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嫁你娶你(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说话间,刑部里面大踏步走出一个人,正是夜轻染,他身穿兵部将军的官服,英气逼人,几步就来到了门口,看了四人一眼,目光略过少年时沉了沉,略过凌莲和伊雪看到她们身上的行囊时蹙了蹙眉,最后才对上云浅月的视线,大约是猜出了她的目的,挑眉询问,“小丫头,你要出城?”

        “嗯!”云浅月点头。

        “去哪里?”夜轻染问。

        “洛水城!”云浅月道。关于少年的秘密她觉得还是不说的好,尊重他的**。容景如今在洛水城,她去的话也不会引人怀疑。毕竟她和容景的关系摆在那里,她若是不找去的话没准人还觉得奇怪她如此安分了。

        “我还以为你那日会跟着他一起出城呢!没想到你安心窝在府里待了几日。如今这是坐不住了?”夜轻染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云浅月揉揉额头,摆出一副苦恼想念的摸样,诚实地道:“是坐不住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今都好几个三秋了!”

        “没出息!”夜轻染斥了云浅月一句。

        云浅月放下手,对他一笑,“说句痛快的!放我出城!”

        “你还用我放?守城的士兵一见到你保不准立马开城门?!币骨崛景胝姘爰俚氐?。

        “不见准!以前也许会看到我立马开城门,但如今你是这东西南北四城外加西山军机大营的将军,治军严谨。我要出城没那么容易,没准需要踏着鲜血才能过去?!痹魄吃滦Φ?。

        夜轻染哼了一声,算是默认??聪蛟魄吃律肀叩纳倌?,冷声道:“你出去可以,不能带他出去!”

        “小气鬼!”少年瞪了夜轻染一眼,目光看向他的手,嘲笑道:“你的猪蹄手好了?难道还想要我再给你变成猪蹄?”

        夜轻染闻言大怒,刚要发作,云浅月立马拦住他,警告地看了少年一眼,对他道:“他是个孩子而已,跟他一般见识做什么?我真有事儿,你快给我个手谕,让我出城。他跟我有事儿,必须一起走?!?br />
        “谁是孩子?”少年不服地瞪着云浅月。

        “不想出城了是不是?”云浅月偏头看向少年。

        少年有些不甘心地噤了声,那日他也一肚子气。他本来好模好样地拿着一幅画问夜轻染这个小魔王那画中的人他见过没?是谁?开始他还很好说话,拿着画像看了半响,可是当他问他你找这个人做什么,他说喜欢,他立马就翻脸了。于是就打了起来,最后他没什么事儿,他被云浅月给扔了出去。后来又被容景关进了荣王府的书房,一待就好几日,她到如今想起来还觉得气闷。暗暗想着梁子结大了,这口气先吞下,早晚会找回场子来。

        “你真要带他出城?是他有事儿还是你有事儿?”夜轻染自然不傻,不但不傻,还很精明。觉得云浅月即便想容景想要去洛水城自己去就得了,何必要带上一个少年?这个少年的来历他那日从云里的过继之礼回去就查了,却没查出个所以然来。天下根本就没有罗玉这个人的名号,显然这个名字是假的!真实身份很是可疑。而且这个人就像是从云城突然冒出来的一般,将云城搅得一团乱之后被云浅月遇到之后扔给了容景。之后一直在容景的手心底下。他想查却被容景那个弱美人暗中用了巧劲给避开了。他来京城这些日子除了接触过容枫外,别人都靠近不得。他都不能靠近,更别说别人了,想从那个弱美人手里抢食,自然不那么容易。所以,他至今也不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份,但看着他的气派和摸样,想必出身不简单。

        “你就别问了,总之对你没坏处!”云浅月摆摆手,催促道:“快点儿,我急着出城!将手谕拿来!”

        “你个小丫头!别被人卖了!”夜轻染冷冷打量了少年一眼道。

        少年对他自然也没好脸色,用鼻子哼了哼。

        “我卖别人还差不多,别人卖我不容易?!痹魄吃露砸骨崛旧斐鍪?。

        夜轻染打掉云浅月的手,忽然足尖轻点,顷刻间坐在了云浅月的身后马背上,对她道:“我送你出城!”

        “那感情好了!”云浅月一笑,见他答应,双腿一夹马腹??ヂ砝肟吮?。

        “果真是红颜祸水!烂桃花?!鄙倌赅洁炝艘痪?,也双腿一夹马腹,跟着云浅月身后。

        云浅月当没听见,夜轻染自然懒得理会少年嘟哝了什么,骑在马上跟她说话。说的大多都是今年这一场大雨,受灾严重,有很对地方的粮库都被淹了。容景的那十个粮囤早早地就派上的用场,但是这样早的就将那十个粮囤给用了,等到入冬的时候,还是粮食吃紧?;故且氚旆ǘ诹?。

        云浅月想着到了入冬的时候,如今这一场大的水灾,要恢复不容易,怎么也要小半年,这半年足够老皇帝急火攻心地忙一阵子了,只不过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过今年的冬天,能不能等到容景及冠她及笄。

        很快就来到了东城门,夜轻染吩咐人打开城门,放云浅月四人离开。

        “不谢!”云浅月觉得她和夜轻染再说谢字的话就太客气和疏远了。

        “回来请我去醉香楼大吃一顿!嗯,再给我弹一曲?!币骨崛咎岢鎏跫?。

        “成交!”云浅月痛快地点头。

        夜轻染翻身下马,看了少年一眼,对云浅月嘱咐道:“路上小心!”

        云浅月点点头,不再多话,一马当先出了城门,少年和凌莲、伊雪跟在身后。

        看着四人离开,夜轻染目光一直追随着那抹淡紫色的身影,直到剩下一点儿黑点,才收回视线,看了一眼城外聚集的流民,目光露出悲悯叹息的神色,像是每多看一眼就会失去关门的力气,无奈地摆摆手,守城的士兵即刻关上了城门。

        出了城门后,云浅月这才看到了城外的景观,从城门延长到十里地都是排着队的流民,人人衣衫褴褛,有老有少,骨瘦如柴,一双双眼睛露出饥渴和期盼。她是知道老皇帝吩咐了人开仓施粥的,但每日也就那么一次而已。甚至平均不了一个人,也许一个人能平均那么一小碗,也是吃不饱。

        连京城外都汇聚了这么多流民,那么路上还有多少流民在迁移寻食,只为了活着?她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悲悯,这个皇朝已经千疮百孔,风雨飘摇到了这般的境地吗?

        她第一次对这个皇朝产生了失望和某种隐隐地想要推翻的情绪!

        即便容景和夜天逸分头治水,他们都有能力,有才华,有手腕,有实力让这一场治水成功。但下一次的再下大雨再发大水呢?或者下一次的大雪呢?再或者下一次的天灾**呢?多少次拯救,也不如从根本上动摇。那些官员的腐朽和污秽一日不肃清,一日就继续腐朽走向衰败。就如腐朽了的东西,治表不治里。只有皇朝上下清明,清官多,百姓才安,即便遇到了天灾**,也能尽快地动员百姓们齐心协力去解决,而不是等着被救,靠一两个人的手腕来拯救。

        “小姐?”凌莲见云浅月马速从出了城就放慢,脸色一再变换,出声轻唤。

        云浅月回神,这才发现少年不满地看着她,显然若是凌莲不开口,他铁定会催促。她定了定神,对凌莲低声询问,“前两日我吩咐你给三公子传话,支援受灾的地方,三公子做了吧?”

        “小姐的吩咐三公子自然照做了!不过流民太多,受水灾的地方太多,照顾不全。只能尽力而为,能救多少百姓救多少?!绷枇蜕溃骸昂旄笠舶抵凶隽??!?br />
        “能尽一份力总是好的!”云浅月点点头,加快马速。

        少年见云浅月很快就超过了他,想说什么,又住了口,他的马术自然是极好,但不及云浅月,有些吃力地跟在她身后。

        从京城到河谷县途径大小八个城池。四个大的城池,四个小的城池,剩余的便是可忽略不计的村店。

        出了城的道路自然不好走,各处都是水渍,坑坑洼洼,但好在如今大雨已经停了一日,路上有三五结伙的流民不时走过,也有马车压出的辙印,而且四人骑得都是日行千里的宝马,所以马速不慢,路不好走,到也影响不大。

        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官道两旁的良田,里面全是水。谷物和麦种本来应该是接穗的时候,可是全被被埋在水里,水多的地方都看不见谷物,水少的地方倒塌一片,而且没有排水处,田里的水排不出去,远远望去,一片惨淡。

        云浅月从出城这一路看得太多,行了百里之后有感触也已经麻木。她走时根本就没打算中途会打尖和落宿,所以来到下一个城池曲城,并没做停留,拿出了上次从南凌睿手里抢回的容景的一块令牌,守城的城门士兵有人自然大开方便之门,于是她带着三人径直向下一个城池淮安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