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威严扫地(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当时顾不了那么多,你知道他是谁吗?”云浅月沉着脸问。

        “谁?”容枫询问。

        “他是十年前伤了容景的人!”云浅月道:“十年前他虽然隐藏着气息,我在暗中,但这样的掌风我最熟悉不过。天下不做第二人想。就是他伤了容景,我一眼就能认出来?!?br />
        “原来是这样!”容枫脸色寒了寒,“不过如今虽然让他逃脱了,但他受了我一掌。没有十天半个月伤势好不了。我们暗中查探,不怕不能知晓他的身份?!?br />
        “我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云浅月冷笑一声,“他早晚跑不了!”

        容景看向云浅月,安慰一般地拍拍她的身子,语气温暖,“既然知道他是谁,早晚跑不了,就不用急了!你急急出府是否有事情?”

        “姑姑肚子痛,见了血,我得立即赶去皇宫!”云浅月道。

        “那快去吧!耽误不得!”容枫面色一变。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多话,足尖轻点,继续向皇宫而去。

        伊雪看了容枫一眼,也连忙跟上云浅月。暗怪自己无用,她和凌莲因为心思缜密行事谨慎被安排在小主身边,但论起来武功却是不行,今日若是花落、苍澜、凤颜三人在的话,想来小主根本就不用容枫救了。

        云浅月很快就来到了皇宫门口,皇宫此时宫门紧闭,她径直飞跃宫墙而过。

        皇宫灯火通明,尤其是老皇帝的圣阳殿和皇后的荣华宫,灯火比别的宫殿更明亮。

        云浅月来到荣华宫,就见到荣华宫外面站了一群太医院的太医,老皇帝正佝偻着身子站在荣华宫主殿门口,对里面大怒地喝斥着什么,里面传来皇后难受痛苦的呻吟声。

        “皇上姑父!”云浅月飘身而落,站在老皇帝不远的距离,淡淡喊了一声。

        老皇帝闻言猛地转过头,看到云浅月眸光微微凌厉,“月丫头,你来了!”

        “嗯,姑姑怎么样了?”云浅月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主殿的房门紧闭,显然是从里面插上了,这等情形是连老皇帝也阻挡在了门外。

        “她不让朕进去!太医也不让看诊!”老皇帝似乎一身怒意,“你既然来了,进去看看她吧!你姑姑就等着你呢!”云浅月点点头,向前走了两步,对里面轻喊,“姑姑,我来了!”

        “是月儿……月儿,你……进来!给……她开门……”屋内传来皇后压抑痛苦的声音。

        里面的门应声而开,一个老嬷嬷挑着帘子,侧身让云浅月进屋。

        云浅月看了老皇帝一眼,抬步走了进去。

        荣华宫主殿内,皇后抱着肚子躺在床上,才短短一个月不见,便已经瘦得不成人形。

        云浅月疾步走到床前,床前的两名小宫女立即让开,她看到了床上有一滩血,皇后手捂着肚子,全身颤抖,衣裙被褥都是血迹。见到她进来,眼睛聚了一抹光,“月儿,月儿……你救救孩子……”

        “姑姑放心,能救我一定救!”云浅月立即伸手按住了皇后手腕给她把脉。

        皇后点点头,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云浅月。

        云浅月刚碰触到皇后手腕,便感觉从她手腕处传来一丝入骨的凉寒,这样的凉气是从她身体发出来的,难怪她身子不停地哆嗦,不全是疼的,而是冷的。按理说皇后即便吃了生子果,她的身体也不会如此凉寒,这倒是像中了寒毒丸的征兆。只不过寒毒丸被腹中的生子果抵制,才会如此。她唇瓣紧紧抿起,细细探视。

        “月儿……怎么样……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皇后见云浅月半响不说话,心在下沉。

        云浅月抬眼,就见皇后眼中已经再无光彩,灰蒙蒙一片灰色,她刚要开口,听到脚步声走了进来,转头,就见老皇帝走了进来,她本来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老皇帝来到了床前,看着云浅月急声问,“月丫头,孩子能不能保???”

        “皇上姑父想这个孩子保住,还是不想这个孩子保???”云浅月挑眉。

        “废话!朕自然希望朕的孩子能保??!”老皇帝闻言勃然大怒。

        “皇上姑父,您别忘了,他既是你的孩子,也是太子。您希望太子保住吗?”云浅月无视老皇帝的怒意,又挑了挑眉。

        老皇帝闻言一怔。

        “你……你出去……”皇后忽然闭上眼睛,出声赶人,她赶的人自然是老皇帝。

        老皇帝大怒,“朕自然希望朕的太子保??!月丫头,你到底想说什么?孩子到底能不能保???”

        “我让你……出去……”皇后加重因,再次赶老皇帝。

        “皇后,别胡闹!你肚子里的是朕的孩子,朕看着你难受朕也担心,你别和朕置气了,为今之计是先想办法保住孩子要紧?!崩匣实勖娑曰屎笕砹丝谄?。

        皇后闭着眼睛,态度强硬,“你出去……”

        “你……”老皇帝已经气冲肝胆,他何时对谁低声下气过?如今这般话语都说了,皇后居然还不买账,他想发怒,但这般情形怒意只能压制住发不出来,他一口气憋在胸口,死死地看着皇后。

        “出去……”皇后似乎只会说这两个字了。

        老皇帝老眼涌上怒意,但还是强自忍下,不再看皇后,对云浅月道:“月丫头,到底是何情形,你知道你姑姑想要这个孩子,朕也想要,只要有一线办法,你就将这个孩子给朕保住?!?br />
        “这次保住了,那下次呢?”云浅月挑眉。

        皇后闭着眼睛立即睁开,期盼地看着云浅月,“月儿……孩子真能……保???”

        云浅月不答话,只是看着老皇帝。

        “下次照样保??!朕堂堂天子,要什么没有?如何能保不住一个孩子?”老皇帝沉声道:“只要你能保住孩子,朕对于你赶走东海国太子和公主之事既往不咎?!?br />
        云浅月呵地一声笑了,“皇上姑父!我必须得郑重对您说一声,东海国太子和公主离开河谷县返回东海是因为东海国华王犯了旧疾,很是严重,才致使他们迫不得已返回的。和我没关系,我去河谷县不过是为了见容景而已?!?br />
        “你这套说辞也只能糊弄黄口小儿而已,糊弄不了朕?!崩匣实劾涎哿枥?。

        “您爱信不信,反正就是这样。您要不信,大可以拿出我赶人走的证据来。否则您虽然是天子之尊,也不能随意给人安罪名?!痹魄吃铝吵亮讼吕?,“皇上姑父还是出去吧!床上躺的人是我的姑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弟弟,但分有一分希望,我自然会保住他的。不用您来和我做什么交换条件?!?br />
        “你……”老皇帝大怒。

        “您在这里影响姑姑心情,也影响我心情,孩子若是真保不住,这个责任就在您?!痹魄吃麓耸辈坏成缓?,语气也不好。

        “皇上,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皇后此时也再次强硬地道。

        “都说云王府的女儿骨气硬,朕如今总算明白了!”老皇帝怒不可止,对云浅月凌厉地道:“朕可以出去,但你最好给朕保住孩子。否则朕唯你试问?!被奥?,他大踏步走了出去,脚步有些古稀老者的颓靡踉跄。

        “嬷嬷,关上房门!从现在起任何人不准放进来!”云浅月对那名嬷嬷吩咐。她知道这个嬷嬷是容景安排在皇后身边的人,从孙嬷嬷在老皇帝寿宴上中了暗器死去,后来怀了身孕,容景便派了人来。她武功高强,否则也不可能她来到之前将老皇帝拦在外面了。

        “是!”那嬷嬷立即应声,关上房门,落下门把手。

        云浅月手一直按着皇后脉搏没松开,其实在同老皇帝说话时一直输送真气进入皇后体内。她因为服用了两次生子果,体质特殊,所以一有异状,身体会立即反应。也就是说她中了寒毒丸就是不久前的事情,多不过半个时辰。所以只要立即驱除寒毒,胎儿就能保住。

        “月儿……”皇后看着云浅月。眼中露出希意的光芒。

        “姑姑,我能保住孩子,您放心吧!”云浅月对皇后一笑,另一只手在她小腹处轻轻点了两下,“我先给您止血,你放松一些,相信我?!?br />
        “嗯,姑姑相信你……”皇后听到云浅月的保证,勉强对她一笑,虚弱地点头。

        云浅月不再说话,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送皇后体内,她本身因为修习凤凰真经真气属于火性,但又因为她娘给她下凤凰劫时注入了一股寒性真气,后来因为中了催情引在灵台寺地下佛堂容景帮她融合了两大真气,所以如今她的真气一寒一火交融后属于温性。又因为帮助容景驱除寒毒顽疾时有了经验,这次遇到寒毒丸便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门路。再加上皇后中了寒毒丸的时间短,她体内又有生子果对寒毒排斥,所以她真气输入得很顺利,一层一层地将徘徊在皇后小腹边缘的寒毒驱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