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迎娶刺杀(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嘟囔,“同样是大喜,为什么我看着云王府觉得喜气盈盈,而看着这丞相府觉得全是煞气?”

        “小丫头,你还真说对了!这丞相府就是有煞气?!币骨崛靖胶?。

        “应该是杀气吧!”云浅月纠正。

        “也可以这么说!要不怎么来带你看有趣的事儿呢!”夜轻染显然有些兴奋。

        云浅月瞥了夜轻染一眼,有些无语。这个人有时候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子。不过虽然外表如此,但他从来就不会无的放矢,看来今日丞相府有好戏看了。

        二人等了片刻,此时丞相府大门口唢呐锣鼓声响起,显然是二皇子府迎亲的队伍来了。秦玉凝闺房的房门被从里面打开,丫鬟婆子涌出一大堆。中间簇拥着一个身穿凤冠霞帔,头盖龙凤盖头的美人。

        美人纤姿窈窕,聘聘婷婷,左右由一个十全的婆子和丫鬟扶着,迈过地上的红绸向前院走去。十全婆子口中说着一大堆吉祥的喜话。丞相府前后院一时间热热闹闹。

        “小丫头,看出什么来没有?”夜轻染凑近云浅月低声询问。

        “那个新娘子不是秦玉凝?!痹魄吃露⒆拍歉鲂履镒拥?。虽然像极了,但不是。

        “对!不是!”夜轻染点头。

        “丞相府在干什么?大婚了,还要临阵换兵?”云浅月收回目光看向秦玉凝的房间,从这个角度看不甚清,她想着要不要此时进去看看秦玉凝是否在房间里,还是哪里去了。

        “走,换个地方!”夜轻染不容云浅月行动,伸手一拉她,身轻如燕地向前掠去。

        云浅月只能跟在夜轻染身后,掠过高墙外,二人来到了距离丞相府前门一处院落一角。夜轻染带着云浅月飘身落在了一株桂树上。这一条街道同样是人山人海,没人注意突然悄无声息地落下了两个人。

        这回距离得近了,丞相府大门口的情形看得清楚。夜天倾一身大红喜服,褪去了往日的太子身上的桂冠和阴沉莫测之气,显得极为俊美。他翻身下马,长身玉立地等在大门口。新娘子由秦丞相领着从里面送出。

        锣鼓喧天,人声鼎沸中,秦丞相将新娘子交给夜天倾。夜天倾接过她的手,亲自扶着她上轿。后面的十全婆子说着百子千孙的话。

        云浅月盯着新娘子的动作,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且会发生什么。而且是一定的!

        果然她正这样想着,便见新娘子的大红喜服红绸衣袖下一道寒光窜出,直直刺向夜天倾的胸口。速度太快,快得令人觉得是眼前一花,那寒光便接近了夜天倾的胸口,裂帛割破,“叱”的一声。

        “要出手吗?”云浅月偏头问夜轻染,毕竟她是他带来的,他能带她来,自然早就知晓会有这一幕的吧!

        “不用!”夜轻染摇头。

        云浅月继续看,只见夜天倾脸上现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大喊了一声“玉凝”,便身子后退,对着新娘子拍出了一掌。新娘子不退反进,不理会夜天倾打来的掌风,直直地将匕首刺进夜天倾的心口。

        匕首径直没入夜天倾的胸口,她的身子也被夜天倾打飞了出去。

        “?;ざ首?!”

        这一变故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追随夜天倾而来的护卫隐卫等人纷纷现身,有人扶住夜天倾,有数人将刀架到了新娘子的脖子上。

        “怎么会这样……这……”秦丞相仿佛吓傻了,瘫软在地,喃喃出声。

        夜天倾胸前鲜血直流,他捂住胸口,伸手指着被她打了一掌躺在地上的新娘子,颤着声道:“将她……的盖头掀起来!”

        有人立即掀起了新娘子的盖头,盖头下是一张秦玉凝的脸。

        “玉凝……你怎么……我对你不好吗?”夜天倾如一个痴情的男子,一脸受伤地看着秦玉凝,“你为什么要杀我?”

        “二皇子,她……她不是玉凝……”秦丞相此时指着地上的女子道。

        “不是?”夜天倾疑惑地看向秦丞相。

        “易容,这是易容的?!鼻刎┫啻蠼?,“玉凝的手上没有那颗黑痣?!?br />
        “揭开她的易容,我看看到底是谁!”夜天倾支撑着身子怒道。

        很快就有人伸手去扯那女子的脸,从她耳后轻轻一扯,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被扯下,露出一张极为年轻的女子的脸,女子一脸苍白地看着夜天倾。

        “你是谁?为何要杀本皇子!”夜天倾看着女子。

        女子对夜天倾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嘴角有黑色的鲜血流出,片刻后,头一歪,闭上了眼睛,手也耷拉了下去。到死一言未发。

        夜天倾一怔。

        “二皇子,她服毒自尽了!”一名侍卫连忙去掰开女子下巴,伸手去探女子鼻息,禀告道:“已经没了气息!”

        夜天倾点点头,看向秦丞相,抿了抿唇,“丞相,这件事情本皇子要你给个交代!”

        秦丞相已经老脸发白,连声道:“老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老臣……来人!快去小姐闺阁看看,小姐可还在?”

        “是!”有人立即应声向内院跑去。

        “二皇子,您的伤……先进府找太医吧!”秦丞相从地上爬起来,走向夜天倾。

        夜天倾此时捂住胸口的手已经鲜血直流,血滴滴答答地染红了脚下的地面,他拿开手,阻住秦丞相的脚步,“丞相大人请止步吧!本皇子迎亲遭此际遇,哪里还敢进你的府???恐怕进去后就真出不来了!”话落,他痛苦地对身后的人道:“扶我回府!”

        身后扶着他的人大约是他的隐卫,闻言连忙抱起夜天倾向二皇子府而去。

        二皇子府本来就比邻丞相府,无非是几步道的事儿,那名隐卫带着他很快就进了旁边的府邸,迎亲的丫鬟婆子等队伍的人连忙跟了夜天倾回了太子府。

        早先热热闹闹的丞相府门口刹那清冷一片,围观的百姓们都人人脸色发白。本来是喜事儿,却是变成了这等刺杀之事,还是亲眼目睹。但众人未立即散去,而是等待着看秦丞相如何处理。

        “将这个女子搜查一遍,看看可有痕迹!她怎么会混入了丞相府假扮成了玉凝?”秦丞相似乎极怒,说话的声音都颤抖。

        丞相府的仆人闻言立即上前,对女子全身上下搜查了一遍,对秦丞相摇摇头,“回相爷,什么也没有?!?br />
        “没有?怎么混进来丞相府的?十全的婆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秦丞相看向早先扶着新娘子出来的那些人,大怒道。

        “奴婢也不知!”十全婆婆和几名丫鬟婆子跪倒一片,吩咐摇头。

        “你们不知道谁知道?”秦丞相显然怒极。

        “回相爷,我们听到小姐起床之后就连忙进去了,进屋之后小姐就已经坐在了梳妆镜前了。之后就给小姐打点装扮,后来再没离开过小姐……这……奴婢们实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十全婆婆白着脸连声道。

        “初喜呢?”秦丞相看着跪了一地的丫鬟婆子问。

        众人纷纷看了一眼,摇摇头。初喜是秦玉凝的贴身婢女。

        “初喜不在吗?回府找!”秦丞相颤着步子向里面走去,刚走了两步,早先被他打发去秦玉凝闺阁的人急匆匆跑了回来,他立即问,“去小姐闺阁看了吗?玉凝呢?”

        “回相爷,小姐闺阁里……没有小姐,只有小姐的婢女初喜躺在床底下昏迷不醒……”那人立即道。

        “快给本相找!赶紧查出玉凝的下落!”秦丞相似乎身子一抖,连忙急声道。

        “是!”丞相府的众人闻言连忙都一窝蜂地进了府内。

        云浅月看着这一出戏,感觉就像是一出闹剧。不过她是真没有想到夜天倾和秦玉凝大婚会出现这等事情。她看着有人将死去的那名女子的尸体拖进了府内,秦丞相颤颤巍巍的身子指挥众人查找,围观的人群都猜测着渐渐散去,她偏头去看夜轻染。

        “小丫头,这一出戏好不好看?”夜轻染低声询问。

        “还可以!”云浅月点头。

        “看出什么来了没有?”夜轻染又问。

        云浅月低头寻思一下,低声道:“那女子显然是个杀手,匕首那么快,杀手难道还找不准要害之处?怎么能刺不中夜天倾的要害?秦丞相既然能在那么乱的情况下看到那女子手上那么细微的一颗小小黑痣,早先领着她出来时就没发现他的女儿已经换了个人?”

        “呵呵,所以说我来带你看戏嘛!一出戏而已?!币骨崛竞鋈恍α?。

        云浅月偏头问,“这么说你对这一出戏了如指掌了?那么秦玉凝去哪里了?”

        “皇伯伯的皇宫!”夜轻染收了笑,面色有些晦暗,“谁敢去皇宫搜查?”

        云浅月心思一动,脑中无数想法一闪而过。忽然淡淡道:“看来秦丞相将夜天倾给卖了!卖给了皇上,还是一个好价钱??墒俏尾恢苯右怂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