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十里桃花(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让七皇子先走一步,我们稍后就跟上?!痹魄吃露酝饷娣愿?。

        那人应了一声,退出了浅月阁。

        云浅月想着夜天逸是什么意思。大约知道拦不住他们,便亲自监视?他和苍亭一起,本来都是极精明的人,那么她和容景有什么动作,很难瞒过他们了?;蛘咚岛屠匣实哿?,将他们在半途截住。她冷笑了一声,“夜天逸越来越能算计了!”

        “他本来就能算计!是你错认了他?!比菥拔律?。

        云浅月无从反驳,拉着他足尖轻点,向老王爷的院子走去。对改了容貌的凌莲和伊雪吩咐,“你们二人跟上。去爷爷的院子,我们暗室的密道出城?!?br />
        凌莲和伊雪齐齐应了一声,连忙跟上二人。

        来到云老王爷的院子,云浅月拉着容景进了房间,只见云老王爷和云王爷穿戴一新,正端坐在椅子上像是等人,云浅月知道他们是等着云离带着七公主来敬茶,撇撇嘴,“还挺像回事儿!糟老头子,你慢慢喝孙媳妇的茶,我们走了??!别想我?!?br />
        “你个臭丫头,鬼才想你!”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不想最好,不用你想?!痹魄吃露栽评贤跻琢艘谎?,松开容景的手,跑过去对云王爷抱了抱,黏声黏气地道:“爹,你不准逃跑!”

        “你这孩子!”云王爷好笑,伸手去摸云浅月的头。

        云王爷的手还没够到,容景一把将云浅月拽到了自己的身边,拉着她就向屏风后走去。

        云王爷手僵在半空中,看着屏风掀起又落下,慢慢放下手,哑然一笑,对容景道:“小景,你要好好照顾小丫头啊?!?br />
        容景仿似未闻,推开了暗室的门,拉着云浅月走了进去。凌莲和伊雪匆匆进来,对云老王爷和云王爷匆匆一礼,追了进去。

        四人进去,暗室的门又合上。

        “臭丫头,没出息,被景小子吃得死死的?!痹评贤跻盍艘痪?。

        “你不是就希望有人管着她?如今不乐意了?”云王爷扬眉。

        “你懂什么?我看着她长大,眼看着她日日围着景小子转,心里能好受?”云老王爷哼唧一声,“女大不中留??!”

        云王爷失笑,“不知道是谁当初一味地撮合他们。如今到感慨了!”

        云老王爷瞪了云王爷一眼,“你个混小子!老了老了还气我是不是?再气我滚出去!”

        “十几年没回府,没当王爷,如今儿子娶媳妇了,我来坐享其成喝喜茶,对不起哥哥??!不过也没办法。将就着喝一杯吧!”云王爷慢悠悠地道。

        “你也好意思!”云老王爷抡起拐杖照着云王爷打来。

        云王爷轻飘飘躲过,向外看了一眼,“父王,一对新人来了!您要在公主面前保持老王爷的威仪。切忌!切忌!”

        云老王爷立即收回了拐杖,端正而坐。云王爷笑了一声,也端正而坐。

        此时容景拉着云浅月已经沿着密道走去。云浅月见他轻车熟路,跟走自己家似的,撇撇嘴,想着他从她爹怀里将她拉出来一声不吭就觉得好笑。这个男人……

        一行四人很快就出了密道,密道的尽头是城外的紫枫林。也就是那日容景和苍亭的打斗之地。紫枫林密集,不易被人发现行踪。

        凌莲将拇指和食指放在唇边,打了个极轻的口哨??谏谏?,便有五道身影飘身而落,无人齐齐跪地,“属下等人参见小主!”

        这五人正是华笙、花落、苍澜、凤颜、风露。

        “起吧!”云浅月挥挥手,见五人容貌还如数月前,温暖一笑,往身边一指,“这是容景!你们该都知道是他?!?br />
        “见过景世子!”五人齐齐见礼。

        这是云浅月第一次将自己红阁的势力显露在容景的面前。

        “红阁的七长老果然资质甚聪,怪不得当年七大世家好一番挣扎才被迫放人?!比菥翱醋盼迦?,目光一一在花落、苍澜、凤颜脸上流连了一番,和气一笑,“无须多礼!”

        无人齐齐直起身,似乎也对容景一身墨玉锦袍惊艳了一下,但很快就掩去,听候吩咐。

        “走吧!我们走捷径,翻山越岭,不用骑马了!大约要辛苦一些!”云浅月对五人道。

        “但凭小主吩咐!”几人异口同声。

        云浅月笑了笑,拉着容景向紫枫林北端走去。

        十大世家百年前昭告天下令隐世,世人再不知十大世家所踪。始祖皇帝见十大世家识时务,便也准了其隐世,本来要对十大世家出手便也作罢。这百年来,十大世家规范子孙不得入世。所以子孙即便入红尘,也尽力藏匿行踪。但其实十大世家的隐士落址未离开京城多远,不过是区区千里地而已,位于天雪山十里旁的绝壁崖。

        其实绝壁崖并非真正的绝壁崖,而是十大世家布置了阵法,云雾笼罩,彷如绝壁崖,只要穿透阵法,便是十里地的桃花林,十大世家便坐落于桃花林后。

        不过天下自古来有几人能穿透十大世家的阵法?区区无几。即便有人误闯进去,不是再不可能出来,就是被封了口。所以,这也就是十大世家的落址不被世人所知的原因。

        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绕行走官道的话,是千里。但是若翻山越岭走捷径的话,那么可以减少一半行程,也就是五百里。

        云浅月、容景、华笙等七人都是武功高强之人,轻装简行,有轻功傍身的话,三日也行走五百里不是难事儿,也许用不了三日就可以到桃花林。所以,云浅月为了避开夜天逸和苍亭,选择了这一条路。

        出了紫枫林外行走五里,便是绵绵山峦。一行九人上了山。此时虽是秋季,山中树木花草枝叶泛黄,漫山遍野青黄一片。但依旧枝叶茂密,很容易遮掩身形。

        云浅月一次未去过十大世家,方位找得不太准确,开始还拉着容景走在前面,走了一段路后忽然想起他是楚家的家主,自然用不着她费心辨别方向引路,便立即与他调换过来,让他拉着她前走。

        “其实还有一条路比这条路更捷径?!比菥奥朴频氐?。

        “那你怎么不早说!”云浅月闻言瞪眼。

        “反正也不急,难得我这么多年也未曾与你一起游山玩水。如今权当游山玩水了!”容景见云浅月瞪眼,笑吟吟地看了她一眼。

        云浅月恼意尽退,本来还想叱他两句,遂作罢!

        秋风飒飒,虫鸟吱鸣。山间未凋谢的野花泛着幽幽香溢。由容景引路,一行人步履未见多匆匆,算是边游边走,一日也走了两百里。

        夜间,若是云浅月,自然是赶路,早到目的地早好。但有容景在,他自然不会虐待自己。天刚入夜,几人打了野味吃过后,便拉了云浅月躺到了一颗庞大的树干上闭目休息。虽然一句话未说,但那意思谁都看得出来,不打算走了。

        云浅月觉得贵人就是贵人。容景天生的贵人,无论在庙堂之高,还是荒郊野外,他都行止如王侯,根本就不会亏待自己。既然他不急,她便也没必要急,于是窝在他怀里,枕了他胳膊当枕头,舒服地闭上眼睛。

        华笙、花落等人对看一眼,都退远了些找位置休息。

        风露是小丫头性情,从见了容景和云浅月就一直规规矩矩,不敢随意造次,但憋了一天已经是她的极限,几人刚坐下,她便忍不住低声问,“景世子真是楚家的家主?”

        花落白了她一眼,“白痴,不是告诉你了?还问!”

        “花落哥哥,你不骂我你就难受是不是?”风露瞪眼,小声道:“我只是好奇嘛!景世子真是太厉害了。楚家可是第一大世家呢!”

        “这算什么?景世子还是墨阁的主子!”花落又丢出一颗炸弹。

        “什么?”风露腾地站了起来,声音加大,不敢置信。

        华笙一惊,一把将花落的嘴捂住,拽着她坐下,低声道:“小声点儿,别打扰小主和景世子休息。否则将你撵回去?!?br />
        风露立即怕怕地住了口,但一双眼睛还是睁得滴溜溜地圆。

        “不信你问凌莲和伊雪!”花落看了凌莲和伊雪一眼。

        几人都不知道这个消息,齐齐看向凌莲和伊雪。早先他们从紫枫林见到二人的时候以为是易容了,后来才知道不是。通过凌莲和伊雪解释,才知道了原来是云王爷给施了术,几人一时间心惊不已,但又由衷赞叹神奇。

        凌莲和伊雪见几人看来,齐齐点点头,“似乎是!”

        几人得到肯定,齐齐沉默了一下。若说景世子是楚家主,让人觉得厉害,那么他还是墨阁的主子的话,就让人觉得不止是厉害了。

        风露见无人言语,推开华笙的手,压低声音道:“墨阁那不是前朝皇……”

        “风露!不准胡说!”华笙低叱了一句,又捂住风露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