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灵术幻容(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个臭丫头,怎么说话呢?我是你爷爷!”云老王爷勃然大怒。

        云浅月抖了抖手腕,挑眉,“我的好爷爷,您与其对我怒,不如想想怎么保住您这个屋子。若是我的手一抖,心里一个不高兴,给掀翻了,您可就没地方睡了!”

        “你……”云老王爷看着云浅月一副跃跃欲试拆房的架势,怒极失语,片刻后,转向云王爷,恼怒地道:“你生的好女儿!”

        “是我生的好女儿!她若是不好,父王当年又怎么会让我不准见她!”云王爷慢慢地吐出一句话,转身坐在了桌旁的椅子上。

        云浅月一怔,看了云王爷一眼,又看向云老王爷,“是你不让他见我的?”

        云老王爷哼了一声,不理会云浅月,对云王爷道:“你还算守信!”

        “您让我在云王府的祖嗣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发誓,我若见她,她就断胳膊断腿,您说,我哪里还敢?”云王爷为自己斟了一杯茶,又慢声慢语地道。

        云浅月腾地站起来,瞪着云老王爷,怒道:“糟老头子,你凭什么不让他见我?还发毒誓?”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原来问题症结在这里。

        “凭什么?就凭我是他老子,你是我孙女。他们一个个都走了!将我老头子扔在这里。他若是见你,将你也拐走了怎么办?”云老王爷瞪眼。

        “那你也不能剥夺我的父爱!”云浅月也瞪眼。

        “父爱?你不是有父亲吗?”云老王爷哼了一声。

        “我和他不亲,他眼里只有那一大堆小妾,哪里有我!”云浅月说话几乎用吼了。

        “他总归是你大伯!臭丫头,原因不在他,在你,他虽然窝囊,但对你开始也挺好,还不是你对他冷着脸,装疯作傻,纨绔不化,越来越不像样子,渐渐的他才不理会你了?!痹评贤跻诹嗽魄吃乱谎?。

        “他让你发毒誓你就发毒誓?你脑子怎么长的?”云浅月转头瞪向云王爷。

        云王爷无奈一叹,“我不发毒誓有什么办法?他不但用你娘的命威胁我,还用他自己的命威胁我,我不答应,就带不走你娘的棺木,他就自杀。刀都架到脖子上了。割破的不止是皮肉,都见了骨,我再不吐口,他就真死了。你觉得我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我面前?”

        “这样?”云浅月转头有看向云老王爷,见云老王爷得意地挑眉,她大怒,“你这个老头,你怎么这么坏!”这个老头子是他爷爷,她骂人的话一大堆,但也没法真骂出来。一个“坏”字却不解气,更没威慑的力度。怒道:“他是我爹,见我怎么了?你干嘛非不让?见了他我哪儿能就跟他走了?”

        “那没准!我老头子没把握的事儿不做!”云老王爷半丝悔意也无。

        “你……”云浅月气急失语。不愧是他爷爷,也不愧是他父亲,她不愧是他们的孙女女儿,看看,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句话绝对不是没有道理,一山更比一山高。她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下来,问道:“那怎么如今又让他见我了?不怕我断胳膊断腿了?”

        “约定是十年!从你娘离去时算起,十年内不准认你。如今过了!毒誓自然解除了?!痹仆跻玖丝谄?。

        “我娘离开时候我两岁半,十年已过就是十二岁半,但我如今十四岁半。这剩余的两年你做什么去了不来找我?”云浅月又看着云王爷。

        云浅月想着十二岁半的时候她都在做什么?

        帮助夜天逸巩固初步掌控的北疆,和容景继续玩捉迷藏,找到了她的哥哥在南梁做太子,偶尔气气糟老头子威胁拔他胡子,偶尔和冷邵卓打场小架出出闷气。对了,还有继续追在夜天倾身后装痴情。十二岁半的时候,她似乎做了甚多事儿!那时候还不知道有一个亲爹,和一个什么见鬼的约定。

        “说??!怎么回事儿?那为何两年前不来找我?”云浅月见云王爷不说话,瞪着他。

        “怎么没来?我们来了,但你娘说你现在挺好,还是先别打扰你了!”云王爷一叹。

        “我好?你们哪只眼睛看见我好了?”云浅月听到他提到她娘,想着她娘果然活着。

        “小丫头,你敢说你过得不好?你将老皇帝耍得团团转,将夜天倾糊弄得找不到北,玩得不亦乐乎,怎么就不好了?况且还有一个痴情的小景,都被寒毒折磨成那样了,还日日看着你的画像……”云王爷道。

        “他日日……看着我画像?”云浅月敏感地抓住这句话。

        “嗯!荣王府有一箩筐你的画像,都是他画的,从小到大。不计其数的画卷?!痹仆跻ψ诺溃骸拔壹硕季景?!怀疑他的画功是因为你才练出来的?!?br />
        “在荣王府哪里?我怎么没见到那些画像?也没听他提起?”云浅月疑惑地问。

        “哦,两年前我和你娘偷着将画像带走了!他大概没对你说吧!”云王爷笑着道。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瞪了他一眼,气怒小了一些,但还是不甘心,“你们也忍心,明明都来了又走了?!?br />
        “都忍心了十年了,又差一年半载?”云王爷喝了一口茶,感叹地道:“我们都是已死之人,怕一旦搅入你的生活,给你带来麻烦。何况你又不是自己,不单单是我们的女儿?;故窃仆醺牡张?,聚在你身上的视线太多。免得牵连云王府。反正你自小就有主意,十多年没了我们过得也挺好。我们的女儿,自然放心。就算扔进泥潭里也能好好活着。又有什么不忍心?”

        “你这是夸你自己呢,还是夸我呢!”云浅月没好气。

        云王爷呵呵笑了起来,声音润耳。

        云浅月这才发现他从进了这个屋子后的声音就变了,不再是伪装的云王爷那种苍老谨慎的声音,而是润如清泉,比少年人少了一丝清澈,但多了一丝磁性。极为好听,他打量着她,忽然走近,看着他的脸,“这张脸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和我大伯长得一样?”

        “不一样!一母生九子,九子还各不同呢!”云王爷摇头。

        “扯开面具我看看!”云浅月盯着他的脸,居然看不出面具的痕迹。

        “不是面具!这是一种幻术。哎,我让你看看吧!好不容易见了面,不能让你连爹也不识得?!痹仆跻畔虏枵?,走到软榻上盘膝而坐。

        云浅月看着他,一瞬不瞬?;檬??

        只见云王爷盘膝坐好之后,双手抬起,手心渐渐溢出雾气,那雾气看着像是雾气,但似乎透着一种轻灵的剔透之色。渐渐地,雾气越聚越多,在他手心如一片云,但这云层层叠叠,又似繁花开了一层又一层。

        云浅月眨眼不敢眨,盯着他的动作,只见过了片刻,那层云雾脱离他手心,向他脸上扑去,顷刻间便盖住了他的脸,然后奇迹出现了,这一刻,云雾散去,她面前忽然现出一张陌生的容颜。

        这一张容颜该怎样形容?

        和云王爷隐隐有几分相似的眉眼,但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相似,这完全就是一张俊美的容颜,说俊美,实在是太含蓄了。何止俊美?他见过很多的美男子,容景自是不必说,比如玉子书的玉质盖华,比如夜轻染的俊美张扬,比如容枫的秀逸独具,比如南凌睿的俊美风流如桃花之貌,等等,这些她自认为盖全了天下男儿的花样容颜。但如今看来,还是有遗漏。

        有这样的一种容颜,无关年岁!就如她初见南梁国师,老皇帝五十五大寿那一日他带着面具出现在金銮殿上,淡薄高远,不可辨其年月。二十是他,三十是他,四十是他,或者五十还是他。

        不是比容景和玉子书更俊美,而是独有一种温润的清华。眉眼口鼻,分开每一处都不是最鬼斧神工雕刻的那种精致,但合在一起,就是极其的和谐。仿佛他天生就该长这样。千万人之中,绝对一眼就能醒目的容颜。

        “你……”云浅月看着云王爷,又看看云老王爷,疑惑地道:“你真是我爷爷亲生的吗?怎么差这么远?”

        “臭丫头!怎么说话呢!”云老王爷吹胡子瞪眼。

        “我是就事论事。您看,我父亲长这样,您长得比他可差远了?!痹魄吃碌?。

        “混账丫头!我一个老头子了,你能看出什么来?”云老王爷骂了一句,看了一眼云王爷,怒道:“看着你这张脸我就一肚子气,赶紧给我弄回去!”

        “你不喜我这张脸,我不是躲离你身边十几年了?”云王爷挥手就要还回去。

        云浅月一把抓住他的手,赞叹地道:“别,先就这样吧!让我多看两眼,啧啧,多养眼??!我的容貌是不是遗传你?”

        “没有!你的容貌更像你娘?!痹仆跻ψ乓⊥?。

        “那你像谁?变异?”云浅月疑惑。

        “据说我像百年前的先祖云王?!痹仆跻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