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我的妻子(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彻底无言,见过自大的,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不过谁叫他的确有这个本钱呢!本钱下所言非虚??!刚刚她似乎感觉到好多道哀怨的视线,大约来自女子。

        容景深深地看了云浅月一眼,掩藏了眸中的笑意,抱着她想一处庭院走去。

        “家主!”庭院门口传来两声激动的声音。

        容景“嗯”了一声,抬步进了庭院。边走边吩咐,“夫人一路劳累,需要休息,从现在起,没有吩咐,不得有人前来打扰?!?br />
        “是!”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珠帘挑起,轻轻晃荡。云浅月闻到了一阵袅袅清香,显然是从香炉里散出,这香味和荣王府的香味不同,似乎隐约燃着桃花香和龙檀香。她正辨别的空隙,容景已经来到床前,将她放在了大床上上。

        墨色水袖从她脸上拿开,她才看到了屋中的情形。目及之处,水晶帘、浣纱窗、碧玉翡翠、器具摆设,皆是上乘。不但是上乘,还大多都是绝世的珍宝和稀有之物,房间不大不小,贵在典雅明镜。

        “这是母妃生前住所!”容景解释。

        云浅月点头,荣王妃,当年的楚家主。能让荣王娶之为妻,定然非同一般的品行。

        “你沐浴休息,我先去外公处?!比菥拔律?。

        “好!”云浅月点头。

        容景转身走了出去。云浅月看着珠帘晃动,他身影出了房门,听到他对外面的人低声吩咐了一番,外面的人连连应声,他的脚步声出了这座院子走远。

        不多时,门外有人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身后跟着两个小厮,抬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木桶,进来之后那女子仔细地打量了云浅月一眼,对她眉眼含笑地道:“夫人,奴婢是暖香。以前侍候我家小姐的。也就是家主的娘亲。您是第一次来,万务见外。家主吩咐奴婢带着人抬了热水进来。您先沐浴休息吧!家主去老家主那里,大约需要些时辰才能回来?!?br />
        “好!”云浅月隔着面纱含笑点头。

        暖香一摆手,身后的人抬了水进屏风后。不多时,那二人出来,退了出去。

        暖香却没有跟着出去,而是走到云浅月身边低声道:“除了老家主和大长老以及我和侍候老家主的七伯外,这些年无人知道当年的小姐下嫁给了荣王府荣王的事情。被老家主刻意隐瞒了。后来小姐离世,荣王世子回来,老家主也未公示其身份,让其接了家主之位。另外取了两家的姓氏为名姓。楚容,字子归?!?br />
        云浅月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子归,是有子归来的意思吧!

        “所以,夫人是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对不对?”暖香笑着问。

        云浅月眨眨眼睛,想着她既然知道当年这桩楚家隐瞒的秘辛,又是容景的娘贴身婢女,容景让她进来见她,想必很是信赖,赞扬地道:“香姨好聪明?!?br />
        “当年小姐待奴婢亲如姐妹,奴婢让夫人称呼一声香姨也是不框外,我就厚着脸皮受了?!迸闼坪鹾苁歉咝?,笑着道:“不是奴婢聪明,而是景世子心仪云王府浅月小姐,天下皆知。我正因为知道家主是景世子,才猜出你是浅月小姐的?!?br />
        云浅月笑着点头。

        “我知家主此次因为蓝家之事定然回来,也曾想到悄悄带着你,我早就想见见名扬天下的浅月小姐了。但未曾想到原来浅月小姐是红阁小主。这真是意外。你没见呢!家主对族里那些人说你是他的妻子的时候那一帮子老老少少惊得掉了下巴的样子,想想就好笑?!迸憷植豢芍?。

        “这是为何?”云浅月虽然隐隐知道原因,但还忍不住问。

        “家主在楚家就是个冷得不近人情的动物。楚家的人一年见不到他一面,但从上到下,人人见了他都不敢放肆。连那些叔伯们都在他面前恭恭敬敬。从来没听说过他娶妻,突然带了个妻子回来,而这个人还是被十大世家忌讳莫深的红阁小主。如何不惊掉了下巴?”暖香给云浅月解惑。

        云浅月笑着颔首,“我也被惊了一下?!?br />
        “家主这样做,是怕十大世家的公子们抢了夫人。所以先占了名分了!这样十大世家的公子们即便想肖想也不可能了?!迸阈Φ酶腔犊?。

        云浅月轻咳了一声,摇摇头,“他说是因为十大世家许多女子都心仪他的原因?!?br />
        暖香闻言笑着点头,“也是这样!家主接替家主之位那一年在十大世家面前露过一面。自此后许多小姐们都对家主念念不忘。最厉害的是蓝家的和花家的两位小姑娘,她们寻不到家主踪迹,日日跑来楚家套家主的消息,可惜谁也不知道家主下落,我呢,就是一个奴婢,很好打发她们,但老家主就被烦得要不得,只能每回听到两个小姑娘来了,就躲了开去?!?br />
        “这样?”云浅月想着容景果然是犯桃花。

        “是这样呢!”暖香笑着道:“所以,夫人要看好了家主。另外那两个小姑娘大约很快就会听说家主带妻子回来了,估计很快就会找上门。奴婢先给您提个醒,那两个小姑娘很是难缠?!?br />
        “谢谢香姨!”云浅月道谢,对夫人这一称呼居然很快就适应了。

        “您先沐浴休息吧!奴婢去准备膳食。家主说等他回来和您一起用膳?!迸阒棺』?。

        “好!”容景点头。

        暖香走了下去。四十岁的女子,依然娉娉婷婷,极有风韵。显然她在楚家虽然自称奴婢,但绝对不止是奴婢这么简单。

        云浅月收回视线,径自嘟囔,“看来必须要看好了,十里桃花林养出来的女人多有难缠?”一个尾音消失唇瓣,她起身,走进屏风后。

        这三日虽然赶路,但每日都会遇到水源,都会洗一番,身上虽有风尘,但也清爽。

        云浅月褪了衣衫,将自己埋进水中,知道容景得等一会儿回来,便也不急,舒服地闭目养神。楚家主和红阁小主是夫妻关系,想来这样的消息在容景吐口她没反驳的第一时间就会传了出去,在十里桃花林,十大世家每一家都相隔不远。想必此时已经被十大世家尽所周知了。和她早先的预测自然有差别。早先是单独以红阁小主的身份来相助南凌睿。如今嘛!她成了一个男子的附属物,自然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云浅月想到此,嘴角微微弯起,也不错!

        其一,可以互挡桃花。

        其二,楚家和红阁两大势力联姻,力量不可小视。楚家主向来神秘,而红阁小主第一次露面世人面前。无论是剩余的九大世家,还是天圣皇室,对此都不可能不惊心和上心。

        若说达到比蓝家的蓝漪和南凌睿负荆请罪闯龙潭虎穴阵的轰动效果还要惊心的话,容景这一步棋可是走对了。如今外面的人想必各种想法和猜测都有。但是恐怕想破脑筋也想不到他们是容景和云浅月,本来就该一体。如今不过换个身份和形势而已。

        “小主!三公子的信!”外面凌莲的声音响起。

        “给我拿进来!”云浅月收起思绪,向外看了一眼。

        凌莲抬步走进房间,挑开屏风,将信递给云浅月。云浅月伸手接过信打开,只见上面写,“一切照你所说,不过我不是假意受伤,是真受了重伤。老皇帝真狠,出动了上千皇室隐卫拦截。幸好有景世子的十八隐卫,但风阁还是受伤惨重,如今归返回京?!?br />
        云浅月面色一寒,三公子说受了重伤,便一定是重伤了。她抿了抿唇,冷声道:“看来老皇帝不止是为了拦截我不来蓝家,而同时为了要除去风阁?!?br />
        “风阁与七皇子打了许久的交道,即便三公子接手后对风阁洗礼了一番。但还是瞒不住他的眼线??蠢?,七皇子是真的对小主狠心了?!绷枇蜕?。

        “我如今不帮他,和他绝情,他这样做也无可厚非?!痹魄吃陆种械男胖酱莼?,对凌莲道:“给三公子传信,让他在浅月阁养伤,不见任何人。等我回去!”

        “是!”凌莲点点头,见云浅月不再吩咐,走了下去。

        云浅月没了泡澡的兴致,从水中出来,穿戴妥当,走出了屏风后。走到桌前喝了一杯茶,便转身向床榻走去,懒洋洋地躺下。这两日睡树干,怎么也不比床来得舒服。

        刚闭上眼睛,便听到院门口传来嘈杂的声音,似乎好几个女子一起说话。叽叽咋咋,辨不甚清。她仔细听了片刻,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便不理会。

        过了许久,嘈嘈杂杂的声音依然继续。

        云浅月沐浴之后本来有些困意,如今被吵得睡不着,她蹙眉,对外面询问,“凌莲、怎么回事儿?”

        “回小主,似乎是几个世家的小姐,吵着要见您。被门口的护卫拦住不让进来,不肯离去?!绷枇蜕?。

        “原来是这样,那就不必管了!”云浅月想着暖香刚刚与她说过,想来就是容景惹的桃花了。她又问,“华笙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