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只是太爱(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怎么会?你也太爱他的?!比莘悴辉尥匾⊥?。

        “两个太过相爱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去爱对方才是最好。所以这一路,注定遍地荆棘?!痹魄吃碌蜕溃骸叭莘?,你可知,我其实是后悔的?!?br />
        “后悔什么?”容枫看着云浅月,声音也不由得变低。

        “后悔那么早就应了他的喜欢和爱?!痹魄吃碌偷偷纳艋腥舨晃?。

        容枫面色微微一变,声音蓦然有些沉,“你们怎么会太早?你们有十年的纠葛。人生有多少个十年?月儿,这样的话以后万万不可以说了!若是被景世子知道,该有多伤心?!?br />
        “我知道?!痹魄吃掠行┪蘖?,“十年隐忍的爱情,一旦爆发,便是天崩地裂,我当时没有想到我能不能承受得???十年的纠葛虽然漫长,但是我们的年岁又何止差了一个沟渠。三岁一个代沟,我们要是认真算起来的话,大约有十几个代沟那么长吧?!?br />
        容枫有些不明所以,“月儿,你说的话我听不懂。景世子比你大三岁而已?!?br />
        云浅月径自道:“容枫,你不明白,是前世今生。我经历而太多,千帆过尽,有些东西已经看透,我觉得人活着不止要有爱情,还有要许多感情。包括亲情,友情。我和容景的这一场爱情,我是清醒地看着自己沉沦,而容景是真的沉沦。容景即便再少年老成,对于我来说,也不过是初出茅庐而已。我们这一场爱情,注定了是一场角逐。直到找到磨合点的那一天。否则就会不眠不休,不死不罢?!?br />
        容枫忽然沉默,似乎有些懂,又有些不懂。

        “容枫,你想想,十年前我五岁。一个五岁的孩子,能救了你将你千里迢迢送去天雪山吗?那时候五岁的我,其实有着二十五岁的经历和心智了?!痹魄吃碌?。

        容枫薄唇抿起,忽然坐在了床边,点点头,“那时候我是奇怪的!以为是云王府的女儿天资聪颖,但未免也太过冷静睿智了……原来如此!”

        “所以,算起来,我比容景老?!痹魄吃碌?。

        “可是你在景世子眼里,在我的眼里,哪怕是在夜轻染的眼里,都是个小姑娘而已?;岱⑵⑵?,也有小性子,怒会告诉所有人你怒了,哭也不会藏着掖着?!比莘阈α诵?,伸手抚摸了一下云浅月的头,语气温和,“月儿,别想那么多了。景世子天赋异禀,气也是一时,他如此聪明,能想得通的。当时情况又是那般,换做是我,我都不能淡然,更何况是他?”

        云浅月点头,叹道:“我只是想换个和前世不一样的活着方式,原来其实也这么难?!?br />
        容枫怜惜地看着云浅月,“别想了!”

        云浅月“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容枫也不再说话,陪云浅月在床边坐着,目光看向桌子上的那一株桂花,含苞待放,似放非放,屋中如今是满满的桂花香。他的思绪有些飘远,十年前他在她将他救出送去天雪山那一路,他想的居然不是报仇,而是这一生都要好好地守护着不远千里送他能得一隅平安之处的她,陪着她笑,看着她哭,这一生都够了。如今,他的想法一如十年前。

        “容枫,你说容景一气之下是离京了,还是回荣王府了?”云浅月沉默许久,出声。

        容枫思绪被拉回,认真地想了一下,摇摇头,“景世子回京太隐秘,连我都没得到消息,想必皇上也不知道。他做一件事情,若是不想被人知道,别人就不会知道。离京和回荣王府都说不准。但我直觉这两点可能都不准确?!?br />
        “嗯?”云浅月挑眉。

        “月儿,你觉得景世子会那么轻易地让苍家的少主离开吗?”容枫一叹。

        云浅月躺着的身子腾地坐了起来,“你是说容景会对苍亭……”

        “当时景世子亲眼看着苍少主从这个房间出去,你觉得他能是看着你被欺负就算了的人?当时虽然没进屋,但气归气,还是知道你大约没危险的。所以,如今是否去找苍少主,我觉得十有**?!比莘愕?。

        云浅月蹙眉,片刻后肯定地道:“那就是了!容景是容景,只能他欺负我,怎么能允许别人欺负我呢?”

        容枫笑了一声,“月儿,景世子有时候很别扭,你既然千帆过尽,就让着他些吧!”

        云浅月心情蓦然放松,有些无语地看着容枫,“他是男人,该……”

        “月儿,男人有时候比女人还要小心眼,世界上没有一个真正大度的男人,若是有的话,那就不爱你,或者不是深爱你。而景世子只是太爱你而已。你既然知道,以后今日的错误就万万不要再犯了。即便今日景世子不回来,没被他撞见的话,我也会训说你一顿的?!比莘闾镜?。

        “嗯!”云浅月垂下头。

        容枫见她都听进去了,遂放宽了心,起身站了起来,对她道:“你在房间里等着,我出去看看。景世子定然是快马加鞭赶回来,一定疲惫,万一和苍少主动手……”

        “浅月小姐!”这时,弦歌的声音忽然急急地响起。

        云浅月本来坐在床上的身子腾地下了床,疾步走到门口,这时弦歌飘身而落,一身风尘土色,她不待他再开口,立即问,“容景怎么了?”

        “浅月小姐……你快去城外的紫枫林,我家世子和藏少主在……”弦歌有些气喘吁吁。

        云浅月面色一变,也顾不得容枫警告最好不要动用武功,足尖轻点,就要飞身出浅月阁。她脚尖刚抬起,容枫从身后一把抓住她胳膊,温声道:“我来!”

        云浅月立即泄了力气。

        容枫带着云浅月施展轻功,如一缕轻烟,轻飘飘出了云王府。

        弦歌见二人离开,还要说的话也吞回口中,连忙跟在二人身后。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自然不能等在浅月阁,也连忙追了出去。

        水患已经平息得差不多,东西南北四城再无那么多的难民聚集,四城门已经在今日早晨就正常打开,城内外的人困顿了二十多日,如今进城的进城,归家的归家,来往人流穿梭不息。

        东西南北四城城外,只有东城外有一片紫枫林。

        容枫带着云浅月顺利地出了东城,守城的士兵连个影子都没看到,只觉得一阵细微的风从眼前刮过,再看是来往的人流,没有任何异常。

        来到弦歌所说的那片紫枫林,外面并没有看到容景和苍亭的人。容枫停住身形,细听了片刻,对云浅月道:“在里面,有血腥味?!?br />
        云浅月心里一紧,“我们快进去!”

        “嗯!”容枫带着云浅月再度飞身而起,进入了枝叶茂盛的紫枫林。

        这一片紫枫林很大,枝叶茂盛,每一株枫树和枫树之间相隔不远,很是稠密。容枫施展轻功只能踩着枫叶林的顶端树梢前进,走了大约一盏茶时间,他伸手一指前方,对云浅月道:“在那里?”

        云浅月点点头,她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急道:“快下去!”

        容枫也不耽搁,飘身落在了前方几丈远的地方,这一处是一片空地,不,或者说在早先某一刻不是空地来着,而是和前面走过的这一片枫叶林一样,颗颗稠密,没有空地。

        此时只见大约有方圆几十颗树木的地方,全部夷为平地,地上的草和木头都化成灰,厚厚的一层铺在地上,脚落下,立即引出一个深深的印子。清风吹来,还有着被火烧掉的淡淡的枫木香,可见放才这里曾经经过多么惨重的摧毁。

        容枫看到眼前的情形,面色微微一变。

        云浅月身子一颤,目光第一时间略过地上的灰炭搜寻容景的身影??墒钦饫锟瘴抟蝗?,她推开容枫,抬步向前走去。随着她脚步走过,地上印出一道深深的印痕。

        容枫立即抬步跟上云浅月。

        二人走出了这片焦炭之地,又走过了几株树木,才看到了分别倚在树下坐着的两个人。一个人是容景,一个人果然是苍亭。

        难得的是这么巨大的摧毁,两个人依然衣冠楚楚,月牙白的锦袍和淡青色锦袍颜色一如既往的光鲜华丽,都未沾染半分草木甚至鲜血的痕迹,甚至头上的青丝未散,发簪未脱落。容颜一个如诗如画,一个清贵俊逸。远远看来依然是两个温润如玉的公子。

        “容景!”云浅月急步走向容景,站在他面前,喊了一声,这一声喊出,却是出奇地平静。这一路上的担惊受怕,急迫焦急,似乎都被沉压在了心底。

        容景本来低垂着头在把玩着什么,此时闻言抬起头来,看了云浅月一眼,并没说话。

        云浅月目光落在他手上,只见他手中拿着的是她被苍亭夺去的那块玉佩。她自小佩戴的玉佩。她袖中的手指头不自觉地蜷了蜷。

        “世子!”弦歌随后来到,焦急地跑上前来,弯身就要扶起容景,“世子,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