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乾坤在握(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嗯!”云浅月这么一闹腾,没有困意也来了困意,乖觉地点点头。

        二人不再说话,相互偎依着睡去。

        睡到半夜,云浅月听到窗外传来猫叫,一声,两声,三声,喵喵喵。她被吵醒,睁开眼睛,看向窗外。窗外再没传来声音,她收回视线,就见容景依然睡着。她也闭上眼睛。

        “喵,喵,喵!”窗外又传来三声一样的猫叫。

        云浅月再度睁开眼睛,就见容景也睁开眼睛,看向窗外,懒洋洋地出声,“南梁太子难道是狸猫太子?”

        “喵,喵,喵!”又是三声猫叫。

        云浅月好笑,这猫学得当真是唯妙唯俏,她推开容景,起身坐起来,对外面道:“还不进来!难道真等着惹恼了人将你扔出去吗?”

        云浅月话落,房门从外面推开,一个黑影走了进来,刚走进来,看了大床轻烟如纱的帘幕一眼,忽然背转过身,捂上脸道:“哎呀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罪过!罪过!”

        这个人和这个声音不是南凌睿又是谁?

        云浅月伸手拿起枕头对着他砸了过去,“我让你非礼勿视!”

        南凌睿轻松地躲开,将枕头接住,抱着它转过身,往软榻上走去,两步就走到了软榻上,身子一歪,就躺了下来,将枕头枕在头下,诉苦地道:“哎呀,长途跋涉累死本太子了!小丫头,来一杯茶!”

        云浅月系上衣带,推开被子下了床,走到桌前点燃了灯烛,斟了一杯茶端着走到软榻前,递给南凌睿,借着灯光看他,居然满面春风。她挑了挑眉,“听说你一路游山玩水而来?”

        “嗯!”南凌睿接过水,仰脖,咕咚咚一气,喝得那叫一个畅快,末了,将空杯子塞回云浅月手里,眼睛晶亮,眉飞色舞地对她道:“小丫头,这一路来当真有意思??!我和你说说好不好?”

        “说吧!我听着?!痹魄吃滦ψ诺阃?。

        “十天前,我从南梁出发……”南凌??冀?,似乎有拉开话匣子彻夜长谈的架势。

        “你十天前就从南梁出发了?如今才到?”云浅月截住他的话。论起来南梁距离这十里桃花林和天圣距离这里差不多远吧?一般用三天可到。他居然用了十天。都做什么了?

        “自然!要不怎么能现出本太子的风格呢!”南凌睿得意地扬了扬头颅。

        “算了,就说你做了什么最有意义的事儿吧!别的我没兴趣听?!痹魄吃掳诎谑?。

        “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想想,唔,自然是收了一个天仙美人做我的婢女?!蹦狭桀5?。

        “嗯?你不是今生非蓝漪不娶了吗?”云浅月看着他。

        “是不娶??!但我收婢女和娶不娶没关系吧?”南凌睿无辜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默了一下,“什么样的天仙美人?”

        “名字叫天仙的一名美人?!蹦狭桀5?。

        “人呢?”云浅月问。

        “在风家呢!”南凌睿有问必答。

        “你不怕蓝漪恼了,你有来无回?”云浅月看着他?;挂晕缌魈拥钠⑿愿牧?,原来不是这样!来蓝家负荆请罪,居然还带了一名天仙似的美人,可想而知,明日轰动的效果了。她暗暗叹了口气,不过这更好玩不是吗?复又笑了笑。

        “怕什么?蓝漪那小美人舍不得我死的!”南凌睿笑得艳艳的,忽然一把将云浅月抱进怀里,软绵绵地道:“好妹妹,我回到南梁可想你了,日也想,夜也想,想得……”

        南凌睿的话没说完,云浅月被一股大力拉出了他的怀抱,本来还在软榻上,转眼间便回到了床上,她对此已经习惯,所以连惊呼也省了。

        “容景,哦,不对,应该说是楚家主,你本事??!何时没有三媒六聘,没有花轿临门,没有凤冠霞帔,没有喜酒喜宴,就娶了我的妹妹了?本太子怎么不知道?”南凌睿斜着眼睛瞅着容景,语气忽然凉凉地,“你经过谁的同意了?说小丫头是你的媳妇?”

        云浅月想着和风烬说一样的话!这俩人!

        “你的妹妹?我怎么不知道南梁太子除了南梁那些公主外还有一个妹妹?”容景将云浅月抱在怀里,听到南凌睿的话,挑了挑好看的眉。

        南凌睿一噎,冷森森地道:“你要看滴血认亲吗?”

        容景不理会他,低头询问云浅月,语气温柔,“你告诉他,谁同意了!”

        云浅月将容景和南凌睿两相比较了一下,觉得哥哥是哥哥,还是没有以后的长期饭票保险,遂对南凌睿正经地拍拍胸脯,“我同意了!”

        南凌睿脸一黑,看着容景嘴角勾起,他忽然恨恨地一捶软榻,愤愤地道:“女大不中留??!”

        “睿太子有这个觉悟就好!”容景得了便宜卖乖。

        南凌睿瞟了他一眼,气闷了片刻,忽然笑了,对云浅月道:“小丫头,楚家很有钱??!哥哥觉得你的决定是对了,先当他的媳妇,将他的钱数光了,然后再一脚将他踹了。哈哈哈哈,这样好不快哉??!”

        他越说越乐,最后自娱自乐,张扬地笑起来。

        云浅月无语,这个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吧?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他是遗传吗?

        容景似乎也有些无语,闲闲地看了南凌睿一眼,慢悠悠地道:“本来我还打算帮你一帮,看睿太子这样子是胸有成竹了?那就算了!我们在一旁看好戏就好??纯搭L釉趺锤龈壕G胱锓?,怎么个勇闯龙潭虎穴阵抱得美人归?!?br />
        南凌睿笑声戛然而止。

        “我们还要休息,睿太子好走!不送了!”容景一挥手,一阵掌风对着南凌睿打出。

        南凌睿知道抵抗不住容景的掌风,忽然死死地抱住软榻,大声道:“小丫头,我是你哥哥,你就这么让他欺负我?”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真是个活宝。伸手拦住容景的手,对南凌睿没好气地道:“说正经事儿!你有什么想法没有?你要是有的我,我们就真不管你了??!”

        “没有!”南凌睿松开紧紧抱住的软榻,又懒洋洋地趟了回去,摇摇头,很是干脆。

        “那你从昭告天下答应这一个月后都想什么来?”云浅月看着他。

        “不是有你嘛!你都替我想了,我还想什么?”南凌??戳嗽魄吃乱谎?,感叹道:“哎呀,有个好妹妹真好??!”

        云浅月彻底失语,松开容景的手,愤愤地不想再看见他,“你将他赶出去吧!我不拦着了!”这是什么哥哥!

        容景不说话,一阵掌风飘了过去,南凌睿身子径直从门口飞了出去。

        云浅月仔细地听南凌睿的落地声,听了许久,也没听到,她收回视线看容景,容景撤回手,将她身子抱在怀里,重新躺下,字句言简意赅,“睡觉!”

        云浅月打了个哈欠,觉得她真是瞎操心,正主都不急,她这个小太监急个什么劲?于是也理所当然地继续睡去。

        第二日,天色还未亮,云浅月便醒来,偏头去看容景,见他居然早就醒了,穿戴妥当,正坐在桌前提笔写着什么,她看了一眼他面前的桌案,只见堆了一摞清一色的黑色本子,大约有几十本。她眨了眨眼睛,躺在床上看着他。

        都说男人的魅力不能脱离一样东西,那就是工作。

        他就那么闲闲散散地坐在那里,漫不经心地书写着什么,不见锋芒和凌厉,可是她居然看到了千年玄铁剑出销,锋利都握在他那一只提笔的手中,似乎乾坤在握。让她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莫名的情绪。

        似乎他生来就是某一种人!

        “醒了?”容景似乎察觉到云浅月的视线,向她看来,笔下书写却未停。

        “嗯!”云浅月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既然醒来就起吧!”容景收回视线,手中的一本批注完,合上,又拿起另一本。

        云浅月应了一声,起身下了床,也不打扰他,径自梳洗绾发。打点妥当,见容景还在处理事情,便推开房门,清晨清凉的风出来,夹杂着一丝花香,她懒倦顿时散去,心神一爽。

        “夫人起了?”暖香走过来,向里面看了一眼,见容景坐在桌前,笑着问。

        “嗯,香姨早!”云浅月含笑点头。

        “今日十大世家的所有人都会去蓝家,时辰定在辰时三刻。时间还早着呢!”暖香笑着打量云浅月没带面纱的脸一眼,压低声音笑着道:“原来浅月小姐长这个模样。和当年的红阁主子长得的确像几分?!?br />
        “嗯,据说我像我娘?!痹魄吃滦α诵?。

        “昨日听说您来了,又听说您是我们家主的夫人,十大世家都炸开了锅。比蓝家主和睿太子的事情还轰动?!迸慵绦Φ溃骸坝绕涫亲蛉站菟挡陨僦鞫及茉诹四氖窒?,无还手之力。这件事情更是传开了。您这人还未露面,便让十大世家有的人如临大敌了。十大世家沉寂了这么多年,如今真是热闹了!”

        “是吗?”云浅月不知道说什么,只含笑看着暖香。

        “自然是的!”暖香点头,还要说什么,屋中传出容景的声音,“香姨,外公今日去蓝家吗?”

        “回家主,老家主说谁也别打扰他。如今关在房里酿酒呢!大约是不去了?!迸愕?。

        “嗯,对于外公来说,什么也没有他的酿酒重要?!比菥八坪跻夹α艘幌?,吩咐道:“上早膳吧!吃过之后我带着夫人去蓝家?!?br />
        “是!”暖香连忙应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转回身,见容景已经从桌案上起来,显然是处理完了事情,走到清水盆净面。她清楚地看到一个黑色的本子下角写了个小体的“墨”字。显然代表的应该是墨阁。

        暖香很快就端来早膳,容景梳洗打理后,和云浅月对坐用膳。

        饭后,容景戴上银质面具,云浅月戴上面纱,二人出了房门。

        华笙、花落、凌莲、伊雪、凤颜、风露、苍澜等七人早已经收拾妥当,休息一晚,一个个神采奕奕,见二人出门,齐齐见礼。

        “走吧!带你们去见见你们各家的人!看看你们的记忆里还记得几个?!痹魄吃乱恍?。

        七人应了一声,面色虽然平静,但七双眸子还是隐隐有些激动。

        容景看了七人一眼,没说话,拉着云浅月出了院门。

        院门口,几名老者此时已经等候,除了几名老者外,还有几名年轻男子和女子。男子未结系,女子未绾发,显然都是未娶未嫁之身。见容景和云浅月出来,连忙恭敬地见礼,齐声道:“家主!夫人!”

        这一声“夫人”喊得比昨日顺口许多,也镇定许多,显然经过昨日半日和一晚上,再大的震惊也磨平得差不多了。

        “免礼!”容景轻挥了一下衣袖。

        几人都直起身,几名老者见云浅月依然戴着面纱,想着这位红阁小主当真神秘,和家主一样。几名年轻男女都好奇地打量云浅月,看那目光大有上前揭开她面纱的架势。

        “走吧!”容景仿佛未看几人的目光,牵着云浅月的手向蓝家走去。

        他声音低沉透着一丝凉寒,不高不低,也没有丝毫冷厉,却偏偏让那几名年轻男女放在云浅月身上的目光收了回去,规矩地跟在二人身后,再不敢打量。

        十大世家比邻而居,根据山脉关系,相距不是太远,尤其是楚家距离蓝家中间只隔了一个花家。一行人徒步而行。很是简便。

        路过花家门口,正逢里面有一大群人走出。当前一名年约五旬的老者。身后跟着几名同样年岁的老者,再之后是几名年轻男女。

        “楚哥哥!”花家小姐看见容景,欣喜地喊了一声。

        云浅月转过头去,只见花家和楚家的院落布置差不多。同样是错落有致。不愧是几百年的名门望族,即便如今隐世百年,但那份名门风骨依然不减退。不看人,端看院中景物,便令人不会小视,对其高看一分。

        “花家主!”容景仿佛没听见花家小姐的喊声,对当年老者微微点了下头。

        “楚家主,难得一见??!”花家主似乎没料到自家门口碰到容景一行人,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容景银色的面具上,也点点头。

        “子规不?;丶?,十里桃花林到是没什么变化,叔伯们还是如此健益?!比菥暗?。

        “唉,不行了!老了?!被抑饕∫⊥?,目光落在云浅月蒙着轻纱的脸上,“这位就是楚家主的夫人?红阁小主?”

        “正是!”容景点头。

        “当年红阁主一人剑挑十大世家,算起来也二十多年了?!被抑魉坪醺刑玖艘幌?,看着云浅月疑惑地问,“当年红阁主的风姿一直被十大世家诸人称颂。红阁小主如今再度来到十里桃花林,实乃幸事。只是不知红阁小主何故掩藏了容颜?”

        “夫君不睹姿容,妾自然夫唱妇随?;抑饔欣窳?!”云浅月隔着面纱淡淡一笑,话落,对身后随意地一摆手,“花落!过来拜见花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