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知错能改(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那也得有搓衣板??!”云浅月看着南凌睿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走!雪山老头那里定然有搓衣板?!蹦狭桀R惶窭戳?,当先抬步引路。

        玉青晴在他身后踹了他一脚,他心情好,躲也不躲,着着实实地挨了一脚。头也不回,还哼起了小调。玉青晴看着他也是好气又好笑。

        “走!看看雪山老头家有没有搓衣板,借来给你用用?!痹魄吃律焓掷先菥?,也脚步轻松地跟上南凌睿。

        容景深深地看了南凌睿背影一眼,点点头,“好!”

        云浅月讶异容景居然答应得这么痛快,但当她偏头看到他目光锁定在南凌睿的背上,忽然明白,她的哥哥说对了一点,这个家伙是黑心,但他不止黑心,还记仇。本来想提醒南凌睿,但看着那人在前面兴冲冲地走着,觉得不知道也是一种福气。

        华笙、花落等七人对看一眼,见小主真没有怪罪他们的意思,齐齐松了一口气。今日他们的确不该违背小主,但不单单是因为景世子的吩咐,也是因为他们有一颗想要?;ば≈鞯男?。毕竟当时情况实在骇然,他们不想小主出事。但主子方才先一步下山对他们说的一句话让他们明白了。他们是红阁的人,效忠的不是小主一个人,而是整个红阁。这句话虽然简单,但却让他们找到了矛盾之处,顿时恍然大悟。下定决心,下一次定不犯此错误。

        一行人向雪山老人的住处走去。

        雪山老人住在距离十里桃花林二十里的半坡崖。半坡崖一半是常年不化的积雪,一半是春暖花开,可谓是个级寒暑两季泾渭分明的好地方。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处。

        天色彻底黑下来时,一行人来到了半坡崖。

        半坡崖和十里桃花林的十大世家虽然相距不远,但双方互不干涉。除了十年前的苍家老家主为了一桩私怨约定和雪山老人斗棋却输了自刎而死埋在了天雪山外,这些年,半坡崖和十里桃花林一直延续以往,安静如常。

        云浅月当年代替雪山老人下那一局棋时只为了容枫,并没有究其原因,也就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后来在摩天崖,才从苍家记录的秘辛内知道了雪山老人和苍老家主的纠葛来源。

        雪山派一直隐世在半坡崖,名下弟子要求严格。一个人一生只准收一至两名弟子,在雪山老人那一代,收了一男一女,雪山老人和他师妹,可谓是青梅竹马,感情自然极好,二人长大后,师傅给二人主了婚,三拜天地。但就在那一日,雪山老人家里来信,出了事情,他只能连洞房也顾不得入,便连夜启程,回了兰陵。师妹等了他十几日,依然不见回来,也不见来信,便等不住了,收拾行囊找去了兰陵。这一路她都一直无事,但到了兰陵后却出了一桩事情。她本来是易容成男子,但也许一路风尘仆仆未洗征程让她难受,或许是因为已经到了南陵,虽然还没见到她的丈夫,但也已经踏实,便放松了警惕,沐浴之后换回了女装,她长得貌美如花,不想被一个采花贼给盯上了。

        那采花贼探出她武功高强,便给她下了催情引,准备等她复发之后当那个救火之人。果然催情引发,师妹难受之极,采花贼趁虚而入,但师妹即便中了催情引,也是意志坚贞之人,用全部精力杀了采花贼。却解不了催情引。因为催情引唯一能克制的药就是天山雪莲,但她没有。她强自支撑着身体去找雪山老人,却刚出了房门就摔倒在地,正瞧被刚来兰陵给家族采办物事的当时的苍家的少主撞见。后来的事情自然是苍家少主心生怜惜,以身救了师妹,事情从来都富有戏剧性,就在二人刚解了催情引,雪山老人得知师妹来兰陵的消息匆匆找了来,便看到了那样的一面,他大怒之下就要杀了二人,却下不去手,含恨离开。师妹知道无言再面对同时是师兄的丈夫,以手掌击天灵盖自杀。仓家少主阻拦不及,本来是救人,却是杀了人。待查明女子身份,才得知她是雪山派弟子,便前往半坡崖谢罪,雪山老人才得知了真相。知道师妹已死,有悔有恨。将怨火发在了苍家少主身上,若不是他,师妹当时还是有时间等到他找来解催情引的,所以,师妹的死自然怨在了苍家少主身上。

        他想杀了苍家少主,但又不想他在阴间去找他的师妹,于是借想杀他为由其实是想他杀了自己。因为雪山派有一个规矩,守山的掌门弟子不准自杀。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能自杀,他这一代的雪山派他是守门弟子,也就是肩负着看护天雪山半坡崖之责,不能像她师妹那样能一死百了。苍家少主大约是看出了他一心求死,也知道自己坏了人姻缘,虽然好心救人,但终究办错了事情,他当时见那女子没挽妇人的发髻,又中催情引那样的烈性药,还如此坚贞抵抗,直到最后昏迷还有傲骨,他升起怜惜之意,当时也是做了一番挣扎才下决心救人,拿定主意待解了女子的催情引就对她负责,可是不想却是人家有姻缘,救人变成了杀人。心中也是愧疚自责不已。自然不会对雪山老人下杀手。二人就这样,一个一心求死,一个心怀愧疚,武功又不相上下,可想而知,最后折腾得谁都没了力气。

        两个人都不能自杀而死,也不能更不想杀对方,最后二人约定,一年之后再打,于是约定就这样生效了,这样一过就是三十年,一打也就三十年。谁也没分出胜负。最后一次约定十年后,一局棋定输赢,输的人自刎,赢的人活着。

        这三十年期间苍家少主变成了家主,迫于家族压力,传宗接代,娶了妻,生了子。家主变成了老家主。且还有了孙子。但他心里一直忘不了当年被她所救自杀的那个女子。而雪山老人终身再未娶。十年后二人一局棋定胜负,一个家里子孙满堂,可以退去了家主之位,再无牵挂,一个孤寡老人,收了一个弟子,也算是传递了衣钵,虽然不甚满意那弟子的身份,但也算对师傅和雪山派的祖师有了交代,再无后顾之忧。二人都决定,了了这桩恩怨。

        也就是后来苍亭和云浅月的那一局棋。

        云浅月为了容枫,阴差阳错赢了苍亭。苍老家主自刎,埋身天雪山。雪山老人感叹命运,大约顿悟,他和师妹也就只有师兄妹之缘,没有夫妻之分。姓苍的就该和她有那一场缘分。折腾了三十年,将他心中的爱恨恩怨都磨得没了,随着苍老家主死,往事烟消云散。他平心静气地收下了容枫,自此悉心教授武功,却改了雪山派那不准守门人自杀的门规。

        “在想什么?”走了许久都没听见云浅月开口,容景不由低声询问。

        “在想一件事情?!痹魄吃吕厮夹?。

        “什么事情想得这么入神?”容景挑眉。

        “雪山老头和苍家老少主那一场恩怨?!痹魄吃碌?。

        容景点点头,不再说话。

        云浅月想着造化弄人,世事多变,今日月朗星稀天气晴好,谁又知道明日不会阴云密布大雨滂沱,有一件事情,她是该要抓紧了。想到那件事情,她脸不自觉地爬上了红霞。

        前面南凌?;赝房聪蚨?,只见容景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云浅月一副犯了桃花的样子,他皱眉,“小丫头,你发春了吗?”

        云浅月本来染上红霞的脸闻言腾地彻底红透了,她抬眼,狠狠地瞪了南凌睿一眼。

        “真发春了?”南凌睿睁大眼睛,仔细打量云浅月的脸,又左右看了一下,恍然大悟般地道:“哦,秋天来了,果子熟了,可以采摘了?!?br />
        “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我就发春了怎么样?你有本事给我找十个八个男人来……”云浅月恼羞成怒,话说到一半,忽然住了口。她在说什么?

        容景听到十个八个男人时,清泉般的眸子瞬间黑云密布。

        南凌睿一愣,随即大笑,“哈哈,小丫头,你好大的宏愿!”

        云浅月的脸青红交加,不敢看容景。

        “小景,你还得努力??!”南凌睿一副怜悯的表情看着容景。

        容景眸中的黑云密布翻滚了片刻,恢复平静,凉凉地看了南凌睿一眼,没说话。

        云浅月却感觉周遭的气压低了不止一个温度。她忽然眼珠子一转,伸手抱住容景的手臂,看着他讨好地道:“我是说他有本事给我找十个八个男人来让我打一顿?!?br />
        “嗯!”容景从南凌睿身上收回视线,很是温柔地应了一声。

        云浅月往日听到这声音觉得暖入心脾,可是这时听到这声音怎么感觉像是魔音,从心里面凉凉地抽气,她勉强定住神,乖觉地不再说话。

        南凌??纯慈菥?,又看看云浅月,忽然乐了,转过身,哼着小调施施然地向前走去,这回的小调是一曲山间的小曲。什么情哥哥,情妹妹的,哼得那叫一个声情并茂。一会儿男音,一会儿女音,居然一人唱起了双簧,唯妙唯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