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为她挡剑(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冷邵卓也支起耳朵,似乎也有些紧张地盯着容枫。

        凌莲和伊雪本来要将血水泼出去,此时也端着水盆紧张地看着容枫。

        “精气损耗过甚,体虚力乏,气血虚弱,身体亏损甚重?!比莘阃鲁鲆痪浠?,看着云浅月,如她猜想一般,果然说道:“我给你开个方子,要喝一个月的汤药,”

        云浅月苦下脸。

        “否则你再这样折腾下去,以后真不易怀孕了?!比莘阌值?。

        云王爷老脸大变,急道:“浅月,这可怎生是好?听枫世子的吧……”

        云浅月打起几分精神来,任命地点点头。

        容枫撤回手,重新走到桌前提笔开药方。他笔拿得极稳,握笔有力,房间内只听得他唰唰的书写声。落在宣纸上的字迹行云流水。

        云浅月看着容枫,想着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子将来可以配这样的他,如此美好……

        凌莲和伊雪端着脏水走了出去,想着一定要监督小姐吃药,未来一个月给她养好身子。

        这时外面有匆匆的脚步声走进来,脚步声踉踉跄跄,极为熟悉,这样的脚步声云浅月上次在皇后冷邵卓被南凌睿设计夜天倾伤了他时听过一回,显然是孝亲王听到消息急急赶来了。她抬头看向窗外,果然见云王爷的贴身长随领着孝亲王进了院子。

        孝亲王老脸发白,数日不见似乎苍老了许多。

        云王爷见孝亲王来了,连忙迎了出去,“冷王兄,你……来了?”

        “邵卓呢?他怎么样了?”孝亲王脚步不停,推开云王爷就往屋内冲?;耙粑绰?,人已经进了屋,看到冷邵卓在床上躺着,三步并作两步就冲到了床前,看着他身上裹着白色的绢布,绢布上有血迹透出来,他腿有些站不稳,似乎话也不会说了,只磕磕绊绊地道:“邵……邵卓,你……你……”

        “父王,我没事儿,就是小伤。枫世子医术很好,已经帮我包扎好了?!崩渖圩靠醋判⑶淄?,接过他的话,连忙道。

        “真……真没事儿?”孝亲王不确定地问。

        “真没事。不信您问枫世子,就需要躺几日就好?!崩渖圩靠聪蛉莘?。

        孝亲王似乎这才看到屋中的别人,老眼在软榻上懒洋洋地躺着的云浅月身上定了定,看向站在桌前的容枫。

        “冷小王爷受的伤口虽然有些深,但不致命,我给他用了最好的金疮药。卧床休息大约十日应该就可以下床走动了?!比莘阄潞偷氐?。

        孝亲王闻言这才大松了一口气,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收敛了些焦急的神色,回头对冷邵卓问,“你怎么受的伤?”

        “我送云浅月回来,我们遇到了刺客,就受伤了?!崩渖圩棵挥兴凳俏司仍魄吃?。

        “怎么会遇到刺客?在哪里遇到的刺客?为父不是派了人在暗中?;つ懵??”孝亲王恢复冷静,皱眉询问。

        “刺客武功太高,当时情况紧急,来不及召唤隐卫?!崩渖圩康?。

        孝亲王点点头,看了云浅月一眼,脸色不是太好,“你怎么会送浅月小姐回来?浅月小姐没受伤?”

        “冷王叔,你是希望我受伤吗?我从宫里出来,昨夜为了救姑姑太累了,正巧冷小王爷的马车在宫门口,我没马车,便搭了他的车回府?!痹魄吃驴聪蛐⑶淄?,“我武功失了大半,使不上力气,否则冷小王爷也不会受伤了?!?br />
        “原来是这样!”孝亲王老脸闪过一丝不自然,有些尴尬地道:“本王只是疑惑罢了!昨夜宫中的事情我也知道。浅月小姐能救回皇后,很是厉害。如今外面的百姓对您都甚是推崇?!?br />
        云浅月扯了扯嘴角,“只要不骂我就行了!推崇什么的就算了!”

        孝亲王点点头,回过身对冷邵卓道:“邵卓,为父这就带你回府?!?br />
        冷邵卓垂下头,低声道:“父王,我……”

        “怎么了?”孝亲王紧张地看着他。

        冷邵卓似乎咬了咬唇,抬头看了云浅月一眼,复又低下头,“我想在这里养伤?!?br />
        “什么?”孝亲王一惊。

        云浅月眨眨眼睛。

        “云浅月,我想在这里养伤?!崩渖圩克坪豕钠鹩缕?,抬起头看着云浅月认真地道。

        云浅月看着他,觉得拒绝不了一个为你挡剑的人的请求,尤其还有这么一双认真的眼睛。她笑了笑,“好,那就在这里养伤吧!我也喝药,你也喝药,正好一起也不无聊?!?br />
        冷邵卓眼睛亮了亮。

        “不行!这怎么能行?”孝亲王立即反对。

        “父王,我想在这里养伤?!崩渖圩刻扔行┣坑?。

        “我说了不行!”孝亲王板下脸,态度也很强硬,对外面跟他身后来的长随命令道:“来人,进来将小王爷抬回府?!?br />
        “父王!”冷邵卓有些恼怒地喊了一声。

        “听话!”孝亲王也恼怒地训斥了一声。

        “我就不走,你要是非要让我回府,我就撕开伤口让你看?!崩渖圩客残⑶淄?。

        “你……”孝亲王恼怒地看着他。

        “冷王叔,冷小王爷刚刚受伤,虽然不至于致命,是有些严重,最好不宜搬动。我未来会有一段时间也住在这里看顾浅月小姐用药,正好也照看了冷小王爷包扎换药。他留在这里养伤也可以?!比莘愦耸笨?,对孝亲王温和地道。

        “父王,宫中的太医和府中的大夫都没有枫世子的医术。我不回府?!崩渖圩坑值?。

        孝亲王闻言皱眉,自然也是知道容枫医术好,雪山老人医术天下扬名,自然不是宫中的太医和府中的大夫能比的。他脸色缓和了下来,对进来的长随摆摆手,长随会意退了出去,他对冷邵卓妥协地道:“好吧!那你就留在这里养伤吧!”

        冷邵卓面色一喜。

        孝亲王又对云浅月和容枫无奈地道:“浅月小姐,枫世子,劳烦你们照看犬子了!”

        容枫颔首,云浅月淡淡一笑,“好说!”

        孝亲王得到云浅月和容枫的应承宽了些心,他也发现云浅月对冷邵卓有了和气的笑意,虽然觉得让冷邵卓住在云王府和云浅月走得太近不是太好,但奈何他爱子心切,从儿子大难不死醒来,就心心念念着云浅月,他好话歹话说尽,想了许多办法也无可奈何。如今他受如此重的伤,若他真不同意,指不定他这个儿子真急了扯动伤口,心疼的还是他。所以,只能对他听之任之了。

        云王爷没想到冷邵卓非要留在云王府养伤,他本想劝说他离开,但见云浅月答应,他只能闭上嘴,毕竟冷邵卓没说他是为了云浅月挡剑才受的伤,若是被孝亲王知道,估计还会有些麻烦。

        两位王爷虽然心里各自打着主意,但难得一致地达成协议进宫,请皇上命人彻查此事。光天化日之下,京城居然如此动乱,实在令人不能安心。

        两位王爷走后,房间才安静下来。

        云浅月看着容枫,挑眉,“你也住在云王府?”

        “嗯!景世子回来之前,我得?;ず媚??!比莘愕阃?。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痹魄吃驴逑铝?,河谷县的修葺最少要十天半个月,但还有其它的州县呢!虽然不严重,但也要好好安置。她对他回来的日子实在没有把握。

        “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你如今要做的就是将自己的身体养好?!比莘愕溃骸澳训滥阍敢馑乩纯吹侥阏飧辈♀筲蟮纳硖??”

        云浅月斜睨了容枫一眼,“你什么时候成了容景看着我的管家婆了?”

        容枫揉揉额头,回转身将药方递给进来的凌莲和伊雪,二人立即拿着药方走了下去,他叹了口气,对云浅月道:“你从河谷县返回的那一日我就接到了他的书信?!?br />
        云浅月呵呵一笑,“那未来就辛苦你了!”

        容枫嘴角勾了勾,“你只要好好按时吃药,我就不会太辛苦?!?br />
        “好吧!”云浅月垮下脸,想起未来要喝一个月的苦药汤子便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她转过头就见冷邵卓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想着幸好他帮她挡剑了,否则躺在床上的就是她,她如今这副身体再加上受剑伤的话此时肯定昏迷不醒了,她收回视线,对容枫道:“你将我受伤的事情别告诉容景?!?br />
        容枫摇摇头,“你每日的事情必须事我无巨细告知于他。就算我不告知他,也会有人告知他。瞒不住的!”

        “人在千里外,还将我掌控在手心里?!痹魄吃锣洁炝艘簧?。

        容枫笑笑,不再说话,坐在椅子上斟了一杯茶慢慢品着。

        云浅月也不再说话,倦意浓浓地闭上眼睛。

        冷邵卓躺在床上看看云浅月,又看看容枫,眼底有一抹黯然的影子垂落。

        半个时辰后,凌莲和伊雪端着两碗药走了进来,凌莲端着药走到冷邵卓床前,伊雪端着药来到云浅月身边,屋中霎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