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破釜沉舟(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没事儿!苦是苦了些,不过生活若没有点儿苦哪里体会出来甜?”云浅月给云离一个笑脸,松开他的胳膊,“看你这两日也疲惫,我们都回去休息吧!”

        “好!”云离点点头。

        云浅月转了道向浅月阁走去,凌莲和伊雪跟在她身后。云离看着一行三人走得没影,才向西枫苑走去,虽然眉眼疲惫,但嘴角笑意驱散了几分疲惫。

        回到浅月阁后,云浅月倒在床上埋头大睡。

        凌莲和伊雪也累坏了,齐齐回了房间休息。

        云浅月刚睡了没多久,浅月阁外便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听雪和听雨知道凌莲和伊雪也休息,连忙迎了出去,二人在门口和来人低声说了一阵话,听雪便向房门口走来,在门口喊了两声,屋内没人说话,她只能推门进了房间。

        来到云浅月床前,听雪低声道:“小姐,宫里的公公来宣旨,皇上传您进宫?!?br />
        “什么事儿?”云浅月困倦浓浓地问。

        “奴婢问了,文公公说皇上没说。听说小姐您回来了,只让他来宣您进宫?!碧┑?。

        “我困着呢!睡醒了就去!什么事儿等我睡醒了再说?!痹魄吃掳诎谑?。

        听雪点点头,走了出去,关上房门,在门口对文莱传达了云浅月的话,文莱似乎犹豫了一阵,倒是没为难,转身走了。

        云浅月继续睡去,浅月阁静了下来。

        深夜云浅月渴醒,睁开眼睛,就见屋中坐着个人影,她一怔,立即醒了,本来要下床的动作顿住,对那人影道:“给我倒一杯水?!?br />
        “你总算醒了!我要是刺客,如今你就上阴曹地府喝水去了?!比擞笆侨?,他听从云浅月的话,给她倒了一杯水端了过来。

        “我对熟悉的人没防范!再说能进来这浅月阁的人必然都是我的亲近之人,能从莫离、凌莲和伊雪以及布置的暗卫眼皮子底下进了我的房间的人屈指可数?!痹魄吃陆庸?,喝了两口,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见你睡得熟,就没喊醒你?!比拥?。

        云浅月点点头,将剩下的半杯水都喝了,将空杯子塞回三公子的手里,懒洋洋地问,“我刚回来你就急着来,有什么事儿吗?”

        “是有一件事情!”三公子放下空杯子,对云浅月道:“我想去一趟西延?!?br />
        云浅月一怔,看着他凝重的神色恍然,“西延护国神女隐瞒病重的事情你知道了?”

        “嗯!”三公子点头。

        “我离开京城之时是得到了消息,已经派人去证实了。想来消息应该能传回来了!”云浅月想着她虽然想隐瞒三公子,但风阁毕竟也不是白吃饭的,而三公子因为身世的原因也定然对西延格外关注,所以能这么快知道也不稀奇。她对外面喊道:“凌莲,进来!”

        凌莲在三公子来到时就醒来了,如今应声走了进来。

        “得到西延传来的消息吗?护国神女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云浅月对凌莲询问。

        “奴婢在三公子来时就取到了消息,如今消息刚刚到?!绷枇愕阃?,话落,将一个纸条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伸手接过,看了一眼,眉梢微凝,沉思片刻,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三公子,三公子立即伸手接过,看了一眼,脸色有些发白。

        “咳血有很多种病,但也可能是中毒。这个说不准?!痹魄吃驴醋湃拥溃骸盎す衽硖逵Ω妹挥械娇萁叩牡夭?,否则的话肯定会给你传信,见你最后一面。如今这种情形依然没给你传信,你大可不必担心?!?br />
        三公子脸色稍好一些,点点头。

        “我和你娘亲是有过交情的,本来我想着得到了消息之后看看能不能去西延一趟,但是如今姑姑身体不好,我急忙赶回来也是为了她,所以短时间内离不了京城。这样吧,你自己去西延一趟吧!风阁的林老医术很好,你带上他去?!痹魄吃禄奥?,寻思了一下,又对凌莲道:“红阁应该有医术很好之人吧?”

        凌莲立即点头,“小姐,花落的医术就很好,他在医术上面的天赋比剑术和武功上面的高,所以七大长老一起传了他医术?!?br />
        “那更好!花落就在这京中了!”云浅月一喜,对三公子道:“你带着林老和花落一起去!带上风阁的人沿途?;?,保密一些,到了西延更要谨慎,不到万不得已,别泄露你的身份。你从来未曾出过京城,花落比你有经验,你凡事与他商量意见?!?br />
        “好!”三公子点点头。

        “如今是深夜,你们最好现在就启程,若是会水的话就从护城河下游过去。这样就不必惊动夜轻染了。否则他守着东西南北四城,你们从城墙上越出去,想不惊动他很难。惊动了他的话,有些事情还是比较麻烦的?!痹魄吃掠值?。

        三公子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启程离开!”

        “嗯!”云浅月点头,对凌莲道:“你送他去与花落会和!”

        凌莲应声,和三公子一起出了房门。

        云浅月躺下身子,继续闭上眼睛,却再无困意。过了片刻,云王府大门口忽然传来“啪啪”的叩门声,声音一波接着一波,似乎很是急迫。紧接着她隐隐听到了大门打开,有人说皇后娘娘如何的字样,她躺着的身子立即坐起,伸手扯过衣服披衣下了床,一边穿戴一边向门口走去。

        打开房门,伊雪也从隔壁房间走了出来,对云浅月道:“小姐,我先去前面看看!”

        “一起去!”云浅月说话间足尖轻点,向大门口施展轻功而去。

        伊雪立即跟在她身后。

        来到云王府大门口,就见到皇后身边侍候的一个小太监正急匆匆向府内跑来,她飘身而落,拦在他面前问,“姑姑怎么了?”

        “浅……浅月小姐?”那小太监对云浅月突然出现似乎一惊,连忙道:“皇后娘娘突然闹肚子疼,见血了,宫里请了太医,皇后娘娘不让太医碰,让奴才前来找您,您……您快去看看吧!”

        “我这就去!”云浅月问明白状况,也不耽搁,顾不上骑马,施展轻功向皇宫而去。

        伊雪虽然轻功不及云浅月,但还是连忙跟在她身后。

        二人刚出了云王府外墙,迎面一个蒙面灰袍老者忽然拦住二人的去路,挥手就对云浅月打出一掌。这一掌的掌风端得是狠戾毒辣,且阴气极重,显然此人内力极其高深。

        伊雪落后云浅月一步,大惊失色,“小姐小心!”

        云浅月没想到还有人等在这里要她的命,看来这个人已经算好了她会此时从这里出府,特意等在这里。她面色一寒,不敢硬碰这人的掌风,堪堪躲了过去,挥手同样劈出一掌。

        灰袍老者同样躲过云浅月的掌风,招式变幻,一股阴森杀气顺着他手掌再次劈出。

        云浅月极其熟悉这样的掌风,她记得十年前就是这样的黑夜,在荣王府的紫竹院,容景就是被这样的一掌险些致命,以至于他创伤十年才被她在灵台寺的地下佛堂抚平伤痕救好,她面色瞬间冰寒阴沉,也立即变幻招式,凤凰真经最后一重推出。

        这是她怒极恨极破釜沉舟的打法,凤凰真经最后一重她还没练成,伤人一千,自损八百,但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知道这个灰袍老者应该就是十年前伤容景的那个人,他武功太高,内力恐怕与她还高一些,她若不这样下狠手,根本就不能拿他怎么样。

        灰袍老者一惊,连连后退,云浅月步步紧逼,势必拼得受伤也要将他毙于掌下。就在这时,灰袍老者袖中忽然飞出一物,直击云浅月面门,云浅月此时全部功力都用于困住他,自然无暇躲避,伊雪此时来到,眼见那物事要打在云浅月面门上,上前去接,但二人中间的气场太过强大,她刚一靠近,身子便被两人溢出的真气弹了出去,她面色一变。

        千钧一发之际,一人飘身落在了云浅月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逼迫她的身子向左侧挪了一步,堪堪躲过了那枚飞出的物事儿,同时挥手劈出一掌,打在了老者的胸前。

        云浅月因为突如其来被人推移,一下子撤了功力,那一掌未能打在灰袍老者的天灵盖上,灰袍老者受了一掌,见放出的暗器也没能伤了云浅月,而她身边又来了救援,今日刺杀失败,便当即飞身离开。他逃离的速度太快,云浅月甩出红颜锦也只能堪堪扫到他一片衣角。转眼间人已经没了影。

        云浅月恼怒地看着灰袍老者离去,回头看向身后的人,见是容枫,她面色一暖,“你怎么来了?”

        “景世子给我传信,说最近有人要对你不利。让我暗中?;つ??!比莘愕溃骸靶液梦依吹眉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月儿,你刚刚那样的打法最要不得,即便能将他一掌毙命,但你自己也会伤及肺腑,丢半条命?!?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