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九人赌局(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容景不再说话,气氛有些凝重。

        半响,云浅月抿了抿唇,对花落道:“你传信给三公子,让三公子尽快将夜天逸和夜轻染受伤的消息传给夜天倾和夜天煜。我再送他们一个大礼,算是互惠互利的第一笔买卖?!?br />
        “是!”花落立即点头,扔了筷子去传消息了。

        “舍得动手了?”容景似乎微微意外了一下,讶异云浅月这么快就动手了?;挂晕淙幌露ň鲂?,但也要调试上一段时间的。

        “有什么舍不得的?”云浅月眸光温凉,“早晚得做,早做晚做都是做。别人做初一,我做十五,风水轮流转。就看夜天倾和夜天煜有没有那个本事要他们的命了!”

        “恐怕没那个本事,但打击一下总归没差。他们也可以拖延一些时间?!比菥暗?。

        “嗯!”云浅月点点头,不再说话。

        不多时,花落传递出去消息回来,九人继续用膳,云浅月既然打算做了,便也放得开,几个人渐渐地便也抛开了此事,复又热闹起来。风露小姑娘连夸小主菜做得虽然没主子好吃,但也还算好吃。下定决心一定要学做菜。其余几人都纷纷表示好吃,很是捧场。

        云浅月得意地对容景笑,容景对她挑了挑眉,她得意立即收住,和他比小巫见大巫,转眼间就得意不起来了,她有些郁闷。有些人天生下来就是打击人的。

        饭后,天色阴沉下来,转眼间便雨随风至,九人躲回了屋子。不多时,大雨细密地下了起来。打在院中的珍奇花草上,淅淅沥沥。

        容景和云浅月待在房中,容景看书,云浅月不想看,无聊地站在窗前看雨,看了片刻还是觉得有些无聊,便回头对容景道:“做些什么吧?”

        容景眸光一闪,从书上抬头,看向云浅月,“做些什么?”

        “赌博,你会不会?”云浅月被他那一闪的眸光闪了一下神。

        容景低头,用手捂住嘴轻咳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才道:“应该会吧!”

        “什么叫做应该会?”云浅月翻白眼,“你没下过赌???”

        “那种地方,自然不去!”容景摇头。

        “好洁成癖!不知道赌里也有一番妙趣?!痹魄吃露运饬艘痪?,很有情致地问,“要不要玩?反正无事儿,难得这里清净清闲。我们将华笙他们七个人喊过来,一起玩怎么样?雪山老头也好赌,他这里有牌和色字?!?br />
        “你先说说玩什么?”容景笑着放下书本。

        “推牌九,顶牛子,打地龙,掷色子,四色牌,玩法多了。要不要试试?!痹魄吃乱桓崩峭馄诺募苁?。

        容景见云浅月兴致浓郁,也被感染了两分兴致,笑着点头,“好!”

        云浅月立即转身对外面喊,“华笙、花落、苍澜、凤颜、伊雪、凌莲、风露,都过来!我们玩赌博了!”

        容景听到她欢快清脆的喊声,轻笑。

        各个房间传来七人或奇怪或兴奋或有趣的应声,不多时七人都来到了房间。

        云浅月开始翻箱倒柜,果然被他找到了色字和纸牌等赌博之物。招呼这众人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她所玩的赌注自然不像输赢古代的金银一般没意思,如今房中的人都是自己人,没一个外人,输了谁,赢了谁,也没多大兴致,于是她就按照现代玩的花样,输的人脸上贴纸条。且纸条上画小乌龟。

        她这样一规定,七人顿时紧张起来,尤其是四个女子,自然不想被贴小乌龟。

        “呵,有意思!就这样!”容景轻笑,眸光第一次染上浓郁的兴趣。

        “别紧张,别紧张,赌场最忌讳紧张。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输人不输阵?!痹魄吃乱槐咭∩忠槐咝ψ诺???此亩魇炝?,一双芊芊玉手,捧着罐子,脸上笑得像只小狐狸,让几人不但不放松,更紧张了。她笑得更狡诈,看着华笙等四个女子,眼睛眯成一条缝,“俗话说赌场无父子,虽然你们是我的人,但我也不会客气滴?!?br />
        “小主,你太坏了,我都不敢玩了!”风露立即控诉。

        “不玩的人去陪小黑玩,小黑正找不到玩伴呢!”云浅月笑道。

        风露看向蹲在一旁的老虎,老虎立即两眼放光地看着她,她连连摇头,“我玩!”

        “你们呢?想不想去和小黑玩?”云浅月又转向华笙、凌莲、伊雪。

        三人立即摇头。她们昨日来到的时候见小黑和小主极好,在小主怀里特别温顺,而且虽然身形高大,但摸样看得实在可爱,吃过饭后便忍不住逗弄,可谁知道小黑遇到她们可不像在小主面前一样,对小主是温顺,对她们是虎扑。她们吓得躲开,小黑不依不饶地追,她们使出武功,谁知道小黑居然能够抵抗掌风,高大的身形动作灵敏迅捷,显然长期和高手过招经过训练的。她们四个人这才惊觉雪山老人武功绝高,一只虎也不能小看。她们奈何不得一个虎,最后还是小主喊住了小黑。她们被弄得狼狈不堪,成功地愉悦了花落南凌睿等人。

        花落、苍澜、凤颜三人不但不帮忙,还看好戏,这绝对是第一次。尤其是花落居然看到谁被小黑得了手,不是抓乱了头发,就是扯掉袖子,或者是栽了跟头,就哈哈大笑,免费大放送一个“笨”字,尤其是风露得了他最多的笨。气得小丫头哇哇大叫。

        比起花落,南凌睿更可恶,居然笑得风流无比地说,“他的风流名声从今日起移交小黑了,这老虎看到美人才扑。果然是同道中人?!?br />
        容景闻言提醒他,“它是兽!”

        睿太子看戏看得正高兴,话语不过大脑就说出来,“那就同道中兽?!?br />
        这一句话愉悦了云浅月,云浅月哈哈大笑。

        南凌睿这才反应过来,回头狠狠地瞪着容景,忽然扬唇一笑,“我是兽,和我一母同胞的小妹也就是兽了,那么要娶我小妹的景世子是什么?请小景告诉告诉本太子?”

        云浅月笑声戛然而止,一脸黑线地看着南凌睿。

        容景面不改色,语气和气地笑道:“小睿哥哥说得极是,那我们都是兽吧!”

        南凌睿鸡皮疙瘩再次爬起,又狠狠地拍了两下身子,才黑着脸转过头不看容景。显然又被那声小睿哥哥给寒住了。

        云浅月觉得容景真抓住他哥哥的弱点了,仅仅用“小睿哥哥”四个字,他就缴械投降。

        可想而知,经过昨日,她们四人有多大的惊吓,再也不敢逗弄小黑了。

        云浅月拿不玩赌博就陪小黑玩,也就是不给她们留有余地。比起和小黑玩,她们更愿意被贴纸条,画小乌龟。于是局势一边倒,除了云浅月外八个人,包括容景,谁也没有意见。

        云浅月还算有良心,玩之前先给几人讲了规则,又不做任何堵住地试验了两把。这让四位姑娘心里有了些底。不多时,九个人热火朝天地玩了起来。

        第一个被贴纸条的人是风露,风露小丫头苦着脸看着那个纸条贴在了她脸上。

        花落毫不客气地嘲笑了一个大大的“笨”字,外加又送了一句,“果然像小乌龟!”

        “你等着!”风露恶狠狠地看着花落。

        花落对她挑了挑眉,不以为然。

        云浅月斜斜地凝了花落一眼,那一眼很有深意,花落非常敏感地转过头,怕怕地道:“小主,你可不准出老千?!?br />
        “放心,我不出!”云浅月对他笑眯眯地道。

        花落被云浅月笑得心惊,总感觉要倒霉,连忙道:“小主,你可不能仗着你会玩这个就害我?!?br />
        “放心,不会!我向来光明磊落?!痹魄吃乱廊恍γ忻械匾⊥?。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花落仔细看着云浅月的脸嘀咕。

        云浅月无辜地对他眨眨眼睛。

        赌局继续。

        几人心思各异,有高度紧张的,有等着看戏的,有成足在胸的,有漫不经心的,色字噼里啪啦地响,这是房间中唯一的动静。

        第二局解开谜底,花落苦着脸看着云浅月。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已经盯着小主了,两双眼睛都没敢眨一下,怎么还被她给得手了。他敢肯定,小主一定做了手脚。

        “哈哈,花落哥哥,你的报应来了!快贴纸条!小主,将纸条给我,我给他贴!”最高兴的人莫过于风露,大笑大叫着拿纸条。

        云浅月将纸条给风露,无辜地对花落耸耸肩,“花落,风水轮流转,不是转到西家就是转到东家。节哀吧!”

        容景轻笑。

        苍澜、凤颜、华笙等人都不约而同地笑了。心里都明白,肯定是小主搞得鬼,但他们谁都没看出花落是怎么中招的。一时间更是提高警惕。

        风露成功地给花落脸上贴了个纸条,将他的原话大大声的返回,“花落哥哥,你真笨,这只小乌龟我看来看去觉得好像你啊,怎么样?小主拿给我的这只是我亲手画的。哈哈,越看越像你?!?br />
        花落苦笑,哀怨地看了云浅月一眼。

        云浅月拍怕他肩膀,笑得像只小狐狸,肯定地点点头,“是有些像?!?br />
        花落偏过头不看云浅月,须臾,他忽然又将头偏回来,看向容景,“景世子,我觉得小主说得对,风水是该轮流转。您说呢?”

        容景眸光微闪,笑着看了云浅月一眼,点头道,“嗯,是该轮流转!”

        云浅月感觉心底一凉,但她自诩赌场多年,才不信容景这个生手能怎么地了她。不过花落这家伙真是个人才??!知道自己玩不过她,这么快就找到靠山了。她轻哼了一声,便笑着继续开始下一局。暗暗想着容景的脸上若是被贴了纸条,嗯……想想就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