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观摩洞房(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天倾颔首,“不错!云王叔是真正的云王叔,还能再查出什么来?”

        “想想当时的情形,我就觉得解气。父皇一直以为他有铺天盖地的网,可以罩住所有事情??墒遣幌肜狭酥展槭抢狭?。制衡你我是绰绰有余,但是对付月妹妹和容景,可就难了!”夜天煜颇有些解恨地道。

        “是??!他若是真能制衡得了月妹妹,也就不会允许她如此屡次不给他面子,言语无忌,放肆无礼了??銮一褂幸桓鼍笆雷釉谠旅妹蒙砗??!币固烨愫鋈恍α诵?,将手中攥了许久的凝脂露扔在一旁,“月妹妹喜欢上景世子,也不是没有来由。那样的人,谁不喜欢?天下有几个容景?也就那一个罢了?!?br />
        “错!东海国的玉太子就堪比他?!币固祆弦⊥?。

        “东海国的玉太子?嗯,据说他和月妹妹有交情,在河谷县,月妹妹曾经和他单独在翠微山的碧波亭相见,回城时候二人言语神色好似故友。真没想到,月妹妹每每让人意外??上已圩?,月妹妹追在我身后这么多年,我生生没看透?!币固烨悴园椎娜萆行┌没?。

        “呵,七弟倒是看透了,那又如何?还不是抵不过容景的一笑?”夜天煜笑了一声。

        夜天倾沉默下来。

        二人不再说话,各自想着心思。

        云浅月出了二皇子府后,略过丞相府,只见丞相府一片清清的冷寂,红绸喜字被风吹来,飘飘零零。仿佛如深秋枯拜的落叶残花。红的刺目张扬,却又昏暗阴森。

        云浅月想着不知道这丞相府里埋了多少阴魂,她想起了上次入了秦玉凝闺阁盗走的那副紫竹图画,那是关于荣王府的秘辛。而显然一直被秦相府保留,传到了秦玉凝手里。若非得知秦相府原来是百年前的南疆嫡系分流,投靠天圣皇室,那么她到奇怪那幅画的由来。如今得知秦相府的隐匿身份,秦相府有那副画自然不足为奇了。

        云浅月不多做逗留,甚至身形都未停顿,掠过丞相府,向云王府而去。

        一路很是顺利,回到云王府,前方大厅喜堂依然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她向里面看了一眼,见容景好端端地坐在那里,把玩着杯中酒,神色淡然惬意,说不出的慵懒优雅,似乎察觉她回来,低着头抬起向外望来,云浅月隔着数桌的宾客和来回走动伺候的丫鬟小厮对他吐了吐舌头,转身脚步轻快地向西枫苑走去。

        容景自然看到了云浅月对他俏皮的表情,收回视线,端着酒杯闷声而笑。

        夜天逸同时也向外看了一眼,正见到她对容景做俏皮的神色,他眸光缩了缩,收回视线,瞟了容景一眼,微低下头,遮住眼中的暗沉。

        苍亭同时也感应到了云浅月的气息,抬头望去,同样坚定了云浅月的俏皮神色,他端着酒杯怔了怔,须臾,云浅月转身离开,他才收回视线。

        夜轻染自然也知道云浅月来,向外看了一眼,同时将容景、夜天逸、苍亭三人的神色看在眼里,用鼻孔轻轻哼了一声,忽然放下酒杯,离席而去。

        “小魔王,你去哪里?”老皇帝喊住夜轻染。

        “尿急!”夜轻染丢出两个字,头也不回地出了喜堂。

        老皇帝住了口,看着夜轻染离去,收回视线,对停下觥筹交错的众人笑道:“这个小魔王,朕以为他做了将军后会收敛些性子,不想如今是越来越野了。以前每当这种宴席他都坐不住跑出去玩,朕一旦问他,他一准尿急。如今指不定又跑哪里玩去了!”

        “这个小魔王实在让臣头疼!出去历练七年,也不见长进?!钡虑淄跷弈蔚亟庸?。

        “其实也不止他,还有一个月丫头,也是个坐不住的主!可惜每次宴席到一半的时候,趁朕不注意她就偷偷溜了出去。朕连她个衣服边都抓不着。你们看看,如今自家的喜宴,她干脆都不来应场了?!崩匣实塾中Φ?。

        “都说这性子是天生来的,改也改不了。依老臣看,这浅月小姐和染小王爷到真是投脾性?!毙⑶淄蹩戳俗约叶右谎?,笑着附和。

        “都是一对小儿女,胡闹而已!”德亲王看了容景一眼,笑着摇摇头。

        “哎,若非月丫头和天逸自小有婚约,这小魔王到和月丫头合拍……罢了,罢了,不谈论这两个孩子了!来,喝酒,众卿今日务必尽兴而归??!”老皇帝老眼看了夜天逸和容景一眼,笑着对众人摆手,示意继续。

        众人连连附和,但早先的热闹不复存在,空气中多了一丝敏感和小心。

        这一番对话容景仿佛未听见,依然低着头把玩着酒杯,看着杯中酒在杯壁转圈,透出晶莹剔透的色泽,他薄唇似笑非笑,看不出心中所想。

        云浅月自然不知道她就短短地露了一面,便引起喜堂内一番口舌纠葛,她脚步轻快地向西枫苑走去。如今她无事一身轻,自然想看看云离和七公主洞房没?嗯……换句话说,怎么个洞房法?可以学学,以备后用。

        刚走出不远,听到身后熟悉的脚步声,她转回头,斜睨着夜轻染,“怎么出来了?”

        “尿急!”夜轻染没好气。

        云浅月眨眨眼睛,伸手向西一指,“喏,那里是茅房!”话落,她转身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夜轻染还在她身后跟着,她再次回转头,疑惑地问,“你不是尿急吗?怎么不去茅房?”

        “西枫苑有茅房没?”夜轻染问。

        云浅月默了一下,点点头,“有!”

        “那我去西枫苑上茅房!”夜轻染见她磨蹭,反而越过她,大踏步走在前面。方向自然是西枫苑。那样大步流星的姿态看起来真像是很急的样子。

        云浅月跟在他身后,忍不住好笑。觉得夜轻染别扭的时候的确很可爱。

        二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来了西枫苑?;姑豢拷?,便感受到西枫苑暗中无数微暗的气流,几乎一步一岗,将西枫苑防守的如铜墙铁壁。

        “小丫头,你还怕有人抢了你的嫂子不成?”夜轻染打量了西枫苑一眼,回头问。

        “那没准,以防万一。秦玉凝不是就被人抢了吗?”云浅月很是满意西枫苑的防守,伸手对内院的一个角落一指,“喏,那就是茅房!”

        夜轻染轻咳一声,“还是不急了!”

        “不急了?”云浅月挑眉。

        “嗯!你看看这里四下多少人监视着?本小王就算急能上得出来?”夜轻染哼一声。

        云浅月默,看着夜轻染,实在忍不住道:“有了尿能憋回去?”

        夜轻染脸上一红,闪过一丝尴尬,片刻后对云浅月低声怒道:“小丫头,你可别忘记你是女人,有这么和一个男人谈论尿不尿的事儿吗?”

        “人有三急。你我朋友一场,我总不能看着你被尿憋死?!痹魄吃戮×Φ乇镒判Φ?。

        夜轻染俊脸红白片刻,咬牙切齿地道:“放心,憋不死!”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出声,当她以为她不知道他每次偷偷从宴席溜出来都用尿急做借口?以前就是这个毛病,说起来这人也够懒的,都懒得找别的借口。出外历练七年,如今回来还是这个借口。让她想不觉得好笑都不成。

        “笑够了没有?笑够了听壁脚去!”夜轻染回过身,红着脸一把拽住云浅月的胳膊,拖着她就走。

        “听壁脚是可耻的行为?!痹魄吃滦ψ盘嵝岩骨崛?。

        “学习一下而已,你我勤奋好学,不算可耻?!币骨崛镜睦碛晒诿崽没?。

        云浅月很是认同地点点头,笑道:“你说得对,敏而好学,这可是好学生的行为?!?br />
        夜轻染得意地挑了挑眉,不再说话,拖着云浅月走了几步,似乎觉得太慢,便足尖轻点,径直向大红喜字的新房房顶而去。四周有隐卫刚要现身,见到云浅月,都又隐了下去。夜轻染带着云浅月轻飘飘落在了房顶。踏瓦而无声。

        上了房顶,夜轻染松开云浅月,伸手去揭瓦。

        云浅月也不阻止她,不但不阻止,还跟着他一块儿揭瓦。两人对于此道都是个中高手,于是很快两块瓦被轻轻拿下,半丝响动也无,古代的房就铺设一层瓦而已,所以,两片瓦拿下后,房顶露出一个小窟窿,正好够两个人探头,二人对看一眼,齐齐将头贴了过去。

        就在这时,身后一阵轻微的风拂过,伴随着一抹如雪似莲的气息袭来,云浅月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揪着后衣领给提了起来,转眼间轻轻一个旋转,她只觉得一抹月牙白的衣袖拂过她的脸,轻轻柔柔的,转眼间,人已经被带离了房顶,飘身落在后院。

        “弱美人,你做什么?”夜轻染压低声音的怒意传来。

        “对啊,容景,你做什么?”云浅月挥手打掉容景的手,转回身看着他。

        容景淡淡瞥了云浅月一眼,伸手拉住她的手,带着她抬脚就走,“打扰人家洞房是遭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