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十里桃花(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今日不是离开京城要去蓝家吗?我要以红阁小主的身份露面,但普通的易容术根本就难不住夜天逸,定然知道是我。我本来也觉得无所谓,让他知晓我有红阁就知晓了。顶多以后麻烦些,需要更细心地固守云王府。但正好见到爹爹会这个,我便要求他当见面礼教我了。至少可以掩盖我的容貌?!痹魄吃陆馐?,“我觉得好玩而已,又有需要,哪里想那么多,这个是惊异了些,但是你反应未免太大了?!?br />
        “我反应大?你知道不知道这个根本就不是幻术!”容景几乎低吼。

        “那是什么?爹爹说是幻术,难道他还害我不成?”云浅月皱眉。从来未曾见到容景如此对她恼怒,几乎色内荏苒了。

        “缘叔叔真是宠你!你要求他就教你?!比菥八坪跻惨馐兜阶约旱姆从罅?,他从来未曾和云浅月如此语气说话,见她似乎被他吓住,一把将她拽进怀里抱住,语气缓和了一些,解释道:“这个叫做灵术?!?br />
        “灵术?”云浅月扬眉。似乎没听说过。

        “缘叔叔将它称之为幻术,那是小巫。它的大巫是灵术?;檬醪还潜硐?,肤浅,有些江湖术士也会。但灵术与幻术有着本质的不同,灵术是由你体内的精气凝成,可以变幻百种样貌,其实就是用精气凝变成你想象的事物。你可以想象,你有多损耗本源?!比菥坝行┠张氐溃骸拔胰羰侵滥阏庖灰共皇呛退鸹?,而是学这个东西,打死都不让你学?!?br />
        “我没觉得损耗本源??!学都学了,也没什么不好吧?就是惊异些?!痹魄吃履?。

        “你怎么还是不懂?”容景恼了,一把推开她,怒道:“难道你想成仙不成?灵术其实是支取你身体的灵气根源,骨髓根本,是比南疆的邪术更甚的一种术。你是正正常常的人,不是神,也不是魔,要它做什么?!?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扑哧”一声笑了,这才明白容景恼怒所在,打趣地道:“你真当这玩意儿是神术了?能飞等成仙或者成魔不成?哪里有那么严重?要是严重,要是真有害处,爹定然不教给我了。你没有学,若是学了,你就知道了,这个不违法自然生理,是有规律和玄机的。不过很神奇就是了!和南疆的咒术,嗯,倒是有些相通之处?!?br />
        容景瞪着她,怒道:“不知悔改!无知透顶!”

        “容景!我高高兴兴回来,你非要和我打架吗?”云浅月恼了。她哪里不知悔改无知透顶了?只是觉得神奇,也就学了而已。在她看来,总比一颗糖果的作用大吧?

        容景抿唇瞪着云浅月,云浅月也瞪着他,不甘退让。学都学了,还能怎样?她过目不忘的本事就是想弄忘了也忘不了了。何况她真不觉得这个除了惊异些有哪里不好。以后大不了不到万不得已,她不用也就是了,如今去蓝家,是权宜之计。

        “两千年前据说有一个灵族,名曰云族。精通通天之术,全族人靠灵力为生。后来隐世了!天下大一统后,帝王着卷宗销毁了云族的所有记载,云族再不被红尘所踪。大约就是如今缘叔叔教给你的这个了。人人都说云族是仙族的一个遗落之地。我不知道缘叔叔如何会这个,学了没关系,但我不主张你用。古书上记载,灵力伤身,动其本源。世间万事万物,因果循环,有盈有亏,物极必反。多少也会互补。你这幻术就是灵力,如今从你体内溢出表面,所以你身体内必然有亏损之处。时间一长,本源就会流失。长时间使用,可想而知后果?!比菥霸谠魄吃碌哪抗庵邪芟抡罄?,叹息一声,认真地道:“我想要的是完完整整的云浅月。我爱你更想要你多一些,再多一些,而不是少一些,再少一些。你明白吗?”

        云浅月哪里不明白?原来他是紧张自己。她立即笑了,将自己的软软地偎依进容景的怀里,抱住他的身子,笑着点头道,“明白了!很明白!爹说少用无大碍,如今去蓝家是权益之法,等从蓝家出来,再不到万不得已,我就不用,当没学过。好不好?”

        容景面色缓和下来,点点头,“嗯!”

        云浅月见容景气息暖下来,轻轻舒了一口气,这个灵术的确有些玄机,既然他不喜,她不学也罢!何况他说得也对。万事万物,有盈有亏,此消彼长,因果循环。这等灵术,多用了的确于身体无益。

        “一夜没睡,你倒是精神得很!”容景推开云浅月,懒懒地瞥了她一眼。

        云浅月粲然一笑,“这个东西有提神作用!”

        容景轻轻哼了一声,警告道:“再有什么好作用,你都给我收敛些,不准乱用?!?br />
        “好!”云浅月答应得痛快。

        容景不再理她,径自站起身,走到靠窗的清水盆架净面。

        云浅月看了他片刻,偷偷做了个鬼脸,还没来得及收回表情,便见容景回头看来,她表情顿时僵住,容景转回头,仿佛没看见地继续净面,她嘴角抽了抽,从他身上收回视线,虽然他不再纠缠她所学的灵术,但想必心里还是介意的。她面色有些讪讪。

        “你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吗?”容景净完面,拿了娟帕擦脸。

        云浅月这才想起她昨夜本来要见从西延归来的三公子和花落的,却被在暗室耽搁了。本来想对外面喊凌莲和伊雪询问,又想起那二人被她打发去了他父亲那里,便问道:“你乔装易容吗?怎么也不能以荣王府世子的身份去吧!如今你是朝中之人,没有老皇帝的准许是不能私自出京的?!?br />
        “操心你自己吧!”容景不看她,语气还是有些恼意。

        云浅月知道他还在别扭,便不再理会他。也走到清水盆净面,简单地洗了洗,走到镜子前将惯常绾的发打散,改了一种从来不梳的繁琐发髻。她径自忙活,容景坐在桌前没有帮忙的意思,看也不看她一眼。

        云浅月忙活半响,将发髻打理妥当,便走到衣柜,里面清一色的紫色阮烟罗,她翻弄了一阵,有些泄气,回头看着容景,“没衣服穿,怎么办?”

        “青影!”容景对外面喊了一声。

        “世子!”青影飘身而落。

        “去仙衣坊看看我昨夜吩咐做的两套衣装做好没有?”容景吩咐。

        “是!”青影应声离开。

        云浅月顿时笑了,“你昨夜就准备了?”

        “难道等着你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容景微微哼了一声。

        云浅月本来觉得压榨了他爹一门神技,心里欢快,如今被容景早将欢快磨没了。她有些郁闷,早知道回来受他冷眼,她打死也不学,即便学了,也不拿出来显呗。如今到好,自作孽了!这哪里是压榨他爹?成了压榨自己了。

        “哪个院子的?何事儿?”这时,院门口传来听雪、听雨的声音。

        云浅月正郁闷,闻言抬头看向窗外,两个容貌陌生的女子,但说陌生也不全是,至少和凌莲和伊雪又有几分隐约相像,她立即明白了这是她爹给她们改了容貌,果然是高手。她立即对外面喊,“听雪、听雨,让她们进来?!?br />
        听雪、听雨疑惑,立即让开身子。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恭敬地走进了屋。

        云浅月站在二人面前仔细地打量了一眼,半丝施术的痕迹都没有,难以想象她爹是怎么做到的。她不由对这个施术又升起浓郁的兴趣,赞叹地道:“爹真神了!”

        “小姐,我们都吓坏了!这也太神奇了?!绷枇斓氐?。

        “是??!王爷真是有本事儿?!币裂┟?,“跟真的一样?!?br />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嘛!”云浅月看着二人,“你们的眉眼还是有几分相似的,看来爹爹细心,保留了你们遗传凌家和伊家的相似之处,毕竟你们出身这两家,不好太过陌生,如今这样正好,似是而非。是你们,也不是你们?!?br />
        “嗯!”二人齐齐点头。

        “不知道爹爹这个是怎么弄的?应该是在你们眉心施了术?!痹魄吃碌阕哦嗣夹?,手下忍不住有些痒,似乎想研究一番。

        “云浅月,将你的爪子拿下来,将你心里的念头打消了!否则我现在就去找缘叔叔,他一定有办法让你忘记你昨夜所学的?!比菥傲沽沟难凵裆ü?。

        云浅月立即撤回了手,对容景笑笑,“想什么呢?我答应你了嘛,自然不会乱用的?!?br />
        “你自觉就好!否则我不介意帮你忘记?!比菥暗?。

        “你真是我大爷!”云浅月气恼地转过身,他何时成了她的管家婆了?何止是管家婆?若是管家婆,她还敢将人赶出去,可惜这个人冷下脸的时候,让她莫可奈何。

        容景忽然笑了,不知是被气笑的,还是这句话当真好笑,他慢悠悠地道:“云浅月,你的皮真是太松了,我看需要紧一紧?!?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