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正式宣战(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罗公子,你是东海人,自然将东??涞妹挥幸淮Σ缓玫?。你这哪里叫做是有趣的事情?分明就是自夸?!绷枇滩蛔〈蚨仙倌甑幕?。

        伊雪笑着附和,“是??!就是自夸!”

        “你们知道什么?东海国本来就好!”少年哼了一声,见云浅月没说话,继续道:“那就跟你们说几件最有趣的事情,就说说子书哥哥吧!对了,我告诉你们,子书哥哥是太子。东海国最好的太子?!?br />
        凌莲和伊雪不再说笑,看着他,似乎等着他说。显然对东海国的太子很好奇。

        云浅月浅浅笑着,不说话,也等着少年说。

        “子书哥哥出生的时候太漂亮了,接生的婆婆被他的容貌给惊住了,而且他不哭不闹,十分乖巧,子书哥哥出生的时候皇上一直守在外面,知道生了,连忙进了殿内,问是男是女?接生婆婆看着子书哥哥的脸欢喜地说生了个公主,皇上大喜,见到子书哥哥之后欢喜地抱了很久,当即就下了圣旨,昭告天下。于是东海国的臣民都知道皇上生了一位公主。当时皇宫一片喜庆,众人都恭贺皇上,有人一见公主惊为天人,说这公主定然是神女投胎转世,跟玉人一样,皇上更是大喜,于是又下了一道圣旨,封号神女公主。后来又有人谏言说这就是天降祥瑞,神女流落民间,不是凡胎,怕是留不住,最好要用阳气将她圈住,阳气就是最好尽快给他指一个驸马。于是皇上觉得有理,和众大臣连夜商议,最后定下了东海国丞相府的公子,那公子已经三岁,容貌也是极好?;噬洗笙?,于是又下了一道圣旨,神女公主赐婚给丞相府的公子,而且当即和前两道圣旨一样昭告天下。三道圣旨接连而出,圣旨刚贴出去,一个小太监连滚带爬地跑进了金殿,结结巴巴说了半天,本来说生得不是公主,而是皇子,可他大约是太惊奇了,最后说出来的竟然是公主变成皇子了。哈哈哈……”少年说着大笑了起来。

        凌莲和伊雪睁大眼睛看着少年,也觉得好笑,似乎在想着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儿?

        “然后呢?”云浅月也有些好笑,这么个大乌龙,可见那东海国的太子出生就长得太好了,让接生的婆婆只看到他的脸就定了性别。

        “然后皇上和大臣们都惊坏了呗!都从金殿跑去了后宫,抱着子书哥哥研究了半日,都不明白怎么个公主变成太子了。后来还是从外面赶回来的姑姑觉得这件事情蹊跷,问了接生的婆婆,后来才知道那接生婆婆没看性别,说走了嘴,于是才算给子书哥哥正了名?!鄙倌晁灯鹫饧虑槔疵佳刍犊?。

        云浅月笑着点点头,“的确是一件有趣的事情?!?br />
        “还有呢!”少年看了云浅月一眼,又道:“这件事当年也就当成了一场笑话,皇上谁也没怪罪。想当然的也取消了和丞相府那个公子的婚约。但子书哥哥从出生就没哭一声,后来一岁了也不见他哭,平时也没声音传出,皇上都怀疑子书哥哥有隐疾之症,可是请了太医看,太医都诊断不出什么病症来。老王叔和姑姑的医术都极高,诊断之后也是不明所以,都说子书哥哥不是哑巴,但不说话这一点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整个东海国老王叔的医术最高,他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别人更是莫可奈何。这件事情后来只能慢慢查看。这样一直到子书哥哥五岁,依然不说话??杉盗嘶噬虾统械奈奈浯蟪?。虽然子书哥哥不会说话,但他学什么东西都很快。天资也很聪明,很多事情都不用别人教就会。但不会说话还是大忌,这让皇上整日里一筹莫展。东海国也和天圣差不多,皇上会每逢十年过一次大寿。万民同乐。京中所有大家府邸的公子小姐也有机会进宫。那一日子书哥哥不知道为何摆脱了身边伺候的人,自己落了单,正赶上几年没回京的老王叔回京,老王叔碰到了子书哥哥,他喜好恶作剧,拖着子书哥哥给他换了一身女孩的衣服,且将他带到了大殿上。当时藩王里有一个小王子很是淘气,也是一个小魔王,一见女子装扮的子书哥哥就流了口水,跑过去就亲了子书哥哥一口,然后抱着他就不松手,非要娶他做媳妇,皇上、皇后、满朝文武大臣都掉了下巴,好多人上前拉都拉不开他。最后子书哥哥说了一句话,他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br />
        “说了什么?”凌莲好奇地问。

        “自然告诉他是男子了!”伊雪接过凌莲的话道。

        “才不是!”少年得意地道:“子书哥哥说她喜欢女人!”

        凌莲和伊雪恍然大悟。身穿女装,又说喜欢女人,那个小王爷自然给吓昏过去了。

        “后来呢?”云浅月也有些好笑地问。

        “后来惊了一个小王爷,欢喜了一大堆人呗!因为子书哥哥居然会说话了。那个小王爷后来才知道子书哥哥是男人,含恨而去,再也没踏入京城半步。那个小王爷一直都是让人头疼的主,回去后据说病了很久,后来改了性子。但对女人再也不亲近了,甚至见了女人绕道走。那个王爷怕他出家当和尚,天天看着他,比以前更头疼?!鄙倌甑?。

        “真挺有意思的!”凌莲笑着道。

        伊雪也看着少年,似乎还在等他继续说。

        “有意思的事儿还有呢!不过我为什么都要告诉你们?”少年看了兴趣颇浓的二人一眼,又扫了一眼云浅月,见她不再如早先那副清冷的模样,打了个哈欠,摆摆手,“不说了,不说了!”

        “最好别睡觉,如今我们在水里,你会不小心染了水里的寒气?!痹魄吃绿嵝焉倌?,“不过几十里水路而已,很快就到了。再坚持一下?!?br />
        “你总是站着做什么?坐过来!用你的真气给我护着点儿,我不就染不了寒气了?”少年对云浅月招手,见她不动,他又道:“别忘了我可给你婢女两颗宝贝的药呢!你要对我好一点儿?!?br />
        云浅月头也不回,瞥也不瞥他。

        “我真困了!而且说了这么一大堆话,很累的?!鄙倌暧值溃骸拔冶匦刖窈靡恍?,否则到时候子书哥哥见了我会心疼的?!?br />
        云浅月回身看着少年,当时在云城第一次见他虽然衣衫褴褛破破烂烂,但神采奕奕。今日虽然衣衫鲜华,锦袍玉带,但气色的确疲惫不好,连番骑马赶路折腾下尽管强打起精神来还是有些菜色,她摇摇头,走到少年身边坐下,微微催动真气在他周身照了个暖暖的圈。

        “就知道你最好!”少年满意地将她的胳膊拉过,脑袋枕在了她的腿上,大半个身子倚在了她的怀里,有些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没推开他。凌莲和伊雪看了二人一眼,也都不再说话。

        河谷静静,只有木筏划过发出的潺潺水声。两面青山葱翠,要不看那些滚落的山石和泥沙的话,这里的确是一大山水美景。

        云浅月就那样静静坐着,容颜掩映在真气和水汽交融的光圈里,面色没有什么情绪。少年很快就睡着了,呼吸均匀。

        大约行走了两个时辰,本来微窄的河谷渐宽,渐渐的成了一面大河谷。河面上只有这一只木筏,更显静寂。天色将晚时候,到了河谷县。

        “小姐,您看,那边岸上的人是不是景世子?”凌莲许久没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云浅月也看到了远处岸边,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距离得有些远,此时天色又暗,远远看去,水光照映,那人影的容貌和衣着全然辨不真切,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是容景,点点头,“是他!”

        “看来景世子是知道小姐来呢!特意等在那里的?!绷枇Φ?。

        “景世子大约是想小姐了!”伊雪也笑道。

        云浅月想着他们似乎有七日没见到了吧?若是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来说,他们都二十一个春秋了。若是按他所说的一日如一年来算,那就七年了。是很想的。她看着那隐隐约约的身影不由露出微笑,视线焦灼在那个身影上,移不开。

        木筏渐渐驶进,容景的容颜和衣着这才变得清晰。

        云浅月看着距离岸边已近,她撤了真气,伸手去推少年,“醒来,到了!”

        少年睁开迷迷蒙蒙的眼睛看了一眼,便看到了岸边的容景,他撇撇嘴,眸光又扫了一圈,没看到别人,皱起了秀气的眉,“子书哥哥怎么没来接我?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你的子书哥哥那么厉害,怎么会出了意外?你去找找不就知道了!起来吧!”云浅月推开少年,站起身,宽慰了少年一句,足尖轻点,离开木筏,施展轻功向容景而去。

        “也是!”少年欢喜地站了起来,见云浅月要走,伸手去拉她,但没拉住,自己足尖点了点,看了一眼木筏距离岸边的距离,又不甘心地落下。

        凌莲和伊雪见到少年的动作,自然知道他轻功不及小姐,不敢离开木筏。她们的轻功也不及小姐,如今距离岸边还是有些远,她们自认为也做不到用轻功渡到岸边。

        云浅月施展轻功走到一半,才知道刚刚是急了些,岸边距离木筏的距离还是太远,她也不能到岸边,而且她手里没有借助的踩踏之物,水面上空无一物,让她没法中途落脚换气,想着看来要在容景面前来个大跳水了。不过反正她也不怕在他面前丢人,谁叫太想他了。

        就在要泄了力气踩上水面的瞬间,对岸的人忽然飞身而起,月牙白的锦帕划出一抹清艳的弧度,容景顷刻间来到云浅月面前,伸手揽住了她的纤腰。

        熟悉的气息带着一丝清清水汽将她包裹,云浅月松了一口气,抬眼,正对上了日思夜想的容颜。她立即伸手搂住他的腰,将自己身子的整个重量都交给他,对他软软地笑道:“幸好你来接我,否则我今日非掉到水里不可?!?br />
        容景不说话,低头凝视着她。

        虽然夜晚,天色已经微暗,但云浅月清晰地看到了他眼中的微微光华,光华内倒映着浓浓思念的神色,思念的神色里满满都是她的脸,她一身疲惫瞬间烟消云散。

        须臾,容景低头,将唇覆在了她的唇上。

        “容景,我正式向你宣战,我要娶云浅月!你听好了!”就在这时,木筏上传来少年的声音,铿锵有力。

        云浅月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容景离开她的唇瓣,眯起眼睛看向少年。少年对他得意地挑了挑眉,大声道:“你甭这样看着我,我也不怕你?!?br />
        “是吗?”容景声音听不出情绪,须臾,他猛地一挥手,一阵疾风对着少年拂过,少年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啊”地大叫了一声,顷刻间被打下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