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九人赌局(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莫离?”云浅月挑了挑眉。

        “嗯!”容景点头。

        云浅月盯着容景看了片刻,收回视线,嘟囔道:“怪不得你老早就盯上了我的莫离,原来是打莫家的主意?!?br />
        “其实不止是莫家,我还想打华家、伊家、凌家的主意?!比菥扒城骋恍?,“就是不知道你舍不舍得华笙、凌莲、伊雪这三人了!”

        “不舍得!你自己想办法!”云浅月立即否决,脸色不好地瞪着他,“你将我身边的人都挖墙角挖走了什么意思?是不是非要我孤家寡人了你才高兴?”

        “只是觉得她们有此身份,不利用可惜?!比菥暗溃骸袄都液筒约沂遣恢竿?。但这三家,总不能落入夜天逸的手里?!?br />
        云浅月轻哼一声,“依我看大约成功率不大。夜天逸和苍亭联手,可不是吃素的。没准这三家已经私底下和他们有了什么协议。否则在哥哥昭告天下,十大世家联名入世,后来退出时这三家没跟着,定然有猫腻。我可不想我手下这红阁七长老被拆出去三人当这三家的试金石。有去无回怎么办?她们三人就华笙厉害一些,凌莲和伊雪还是不够老练。她们斗不过苍亭和蓝漪的?!?br />
        “就因为考虑到此,我才没与你要这三人?!比菥扒嵝?,“你怎么就不想着挖我的墙角?我想将青影送与你,你都不要?!?br />
        云浅月撇撇嘴,“你的青影早已经中你的毒太深,给了我也听你的。才不要?!?br />
        容景揉揉额头,“云浅月,你对我有很深的成见?!?br />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对你何止有成见?我是知道你从内到外都黑心黑肺!”

        容景一把将云浅月拽进怀里,笑着问,“从内到外?嗯?”

        “我看你一点儿也不饿?!痹魄吃路咚簧?,脸红了红。

        “我怎么不饿?很饿……”容景声音忽然低喃,低低俯下头,将唇吻在云浅月唇上。

        辗转允吸,缠绵旖旎。衣衫凌乱,好一番香艳柔情。直到云浅月气喘吁吁,浑身无力,容景才放开她,眸光有一团火在烧,声音暗哑,“云浅月……”

        “嗯……”云浅月被他抱在怀里,细弱蚊蝇地应了一声。

        容景忽然闷闷地道:“你对容枫真好?!?br />
        “嗯?”云浅月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不知道怎么此时此刻他想到了容枫。

        “你千里将他送来这里,还守了一个月去天雪山后山崖的丛林里给他抓老虎?!比菥坝锲劣?,“那时你才五岁吧,也就是我在鸳鸯池吻了你不久之后……”

        云浅月看着他,眨眨眼睛。

        “云浅月,我又吃醋了怎么办?你居然为了送容枫一只老虎守了一个月的雪山。你那时候是不是喜欢容枫?”容景看着云浅月的眼睛,语气又沉郁一分,“我记得容枫在皇上四十五大寿时也参加了寿宴,那时候很乖巧。你是不是就是那时候对他……”

        云浅月无语,“容景,八百年前的陈年老醋了!咱就别吃了吧?”

        “不行!这回忍不住想吃?!比菥岸⒆旁魄吃?,一副你不告诉我就不行的架势。

        云浅月无奈,摇摇头,“那时候文伯侯府经过了那么大的灾难,他是我救的,人说救人命不算救人,要救人心才算救人。我对他自然要好了?!?br />
        “那为何文伯侯府那时候好几个孩子,你就偏救了他?”容景挑眉。

        云浅月低头回忆,片刻后笑道:“我就认识他??!”

        容景蹙眉看着她。

        云浅月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软软的身子贴进他怀里,在他唇瓣主动地吻了吻,笑着道:“容景,我是喜欢容枫,所以愿意为他做一些事情。但不是对你一样的那种喜欢。我对你的是爱,我若是爱的人是他,你以为我会是放弃他选你的那个人吗?”

        容景蹙着的眉松开,深深地凝视云浅月,云浅月在这样的目光中心砰砰地跳了两下,以为会发生一些什么的时候,他忽然松开她,冷静地道:“去做饭!”

        “你确定我去做饭?”云浅月有些情动地看着他。

        “这里是半坡崖,是雪山老人的地方和房间?!比菥暗?。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明白容景的意思,在别人的地方,总归心里有障碍,她转过身,系衣带,片刻,听到他压抑的呼吸,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将脑中的旖旎情思打住,转身脚步轻快地向屋外走去。

        容景听着云浅月的笑,看着她脚步轻快地离开,伸手捂住额头,低低嘟哝了一句什么,须臾,他复又拿起书卷读了起来。

        云浅月出了房间,小黑立即欢快地赢了过来,又是昨天那种公主抱。她笑着摸摸他的脑袋,他更是欢快地表达它的高兴。

        一人一虎玩闹了片刻,来到小厨房,就见华笙、凌莲、伊雪、风露在小厨房忙活,小厨房乱成一团,但一点儿饭菜香味也没飘出。四人见他来了,齐齐见礼,“小主!”

        “你们在做饭?”云浅月看着四人。

        四人脸齐齐地一红,不好意思地看着云浅月。

        “原来你们比我还十指不沾阳春水?!痹魄吃潞眯Φ乜醋潘娜?,“娘亲做得一手好菜,怎么红阁七大长老就没学到一分,传来给你们?”

        四人摇摇头,似乎也不明白。

        “我来吧!”云浅月挽起袖子。

        四人连忙给她让开地方,但是谁都没有走,站在一边学。以前不觉得不会做饭有什么不好,但从昨日,就觉得女人是该会做饭的。她们暗暗下定决心,也要学会做饭做菜。

        “花落他们呢?”云浅月一边做活,一边问。

        “早上他们练剑的时候发现后山有一片果子林,去采摘果子了?!被闲ψ诺?。

        云浅月点点头,这里半坡崖不同于十里桃花林。这里是真真正正的四季植物,不像十里桃花林是用阵法控制得四季花开不败。如今是秋季,自然是有熟透的果子可以吃的。

        接下来云浅月这个才会那么丁点儿的半吊子师傅开始教几个女人做饭菜,几人学得津津有味。小厨房热火朝天。

        不知何时容景出现在门口,看了几人一眼,慢悠悠地道:“云浅月,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误人子弟?”

        “景世子!”四人齐齐回身给容景见礼。

        容景站在门口笑着应了一声。

        云浅月脸一红,她承认她做饭也是个半吊子,还来教别人,是有些误人子弟,她瞪了他一眼,“有这么嘲笑你的楚夫人的吗?我误人子弟你来教?”

        “算了吧!天底下不是所有女人都是要学会做饭的!”容景笑着摇摇头,显然楚夫人三个字让他极为满意,连眉眼都带了一丝笑意。

        云浅月哼了一声,继续做着手中的活,不理会他。

        容景也不进来,看着她忙活。眸光温温暖暖。

        华笙等四人对看一眼,都笑着继续看云浅月的动作。她们发现小主真的很聪明,昨夜仅仅看了主子做了一遍,便能做出个大概?;蛔鏊?,做不到。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从小厨房出来。这是花落、凤颜、苍澜等三人也回来了。三人可谓满载而归,有山梨、苹果、红果等,慢慢一大包。

        云浅月看到这些果子,又忍不住跑去做了一番水果拼盘。

        他们七人和容景熟了,也没有早先的拘谨了。像是一大家子,九个人热热闹闹地又吃了一顿饭。席间,花落说:“他们摘果子回来时得到消息,七皇子和染小王爷回京的队伍遇到了劫匪。染小王爷受了重伤。七皇子受了也受了伤,但较之染小王爷轻些?!?br />
        云浅月听到这时一怔,“确定是劫匪?不是杀手?”

        “大约是杀手易容成的劫匪?!被系?。

        “是,天底下哪里能有这么厉害的劫匪?能伤了染小王爷和七皇子?”花落道。

        “你怎么看?”云浅月看向容景,心里隐隐有些猜测。

        容景笑了笑,“他送给睿太子一份大礼,虽然没伤了睿太子,但伤了风烬。睿太子能不还回去?来而不往非礼也!”

        “我觉得也是!”云浅月点点头,他哥哥可不是吃素的,更何况如今有了她娘在他身边,等于找到了一个撑腰的靠山。他不利用才不是他。夜轻染伤得比夜天逸重,她皱眉道:“看来老皇帝将夜轻染和夜天逸绑在一处了!”

        “德亲王府本来就拥护皇室,谁是皇上就拥护谁。夜天逸是老皇帝选出的继承人。如今夜天倾和夜天煜已经出局,夜轻染是德亲王府未来的支柱。他不和夜天逸绑在一处才是说不过去?!比菥暗氐?。

        云浅月沉默。

        “况且,你以为夜天逸和夜轻染这些年私下里没有交往?”容景又挑眉。

        云浅月继续沉默,对于夜轻染,有些事情,她是真不愿意去想。但不去想,不证明她心底深处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