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破釜沉舟(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抬头看去,只见夜轻染站在城墙上,一身银白盔甲,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弓箭,弓箭上有四个箭囊,一箭四发。显然刚刚射死那五名杀手的正是他。其中有一名杀手被他给串了糖葫芦。

        “小丫头,你回来就回来,还非要给我这么大的惊喜!”夜轻染放下弓箭,对云浅月扬唇一笑,“你得罪了什么仇家,居然一路追杀你到京城?还淬了巨毒,下这么狠的手要你的命?!?br />
        “我哪里知道?谁叫你没留一个活口呢!”云浅月耸耸肩。

        “这是死士,留活口也没用!”夜轻染话落,飘身下了城墙,银白的盔甲在夕阳下渲染上一抹金红色的光,他准确无误地端坐在了云浅月身后。

        云浅月回头对他一笑,懒洋洋地趴在马身上,“累死我了,送我回府!”

        “我以为你回来会先进宫?!币骨崛窘庸魄吃碌穆礴?,打马入了城。

        “不是有你在嘛!我姑姑定然安然无恙,我也不急这一时?!痹魄吃掠衅蘖Φ氐?。

        “刚刚看你还很精神,怎么转眼就这副样子了?”夜轻染点点云浅月软趴趴的身子,得意地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云浅月懒散地问。

        “我刚刚英雄救美,是不是很英???”夜轻染问。

        云浅月好笑,“你本来就英俊?!?br />
        夜轻染扬了扬下巴,凑近云浅月耳边,压低声音道:“你这回收获很大嘛!居然将东海国的洛瑶公主就那么轻易地打发了回去?皇伯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气坏了!摔了两个杯子,打坏了一方上好的砚台?!?br />
        “不是我将人打发了,而是人家东海国的华王旧疾犯了,这回据说很是严重。太子和公主才急急返回了东海。你当我有这么大的本事?”云浅月冠冕堂皇地道。

        “小丫头,你打官腔打得到是好,和我还瞒着。你和东海国太子是旧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早先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夜轻染叱了一声,对云浅月不满地瞪眼,“这次是不是他帮你?否则华王的旧疾早不犯晚不犯,偏偏你去了河谷县见了玉太子之后就犯了?”

        云浅月呵呵一笑,想到小七,她心里从内到外都温暖起来,似乎疲劳也消退了大半,低声道:“我们何止是旧识?八辈子的交情了!他帮我这一件小事儿不算什么?!?br />
        夜轻染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哼道:“小丫头,你果然很会惹祸。那个弱美人就没拈酸吃醋?如今怕是醋缸都打翻了吧?”

        “没有!”云浅月很认真地摇头。

        “我才不信!”夜轻染明显不信,“据说玉太子玉质盖华,举手之劳就救了河谷县数万百姓免于水灾。又和你亲近,弱美人能不醋才见鬼了!”

        “他开始是醋了醋,不过后来我的醋比他的醋大,他也就平衡了?!痹魄吃滦ψ判表艘骨崛疽谎?,“想不到你人在京城,也可以安知天下,河谷县的一举一动你倒是清楚得很?!?br />
        夜轻染嗯哼了一声,很是得意,“那当然,本小王也不是吃干饭的!”

        云浅月笑着收回视线,继续趴在马背上。

        夜轻染伸手捅了捅云浅月,感兴趣地问,“你怎么醋比他的大了?说说!”

        “洛瑶公主美貌赛天仙,心系容景,将所下榻院子里的所有菊花都摘了给他泡茶喝。人家还给了我一把宝剑,说先在我这寄存着,等容景及冠,我及笄之时,她定然来到,与我论剑高下,这是向我挑战,我能不醋吗?”云浅月瞥了夜轻染一眼。

        夜轻染闻言大乐,“还有这样的事情?”

        “嗯!”云浅月点头。

        “这个女人有意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夜轻染笑道:“小丫头,听你的语气很是烦闷?你还怕她不成?”

        “怕?”云浅月摇摇头,“只是头疼!”

        “所以你就这样将她打发回了东海?”夜轻染挑眉。

        “人家华王犯了旧疾!”云浅月第二次提醒他,“跟我没关系!”

        “你就装吧!”夜轻染照着云浅月的头拍了一下,动作很轻。

        云浅月将脑袋枕在马头上,闭上眼睛,“跟我说说,我离开这几日,京城又发生了什么新鲜事儿?”

        “新鲜事儿到真有一件?!币骨崛疽恍?,神秘地道:“丞相府的秦小姐有喜了,算不算得上是新鲜事儿?”

        云浅月刚闭上的眼睛立即睁大,“真的?”

        “我还骗你不成?”夜轻染挑眉。

        “难道是上次在醉香楼一次就怀上了?这夜天倾也真有本事了!”云浅月想想距离上次醉香楼天字二号房她和夜轻染一起看夜天倾和秦玉凝演活春宫时也才过了一个多月。秦玉凝如今被诊断出有喜,可不就是那时候怀上的吗?“嗯,差不多吧!本小王可不会算计这个?!币骨崛镜?。

        云浅月低头寻思了片刻,在现代未婚先孕没什么,可是在古代未婚先孕可就是大事儿了!她疑惑地问,“秦玉凝居然将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了?她一点儿都不怕流言蜚语?”

        “哪里?”夜轻染摇摇头,“秦小姐偷偷地派婢女去抓堕胎药,被夜天倾给撞见了。不,与其说撞见不如说是一直监视着她。他手中的把柄本来就不多,如今知道秦玉凝怀了他的孩子哪里肯就这样轻易地让她堕胎?于是将秦玉凝的婢女带到了皇伯伯的面前?;什刎┫嘟械搅耸パ舻?,严令秦丞相看管好秦小姐,不准伤了皇室子孙血脉。若是出了差错,唯他试问。而且商定了婚期,下个月完婚?!?br />
        “皇上没责罚夜天倾?”云浅月又问。

        “责罚什么?给皇室添丁是喜事儿,皇室如今几个成年皇子都没大婚,夜天倾早先有个太子侧妃也没有身孕,如今皇室半滴血脉还没见到,皇伯伯年纪又大了。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了个孙子苗头,怎么还会罚?不但没罚,还重重赏了一下。本来剥夺的太子权利又回拢了些?!币骨崛境靶Φ溃骸耙固烨阍谂松砩系故呛鼙臼??!?br />
        “原来是这样!那是很有本事了?!痹魄吃乱残ψ诺阃?。老皇帝已经油尽灯枯,想要子息环绕,这是所有老人迈入坟墓前的一个通病。他虽然是九五之尊,心系江山天下,但也不例外。这的确是夜天倾的一个筹码,可惜他的对手是夜天逸。

        夜轻染撇撇嘴,显然不以为然。

        二人说话间来到云王府,夜轻染翻身下马,顺便将云浅月拉了下来。这时一辆马车也停在了云王府大门口,车帘掀起,云离从车上走了下来,见到云浅月一喜,“妹妹回来了?”

        “嗯!”云浅月给云离一个笑脸。想着如今他能如此顺溜地喊出妹妹,证明有进步了。她看着他,见他脸上的疤痕已经好了,几乎看不出被伤的痕迹,只是神色隐隐有些疲惫,但精神到是很好,笑问,“和父王在礼部学习很累?”

        “为了各地救灾的事情,六部最近都很忙,礼部也要出力,是累一些?!痹评攵栽魄吃挛潞鸵恍?,看向夜轻染,颔首一礼,“染小王爷!”

        夜轻染走上前,哥俩好地拍拍云离的肩膀,揶揄地道:“七公主每日都去礼部看你,有美人红袖添香,你还累?依我看你是乐在其中?!?br />
        云离脸一红。

        云浅月闻言好笑,问道:“七公主每日也去礼部吗?”

        “小丫头,你有所不知,从云离去礼部,七公主怕他被人排挤,跑去向皇伯伯请了一道旨意,跟着他去了礼部。给他端茶倒水,侍候笔墨。礼部那些老学究哪里还敢找他的不是?”夜轻染又用力拍了云离肩膀两下,对云浅月笑道:“你这个哥哥可不简单??!让七公主不但自愿请旨下嫁,还随时看顾。但他不骄不躁,待人温和,那些老学究虽然被公主盯着私下不满,但对他的为人还很是满意的。如今那些当初不嫁给他的公主悔的肠子都青了?!?br />
        “染小王爷过奖了!”云离红着脸摇头。

        “过奖?本小王爷只有少说,没有夸大!”夜轻染扯回手,对云浅月摆摆手,“小丫头,你既然今日不进宫,就赶紧回去休息吧!我兵部还有事儿,就不进去了!”

        “好!”云浅月点头,将马缰绳扔给夜轻染,“你骑我的马吧!”

        夜轻染也不推辞,翻身上马,向兵部而去。

        云浅月见夜轻染离开,收回视线,见云离的脸依然红着,她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胳膊,像妹妹依赖哥哥的样子笑道:“哥哥害羞什么?这样不是很好?七公主是个好女子,你要好好珍惜她,对她好一些。她不同于皇室那些公主。你们过得好了,就证明我当时没给你选错人。不过你们相处你不用将她当做公主?!?br />
        “嗯!”云离笑着点头,真向哥哥一般摸了摸云浅月的头,语气温和,“看你一身疲惫,定是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吧?是为了姑姑的事情?可惜我才成为世子,入朝太浅,没有根基。帮不上姑姑什么忙,否则就不用你这么辛苦赶回来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