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扭转乾坤(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景世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老皇帝似乎也被惊住了。

        “景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容景摇摇头,看向地上的那两个老者和一个妇人,似乎叹息一声,“大约是早先就服了这种毒了吧!他们也是如此死法!这背后人看起来当真心狠手辣,无论他们诬陷人成与不成,既然一早就服了这种腐尸丸,就都会死?!?br />
        “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老皇帝似乎气得大怒,“何人如此心狠手辣?”

        容景不再言语,满堂宾客似乎都被骇住了,齐齐沉默。

        “不是有人在这堂中下得手?刚刚都谁靠近了云武?”老皇帝又想起什么问道。

        众人有的看向云浅月,有的看向苍亭。谁都记得早先云浅月对云武使用催眠术,被苍亭阻止,二人那时候距离他最近。

        “景刚刚说了,这种腐尸丸要一个时辰之前服下,才会毒发?!比菥疤嵝牙匣实?,“皇上,苍亭和这三人进来这里有一个时辰吗?”

        “哥哥和嫂嫂三拜天地到现在也不到一个时辰?!痹魄吃驴戳瞬酝ひ谎?,苍亭正对她看来,眸色清正,她撇开眼,淡淡道。古人的一个时辰等于现代的两个小时。

        “朕也觉得众目睽睽之下,又有这么多武功高深之人在,无人能趁机下得了手??蠢茨潜澈笾苏嫒缇笆雷铀?,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他们活了!”老皇帝似乎平息了一下怒意,对容景询问,“景世子,依你看这件事情怎么办?”

        “尸体尽快焚毁,此事稍后彻查!”容景道。

        “好,朕说了还云王府和云王兄一个公道,看来的确是有人想要陷害云王府,既然景世子回京了,这件事情就交由景世子彻查如何?务必查明谁在暗中搞鬼?!崩匣实鄣?。

        “景遵旨!”容景颔首。

        老皇帝向上首走去,步履似乎又老了一些,走了一步忽然回身对云王爷又道:“云王兄,今日你我儿女亲家,亲上加亲,你上上首来,我们多喝几杯。朕向你赔不是?!?br />
        “臣惶恐!”云王爷垂着头连忙道。

        “唉,过来吧!今日本来是喜事儿,却闹出了这么一桩,多少影响些心情。你就别推辞了!朕这些年第一次嫁女儿,这喜酒怎么也要喝,不能被搅和了!”老皇帝和气地道。

        “那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云王爷不再推辞。

        二人一前一后向上首走去。

        “来人,将这尸体带去王府后院焚毁?!比菥拔律傲艘簧?。

        大堂外立即进来几名黑衣男子,显然是隐卫,手上都带着似乎什么皮制的手套。很快就将地上的包括云武在内的四个人都抬了下去。

        云浅月看向玉镯和绿枝。二人立即意会,连忙挥手吩咐人重新打扫礼堂摆上宴席。

        一阵阵酒香菜香扑鼻,算是驱散了几分早先的阴霾和死寂。

        云离抬步也跟着抬着死尸的隐卫向外走去,云浅月拉着容景起身站了起来跟了出去,出了喜堂之后,她出声唤住他,“哥哥,今日是你大喜,不宜再去见焚烧死人??銮胰怂懒?,看也无用,公主还在闺阁等着您呢!”

        云离停住脚步,一脸痛苦,“可是……妹妹,他是我堂哥,虽然我如今是云王府世子,但我和堂哥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他虽然自小偷鸡摸狗,好吃懒做且无赖脾性,但是他没有那么坏,如今害云王府和父王,定然是被人逼迫不得已?!?br />
        “我知道!但他也算是咎由自取,为何云王府旁支这么多人,背后之人偏偏找了他?也跟他自己有关。如今死了也就死了,不死的话,你认为今日之事他陷害不成还能活命?”云浅月挑眉,“我知道你重情义,或者你再想想,若是今日我们云王府遭了他陷害会如何?不止是云王府一府千人,还有旁支二百多人,还有依靠云王府的那些人,顷刻间全部倾塌瓦解,株连九族的话,何止万人?哥哥,你说他该不该死!今日能扭转乾坤,靠得可不是幸运?!?br />
        云离后退了一步,面色惨然地点点头。大红的衣衫穿在他身上,更衬得他脸色苍白。

        “让二叔去观他葬礼吧!你就别去了!”云浅月语气温和下来,云离重情重义,也不枉她将他提上来做云王府世子和哥哥。若他冷血无情,恨云武而没半丝痛苦,她到觉得不好。

        “浅月小姐说得对!我去吧!你今日是新郎官,七公主对你不错,虽然今日之事云武搅局,险些害了云王府,若他不死,皇上饶了他,我也会打死他这个不忠不孝的畜生,如今死了,我就去送他一程,你好好待公主,别慢待了。女子一生,今日才是她最幸福之日?!倍弦耸币沧吡顺隼?,接过云浅月的话对云离道。

        云离看了云浅月一眼,又看了二老爷一眼,终是点点头。

        二老爷伸手拍拍云离肩膀,抬步向后院走去。

        “凌莲、伊雪,你们送哥哥去西枫苑!”云浅月对身后同样跟出来的凌莲和伊雪吩咐。

        二人应声,看向云离,云离不再多言,向西枫苑走去。

        云浅月回头看了一眼,喜堂内已经笙歌一片,推杯换盏,无比祥和喜庆,似乎早先的事情没发生一般。她握紧容景的手,不说话,拉着他向浅月阁走去。

        “景世子原来先天逸一步回来,为何不在里面坐席?”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左侧方传来。

        云浅月和容景停住脚步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正是夜天逸一身风尘地进了府。云浅月没说话,容景淡淡一笑,“七皇子回来得不晚,刚刚开席,赶得正好!景身体不如七皇子康健,这些日子累得惨了。就不喝喜酒了!七皇子多喝几杯?!?br />
        “好说!”夜天逸笑了一声,转向云浅月,温柔轻唤,“月儿!百鸟朝凤铃可喜欢?”

        “喜欢!今日哥哥和七公主大喜,七皇子多喝几杯,我们就不奉陪了!”云浅月淡淡点头,话落不再多言,拉着容景继续向浅月阁走去。

        夜天逸没再说话,一脸莫测地看着二人联袂离开,很快廊桥水榭遮挡住了二人的身影,他收回视线,伸手轻轻弹了弹身上风尘,步履沉稳地进了喜堂。

        云浅月拉着容景转过了廊桥水榭,前厅喜堂的喧嚣声被抛于身后,二人一路无话回到浅月阁,今日的丫鬟婆子都被喊去了前厅为喜宴帮忙,浅月阁静谧无声。

        云浅月松开容景的手,对他语气柔和地道:“你进屋去歇着,我去厨房给你包饺子?!?br />
        “我和你一起!”容景摇摇头。

        “你不累?”云浅月挑眉。

        “见到你就不累了!”容景笑吟吟地望着她。

        云浅月清晰地看到容景眸光倒映着她的身影,她笑着点头,重新拉住他的手,语气轻松,“那走吧!看看你是否比容枫和夜轻染包的饺子好?!?br />
        容景含笑不语,跟着云浅月向厨房走去。

        二人来到小厨房,净手,和面,跺馅,擀皮,在云浅月一边做一边解释下,容景不慌不忙,不紧不慢,有条不絮地跟着云浅月包饺子。

        容景的饺子包得自然是极好,好过容枫和夜轻染,甚至比她练了好多年包得都好。云浅月盯着容景包出的饺子看了半响,有些不服气地道,“你这样能干,还要不要别人活了?”

        容景低笑,凑近云浅月,“你希望我不能干?”

        云浅月一噎,泄气地摇摇头,“还是能干些好!”

        “是??!我能干,你嫁给我才会有福气?!比菥靶Φ煤貌恢镜靡饴?。

        云浅月难得见到容景这般得意的神情,忍不住好笑。

        两个人的饺子很快就包完了,云浅月架火,容景掌锅。

        云浅月看着容景即便在小厨房这样热气熏熏火气熏熏的地方也如此秀雅,她忍不住道:“以后咱们俩流落江湖,就开个饺子馆。你往门前这么一站,保准我们家生意红红火火,人流不息?!?br />
        “是咱们家!”容景矫正。

        “对,是咱们家!”云浅月笑得开心。

        容景唇瓣勾起,用勺子轻轻搅拌着锅,让饺子散开,看着一个个的饺子的肚子变圆润透亮,在水中雀跃,他心情似乎很好,偏头在云浅月脸颊落下一吻,又轻轻移开,如蜻蜓拂过水面,划过柔柔的痕迹。

        云浅月的脸蓦然一红,配上蒸蒸的水汽,一时间比锅中的饺子还要剔透莹润。

        容景偏头看着她,心神一荡,忽然扔了勺子,伸手一揽,将云浅月抱进怀里,低头对准她的唇吻下。云浅月一怔,连忙伸手挡住他的手,嗔羞地道:“一会儿饺子煮烂了!”

        “煮烂就煮烂!”容景盯着云浅月的手,示意她拿过。

        “煮烂就白忙活了!”云浅月眨眨眼睛。

        “白忙活就白忙活!”容景眸光聚上暗潮。

        “那你就没得吃了!”云浅月清楚地看着容景眸光中的暗潮,心有些跳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