个好办法!”容景点点头,收回视线,看向夜轻染,对他道:“夜轻染,不知道你脱了衣服有没有看头?我也想观仰一下?!?br />
        云浅月面皮抽了抽。

        夜轻染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云浅月连活春宫都敢看,还怕你不穿衣服?蒙眼睛做什么,就这样吧!我们一起看着你?!比菥奥朴频氐??;奥?,对凌莲吩咐,“你出去吧,去喊两名隐卫进来给他宽衣擦身?!?br />
        “是!”凌莲倒吸了一口凉气,看了云浅月一眼,走了下去。

        “弱美人,该死的……”夜轻染沙哑地吐出一句话,手缓缓松了。

        云浅月看着夜轻染,人在烧昏头的状态下,看起来还是能有微薄的意识的?;蛐硪骨崛径匀菥氨旧淼钠⒑蜕艟吞舾?,难得他烧成这样还能醒来。她这次没忘,在他手松动的第一时间连忙撤出手。

        “小丫头,你出去……”夜轻染似乎想睁开眼睛,但是睁不开,又沙哑道。

        “好!”云浅月站起身,伸手去拽容景。

        容景侧身躲开,摇摇头,“你出去吧!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我总要看上一看。不看太可惜的?!被奥?,他一字一句地道:“染小王爷的玉体!”

        云浅月无语地望向棚顶。

        “弱美人,你滚出去……”夜轻染似乎怒了,这次说话连贯了,但眼睛似乎还被糊着。

        “不出去!”容景摇头。

        “你……”夜轻染手攥成拳头,似乎要起身。

        “好了,他在发热呢!你就网开一面吧!”云浅月从棚顶收回视线,实在看不过去了,生怕夜轻染一怒之下掉下床,那么他伤口就彻底裂开了。就真麻烦了。她连忙拽住容景,拉着他向外走去。

        “反正他这副弱样子也已经被我看过了,不看玉体也没什么,估计也没什么看头?!比菥昂芎盟祷暗厝卧魄吃吕畔蛲庾呷?。

        床板“砰”地一声,发出很大的响动。

        云浅月连忙回头,见夜轻染似乎坐起身,但又无力地跌了回去,她刚要说话,两名隐卫已经走了进来,她转回身,连忙对二人道:“给他用酒搓身降温,注意着点儿,错开他伤口。别伤了他?!?br />
        “是!”两名隐卫应声,向里面走去。

        云浅月拉着容景迈出门槛,容景挥手,房门无声地关上,他反手拉着云浅月,足尖轻点,飘身上了房顶,又选了一处,拉着云浅月坐下。

        “你回府了?”云浅月偏头问容景。

        容景“嗯”了一声。

        “怎么不歇着又过来了?”云浅月又问。

        容景偏过头,挑了挑眉,“我不过来你就准备照顾他?让他一直抓着你的手?你在房间,给他脱衣服降温?”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道:“他在我这里发了热,我总不能不管他?!?br />
        容景微微哼了一声,“他是德亲王府的小王爷,多少人愿意管他,不是没人管的阿猫阿狗,只要你将他送回德亲王府,德亲王府人都会将他当爷供着??嗖蛔拍??!?br />
        “话虽然这么说,但不太好吧!他总归对我不错?!痹魄吃卤獗庾?。

        “我看你不是心善,是烂心!”容景叱了云浅月一句。

        云浅月失语。

        容景不再说话,甩开她的手,身子向后一仰,躺在了房顶上,闭上眼睛。

        云浅月看着他,这副样子说是生气了,也不像生气了,说不像生气了,但又有那么一点儿生气了。她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也躺下,窝进他的怀里,讨好地道:“这个家伙也算和咱们俩一起长大,他是夜家唯一一个另类,你对他也是看得上眼的是不?他不同于别人。即便咱们和他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总归是不同别人。立场虽然不对,但不妨碍私下相交。如今不是还没有真正破脸嘛,而且也不见得会破脸,真要兵戎相见的那一刻,咱们也不会客气是不是?但你看他现在那么弱,咱们就管他一管吧!他对我多好呀,想想那条胭脂赤练蛇,再想想他一直处处维护我。将心比心,我这不忍心弃他不顾也应该不是?”

        容景微哼了一声。

        “你哼什么?”云浅月用胳膊撞他,“难道我说得不对?”

        “你可真不累!”容景伸手盖住云浅月的眼睛。

        “怎么不累?麻烦事儿一大堆,我今日见了嫂子见哥哥,口水废了一大堆,又有夜轻染这个大麻烦来了就赖我这不走了,如今还发热了。我连休息都没空呢!”云浅月感觉容景如玉的手温润,她眼前一黑,在他手心里不适地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触动他手心,别样的感触。

        “那就别说话了!闭眼,睡!”容景言简意赅地命令道。

        云浅月红唇微张,打了个哈欠,知道他真没生气,点点头,“到也真困了呢!”

        容景撤回手,云浅月伸手将他手抓住,放在眼睛上,他云纹水袖盖住他的脸,她道:“就这样睡!”

        容景“嗯”了一声,任她抓着手。身上放出一个真气网,罩住二人,挡住了吹来的风。

        云浅月感觉不到半丝风,便安心地睡去。

        不多时,两个人真在房顶上睡着了。

        云浅月再次醒来,已经躺在床上,她睁开眼睛,身边没人,伸手摸摸床板,冰凉一片,看向房间,是她的房间,屋中没人,看向窗外,外面天色微暗,有细密的雨似乎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打在地面上,发出细小的雨声。她扶住额头,对外面喊,“凌莲、伊雪!”

        “小姐!”二人应声,推开门走了进来。

        “第二天了?”云浅月问。

        “嗯,天刚刚亮。外面下着雨呢!”凌莲连忙道。

        “容景呢?”云浅月又问。

        “景世子清早就离开去上朝了!”凌莲道,“昨日皇上似乎派人去荣王府传话,说景世子的伤若是没大碍的话,就去上朝吧!朝中如今事情多,需要景世子?!?br />
        云浅月点点头,“夜轻染呢?”

        “昨日隐卫给染小王爷按照小姐说的方法降了温,之后伊雪煎的药又给染小王爷喝了。景世子吩咐人将染小王爷送回德亲王府了?!绷枇?。

        云浅月再次点头,送回去省心!她看了一眼天色还早,便又懒洋洋地躺回床上。

        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没有想起床的意思,对看一眼,走了出去。二人刚到门口,便听到有急匆匆的脚步声跑来浅月阁,向门口看去,只见是安排在七公主身边的小丫鬟。

        二人连忙迎了出去,凌莲先问,“出了什么事情了?慌慌张张的?”

        “凌莲姐姐,七公主刚刚被皇上打入大牢了!”那小丫头慌张地道。

        “怎么回事儿?”凌莲一惊,连忙一把拽了小丫头向屋里走来。

        云浅月此时也听见了外面的说话,忽地起身坐了起来,见那小丫头被凌莲拽着进屋,缓缓出声,“你别急,与我说是怎么回事儿?嫂嫂难道昨日进宫没回府?”

        “回浅月小姐,昨日七公主进宫,皇上不知为何没见她,让她去了明妃娘娘那里,一直等到天色很晚了,皇上才派人传话,说今日不见了,让七公主宿在宫中吧!陪陪明妃,明日再见。今日一早,皇上没上朝前便传了七公主去,七公主进去没多久,皇上大怒,就命人将她打入天牢了!”那小丫头见到云浅月,听到她的声音,稳了稳神,到也不慌了,有条有序地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来。

        “你们没跟着七公主进去?”云浅月问。

        “有人将我们拦在了外面,就只公主一人进去的!”那小丫头道。

        云浅月点点头,“我哥哥呢?”

        “世子上朝了,大约还不知道此事,我昨日得凌莲姐姐吩咐,便赶紧来找浅月小姐您了!”那小丫头立即道。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低头沉思。

        那小丫头也不再说话,凌莲和伊雪都看着她,一时屋中静静。

        过了片刻,云浅月抬起头,对凌莲道:“备车,我们出府!”

        凌莲应了一声,赶紧走了下去。

        伊雪拿来云浅月的衣物,云浅月穿戴妥当,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对那小丫头交代道:“你不用慌,先回西枫苑,告诉西枫苑的人也别慌,该干什么干什么?!?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