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龙腾虎啸(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不过是将他加注在我身上的事情讨回一二而已。谈不上治不治?!崩朵粢∫⊥?。

        “这是应该,毕竟蓝家主肚子里怀着他的骨血嘛!”夜轻染笑着点头,一团和气。

        蓝漪面色微微变了一瞬,垂下头,声音忽然低了一分,“让天下人看笑话了!染小王爷如此说,实在是令蓝漪无地自容?!?br />
        “你无地自容什么?这事情又不怪你,该无地自容的是南凌睿?!币骨崛景诎谑?,忽然话音一转,对向一直再未说话的云浅月,“是吧?楚夫人?”

        云浅月觉得夜轻染这一番话很有意思,显然他是知道蓝漪未曾被南凌睿玷污的。这话明着扁了南凌睿,但具体的深刻意思只有蓝漪这个当事人体会得出来了。她笑了笑,声音清凉,“是啊,染小王爷说得对,该无地自容的是南梁太子。蓝家主是深受其害,再过分的要求,南梁太子也该接之受之?!?br />
        她有意无意地将过分两个字微微加重,果然见蓝漪的睫毛微颤了一下。

        “果然是楚夫人的见地!本小王一见楚夫人险些将你当做故人,如今更是深觉对楚夫人一见如故?!币骨崛拘ψ诺?。

        云浅月淡淡一笑,并不接话。

        观星楼的气氛有一瞬间奇异的宁静。

        “这位就是楚夫人吗?蓝漪有礼了!”蓝漪看向云浅月,仔细地打量她。

        云浅月对上蓝漪的目光,眸光如一汪湖水,清凉澄澈,“蓝家主有礼了!”

        “楚家哥哥从接手楚家之日起,回楚家次数有限。一年几乎见不到楚家哥哥一面。如今楚哥哥回来便携妻而归,实在令人意外?!崩朵糇蛉菥?。

        容景扬了扬眉,声音寡淡,“内子不喜张扬,我也便由了她?!?br />
        “楚哥哥好疼夫人!”蓝漪似乎玩笑一般地扫了一眼她身后跟着的花茗和蓝惠等人,道:“如今可真是碎了许多妹妹的芳心了!”

        她这句话一吐口,花茗和蓝惠等人齐齐露出伤心的神色。

        “南梁太子浪子回头,千金不换。如今甘愿为了楚家主负荆请罪,闯龙潭虎穴阵。显然对蓝家主的疼惜不次于我夫君。蓝家主别只看到别人的幸福,看不到自己的幸福?!痹魄吃碌死朵羯砗竽切┡右谎?,她的眼神不冷冽,但却让那些女子感觉心头齐齐一凉,她移开视线,看向走向门口的南凌睿道:“他流的血可不是假的!”

        蓝漪神色微微一震,但转瞬即逝,直视着云浅月的眼睛道:“南梁睿太子如何能和楚家哥哥相提并论?”

        “为何不能相提并论?”云浅月挑眉。

        “南梁太子风流成性,楚家哥哥洁身自好?!崩朵舻?,“楚夫人未曾受到欺辱对待,自然会如此说!我就不信若你受到欺辱对待的话,还能说他是我的幸福?!?br />
        云浅月忽然嗤笑了一声,声音冷静自制,“蓝家主对南梁太子知道多少?又对我夫君知道多少?何谓欺辱?楚家主对这两个字有深刻的理解吗?若是没有深刻的理解,我劝楚家主还是谨慎用词?!?br />
        “自然理解!难道楚夫人觉得我连这两个字都不懂吗?”蓝漪抿了抿唇,声音微沉。

        “既然蓝家主懂,又何必我多说?时间万事,是非对错,总有因果?!痹魄吃吕渚惨恍?,声音微凉,“一片痴情而已,知错能改也不为过。多少人有此风骨?我用旁观者的角度来劝蓝家主一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有人喜欢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莫要太过苛刻,丢失了幸福。到时候即便万两黄金,千万倾良田,也覆水难收?!?br />
        蓝漪顿时一怔,张了张口,对上云浅月冷静的眸光,忽然无言。

        云浅月相信这番话她懂,而且很懂。毕竟南凌睿没真伤害她,却甘愿背负了负荆请罪。

        “果然不愧是红阁小主,楚夫人这一番言论真是令人佩服!但楚夫人是否忘了强抢为恶的道理?南梁太子花心天下皆知,楚夫人遇到的人是楚家主,而不是南梁太子。未免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不要将自己的想法加注于别人?!辈酝さ纳艉鋈幌炱?。

        “浪子回头金不换。原来在苍少主的学识里,连让人改过自新的机会都没有了?”云浅月冷然地看着苍亭。

        “改过自新?楚夫人对南梁太子了解多少?”苍亭嗤笑一声,“南梁太子风流天下皆知,虽然遣散了三千后宫,但恶性不改,如今这等负荆请罪居然还携美而来。若相信他能改,不如甘愿相信天下红雨?!?br />
        “他乃我兄长。苍少主觉得我对他了解多少?”云浅月淡淡挑眉。

        这一句话是如此平淡,但如一颗惊雷,瞬间炸响在众人的心里,观星台上下所有听到的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这惊异不亚于昨日乍然听到红阁小主是楚家主的妻子。

        众人似乎惊呆了,楚夫人说是她家兄?那说明什么?红阁小主是南梁人。

        “楚夫人这玩笑开得可大了!”苍亭忽然一笑,“南梁的公主虽然众多,但在下可没听说过有楚夫人这样一位公主?!?br />
        “苍少主莫非耳鸣?兄长一定要是亲的吗?师兄也可以称之为兄长。义结金兰也可以称之为兄长。外戚也可以是兄长?!痹魄吃碌?。

        苍亭一怔。

        众人惊呆了的神智被拉回了几分,但还是为他和南梁太子的关系而惊异。

        云浅月不再说话,目光看向南凌睿离去的方向,只见他已经走到大门口,正缓缓转身返回。而洛瑶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并未有什么动作,但两人的身影却莫名的和谐。她居然看到了和谐……心中有些想笑。

        “本皇子竟然也好奇了,楚夫人如此说,那么南梁睿太子是楚夫人的师兄?还是义结金兰?还是外戚的叔表兄长?”夜天逸眸光微微一厉,看向云浅月。

        “很抱歉,这是本主的私事?!痹魄吃虏豢匆固煲?,淡淡驳回。

        “这倒是今年的又一桩奇事儿!”夜天逸也不纠葛,目光落在容景的身上,扬唇一笑,“楚家主的妻子是红阁小主,而红阁小主和南梁睿太子是兄妹。这样说来,楚家和红阁成了睿太子的左膀右臂了?”

        “七皇子好聪明!”容景淡淡夸了一句,但这夸的意味却是有些深。

        夜天逸面色一冷,“睿太子真有福气!有楚家主和红阁小主这样厉害的妹婿和妹妹在,能帮衬一二,看来今日这龙潭虎穴阵定然能安然无恙闯过了?”

        “兄长之能,还不需要帮衬!”云浅月冷静接口,话落,她话音一转,看了蓝漪一眼,忽然笑道:“若不是哥哥喜欢蓝家主,其实我倒不希望蓝家主做我的嫂嫂?!?br />
        蓝漪本来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此时猛地抬头看向云浅月。

        “蓝家主意外我这样说吗?”云浅月看着蓝漪,眸光沉静理智,“兄长生性潇洒,喜欢随心所欲。我倒希望他找一个能和她性情相投的女子,即便不性情相投,但也不是分毫不理解他的人?!被奥?,她对蓝漪摇摇头,“蓝家主实在不符合我心中嫂嫂的人选?!?br />
        蓝漪唇瓣紧紧抿起,“楚夫人好会攻心之策?!?br />
        “蓝家主万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就好?!痹魄吃滤档酱?,觉得她一番言论在蓝漪心里起了效用,便打算住口。

        “楚夫人果然厉害!不仅武功厉害,这嘴皮子也厉害。到让本少主想起一个人?!辈酝ご耸苯庸?,见云浅月不语,他直直地看着她,“楚夫人认识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吗?”

        “苍少主这般一说,本皇子也觉得似曾相识。楚夫人和月儿的确很像?!币固煲菀部醋旁魄吃?。眸光深邃。

        云浅月心神一凛,但面上却不动声色,淡淡道:“云王府的浅月小姐?我自然久仰大名。何止久仰大名,简直是如雷贯耳。说认识到也不是,但她的事情本主倒是一清二楚?!?br />
        “哦?楚夫人对云王府浅月小姐的事情一清二楚?”苍亭挑眉。

        众人也都看向她。

        “自然,不止是她的事情,在座诸位的事情我都清楚?!痹魄吃滦α艘簧?,“我的红阁总不是摆着好看的!”

        众人心头齐齐一凉,随即释然。红阁势力遍布天下,隐秘得滴水不漏。据说红阁收录天下秘辛,天下所有事情都逃不出红阁之手。但红阁向来不将秘辛外泄,有许多人想要找红阁买秘辛,但苦于找不到方法。更甚至当今的皇上登基时想铲除红阁,却无从下手,所以,红阁一直延续至今。虽然不在世人的视线范围之内,但从不被世人所遗忘。就如墨阁。

        观星楼上下再无人说话,气氛有些诡异。

        云浅月到是自然,既然如今将红阁暴露在世人面前,自然再不必遮遮掩掩。表明与南凌睿的关系,也是借机告诉想要借此机会除去南凌睿的人好好掂量掂量。她如今虽然不阻止,但真若出事,她自然不会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