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神秘太子(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凌莲和伊雪对看一眼,觉得小姐对这个少年似乎很好。二人有些不明所以。

        出了荒山的山道走上官道,道路平坦了许多,官道上的水都被清理了,走了不一会儿路就是荆州县,本来两日的路程被云浅月等人一夜就走到,路过荆州县几人没歇脚,继续向下一个城池康城走去。

        荆州县到康城大约百里地,康城的下一个城池就是洛水城。

        出了荆州县后就可以感受到水灾明显比走过的淮安城等地还要严重。良田作物几乎都看不到头,一眼望去一片清凉凉的水滩。只能依稀辨认出一条被疏通的官道。勉强可以前行。道路两旁的房舍草屋酒肆等几乎都已经倒塌,没倒塌的也淹没在水中。不过路上到没有见到衣衫褴褛逃难别处的百姓,只有官兵在挖沟排水。

        云浅月急于想见到容景,即便打马日夜奔波也不觉得疲惫。马蹄声踩在官道的水渍上,发出啪啪的响声,骏马奔跑带起的风似乎都是清凉凉的水汽。

        一路上再未遇到任何的阻拦或者埋伏,傍晚十分,云浅月等人终于来到了洛水城。

        洛水城的受灾情况最严重,但似乎治理效果最好。谱一入城,就可以看到街道整洁,除了砖墙房舍被雨水洗刷的很干净外,没有任何污水的痕迹,酒楼、茶楼、酒肆、歌坊、店铺等已经开始营业。虽然客流稀少,但也说明这里得到了最快的恢复。

        进了城,云浅月勒住马缰,对凌莲吩咐,“去打听一下,看看容景在哪里?”

        凌莲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云浅月端坐在马上,看着洛水城,想着容景大约从那日离开京城之后日夜没休息,这一路上没有听到或者见到丝毫的哭声喊叫,他应该将损失尽可能地减到了最低。

        “小姐,景世子已经出了洛水城?!辈欢嗍绷枇乩?,对云浅月低声道。

        “什么时候走的?”云浅月问。

        “今日早上?!绷枇?。

        “去了哪个方向?”云浅月蹙眉。她日夜兼程想要见他,没想到他如今已经不在洛水城了。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他将洛水城的水灾已经治理安排妥当,自然不会再在这里停留,应该去了别处。

        “奴婢问了几个人,都无人知道,不过肯定不是回了京城?!绷枇?。

        “嗯,若是回京的话我们应该能遇到他,况且这里的水患治理完善了还有别处,他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回京城的?!痹魄吃卵八剂艘幌?,又道:“除了洛水城还哪里受的水灾比较严重?”

        凌莲看了云浅月怀里的少年一眼,见他依然熟睡,低声道:“河谷县?!?br />
        云浅月心思一动。

        凌莲又低声道:“河谷县受灾据说比洛水城还严重,而且有山石塌方。据说死了不少人,也困住了许多人?!被奥?,她又道:“且道路不通,几乎中断了与外面的所有联系?!?br />
        云浅月沉默不语。

        “小姐,要不要奴婢联络红阁的人查问一下?”凌莲试探地问,这一路来一直赶路,自然没时间与红阁在各地的暗桩联系。她刚刚不过是问了几个普通的士兵,得到景世子离开了洛水城的消息。

        “嗯,去查问一下吧!”云浅月点头,但心中已经有了几分肯定容景是去了河谷县。

        凌莲应了一声,立即打马去了。

        云浅月低头看向少年,这一日他一直在马上睡死了一般,一动不动,看起来是真的累坏了。若是这一路她将他扔了或者是卖了估计都不知道。她看着他,忽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对她出声询问:“你要去河谷县救的是你什么人?”

        “子书哥哥?!鄙倌赅氐?。

        “他是什么人?”云浅月又问。人的意识在睡到一定的程度是不受大脑支配的。

        “太子?!鄙倌暧粥氐?。

        “东海国太子?”云浅月眸光眯了眯,又问。

        “嗯!”少年无意识地应了一声。

        “你是谁?”云浅月盯着少年的脸,又问。

        “罗玉?!鄙倌甑偷偷氐?。

        “罗玉是谁?”云浅月又问。

        “罗玉就是罗玉……”少年无意识地呢喃。

        云浅月住了口不再问,抬起头看向凌莲离去的方向,想着原来东海国使者来的主使人是东海国的太子。这么说东海国的使者队伍本来应该是到了河谷县,但遇到了大雨,被阻拦在了河谷县。而想来是那个太子给这个少年传递了困在河谷县的消息,所以他急迫地来救了。

        “小姐,东海国使者来的人居然是太子!据传说东海国的太子天人之姿,玉质盖华,是东海国最美的男子?!币裂┐战魄吃碌蜕?。

        云浅月偏头看着伊雪挑眉,“红阁不是没有收拢任何关于东海国的讯息吗?你怎么听了这个据说的?”

        “是奴婢有一次听大长老说的?!币裂┑蜕溃骸昂旄笏淙徊皇章脊赜诙9难断?,但是红阁的七长老对东海国的事情似乎很熟悉。尤其是大长老,似乎对东海国的太子很推崇。大长老的脾气很坏,从来不推崇人。我只听到他推崇过两个人,一个就是景世子,一个就是东海国的太子?!?br />
        “哦?”云浅月来了丝兴趣。她到不曾听闻。整个天圣上下对东海国似乎属于屏蔽状态。虽然隔了一片海,但就跟隔了个天地没有两样。东海国的事情几乎传不到天圣。而她从来又未曾关注过东海国,所以就东海国几乎是盲目不了解。

        “据说这位太子和景世子情形差不多,景世子是因为七岁那年受了大难,十年闭门不出。而那位太子自出生后就有隐疾,从不踏出太子府。但他即便不出太子府,也是受东海百姓推崇爱戴,据说东海国的许多利民的政策都是由这位太子手中传出的。他不出太子府,也能安知天下。在东海国还有这样一个传说,尊太子令,等于尊皇令。世人虽然都没见过这位太子,但是人人提到太子如信封神明一般?!币裂┯值蜕?。

        “呵,也是个有意思的人!”云浅月笑了笑。

        伊雪大约是就知道这些,便住了口,不好意思地道:“奴婢这是道听途说,具体如何也是不知。总之这位太子很神秘就是了。世人几乎连他的名字都不知。只尊称为东海太子?!?br />
        云浅月点点头,“空穴并不来风?!?br />
        伊雪看了一眼依然熟睡的少年道:“小姐,您心中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奴婢觉得他能知道东海国太子的名字很不简单。应该是近身之人或者是皇室之人?!?br />
        “他呀,自然不简单?!痹魄吃掠挚戳松倌暌谎?,浅浅一笑。

        伊雪有些疑惑地看着云浅月,她敏感地觉得小姐是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份的。见凌莲已经回来,她便住了口不再说话。

        凌莲打马来到近前,对云浅月低声道:“小姐,景世子的确是去了河谷县?!?br />
        “嗯!”云浅月点点头,虽然猜测**不离十,但还是想确定一下。

        “小姐,我们继续赶路吗?”凌莲又问。

        “今日就不赶路了!我们在醉香楼歇一夜吧!否则到了河谷县的时候我们也该废了?!痹魄吃驴戳艘谎厶焐?,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她向前方的醉香楼看了一眼道。

        “嗯!”凌莲和伊雪点点头,她们也累到极限了。但若是小姐继续赶路,她们也能坚持不趴下。但等到河谷县的时候趴下不趴下就不知道了。

        云浅月不再说话,打马向醉香楼走去。

        来到醉香楼,云浅月递出令牌,掌柜得立即惊喜又恭敬地将云浅月等人请上了三楼。少年依然熟睡,云浅月只能抱着他上楼,到是让掌柜的疑惑地打量了少年好几眼。显然是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让主子亲自抱着。

        来到三楼,云浅月看了天字二号房一眼,问道:“这个房间有人住吗?”

        掌柜的摇摇头,看了云浅月一眼道,“昨日是有人住来着,不过今早走了!”

        “凌莲、伊雪你们住天字一号房,我和他住天字二号房?!痹魄吃露粤枇鸵裂┓愿?。

        “小姐?”凌莲和伊雪齐齐一怔。

        “若是没猜错,容景应该是住在了这里?!痹魄吃轮噶酥柑熳侄欧康?。

        “那个人的确是景世子!”掌柜的立即道。

        凌莲和伊雪立即意会,想着小姐想景世子了。连他住的地方就想住。点了点头,凌莲看向云浅月手中的少年道:“小姐,天字二号房似乎有两个隔间,我和伊雪一个房间就成,您将他给我们吧!让他住一个隔间,您也好休息?!?br />
        “好吧!”云浅月将少年递给凌莲。

        凌莲伸手接过少年和伊雪一起去天字一号房了。

        进了天字二号房,房间整齐干净,似乎空气中还萦绕着一丝淡淡的如雪似莲的香气,云浅月轻轻吸了一口,觉得一身疲惫在进了这个房间后消退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