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龙腾虎啸(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蓝漪美人,如此总可以了吧?”南凌睿声音从下面回来。负荆两个来回,此时鲜血已经染满锦袍,但他面色含笑,不见丝毫虚弱。

        “睿太子好惬意,这血莫不是假的?”苍亭看着南凌睿,怀疑地问。

        “苍少主要下来检查一番吗?看看本太子流的这血到底是不是假的?”南凌睿扬眉,话虽然是对苍亭说,目光却看向蓝漪,“蓝漪美人,要不你下来检查检查,看看我流的血是不是假的?比起让苍少主检查,我更希望让你检查?!?br />
        “不必了!”蓝漪摆手,目光平静地看着南凌睿,“下面就是龙潭虎穴阵,你现在要退缩还来得及?!?br />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本太子这金口已开,怎么能说算了就算了?”南凌睿摇头。

        “一入龙潭虎穴阵,生死由命。睿太子可要想好了!”蓝漪又道。

        “早就想好了。蓝漪美人,你这般样子,是不是担心我?你放心,本太子别的长处没有,就是命硬?!蹦狭桀R桓甭掣卸乜醋爬朵?,深情地道:“我不是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没有父亲的!”

        蓝漪沉下脸,盯着南凌睿。

        南凌睿含笑望着她,眸光直剌剌。虽然一身是血,虽然观星台上坐了好几个和他俊美不相上下的男子。但此时此刻,众人的目光都聚在他的身上。这一刻的南梁太子,人们才彻底地认识到他这张含笑风流的外表下的不简单。如此情形,还能谈笑风生的人,天下能有几人?

        “来人!听我吩咐,摆龙潭虎穴阵!”蓝漪清喝了一声。

        “是,家主!”观星台下有人应声。

        云浅月顺着目光看去,只见大约有一百多名清一色的年轻男子齐齐跃出,整齐一致,按照她昨日从楚老家主处得来的那张布置图布起阵来。显然这个阵经过了一番变幻,和那张布置图不太相同,但大体走向还是相同的,无太大差异。

        百多人很快就布置好阵型。

        “十二龙!左中门,尾翼收缩?!崩朵粲智岷耙簧?。

        “是,家主!”又有十二名年轻男子跃出,分部在左中。

        “十二虎,右中门。前翼收缩,”蓝漪又轻喊一声。

        “是,家主!”又有十二名年轻男子跃出,分部在右中。

        “蓝翎!守中门?!崩朵粲趾?。

        “是!”一个黑色的身影顷刻间跃入了阵中,衣袂无声,显然是个武功极高的高手。

        云浅月眸光眯了眯,中门是活门,却有个如此武功高的高手把手,这样看来,这个龙潭虎穴阵比昨日他们看到的布置图还要厉害了几分。她收回视线去看南凌睿,见南凌睿根本就没有看龙潭虎穴阵,目光依然直剌剌地定在蓝漪身上,一副眼里只有蓝漪的模样。她收敛眸光,偏头去看容景。

        容景微微转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压低声音道:“别担心!他自己不也说了命硬着?死不了?!?br />
        云浅月忍不住笑了一下,点点头。她在这里,自然不能让他的哥哥死了!

        “何况,就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皇??”容景声音微带了一丝笑意。

        云浅月轻哼了一声。

        “睿太子,请入阵吧!”蓝漪转向南凌睿,对上他直剌剌的目光,似乎皱了皱眉。

        “好!”南凌睿含笑转身,向布置好的龙潭虎穴阵走去。

        “兄长,将荆棘解了吧!免得你进入阵中不小心扎上了蓝家的人!”云浅月出声提醒。

        “也是!还是小妹惦记着我!”南凌睿伸手去解荆棘,但毕竟在他后背上捆着,而且还捆得结实,他够不到,只能对身后招手,“天仙美人,过来帮忙!”

        众目睽睽之下,洛瑶上前,帮南凌睿轻松地解下了荆棘,一句话没说。

        南凌睿也不多话,继续向阵里走去。洛瑶却依然跟在他身后。

        “这位姑娘,龙潭虎穴阵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苍亭此时喊住洛瑶。

        洛瑶仿佛没听见,亦步亦趋地跟在南凌睿身后。

        “睿太子,进入龙潭虎穴阵还带着一个姑娘?恐怕这不太合适吧?”夜天逸看着洛瑶,眉梢扬起,适时开口。

        “那有什么办法?从本太子救了她,她就誓死也要跟着我,甘愿给我为奴为婢,我走到哪里,她会跟到哪里,想拦也拦不住?!蹦狭桀N弈蔚靥?,“她脾气很倔,若是七皇子和苍少主有办法将她拦在外面。在下也省心,免得到里面还得分心照顾她?!?br />
        “这位姑娘,龙潭虎穴阵可不是开玩笑的。你就不顾忌性命了?”苍亭话音未落,人已经飞身而下,拦在了洛瑶面前,伸手扣住了她手腕,“走,观星楼上喝一杯茶,慢慢等着你家太子出来?!?br />
        “不!”洛瑶看着苍亭摇头。

        “你没有武功,睿太子一人应付龙潭虎穴阵,再加上个你,岂不是送死?”苍亭挑眉。

        “那也愿意!”洛瑶用力去甩苍亭的手,但甩不开,眼睛冰冷地看着他。

        “苍少主何时怜香惜玉了?”容景的声音低沉清冷,“若我没记错的话,当时蓝家的条件没有说不准确别人跟着睿太子进龙潭虎穴阵吧?何况又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苍少主怕什么?还怕她能搞鬼,试探不出睿太子的真本事不成?”

        “苍哥哥,放开她,让她进去!”蓝漪此时开口,声音有些冷。

        “本少主的确想怜香惜玉,看来没人领情。那好吧!”苍亭也不纠缠,放开了洛瑶。

        洛瑶甩甩手腕,跟在南凌睿之后向前走去。

        苍亭并没有再上观星楼,而是笑道:“我就在这里看着,大约看得更清楚一些?!?br />
        众人无人再说话。

        云浅月想着苍亭其实主要是为了试探洛瑶的武功。刚刚扣住她手腕的位置正是她脉搏处,看出她没有武功,上百人的龙潭虎穴阵,里面千万龙潭和虎口。有武功的人还抵抗不住,别说没有武功的人。如今他才放了手。她心里冷笑一下,这个女人若真是洛瑶……

        不消片刻,南凌睿和洛瑶进入了龙潭虎穴阵。

        二人一进入,龙潭虎穴阵滚动起来。如龙腾,又似虎啸,顷刻间里面黑雾滚滚。紧接着,黑雾将百人的大阵包围,外面人的再看不到情形,只看到一大团黑雾,不停地翻滚缠绕。

        云浅月眸光一寸寸聚焦,没想到龙潭虎穴阵一旦开启有如此大的威力。外面的人丝毫窥视不到阵里面的人的动作,即便仔细去看,也看不甚清,她唇瓣紧紧抿起。

        “龙潭虎穴阵果然非同一般!”夜轻染懒洋洋地赞了一声。

        “这阵法经过蓝妹妹悉心改变了一番,比原来的威力更大了!如今当世布阵,恐怕难出其右者?!辈酝そ恿艘痪?。

        “的确罕见!”夜天逸扫了容景和云浅月一眼,同样赞了一句。

        容景眸光闪过一抹讥诮,并未开口。

        云浅月则想着她该相信南凌睿,她的哥哥,一国太子,如何能真是废物?若真是废物的话,就如容景所说,当年南梁王和她父亲也不会用真的南梁太子换了他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龙潭虎穴阵依然黑雾滚滚。

        众人无一人眼睛离开龙潭虎穴阵,都纷纷注视着那一大团黑雾的一举一动。

        大约半个时辰后,龙潭虎穴阵里面忽然传出“嗤嗤”两声轻响,似乎有什么爆开,紧接着,数声惨呼,龙潭虎穴阵瞬间火光冲天?;鸸馔黄坪谖?,发出红艳艳的光。

        “这是怎么回事儿?”蓝漪一惊,厉喝了一声。

        云浅月面色一变,腾地站了起来,足尖轻点,就要飞身下观星楼。身边的人却比她的动作快了一步,拉着她的手已经飞身而下。

        夜轻染也随二人之后飞身而下。

        夜天逸看了前面相携而下的身影一眼,也跟着飞身而下。

        蓝漪惊醒,也连忙飞身而下。

        观星楼上十大世家的众人见此也都纷纷下了观星楼。

        容景带着云浅月来到龙潭虎穴阵前,他伸手放开云浅月,制止她道:“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看看!”

        “不行!”云浅月一把拽住他,“要进去一起进去!”

        “乖!”容景将她推后了一步,似乎想点住她穴道,但又怕暴露身份,眸光扫见跟下来的红阁七长老,清冷地命令,“你们看住你家小主!”

        “是!”华笙等人立即上前,齐齐伸手去拉云浅月。

        云浅月躲开华笙等人的手,对七人清喝,“退下!”

        “小主,里面太危险?!逼呷似肫胍⊥?,脸色骇然。

        “我说退下!”云浅月又急又怒。

        七人被云浅月的怒意震得身子一颤,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

        “拦住她,我替你们七人担着?!比菥扒謇涞囟乱痪浠?,身影一闪,顷刻间向浓浓黑雾和火光中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