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好好地爱(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哼道:“你这个笑话真冷?!?br />
        “是你笑点太低了!”玉子书道。

        “我还没哭够呢!再让我哭一会儿?!痹魄吃滤底呕坝治宋说乜蘖似鹄?。

        “你还是别哭了!哪怕不可怜我的衣服,也要顾忌一下景世子。你一会儿红着眼睛红着鼻子回去见他,他还以为我欺负了你?!庇褡邮樗坪鹾苁俏弈?,伸手在云浅月的身子上拍了拍。

        云浅月没想到他这么轻易的一句话就提出了容景,哼了一声,“你本来就欺负我?!?br />
        “我冤枉!”玉子书举起手。

        云浅月一把推开他,看着他胸前好好的锦袍被她弄湿得一塌糊涂,又看到他举着手的样子配上他的容颜外貌无比怪异,她笑着瞪了他一眼,“就冤枉你!”

        玉子书放下手,看着自己的衣服苦笑。

        “这衣服很贵吧?”云浅月掏出手帕,抹着眼泪道。

        玉子书给了她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云浅月又道:“反正你是东海国的太子,有的是钱,还在乎一件破衣服?干脆脱下来扔了再换新的?!?br />
        “这衣服能给你接了眼泪也值了!不过自然不能扔,要好好拿给景世子看看,让他赔我一件。东海国虽然有的是钱,但我爱民如子,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庇褡邮樾Φ?。

        云浅月无语,“你真是一个好太子!”

        “嗯!我是一个好太子?!庇褡邮榭隙ǖ氐?。

        “我就不赔你!也不让容景赔?!痹魄吃履ㄍ炅肆成系难劾?,上前一步,用娟帕抹擦拭他胸前被她哭湿的水渍和污渍。

        “景世子说了,你若是哭花了我一件衣服,他赔十件的价值?!庇褡邮榭醋旁魄吃碌氖?,目光温暖含笑。

        云浅月手顿住,“他真这么说?”

        “嗯!他派人给我传话时候是传了这样一句话的?!庇褡邮榈阃?。

        “这个败家的家伙!”云浅月愤了一声,用力地在玉子书胸前擦了两下,有些恶狠狠地道:“他赔了你也不准要?!?br />
        “我很想要?!庇褡邮樾Φ?。

        “想要也不准要?!痹魄吃虏潦猛炅?,将手中的娟帕揣进怀里。

        玉子书看了一眼月牙白的娟帕,揶揄地看着云浅月霸道的样子,笑道:“芸儿,我若没有记错的话,你还不是荣王府的世子妃,还没嫁给景世子吧?这就开始为他省钱了?”

        云浅月脸一红,“这证明我有贤妻良母的潜质?!?br />
        玉子书笑笑,看着云浅月红着的脸不再说话。云浅月抬眼看他,两人四目相对,忽然无声。片刻后,玉子书伸手将云浅月重新抱进怀里,用极其认真低沉的语气叹道:“芸儿,我以为你会为了景世子而不认我。幸好!我很高兴……”

        云浅月听到这句话眼眶又是一酸,止住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

        曾经有那么一刻,她是想为了容景而不相认的,就让过去尘归尘,土归土??墒窃趺茨艿值米⌒牡椎那苛蚁敕??那是小七??!她如何能不认?如何能将他当做陌生人?她做不到。

        “哎,从来不知道你有这么多泪可流?!庇褡邮樵俅我惶?,用如玉的指腹去擦云浅月的眼泪。晶莹的泪珠染在他手上,配上白玉的颜色,更显得泪水晶莹剔透。

        “现在你知道了!我就是矫情?!痹魄吃挛疟亲舆磉?。

        “呵……知道了!你不但矫情,还娇气?!庇褡邮榍嵝?。

        云浅月“嗯”了一声,趴在他身上不起来,贪婪地吸取熟悉的味道,无论时光如何流失,无论两人转世轮回各自换了一番容貌,无论再相见各自的身份天涯海角沧海桑田,但两个人相似的气息是不变的。她心中欢喜和感动交织,只想落泪。

        “芸儿,哎,你……你别哭了!”玉子书五只手指都用上给云浅月抹泪,最后那眼泪不见少,反而还越抹越多,他再次无奈地叹息。

        “一次哭够了算!”云浅月哽咽地道。这么多年积压在心底的眼泪有多少她觉得自己都数不过来。维也纳上空的那一场爆炸她亲眼所见昏过去醒来没流泪,如今再次想来,那眼泪都被她和着血吞回了肚子里,如今才能爆发出来。

        “那就哭吧!”玉子书似乎能理解云浅月的心情,叹了口气提醒道:“我可是很金贵的,被你的眼泪淹了的话,可就不止让景世子赔我衣服这么简单了。听说荣王府紫竹院多得是宝贝……”

        “你堂堂太子能没见过钱?”云浅月觉得这个人有将她眼泪收回去的本事。

        “自然见过,而且还有很多钱,但为东海子民造福祉多增加钱财的事情我从来乐意为之,且不遗余力?!庇褡邮樾ψ诺?。

        云浅月脸一黑,一把推开他,恨恨地道:“你这个人!好好的相见场面,不是应该抱头痛哭吗?你怎么就这么不配合?”

        “我怕你哭废了的话,景世子来找我算账?!庇褡邮榭醋派砬坝痔砩系男挛圩招Φ?。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但眼睛有些肿,连往日里这么简单的动作做起来都有些困难,她才意识到的确不能哭了,再哭下去这双眼睛真废了,又掏出娟帕抹眼睛,抹完了又给玉子书身前胡乱擦了两下,才吸着鼻子懊恼地道:“不哭了,浪费感情?!?br />
        玉子书看着云浅月的模样轻笑。

        云浅月用力睁了睁眼睛,被玉子书的笑脸晃了一下神,忽然背过身去,嘟囔道:“你长这幅容貌,真是没法夸了?!被奥?,她期期艾艾了两声,“怪不得接生婆将你当做公主,那个什么藩王的小王爷要娶你,这副容貌给了你这个男人身上,实在是造孽?!?br />
        “你知道?”玉子书一怔。

        “是罗玉告诉我的?!痹魄吃伦厣?,对玉子书吐吐舌头,嘲笑道:“你真糗!”

        “原来是他说的,我就说东海国的消息不会传入天圣,你怎么会知道呢?”玉子书笑了笑,点点头,承认道:“是挺糗的!”

        “东海国的消息虽然不会传入天圣,但是天圣的消息会传入东海吧?你难道就没怀疑过我也来了?就没想过找我?我的名声可是很大的?!痹魄吃驴醋庞褡邮?,想着两个人不过是隔了一片东海而已,怎么就这么多年才相见呢!

        “你的名声是很大,而且也传到了东海。几乎东海人人都知道天圣皇朝云王府有个浅月小姐。但是那浅月小姐……哎,与你以前性子实在相差太多,我哪里料到?”玉子书又是一叹,“况且我也真未曾想到你也……来了这里?!?br />
        “我从出生就背负着云王府女儿入宫为后的祖训,迫不得已,我只能伪装。这一伪装就是十年。老皇帝太精明,我那时候那么小,那么弱,只能靠伪装当武器,追在夜天倾屁股后面跑,让他以为我很想嫁给夜天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样子。他才能对我大意,我才能安然无恙地长大,我才有时间充分准备,羽翼渐丰,等不伪装或者被他识破的时候,才能让他无可奈何?!痹魄吃绿崞鹄匣实?,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云王府的祖训,只是没料到是你。芸儿,你这些年过得辛苦了?!庇褡邮槟持秩旧狭托奶?。

        “到也不苦,总归是逗着老皇帝玩呗,将他耍得团团转,我就很开心。唯一不开心的就是有一个人总是惹我。对我若即若离,我不想看见他,他偏出现在我面前,等我想看见他的时候,他偏偏又避而不见。实在烦人?!痹魄吃乱∫⊥返?。

        “那个人是景世子?”玉子书挑眉。

        “嗯,除了他还能是谁?他七岁的时候遭了难,险险地被我救回一命。后来十年不出府,却还将我吃得死死的。就是一个坏人,以欺负我为乐,哪一日不欺负我了,就是见鬼了?!痹魄吃乱槐咚底?,一边伸手拉住玉子书的手,向碧波亭内走去。

        “他若是哪天不欺负你了,你还不习惯。是不是?”玉子书含笑跟上云浅月。

        云浅月哼了一声笑了,“我犯贱呗!从来不知道自己就喜欢被人欺负?!?br />
        玉子书轻笑,“月儿,你很爱他?!?br />
        云浅月脚步一顿,沉默了一下,忽然转回头对玉子书认真地点头,“是,我很爱他?!?br />
        玉子书笑得温暖,“寻找到一个真心爱你,你也真心去爱的人不容易。既然你爱他,就要好好地去珍惜他。尽量不要让他伤心难过,用你的生命去诠释你的爱。他会幸福,你也会很幸福?!?br />
        云浅月看着玉子书的眼睛,那里面只有满满的温暖。她眼中再次凝聚上水光,但这次没有让泪水流下来,她笑着点头,很是豪气干云地道:“我要用生命去燃烧他?!?br />
        玉子书忽然转过头,闷笑出声,嘲笑道:“芸儿,你好不知羞!”

        云浅月脸一红,拉着他的手继续向前走,“我做过的不知羞的事情多了去了,以后你尽情笑话我。对了,有一个字怎么说来着?对,二,知道吧?我觉得自己有时候挺二的。而且还不遗余力地再这个二字上勇往直前,一点儿也没有做二人的自觉?!?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