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神秘太子(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是和我没关系!你要记住你答应我的条件就好!”云浅月淡淡道。

        少年哼了一声,没说话。

        不多时掌柜的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手里提了一包药,对云浅月白着脸道:“主子,少一味龙钱子。龙钱子这样的药很是稀少,一般小店铺进不起,只有这洛水城两家最大的店铺才有。但这两家最大的店铺内的掌柜的都说本来有十斤龙钱子,但今日午时的时候被一个蒙面人给买走了?!?br />
        云浅月面色一寒,转眸看向少年,“没有龙钱子怎么办?可不可以换成别的药?”

        “龙钱子是必不可少的药!”少年皱眉,看了掌柜的手里的药包一眼,又看了一眼凌莲和伊雪发白的脸色一眼,忽然摆摆手,“算了,算了,我将我身上剩余的两颗宝贝药拿出来得了?!?br />
        云浅月一怔,“你有解药?”

        少年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很是精致的瓶子,有些不舍地扔给凌莲,哼道:“不是这个毒的解药,但比解药要好用千万倍,是救命药。世间难求一颗,我还真舍不得。不过看着她们好心救我的份上,我就给她们吧!”

        凌莲伸手接过瓶子,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见少年不舍的情绪,想着他说的应该是真的,否则不至于舍不得拿出来,但在她看来再好的药也没有人命珍贵,对看着她的凌莲道:“既然如此你们赶紧服用!”

        凌莲点点头,打开瓶子,顿时一股清香飘出来。熟悉的味道正是天山雪莲,云浅月一愣,凌莲和伊雪也是一怔,二人都抬头看了少年一眼,少年摆摆手,于是凌莲和伊雪倒出里面的药,一人分了一颗,吞入了口中。

        “饿死了!我要吃饭!”少年一屁股坐在桌前,拿起筷子开始狼吞虎咽。

        云浅月见凌莲和伊雪吃了天山雪莲,那就肯定没事儿。对三人道:“你们用过膳后早点儿休息!明日三更我们就启程?!?br />
        “是,小姐!”凌莲伊雪齐齐点头。有些愧疚,这一路上没帮助小姐什么,到头来还给小姐添了麻烦。她们这一路太过疲乏,又因为住的地方是风阁的醉香楼,一时太放心大意了,才着了道。不过也吸取了教训,下次无论到哪里,也不敢大意了。

        “不用自责,吸取教训就行了!”云浅月扔下一句话,转身走了出去。凌莲和伊雪毕竟是经过红阁专业训练的人。平时很是小心谨慎,但人不可能没有湿鞋的时候。更何况对方在暗处,她们在明处。

        掌柜的跟着云浅月退出了天字一号房,低声道:“主子,是否彻查此事?”

        “查!”云浅月声音微冷,“查出那个买走药的人,再顺藤摸瓜!查出来后立即禀告给我,不要有任何动作,也尽可能的不要打草惊蛇?!?br />
        “是!”掌柜的立即应声。

        云浅月回到天字二号房,看了一眼房间,显然已经被掌柜的带领人彻底排查过,她径直走到床上躺下。床上依然萦绕着淡淡的熟悉气息,她虽然如此奔波劳累,却无困意。直到过了许久,她才渐渐睡去。

        三更时分,云浅月醒来,推开天字二号房的门,只见凌莲和伊雪,以及少年三人已经等候在门口。她看了三人一眼,目光落在凌莲和伊雪的手上,果然已经好了。她没说话,向楼下走去。三人跟在她身后。

        出了醉香楼,云浅月翻身上马,刚要打马离开,少年抓住了她胳膊,站在马下看着她道:“我要你载着我?!?br />
        “你休息了这么久还没休息够?”云浅月挑眉。

        “没有!”少年果断地道。

        “不行!自己骑马!”云浅月拒绝。

        “云浅月,我可是将我珍藏的了许久的两颗宝贝药拿给你两个婢女吃了!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我本来可以不拿出来的,顶多我们连夜赶路到下一个城池,下一个城池再没有的话,那你两个婢女就死了。但我还是拿出来了,我可不是什么好心,纯粹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鄙倌暄鲎帕巢宦乜醋旁魄吃?,一字一句地道:“而且我昨日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如今又困了。很困!不能骑马了?!?br />
        云浅月看着少年,果然见他有些倦倦的,她看了凌莲和伊雪一眼,见二人已经翻身上马,她无奈伸出手,“上来吧!”

        少年一喜,将手放在了云浅月手里。

        云浅月伸手一拽,将他拽到了马上,只见他自顾自地调整了一个姿势,靠在了云浅月的怀里,闭上眼睛,当真准备睡去。云浅月看了他一眼,双腿一夹马腹,骏马离开了醉香楼。

        凌莲和伊雪打马跟在身后。

        歇了一夜,不但是人歇过来了,马也歇过来了,三匹马的速度极快,风驰电掣,马不停蹄,路上也未曾遇到什么阻拦,响午时候来到了梅岭山河谷县地界。

        梅岭山地理位置相当特殊,是两面绵延的山峦,山脉大约长百里。中间有一条河,这条河与东海相接。而河谷县就坐落于两山之间,沿着山脉而建。所以,河谷县不是四通八达,而是东西通向,只有两条路,所以,河谷县也是通往东海的必经之路。

        古人选地址大都依傍河流而建,这样便于用水,再加上两面山峦,也能起到遮挡寒冷风沙之效。但有利有弊。河谷县正因为这样的地势,所以造就了如今受水灾情况的严峻程度。

        云浅月勒住马缰,看着眼前矗立的石碑,只见石碑上写着河谷县三个大字。她的目光在石碑上停留了片刻,便看向前方,只见前面唯一的一条道路被两侧山脉滚落的巨石阻隔,有石有泥沙,典型的山体滑坡。

        “小姐,前面没路了!怎么办?”凌莲看向前方,通往河谷县的官道本来就弯弯曲曲,如今更是没路了。

        “是不是要翻山?我们走山道呢?”伊雪也看向前方,目光落在两侧的山脉上。这些年天圣虽然连年遭遇旱灾,但是河谷县算是例外,因为有一条河谷通向东海,所以这里水源充足,山上的山石松软。

        “山路大约不好走!而且这里地形很是复杂,山涧沟壑很多,走不好就绕进去出不来了?!绷枇庸暗?。

        “那景世子既然来了河谷县,是怎么走的?难道景世子还没到这?我们先一步到了?”伊雪打量四周的路面,没看到车辙的痕迹。

        “是??!我们一路走来,似乎没看到车辙的痕迹呢!”凌莲也道。

        云浅月并未说话,而是看着前方,不知道想些什么。

        凌莲和伊雪见云浅月不语,也都不再说话,心里各自想着可行的对策。

        “容景是骑马来的!这一路上虽然没有车辙的痕迹,但有马蹄的痕迹,只不过他比我们早走了一日一夜,如今痕迹被磨没了。想来他已经进去河谷县了?!痹魄吃鲁聊?,开口道。

        “那景世子是怎么走的呢?”凌莲看着云浅月问。

        “木筏!”云浅月目光落在不远处那一条宽宽的河谷上,吐出两个字。

        “小姐说得对!”凌莲和伊雪眼睛一亮。

        因为连日大雨,再加上山体滑坡,所以河谷的水由一条小小的河谷涨成如今与两侧的山涧沟壑齐平。道路不通,无法上山行走,无法骑马赶车,那么只有乘船,没有船,只有木筏了。

        云浅月伸手拍依然睡着的少年,“醒醒!”

        少年唔哝一声,睁开眼睛,当看到石碑上的河谷县三个字顿时大喜,“到了?”

        “还没到!下来砍树,做木筏!希望我们能早点儿到?!痹魄吃录牙?,翻身下马。

        “做木筏?”少年脑袋一时间转不过歪来。

        凌莲好心地给少年解释,“道路不通,无法行走,我们只有借着这一条河谷过去,只能做木筏了。这里才到河谷县的边界,距离河谷县还有几十里地呢!”

        少年“哦”了一声,显然不打算帮忙,懒洋洋地又趴回马背上,“那你们快点儿!”

        云浅月到也没打算让他帮忙,不说话,徒步想不远处的树林走去。凌莲和伊雪看了少年一眼,抬步跟上云浅月。

        “我还没见过木筏,算了,跟着你们去看看吧!”少年醒了醒神,翻身下马,跟在三人身后。

        来到树林,云浅月选了几颗粗细差不多的树木,让三人退后一些,便运功轻轻劈砍,一颗颗的树木轻飘飘在她面前倒下,她对三人吩咐,“你们将树皮扒下来?!?br />
        “扒树皮做什么?”少年好奇地问。

        “做绳子!”云浅月道。

        少年点点头,凌莲和伊雪应了一声已经动手开始扒书皮,少年看得新鲜,也立即跟着扒起来。如今虽然夏末,但树木依然茂盛,且这里水土充足,树木长得都是极好,书皮也比较好扒。

        凌莲和伊雪扒下来书皮之后也不等云浅月吩咐,便开始用水皮编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