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共事一夫(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是啊,昨日儿皇上还夸奖他了,冷小王爷以后前途无量??!”秦丞相也接话道:“皇上不是有意将兵部侍郎家的赵小姐许配给他吗?这若是成了可是一桩好姻缘?!?br />
        “我和犬子谈了,那小子说女色腻了,如今没那心思了??銮夷忝且捕贾滥潜渴汤杉业恼钥奢招〗阈囊堑娜耸撬幕首?。这事情也不好办??!”孝亲王有些头疼地道。

        “这的确是不好办。咱们那一代都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一道圣旨下来就赐婚了??墒侨缃衲憧纯凑獍镒雍⒆?,骨头一个比一个硬气,动不动就威胁我们,没一个听话的,皇上自小看着他们长大,都知道他们的脾性,如今圣旨也不轻易下了。反倒苦了我们几个老的,在皇上和这帮子小的中间夹着,里外不是人?!钡虑淄跻灿行┩诽鄣氐?。

        “是??!我们老了,这世道如今是她们的天下了?!痹仆跻萜萑坏氐?。

        “无论怎样,云王兄还是劝劝云离吧!明妃那里向皇上苦求,昨日我也见到了六公主,的确是变得乖巧了。受了苦,和冷小王爷一样,大彻大悟了,这是好事儿?!钡虑淄醯?。

        “七公主和六公主总归是亲姐妹。共事一夫也好相处,你这个做公公的找七公主先谈谈,皇上届时也会宣七公主进宫谈此事。只要七公主同意,云离世子那里应该就好说?!毙⑶淄蹩醋旁仆跻驳溃骸跋氲蹦昴阋膊煌饽涉?,只娶云王妃一人,后来云王妃大度同意了。风侧妃等人也就接连进了门。云王兄啊,后来你可娶了不止一个小妾?!?br />
        “冷王兄快别拿这件糗事儿来说我了,我都无地自容了。对不起浅月她娘??!”云王爷哎哎地叹惋一声。

        “你娶的女子可是和当年的西延国护国公主并称为天下第一的美人。多大的福气!云王兄如今到自谦起来了!”德亲王哈哈笑了起来,衣袂摩擦发出轻响,似乎是站了起来,“好了,该说的我们都说了,皇上的意思也传达了,云王兄是明白人,找浅月小姐,云离世子,七公主分别谈谈。这样的喜事儿可是千载难逢??!你想想,皇后如今怀的是太子,两位公主再下嫁给云王府世子,浅月小姐和七皇子又有婚约,这是云王府天大的殊荣了。我们想求都求不来的?!?br />
        “德王兄说得不错!万万不可错过了?!毙⑶淄跛坪跻舱玖似鹄?。

        “皇上器重荣王府,云王兄当知圣恩??!”秦丞相也站了起来。

        “三位的意思我明白,哎,我尽量试试吧!”云王爷也悉悉索索地站了起来。

        德亲王、孝亲王、秦丞相三人告辞,云王爷将三人送出门外,四人离开,屋中静下来。

        “走,我们出去!”云浅月偏头对容景说。

        容景点点头,暗室的房门推开,二人走出,凌莲和伊雪跟在二人之后也走出来。

        房中空无一人,云老王爷并没有在。

        “爹应该知道我们回来了!我们在这里等等他?!痹魄吃碌?。

        容景“嗯”了一声,松开云浅月的手,坐在椅子上。

        凌莲和伊雪知道要靠云王爷解开幻术,于是也等在一旁。

        “你说老皇帝想要哥哥娶六公主,是谁的主意?”云浅月也坐下身,动手给容景斟了一杯茶,自己也斟了一杯,喝了一口问。

        “这件事情倒是有些令人意外!但也不算意外。六公主是皇室的公主,不可能真一辈子被关在皇室祖嗣。早晚也要出来的。如今关了一个月,是该放出来的时候了?!比菥暗?。

        “好一个明妃苦苦哀求!六公主是她的女儿,七公主就不是她的女儿了?”云浅月冷笑,“这京城多少良好年轻家世的男子,她不选,偏偏选哥哥,偏偏想进云王府,她是想将她两个女儿都毁了不成?”

        “七公主和明妃冷了情,如今在她看来,不算是她的女儿了,她是云王府的人,一心向着云王府了,皇上怕是也知道这一点。而六公主就不同了。在皇室祖嗣关了月余,经看管皇室祖嗣的暗人调教。大不同从前了。不是疯子,就是利剑。用好了,疯子也可以是利剑?;噬显趸岵挥??”容景抿了一口茶。

        云浅月微沉着脸轻哼一声,“我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

        “缘叔叔回来了!”容景向门外看了一眼道。

        云浅月转过头,只见云王爷果然送完德亲王等三人走了回来。她想起跟着南凌睿去南梁的娘亲,心里暖了暖,喊了一声,“父王!”

        “我算计着你们该回来了!”云王爷进来,随手关上房门,看了二人一眼,笑道:“月儿,你们见到你娘亲了?”

        “自然见到了!”云浅月笑着点头,得意地道:“娘亲还给我做了一顿好吃的??上颐桓绺缒歉黾一锍缘枚?。他狡猾,先我一步将我娘拐走了。爹,未来一段日子你要和我娘两地分居了。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br />
        云王爷笑了一声,“那个臭小子精明着呢!这些年我对他里子外子都了解。他既然见了你娘,自然不会让她再离开的。不过南梁如今内部也不平静。你娘去帮他也好?!?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你舍得我娘?”

        “小丫头,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痹仆跻?,“刚刚那三人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云浅月点点头。

        “我知道你定然是不同意的!昨日皇上找离儿探寻话音,离儿婉转地给推了,我也说不妥当。但皇上和明妃显然不死心,便派了那三个说客过来说服我了。虽然口口声声说的是离儿,但无疑是想从七公主那里下手,七公主同意了,离儿便也会同意。大约就是这个意思?!痹仆跻值?。

        “嫂嫂什么想法?”云浅月问。

        “七公主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应该也得到风声了。我还不知道她想法,正好你回来了??梢晕饰仕?,她比较信你?!痹仆跻?。

        “嗯!”云浅月点头,“稍后我去找她!”

        云王爷点点头,看向容景,“小景,关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容景笑了笑,“这件事皇上、明妃既然都有意愿,派了两位王爷和秦丞相来说服。而还要选七公主进宫叙话,想必不会轻易善了。但只要云离世子和七公主心坚意定,以死明志?;噬洗笤家材魏尾坏?,就怕他们挺不住?!?br />
        “如今哥哥在哪里?”云浅月问。

        “你哥哥还在礼部!”云王爷道。

        “我先去见嫂嫂!”云浅月起身站起来,向外走去,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对,她如今在养伤,不能到处溜达,传出去就不好了。想了一下,对云王爷道:“父王,你先将凌莲和伊雪的幻术解开,让她们二人去西枫苑请嫂嫂前去我的浅月阁。我在浅月阁等着她?!?br />
        “好!”云王爷点头,轻轻一挥手,凌莲和伊雪二人容貌恢复。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对她笑道:“我稍后就回荣王府!”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出了房门,足尖轻点,向浅月阁而去。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对云王爷和容景行了个告退礼,也出了房门,向西枫苑走去。

        浅月阁外围布置了五百隐卫,三步一岗,可谓将浅月阁防守得固若金汤,在云浅月离开这几日,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云浅月回到浅月阁,飘身而落,暗中隐卫刚要动作,一见是她,便齐齐住了手。她打量了一眼院子,院中的人如她离开之前一样,各干各的活,无任何异常。她推开房门,进了房间。

        三公子正躺在床上,手里捧了一本书,见云浅月回来,蓦地睁大眼睛。

        “怎么了?不认识我了?”云浅月走过来,笑着挑眉。

        三公子似乎松了一口气,“你回来就好了,我没想到你回来得这么快!有点儿意外?!?br />
        “还没来得及给你传信,便到家门了?!痹魄吃滦α艘幌?,来到床前站定,看着三公子,他即便刚刚惊讶她突然回来,身体都一动不动,看来伤还没好。她伸手拉过他的手,“我看看你的伤势!”

        “再养两日就没大碍了!”三公子嘴上如此说,却没有阻止云浅月。

        云浅月按在他脉搏处,眉头顷刻间皱起,脸色有些沉,“竟然这么重!老皇帝派的人到底下了多大的狠手?”话落,她眸子细细地眯起,“是不是皇室隐卫的隐主出动了?你和他动了手?否则你的武功也不差,谁能将你伤得这么重?”

        “嗯,是他!”三公子点头。

        云浅月的脸寒了下来,语气有些森然,“你放心,这笔账我会给你找回来!”

        “嗯!”三公子笑着点头,眸光温暖。

        “我看看你的外伤?”云浅月松开手,又道。

        三公子摇摇头,笑着揶揄地道:“还是别看了,那个醋坛子若是知道了,我就不止是这点儿皮外伤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