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眉目传情(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谁说没关系!你和容景有关系,他的关系不就是你的关系?你们两个难道还分彼此不成?快下车跟我去荣王府!”少年瞪眼。

        云浅月顿时失语,佩服少年的思维。

        “快点儿!磨蹭什么!”少年催促云浅月。

        “这位公子,她恐怕不能跟你去荣王府,如今她要跟我回云王府去宣旨?!逼吖骷魄吃路改?,开口解围。她是第一次见到云浅月露出这种拿人没辙的神色,不由好奇少年的身份。

        “你是谁?”少年似乎这才看到七公主。

        “我是七公主!不过很快就不是了,是云王府世子云离的世子妃?!逼吖髯约航樯?。

        “云离?”少年眼睛一亮。

        云浅月暗叫了一声遭,云离虽然是云王府的旁支,但总归是一个祖宗,虽然她的容貌像她的娘亲,但是眉眼处还是和云王府的人有几分相像的,云离和她也略微有两分相像,尤其是易容之后的她。少年不会想到了云离吧?

        云浅月正想着,车帘晃动了一下,少年蹭地一下已经蹿上了车。一撩衣摆,动作利索地坐在了云浅月身边,自顾自地道:“那就先去云王府看看云离,然后看看是否还有必要再去荣王府找容景?!?br />
        七公主一怔,讶异地看着少年,“你要找云离?”

        “嗯!”少年点头,看到云浅月手中的圣旨,一把抓了过来打开,当看到圣旨上的内容蹙眉,问道:“这是赐婚的圣旨?”话落,他挑眉看向七公主,话却对云浅月道:“要将这个女人赐婚给云离?”

        七公主看着少年,发现少年有一双很漂亮纯净的明眸。

        “你没看错!”云浅月点点头,想着麻烦够大了。希望别再牵扯上云离,否则就真的更麻烦了。她悔得场子都青了,那日就应该将这个少年别扔进容景的马车,而是扔到哪个大山的犄角旮旯,她摇身一变,换装之后,就找不到她了,也更不会因为容景而找她麻烦了。

        少年闻言用挑剔的眼光上上下下将七公主打量了个遍,七公主被少年看得有些脸红,他撇撇嘴道:“若云离是我找的那个人的话,你这个女人才配不上他?!?br />
        七公主闻言有些不明所以。

        “别胡说了,将圣旨给我!”云浅月伸手去拿圣旨。

        少年一躲,将圣旨牢牢地攥在手中,霸道地道:“不行,这个圣旨我先拿着,等见了云离之后他不是的话我自己会将圣旨给你,若他是的话,才不能娶这个女人!”

        “别忘了你是个男人!”云浅月故意提醒他。

        “男人怎么了?本公子是男人也是俊秀非凡?!鄙倌甓栽魄吃绿裘?。

        云浅月想起初见的时候少年要她负责的那一番话,顿时没了言语。

        “京城是不盛行男风的!”七公主忽然道。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

        “要你管!本公主就爱男风!”少年冷哼一声,俨然将七公主当成情敌的架势。瞥见她手里拿的画卷,一把扯过来,将画卷打开,看了画卷上的人一眼,问道:“这个人是谁?”

        七公主忽然心情很好,好心地道:“他是云离!”

        “这就是云离?”少年睁大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他被六公主毁了容貌!”七公主解释,提到六公主时神色很淡很冷。

        “原来是被毁了容貌??!什么时候?”少年拿着画像问。

        “昨日晚上!”七公主道。

        少年点点头,认真地看了两眼,又问,“这画像是谁画的?”

        七公主不说话,看向云浅月。云浅月没多大力气地道:“我画的!”

        少年看了云浅月一眼,哼道:“想不到你还挺有才!怪不得将容景迷得五迷三道的,扬言此生只此一人,非你不娶呢!”

        “你就没看到他将我也迷得五迷三道的?”云浅月挑眉。

        少年这回点点头,附和道:“嗯,看到了!两个疯子!”

        云浅月彻底失了言语。

        “倒是有点儿像,又不太像?!鄙倌昕醋呕襦杂?,须臾,他一把扔了画像,很是果断地道:“先看看人再说!”

        七公主伸手拿过画像,看了少年一眼,又看了云浅月一眼,不明白他找云离做什么?但她知道这二人没人与她解答,便也不再问。却对见云离有了几分兴趣,她对老皇帝说见过云离一面,觉得他很好想要嫁给他,实则是谎话,她除了这一张画像,还没有见过云离。

        少年上车的地方本来就距离云王府已经很近,不出片刻便回到了云王府。

        马车停下,还没站稳,少年当先就跳下了马车,大踏步向府内走去。那姿态跟进自己家的院子一般。七公主看了云浅月一眼,云浅月对她无奈一笑,跳了下马车,伸手去拉七公主,七公主将手搭在她手上,也跟着她下了马车。三人一前两后向府内走去。

        守门的侍卫见到来一个俊美的少年,还是从浅月小姐的马车上下来的,都看着他并没拦阻,齐齐想着这是谁家的小公子。

        “喂,云离在哪个院子?”少年回头问云浅月。

        “西枫苑!径直往后走,最里面的一座院子?!痹魄吃碌?。

        少年点点头,大踏步向里面走去,走了几步又对云浅月道:“你在哪个院子!”

        “浅月阁!也在最里面,西枫苑在西,浅月阁在东。中间隔了一片湖?!痹魄吃碌?。

        少年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去。

        云浅月看着少年的背影眸光微闪,也不再说话。

        “对了,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少年想起什么,忽然又回头,看着云浅月的手。

        “圣旨!”云浅月想也不想地道。

        “不是,你另一只手里拿的东西!”少年伸手去够云浅月的手,要夺她手里的香囊。

        云浅月这才想起冷邵卓给她的香囊,连忙一躲,轻巧地避开少年抢夺的手,对他道:“私人的东西,你说抢就抢,哪里来的礼貌?”

        “本公子学了很多礼貌!但跟你嘛,不必守礼?!鄙倌攴烁霭籽?,话落,他忽然看向门口,对云浅月道:“你快告诉我我要找的那个人是谁,我就不拆穿你背着容景和别人眉目传情?!?br />
        云浅月也听到了门口的动静,回头,就见一辆通体黑色的马车停在了云王府大门口,她嗤笑了一声,“我何时和别人眉目传情了?你胡说什么!少拿这个来威胁我!”

        “我都看见了,是一个男人追上你的马车扔给你的香囊?!鄙倌甑靡獾氐溃骸八淙坏笔崩氲迷?,但本公子眼力很好,看得很清楚?!?br />
        云浅月哼了一声,不买账,想着容景怎么会来了?

        少年见云浅月不买账,眼珠子一转,对着门口大喊,“容景,你来得正好!云浅月和别人私相授受,眉目传情,互通书信!”话落,他一把抓住云浅月握着香囊的手,对容景用力地摇晃,“你看,这就是证据!”

        七公主睁大眼睛看着少年的动作,显然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

        云浅月哭笑不得,都说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这个少年分明就是个小人。

        似乎是听到了少年的喊声,马车帘幕被从里面挑开,容景探出头向府内看来。

        云浅月的心忽然砰砰地跳了两下,想着这个大醋坛子保不准又会打翻了!她瞪了少年一眼,连忙对容景解释,“别听他胡说,哪里有眉目传情了?是他……”

        “容景,这是证据!不信你快过来看看!这里面是一封信,写着‘云浅月亲启!’,我骗你是小狗!”少年截住云浅月的话,一把从香囊里扯出心,对着容景猛地摇晃着信封,再次大喊,“是刚刚一个男人骑着马追上她的车给她的,我亲眼所见?!?br />
        容景目光从云浅月身上移开,看向少年手中的信,挑了挑眉。

        她们所在的地方距离门口不是太远,云浅月清楚地看到了容景挑眉的动作,身子细微的一颤,想要继续反驳的话顿时没了声。

        “喂,你怎么不说了?”少年回头看向云浅月。

        “话都让你说了,我还说什么!”云浅月狠狠瞪了少年一眼。

        “你现在就告诉我那个人是谁还来得及,我现在就帮你毁了这封信,你要是不说的话,一会儿信到了容景的手中,一定有你好果子吃?!鄙倌甑靡獾乜醋旁魄吃?。

        云浅月翻了个白眼,“我就不告诉你!不就是一封信,你现在就跑去给他,看他理你还是理我。我提醒你,得罪我没什么,要是得罪容景,你这辈子都别想找到那个人了?!?br />
        少年叱了一声,“本公子可不是吓大的!你不用提醒我,还是自己自求多福吧!”

        云浅月不理会少年,看向容景。

        只见容景除了刚刚短暂的一瞬的挑眉动作之外,脸上依然是温润如玉,不见其它多余的表情,慢悠悠地下了车,对弦歌低声嘱咐了一句什么,弦歌给了云浅月一个怜悯的眼神,赶着马车离开了,而他自己则向府内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