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灵术幻容(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王爷开始教云浅月口诀。因为记忆力的关系,云浅月自然一遍就能记住了。然后云王爷便开始引导她修习幻术?;檬醪煌谖涔?,需要内力支撑,而是由身体的精气和精华汇聚,由灵台与心灵达成一致。心之所依,灵之所聚,要求福灵心至,摒除杂念和万物,这是最难的一点,继而引导出身体最纯粹最本源的精华。

        因为云王爷教导与一番解释,云浅月很快就明白了玄机。但明白是一回事儿,她天资聪颖是一回事儿,但真正练起来没有窍门。要实打实从无练起。云王爷要求很高,一步步指引,半丝也不马虎,只有一步达到圆满,才准许她进行下一步。

        云浅月本来也是要求尽量圆满的人,更何况此时父亲在眼前,灵台清明,神智豁达,心无旁骛,所以每一步都按照云王爷的要求务必做到。

        从开始半丝灵气也无,到渐渐地手里有稀薄的灵气被引出,再渐渐地凝聚,越聚越多。每多一层灵气,就多上一个台阶。

        不练不知道,练了之后云浅月才顿悟她爹说的不难实在是太含蓄了。她记得早先看他还原容貌时手心聚了厚厚的一层云雾,像是一瓣瓣繁花。如今她感觉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连一瓣类似花朵的摸样都聚不成。

        时间一分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浅月的手心终于可以聚成三片类似于花瓣的云朵。云王爷终于让她停了手,“好了!”

        云浅月收了手,轻吐了一口气,感觉身子比以前居然轻盈许多,灵台也清明了。她看着云王爷,“这就行了吗?”

        “嗯,可以了!你初学,能这么短的世间达到现在的效果不错了!”云王爷摸了摸云浅月的头,赞扬骄傲地道:“和你娘一样聪明,你娘当年这么短时间也就三朵?!?br />
        云浅月闻言顿时笑了,“那是当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云王爷轻笑,伸手一指不远处的镜子,“你可以去那里验收一下你所学?!?br />
        云浅月点点头,下了床榻,走到镜子前,借着密室的夜明珠照亮,她清楚地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比早先的清丽多了丝空灵美,她眨眨眼睛,回头问云王爷,“要怎样验收?”

        “想,你想要变成什么样的人,便启动幻术,你就会是谁?!痹仆跻?。

        “那我想变成容景呢?”云浅月问。

        “大约也可以!”云王爷笑。

        云浅月深吸一口气,按照所想,福至心灵,想象容景的模样,同时启动所学的幻术,她初学,动作极慢,过了许久,才睁开眼睛,只见镜中人果然是容景的容貌,她“啊”的低呼了一声。转头问云王爷,“这……我想幻成谁就幻成谁,这玩意儿……人人都会的话,岂不是遭致天下大乱?”

        “所以是不传之术!”云王爷笑着道:“如今这天下间,除了我,你娘外,再就是你会了!是我和你娘偶然机缘下得到的。一直未曾外传?!?br />
        云浅月松了一口气,“还好!否则这太过吓人?!?br />
        云王爷笑了笑,“小丫头心善,不愧是我和你娘的女儿!”

        云浅月依然惊得够呛,不解地看着镜子中,“爹,这怎么这样神奇?”

        “这是用你身体的灵气和精华凝聚成的容颜覆在你容颜表层。说白了也就是在你周身设了一个障眼法而已。跟面具无二,但面具是实体的,这个是虚幻的?!痹仆跻溃骸暗娜飞衿媪艘恍??!?br />
        云浅月点头,看着镜子中,片刻后,将灵气渐渐撤回体内,她自己的容貌显出,问道:“这个我能保持多长时间?”

        “你修习的时间短浅,大约也就保持半个时辰吧!”云王爷道:“这里是密室,不能借助外面的自然灵气,这些全然是你本身身体内的纯粹灵气。若是能借助自然灵气,比如花草树木的灵气,就可以延长一些时间?!?br />
        云浅月点点头,“也就是说若是在外面的花丛里修习这个的话,会大有助益了?”

        “嗯,可以这样说!”云王爷点头,“但一般最好不要,万物都是生灵。你吸取了它们的灵气,它们就会枯死,也算杀生了。不如自身修习,才是你自己的,来路正大光明。用得也心安理得?!?br />
        “爹爹真是大善人!”云浅月笑了笑。

        “爹不是善人,而是觉得世间万事万物,总会因果轮回。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要人心向善为好。免得累于己身。就像十五年前,我大败天圣十五万兵马之事,当时我虽然尽力避免,但还是死伤数万士兵。后来我十几年不能和你相认。也算是因果?!痹仆跻∫⊥?,叹息一声,“不过实在迫不得已,是必可为,不得不为之时,也无需顾忌太多。人活一世,当许随性而为,才能不枉此生。我的女儿随性就好!”

        “嗯!”云浅月点头,感觉暖心暖肺。这样的父亲真的很好。

        “不过这幻术耗费身体的本源,最好不要常用,偶尔用一次倒无妨?!痹仆跻嵝训溃骸罢獯稳ダ都?,你要带面纱,必要时候露一面,其余时候用本来容貌最好?!?br />
        “嗯!”云浅月点头,想了一下又道:“我这次想要带上华笙等七人一起。但凌莲和伊雪跟在我身边够久了,被夜天逸他们熟悉了。这到麻烦?!?br />
        “一会儿你将她们叫来。我给他们施术掩盖一下吧!”云王爷寻思一下道。

        “那最好!能坚持几日?”云浅月眼睛一亮。

        “我施术没有我解术,是解不开的,可以一直到回来等我解开?!痹仆跻?。

        “那最好!”云浅月落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随即又道:“那你也给我施术不就得了!哪里需要我辛辛苦苦学这一夜,回来再学呗!”

        “用我施术日夜都得是那副容貌模样。你确定让小景日日对着个陌生女子看?”云王爷眨眨眼睛,“况且他未必高兴我教给了你这个?!?br />
        “当然不,算了!”云浅月立即打消了念头。即便是自己,但也不行!本来抬步要离开,又问道:“那容景呢?他必然也不能用荣王府世子的身份出现,大约是楚家主吧!我变幻了他不变幻,也没用??!”

        “小景必定有自己的办法!”云王爷摆摆手,“去吧,天亮了,他大约早醒了!”

        云浅月点点头,出了内室。只见外面天蒙蒙亮。云老王爷大约是早起了,没在房间,应该去了后院散步,她回头对云王爷道:“爹,你就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让凌莲和伊雪过来找你?!?br />
        “好!”云王爷应声,摆摆手,坐在桌前椅子上,眉眼有些疲惫。

        云浅月见他眉眼隐隐疲惫,有些心疼,便道:“哥哥辰时还会带着嫂子敬茶吧?你别睡着了误了时辰,哥哥大婚第一日,你要喝新妇敬茶??梢圆挥迷绯?!等他们敬茶完你再休息?!?br />
        “嗯!”云王爷摆摆手,慈爱地笑笑,“爹没那么弱,去吧!去蓝家小心一些!不过有小景跟着你,我也放心?!?br />
        云浅月点点头,出了房门。踏着晨雾向浅月阁走去。

        回到浅月阁,院中静静,凌莲和伊雪听到动静从房中跑了出来,刚要说什么,云浅月对二人摆摆手,“你们先去老王爷的院子找我父王。让他帮你们变幻一番容貌?;乩丛偎?!”

        二人闻言点头,转身向浅月阁外走去。

        云浅月推开房门,只见容景果然已经醒来,此时正穿戴妥当歪在床上看着她,全身懒洋洋的,像是个文弱公子。她走进来,对他一笑,“什么时候醒的?”

        “半夜!”容景幽幽地吐出两个字。

        “然后再没睡?”云浅月看他像是被抛弃的孩子,忍住笑意询问。

        “嗯!”容景闷闷哼了一声,“你不在,睡不着?!?br />
        “那你离开我这一阵子难道就不睡觉了?”云浅月扬眉。

        “那不一样!”容景摇摇头。

        云浅月看着他,见他没精神,便笑着道:“我压榨了爹爹学了一门幻术,变幻给你看好不好?”

        “嗯!”容景可有可无地点点头。

        云浅月站在他面前,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很快就变成容景的模样。容景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一双凤眸难得惊异。

        云浅月对他笑笑,献宝地道:“怎么样?厉害吧!”

        “胡闹!赶紧变回去!”容景面色露出怒意。

        云浅月被他的恼怒弄得心下一颤,转眼间灵气就散了去。她看着容景,想起她爹说小景未必高兴他教给她这个的话,小心试探地问:“怎么了?你不高兴?”

        “我该高兴吗?”容景似乎压抑着怒意。

        云浅月蹙眉,“不过是个幻术而已,你不高兴变做你,我不变就是了?!?br />
        “那你还想变做谁?你知道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容景闻言怒意似乎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