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神秘太子(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掌柜的带着人抬了木桶放在房间,又利索地端来了热菜热饭,还给云浅月备了一壶茶和一壶酒。一切做得有条有序,很是周到。几乎都不用她开口吩咐。做完一切就悄无声息退了下去。

        云浅月从京城出来一直打马行走,这一日半又一夜马不停蹄,根本就没休息,早已经是一身风尘。她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还是走的水桶前褪了衣物,将自己埋入了水中,任温暖的水流包裹。

        这回她并没有在水中多逗留多长时间,而是很快就洗完换了身干净的衣物做在桌前用膳,桌上一大半的饭菜被她不出片刻便扫荡了大半,刚拿起酒壶打算喝一杯,便听到天字一号房传来一声惨叫,她面前一变,立即放下酒壶,冲出了房门,顷刻间来到了天字一号房,挥手打开了房门。

        只见凌莲和伊雪惊恐地站在少年的床前,凌莲正捂着手,伊雪捂着肩膀,床上的少年已经醒来,正一副懵懂不知道状况地看着二人。

        云浅月将目光从三人身上移开,看向地上,只见地上躺着一只巴掌大的毒蝎子。她眸光一寒,抬步走了进来,看着凌莲和伊雪问道:“怎么回事儿?”

        凌莲和伊雪的脸都很白,见云浅月来到,定了定神,凌莲解释道:“我们进来之后就将他放在了这个房间,于是就出去沐浴,我们洗的很快,之后要吃饭,想着要不要将他喊醒吃一些,就看到一只毒蝎子爬到了他的身上……”

        “你们被它蜇了那里?”云浅月问。

        “这只毒蝎子很厉害,很灵敏,似乎知道我们出现就要对他下手,我情急之下只能用手打开它,被它咬了手,伊雪在我身后,我情急之下打开它的时候不想打在了她的胳膊上……”凌莲自责地看着伊雪道。

        “我没见过这么大的毒蝎子,一时情急,便用手拍死了它,所以反而被它咬了?!币裂┪孀偶绨虬鬃帕车?。

        “拿开你们的手和胳膊,我看看严重不严重?”云浅月点点头,对二人道。女人天生就对这种东西害怕,也不怪她们一时手忙脚乱着了道。

        凌莲拿来手,只见这么顷刻间整个手都肿了,而且被咬的地上呈现黑色,而伊雪的胳膊虽然隔着衣服,但布料上也印出黑色的毒汁累的东西。

        “有毒!”云浅月面色一变。

        凌莲和伊雪闻言连忙运功。

        “不能运功,这种毒蝎子应该是有人专门养的,平时是用一种极其厉害的毒喂的。越运功毒走得越快?!痹魄吃乱槐咚底乓槐呱焓秩牖?,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两粒药给凌莲和伊雪,吩咐道:“快服下!”

        二人连忙接过药立即服下。

        “这种药只能抑制毒素,但不是解药,我手里也没有解药,解不了这种毒??蠢次颐且蛊舫谈先プ啡菥傲?,他一定有办法?!痹魄吃碌?。

        二人立即白着脸点头。

        “你们三个都当本公子是死人吗?”少年此时才惊醒,看了一眼地上被拍死的毒蝎子,皱眉心疼地道:“这么大的一只毒蝎子,要养多少年?就让你这么给拍死了,真是暴殄天物?!?br />
        “没咬死你是不是?”云浅月闻言瞪了少年一眼,有些恼怒地道:“赶紧启程!”

        “它就算咬了我,我也没事儿。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从小是在什么地方长大的?我几乎是泡着这种毒物长大的,我还怕一只蝎子?”少年嗤之以鼻。

        云浅月本来要抬脚离开,闻言一喜,看着少年,“你能解得了她们身上的毒?”

        “能!”少年瞥了云浅月一眼,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我自小在毒里泡着长大,这个小破毒自然难不住我?!?br />
        凌莲和伊雪也是齐齐一喜。

        云浅月也松了一口气,“那就最好,你快给她们解毒,我们也省得继续奔波启程了!”

        少年不说话,懒洋洋地下了床,向桌前走去,来到桌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宣纸笔墨对云浅月道:“你来给我磨墨?!?br />
        云浅月依言走了过去。

        少年看着云浅月熟练地磨墨,他欣赏着她的动作道:“想不到你这么个女人还懂得红袖添香的雅事儿。这样看起来还真的挺女人?!?br />
        云浅月白了他一眼,将磨好的墨退给他,催促道:“快些!”

        少年挽起衣袖,执笔去写。

        这时掌柜的带着人匆匆从楼下跑了上来,大约是听到了凌莲的那声惨叫,上来之后见到云浅月完好地站在房间松了一口气,对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主子,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一只蝎子!”云浅月伸手一指。

        掌柜的看到地上躺着的那只被拍死的巨大的蝎子面色一变,语气不敢置信,“这……这里怎么会有蝎子?”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房间虽然一直无人住,但是每日都有吩咐人打扫的,今日早上才打扫过……”掌柜的白着脸道:“这醉香楼从来没出现过这种东西……”

        “应该是有人趁你们不注意放进来的?!痹魄吃碌?。她相信风阁,相信醉香楼都是她自己的人,上下一心,而且她自己建立的组织机制都是互相监督制,而且私下里对她都很信服。不可能出现这种内部反她的事情。所以只能是别人有预谋的想迫害。

        而且她每次出门都住在醉香楼的天字一号房,也未曾刻意掩饰,所以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在天字一号房投放这种东西害她也不是没有可能。偏偏今日因为容景的关系,她住进了天字二号房,所以伤了凌莲和伊雪。

        再结合昨日夜里遇到的那次埋伏,应该这个就是那次埋伏的后手。

        “属下失职!让主子受惊,请主子责罚!”掌柜的闻言立即跪到了地上。这件事情的确是他的失职。主子显然就是疲于奔波需要休息,却是出现了这等事情。他难辞其咎。

        “也不怪你!圣人也有疏忽的时候!从现在吩咐人将醉香楼上上下下全部排查一遍。若有可疑之人不准放过?!痹魄吃掳诎谑?。

        “是!属下这就去!”掌柜的立即站起身。

        少年此时放下了笔,将方子推给云浅月,“喏,现在去抓药,煎了服下立马就好!”

        云浅月拿过方子看了一眼,点点头,见凌莲和伊雪这样自然不能自己去抓药,她喊住掌柜的,将方子递给他,“现在先去抓药!要快!”

        “是!”掌柜的接过方子,连忙走了下去。

        少年转身向那只毒蝎子走去,走到跟前,蹲在地上,目露可惜地道:“好好的一只大蝎子就这么毁了,这个东西可是个宝贝,我的宝贝库藏里那只蝎子可没有这只大??上О?,可惜?!?br />
        云浅月看了他一眼,轻吐了一口浊气,“谁叫你睡着不醒来?若是你醒着的话,她们也不用为了救你受伤了?!?br />
        少年哼了一声,语气埋怨,“若不是你不要命的赶路,我至于睡死?”

        “你要不为了去救人,我能不要命的赶路?”云浅月反驳他。

        “对了,我们如今到哪里了?”少年闻言立即问。

        “洛水城!”云浅月道。

        “原来到洛水城了??!容景呢?”少年没见到容景,不禁奇怪。

        “没在洛水城!”云浅月摇摇头,转身坐在了椅子上。

        “我睡了多久?”少年掏出一方娟帕将那只死了的毒蝎子用娟帕包起来,又问。

        “一日!”云浅月道。

        “这么说我们从京城到这里走了一日半又一夜?”少年站起身看着云浅月,见她点头,他又看了一眼天色道:“今夜休息在这里,那么明日一日赶路,晚上的时候肯定可以到达河谷县了?”

        “可以这么说!”云浅月道。

        “这样算起来果然是两日半,很是精准。云浅月真有你的?!鄙倌晗沧套痰乜浣?。

        “据说河谷县比这里受的水灾还严重,山石塌方,道路阻塞,遍地洪水。与外界几乎隔断了所有的联系。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要救的人吧!”云浅月见他喜滋滋的笑忍不住打击他。

        少年身子果然一僵,小脸一白,“这么严重?”

        “嗯!”云浅月点头。

        少年皱眉,似乎寻思什么,片刻后摆摆手,肯定地道:“他肯定没事儿的!什么事情也难不住他。一个小小的河谷县和一场大水算什么?!?br />
        “你既然这么相信他,为何还要急急来救他?”云浅月不动声色地问。

        “我自然要来救!向他表达一下我对他的关心,他才不会生我逃跑的气。这个时候不来什么时候来?否则若是他真生气的话,我就麻烦了。而且还不是小麻烦,他一定会让我……”少年翻了个白眼,絮絮叨叨说了片刻后,似乎才想起听的人是云浅月,立即住了嘴,“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你管我为何要急急来救他呢!我就是想来救,和你没关系?!?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