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孺子可教(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伸手捏住鼻子,眼睛不睁就对容枫道:“这药闻着就苦?!?br />
        “良药苦口!”容枫看了她一眼。

        云浅月睁开眼睛,伸手接过药碗,见冷邵卓也看着凌莲手里的药碗皱眉,她顿时觉得这药不那么苦了,对伊雪吩咐道:“去拿两碟蜜饯来。我和冷小王爷一人一碟,以后每次喝完药都吃一碟?!?br />
        伊雪应声,走了下去。

        云浅月捏着鼻子,端着药丸,咕咚咚一气就喝了个干净。

        冷邵卓不能坐起身自己喝药,只能凌莲用汤匙喂她,听到云浅月这样说,也不觉得药难喝。一口一口喝着,虽然眉头皱着,但脸色不见厌恶情绪。

        一碗药见了底,伊雪端着蜜饯走来,云浅月和冷邵卓一人一盘。

        冷邵卓伤的是胸口,所以自己可以捏了蜜饯吃。他其实最不爱吃的是甜食,以前吃药身边一大堆人伺候,变着法子让他喝药,但如今因为云浅月一句先苦后甜的话,到觉得蜜饯不那么难吃,自己吃得津津有味。云浅月吃完蜜饯,用手帕擦了擦手,对凌莲吩咐道:“你吩咐人去孝亲王府一趟,将冷小王爷换洗的衣物和日常所用收拾来,顺便让他身边伺候的人也来两个?!?br />
        凌莲松了一口气,她本来就不是伺候人的人,更何况让她伺候冷邵卓,立即应声,走了出去。伊雪也跟着走了出去。

        云浅月站起身,对冷邵卓道:“你休息吧!这院子里我吩咐安排两个人,有什么事情你喊一声。等伺候你的人来了,有什么要求只管说,都会帮你达到。别客气?!?br />
        冷邵卓点点头。

        云浅月伸手招呼容枫,“走吧!”

        容枫起身站起来,跟云浅月向外走去。

        二人刚走到门口,冷邵卓忽然又喊住云浅月,云浅月回头看着他,他低声道:“我也动不了,你……你每日能过来和我说话吗?”

        “行!我每日都过来和你说话?!痹魄吃潞芡纯斓卮鹩?。

        冷邵卓顿时笑了,像个孩子,满意地点点头。

        云浅月笑着摇摇头,若不是他从冷邵卓身上探不出任何陌生的气息,她还以为他被人掉包了。这改变太大,直到现在他还有些懵。

        二人出了客居的院子,容枫回头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冷小王爷虽然变好了,但是和你走得太近不好。他对你似乎……”

        “你说他对我有心思吧?”云浅月笑着问。

        容枫点点头,“你这么聪明不可能看不出来,纵容他的话,会不会有麻烦?”

        “我也不知道冷邵卓为何突然对我有这种转变,大约是这么些年不是打就是杀,让他一脚迈入鬼门时能记得深刻的也就是我,所以如今醒来才对我态度转变了。冷邵卓其实不是不聪明,而是从小被孝亲王搁在蜜罐里宠坏了,听得全部都是好话和阿谀奉承,如今醍醐灌顶顿悟了未免不是好事儿。放心吧,他清楚我和容景的事儿,自然也清楚自己的斤两?!痹魄吃碌?。

        容枫点点头,但眉眼间还是有些忧色。

        “容枫,我知道你是怕容景不高兴,也怕因为冷邵卓对我有心思而影响现在的形势。我觉得大可以不必忧心,我们不能拒绝一个人改过自新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心,一个人能救了他的心,他才是真正的活了,他活了,单单小方位来说这天圣京城的百姓就少了多少欺凌和压迫?也许他还会去救人,就像今日救我一样,以后会去救别人。我那颗大还丹才没白费?!痹魄吃峦W〗挪?,看着容枫的眼睛,认真地道:“我不觉得他那点儿心思有什么影响,我可以让他渐渐打消心思,而不是拒绝他的改过自新,否定他的转变,将他再度推向歧途。所以我不拒绝和这样的冷邵卓做朋友,一个人不是看他的从前,而我们要看他的今后?!?br />
        容枫点点头,面上的忧色退去,笑道:“你说得对,是我迂腐了!”

        云浅月莞尔一笑,伸手从旁边的枫树上摘下一枚枫叶,轻轻用指腹抚摸着它的纹理,又道:“这天快变了!如今这天下就是一局棋,我们身处在京城,就是棋局的中心,明枪暗箭,阴谋诡计,勾心斗角,争斗角逐……每一个人都是棋子,谁能说冷邵卓这颗棋子发挥不了他的光和热呢?每个人我们都要抱着出乎意料的心态,等待着他给我们惊喜?!?br />
        容枫伸手摸摸云浅月的头,轻笑,“月儿,你的大道理一套一套的!为何就说不过景世子?老是被他欺负?”

        云浅月哼了一声,“一物降一物呗!”

        容枫笑着点头,“看来的确如此!”

        云浅月笑着看了他一眼,抬步继续向前走去。走了两步对他道:“你就跟我住浅月阁吧!我隔壁的房间上次夜轻染住过几日?!?br />
        “好!”容枫点头。

        二人再不说话,一路回了浅月阁。

        回到房间后云浅月便踢了鞋子,躺回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日,云浅月还是没什么精神,但惦记着宫里的皇后,便要强打起精神进宫。容枫正下了早朝回来,见云浅月要出门,便说他已经向皇上请了旨意,以后每日进宫去给皇后把脉,皇上准了。他从皇上的御书房出来就去了荣华宫,皇后的状态很好,也知道了她昨日被刺杀之事,让她这几日都不必进宫了。她闻言放下了心,便又回了房间。

        容枫又说昨日孝亲王和云王爷进宫请皇上下旨彻查,皇上已经将她和冷邵卓被刺杀的事情交给了夜轻染。京城被夜轻染看顾的固若金汤,外人难以进来,说明这一场刺杀的背后肯定是京城的人。于是各府都被严加排查,包括受害人所在的府邸,孝亲王府和云王府。

        孝亲王其实心里明白冷邵卓是被云浅月连累了,但伤得是他的儿子,他自然不会这么算了,暗中也在派人彻查。

        云浅月听到这消息想着即便查不出什么来,京城各府邸也会被翻个底朝天。那背后人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估计会消停两日。

        容枫如今在朝中任职,自然不可能陪云浅月待着,用过早晚便又去了兵部。

        云浅月昨日从冷邵卓客居的院子回来就开始睡,除了中间醒来吃饭喝药外,一直睡了一日一夜,如今醒来还是困乏,越睡似乎越困一般,只要身子歪在哪里就不想动,但她觉得不能再睡了。想起答应冷邵卓去陪他说话,索性便去了冷邵卓客居的院子。

        冷邵卓正闷得躺在床上,不时地看向外面,他自然不会派人去请云浅月,只能等着,见她来到,眉眼都染上喜色。

        云浅月进了房间,就见身着孝亲王府服饰的两名婢女守在冷邵卓的床前,端茶倒水,伺候得无比小心周到。她对冷邵卓笑了笑,揶揄地道:“这两个不会是你的通房吧?”

        冷邵卓脸一红,立即摇头,“不是!”

        那两名婢女脸也红了,跟着冷邵卓一起摇头。

        “是也没关系!你要是觉得无趣,可以将你的侍妾叫来两个侍候你?!痹魄吃陆宋菥屠裂笱蟮匚言谌黹缴?,坐下身子笑道。

        “我的院子里如今没有侍妾了,也没有通房?!崩渖圩坑锲行┲V?。

        云浅月一愣,她可记得孝亲王府有美人无数的,都哪里去了?

        “不信你问她们?”冷邵卓对他那两名婢女伸手一指。

        “回浅月小姐,我家小王爷从大病醒来后将府中的美人都赶走了!如今除了奴婢二人近身侍候的人外,院子里再无女子了?!蹦橇矫恿⒓吹?。

        云浅月眨眨眼睛,怪异地看着冷邵卓,“冷邵卓,你要戒色了?准备当和尚吗?”

        冷邵卓脸一红,又一白,红白交替了片刻,忽然垂下头,低声道:“我以前放浪形骸,猪狗不如,如今想改过自新,那些女子都是被我强抢回府的,所以觉得还是放她们走了的好。我都送了她们每个人一大笔安家费。以后不出意外,都能衣食无忧的。也算弥补我以前的混账事情?!?br />
        “原来你的顿悟已经高到这种层次了!做得好!”云浅月睁大眼睛,夸了一句。

        “真的?你也觉得我做得对?”冷邵卓抬起头,眼睛一亮。

        云浅月认真地点点头,“你能意识到以前不对,重新还给她们幸福,就做得很对。以后找一个你爱的也爱你的女子,岂不是更好?比一大堆对你阴奉阳违的莺莺燕燕要强?!?br />
        冷邵卓闻言点点头。

        那两名婢女给云浅月斟满茶水,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冷邵卓,你会讲故事不?讲来听听?!痹魄吃录橇矫九叱鋈?,她问。

        “会讲一些?!崩渖圩康愕阃?,有些犹豫地道:“但都是些不入流的段子,我以前憋闷的时候就请了人进府中给我讲的,你……你要听吗?”

        “听,讲吧!”云浅月觉得要论会玩,这京城里的新一辈的公子们还就冷邵卓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