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共事一夫(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还要喝桃花酒?!痹魄吃略俚?。

        “好!”容景一一应承。

        云浅月又张拉张嘴,又闭上,摆摆手,大爷似地道:“就这些了!快点??!”

        “嗯!”容景笑着抬步走出房门。

        “喂,将你脸上的纸条揭下来?!痹魄吃掠趾白∷?。

        “我还以为你愿意我让他们看到?!比菥盎赝范栽魄吃挛⑿?。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一个人看就够了!”

        容景撤掉纸条,笑着走了出去。

        云浅月见他出门,闭着眼睛,半响无声地笑了。片刻后,笑意一寸寸收起,这样的日子和平静的悠闲像是偷来的,回京之后怕是没有了。

        不知何时睡了过去,直到房中有菜香味飘来,她才睁开眼睛。只见容景端着两个盘子进来,一个盘子里面是鱼,一个盘子里面是鸡,她有些愣愣地看着他。

        “醒了?”容景将盘子放在桌子上,回身笑问。

        “嗯,你哪里弄的鸡?”云浅月想着早先她是故意刁难,鱼可以在不远处的水里摸,鸡就难了,这方圆多少里,整个半坡崖的活物估计都被小黑给吃了。哪里能有鸡?

        “你想要吃,没有也能变出来?!比菥靶ψ诺?。

        云浅月眼皮翻了翻,推开被子下床,走到桌前惊讶地看着盘子里的鸡,“是雪鸡?你跑去天雪山了?”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看着容景,就见他眸光温柔地看着她,她心下感动,长开手臂将他抱住,“我就因为你赢了我不服气说说而已!你怎么还真去了?”

        “讨夫人欢心是家训!”容景道。

        “哪个家训?”云浅月仰脸看着他。

        “楚家的!走时外公告诉我,说我将你气得离开了,不哄好了,不娶进门,不准我再回楚家,不准再喊他外公,所以,我要努力讨好你?!比菥盎纷≡魄吃碌南搜?。

        云浅月眨眨眼睛,诚然地道:“那你是该好好哄我!”

        “嗯!”容景低头吻了她一下,放开她,“明日启程,饭后我们早点儿休息!”

        “好!”云浅月坐在桌前。

        半坡山流畅在雨后清新的空气中,这一夜,安然静谧。

        第二日清早,容景、云浅月带着华笙、花落等七人启程离开了半坡崖。

        小黑抱着云浅月手臂怎么也不肯松手,云浅月哄了它半天,最后承诺一定回来看它,它才作罢,恋恋不舍地放云浅月离开。

        回程的路依然走得是捷径之路。当然不是云浅月来时领着的那条,而是容景知道的一条更捷径之路。只不过难走一些,翻山越岭,有些地方是山涧峭壁。但九人武功高强,自然没问题。

        容景一改来时的不紧不慢,夜间再不整夜休息,而只是稍作休息,便连夜兼程。

        云浅月自然没意见。他们在天雪山耽搁了一日,又在半坡崖耽搁了一日,来时用了两日半,在十里桃花林待了半日,算起来从离京总共已经五日了。五日时间正好回城,再多了就不太妥当了。

        容景选的这条路格外地捷径。仅仅用了一日一夜便回到了京城。

        云浅月站在紫枫林的地面上还不敢置信地看着容景,这条路也太捷径了!

        “走吧!我们应该比夜天逸和夜轻染还早回来一步?!比菥吧焓掷旁魄吃碌氖?,进了城外通向云王府的那条密道。

        凌莲和伊雪随后跟上,华笙、花落等五人与四人分开,进了烟柳楼。

        云浅月知道从她命令花落给三公子传递回消息之后的第二日,夜天倾和夜天煜便立即行动,派了五百隐卫,第二次暗杀。隐卫全军覆灭,夜天逸折损了两百名隐卫。同时本来受的轻伤加重。夜轻染那日重伤本来要出手,却在夜天逸的?;は挛炊凰恳缓?。所以,夜轻染依然只是重伤,二人性命无忧。因了第一次的劫匪和这次的暗杀,耽搁了行程。所以,这样计算起来,他们应该这个时间还没回京。

        通过暗道进城只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

        半个时辰后,容景和云浅月已经回到了云老王爷房间的暗室。

        二人刚一来到,便听到房间内有隐隐的说话声,除了云王爷外,还有几个熟悉的声音。容景和云浅月对看一眼,停住脚步,躲在暗室中没出去。

        “云王兄,你若是答应了此事,皇上的意思是就会准许你卸甲?!钡虑淄醯纳?。

        “两位公主陪伴,这是天大的福气。试问亘古以来天下有几人有这等福气?云王兄,别再犹豫了。这是云离的福气?!毙⑶淄醯纳?。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六公主如今已经有了悔过之心,明妃娘娘向皇上苦求?;噬弦苍敢獬扇怂橹?。这是对云王府,对云离世子的器重。多少人想都想不来的事情。云王是不必再犹豫。您比老臣好多了,老臣的女儿如今也下落不明……哎……”秦丞相黯然伤心的声音。

        云浅月眯起眼睛,这是三堂会审?她有多久没听到六公主的名字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姻缘之事也是要看天意。六公主上次伤了离儿,离儿已经寒了心,他和七公主如今新婚,感情甚笃,六公主再来的话,这……”云王爷犹豫不定的声音,“这恐怕不好……”

        “怎么个不好?云王兄多虑了!这是多大的好事儿??!”德亲王道。

        “是??!两位公主陪伴,都是金枝玉叶,定然很好相处的?!毙⑶淄跻驳?。

        “不错,云王就不要再犹豫了!你得两个儿媳,多大的美事儿?要依我早就应了?!鼻刎┫嘞勰降氐溃骸拔夷切《酉衷谝不刮炊┗??!?br />
        “这件事情要看离儿的意愿。两位王兄和丞相当该清楚,本王这个王爷做得实在无力得很??!”云王爷叹息一声,无力地道:“不是我不答应,实在是我做不得主?!?br />
        “唉,云王兄哪里话?你如今是一家之主。怎么就做不得主了?”德亲王不赞同地道。

        “别人不知道我,三位与我同朝为官十数年,还不知道我?我窝囊了大半辈子,也不怕三位笑话,实在汗颜??!”云王爷叹息地道。

        “云王兄说得是浅月小姐不同意?”孝亲王问。

        “如今这个家我早就交权了,她说了算?!痹仆跻阃?。

        “这是好事儿,只要您和老王爷同意,皇上和明妃娘娘那边也同意,这事儿就成了。浅月小姐如今和以往大不相同,心地还是纯善的,这种好事儿,是对云离世子好,她如何能阻拦?”秦丞相接过话。

        “浅月虽然纯善,但也是个倔脾气。咱们觉得是好事儿,放在她身上想法就未必了。你们三人也都是看着她长大的,这事情她要不同意,实在不好说啊?!痹仆跻⊥?。

        房中再无人说话,沉默下来。

        云浅月算是听明白了个大概,感情是老皇帝还要来个回马枪。六公主被关进皇室祖嗣思过,如今还能再出来想要嫁给云离。他真是打得如意算盘。一个月过去,那女人不知道什么样了。不是个被折磨成的疯子,就是个成了精的疯子。总之,她若是嫁来云王府,嫁给云离,对云王府不能算是好事儿,对云离也不一定算是好事儿。

        “浅月小姐已经闭门养伤好几日了,不知道情况可是稳定了?皇上今日早朝还问到了,让我等顺便探望一下浅月小姐?!卑胂旌?,德亲王又道。

        “伤势很重,恐怕还要再养两日?!痹仆跻粲行┑?,“皇上对月儿打小就关心,实在比老臣这个为人父者还要上心,老臣惭愧。月儿顽劣,实在没教养好,就爱凑个热闹,什么事情都要插上一脚,每次都弄个受伤而归。哎,老臣怎么就有了这么一个不叫人省心的女儿……”

        “云王兄有这样的女儿是福气。我们求还求不来呢!”德亲王也叹了口气,“我家那个混小子对京城哪个女子都不假辞色,就对这个小丫头有心。他知道这个小丫头也要去蓝家,非跑去向皇上请旨,后来到好,小丫头没去成,他到跟着七皇子去了。昨日我才得到消息,他和七皇子回城的时候前后遇到了两批杀手,差点儿丢了命,更不叫人省心?!?br />
        “如今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云王爷心下怕怕地道。

        “是??!不过这也不奇怪,二十多年前皇上登基前不也就这样?早晚会好的?!钡虑淄蹩砦康氐溃骸澳昵崛耸艿愣艘彩悄チ?。我们都有不省心的儿女,就彼此宽慰吧!”

        “德王兄这样说真是叫我去撞墙了,比起染小王爷,我家犬子差得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老臣才是教子无方的那个?!毙⑶淄醪牙⒌氐?。

        “冷王兄,如今冷小王爷改过自新,前两日入朝,我看他行事颇有你的风骨,虎父无犬子,差不了的。你就无须在我们面前自贬了?!钡虑淄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