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请旨下嫁(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他话落,公主们立即停止了哭喊,半丝声音也不闻了,圣阳殿内一时间极为安静。

        “宣七公主进来!”老皇帝似乎压下了火气,对文莱吩咐。

        文莱应了一声,在外面喊了一声,不多时,帘幕挑开,七公主从外面走了进来。

        七公主一身素雅衣裙,体形纤弱,但行止端庄,眉眼间不见任何晦涩和昏暗之色,更不见那日在文伯侯府容枫的院子里被云浅月见到时候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只见她平平静静走进来,对老皇帝行跪拜之礼,“七儿给父皇请安!祝父皇身体早日康健?!?br />
        老皇帝面色缓和了一些,对七公主摆摆手,“免礼吧!”

        七公主起身站了起来,垂首站立,并没有左顾右盼,极为规矩。

        “朕听你母妃的人来报说你身体不舒服,在卧床休养,如今怎么来了?”老皇帝看着七公主,满意地询问。

        “回父皇,女儿昨日不小心染了寒气,身体是有些不舒服,如今好多了。让父皇和母妃担心了?!逼吖鞴Ь吹鼗鼗?。

        老皇帝点点头,“你的身子弱,以后要多注意?!?br />
        “是!”七公主垂首。

        “你要见朕所为何事?”老皇帝言归正传。

        七公主闻言忽然跪在地上,对老皇帝道:“回父皇,儿臣想向父皇请一道圣旨?!?br />
        “哦?”老皇帝老眼眯了一下,“什么圣旨?”

        “儿臣想向父皇请旨将儿臣下嫁云王府的世子云离?!逼吖饕蛔忠痪涞乜?。她话音未落,圣阳殿内的众人都惊异地看着她,包括那些停止了哭喊的公主们。

        云浅月也是一怔,她也没想到七公主居然来请旨下嫁给云离。她不是喜欢容枫吗?这又是为了哪般?她看着七公主,只见她低着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和眉目,猜不出她心中所想,一时间心底疑惑不已。

        老皇帝同样一怔,老眼有些讶异,看了云浅月一眼,从她脸上看不到什么表情,他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夜天逸,也没看出什么表情,他重新看向七公主,挑眉问,“你说你要请旨下嫁给云王府的世子云离?”

        “是!”七公主点头。

        “为何?”老皇帝又问。

        “女儿见过云离一面,觉得他很好。想要下嫁?!逼吖髌骄驳氐?。

        “七儿,你可知道这等事情开不得玩笑!你母妃知道你的想法吗?”老皇帝又问。

        “女儿没有开玩笑。母妃还不知道,但是只要父皇同意,母妃也一定会同意的?!逼吖鞔棺磐凡惶?,声音不疾不徐。

        “你母妃有三个女儿,一个是清婉,一个是六公主,再一个就是你。你那两个姐姐不太争气,一个受了辱惨死,一个胡作非为伤了云离被朕关进了祖嗣,如今你母妃身边只剩下一个你了。云离如今的容貌被毁,你可清楚?”老皇帝又问。

        “女儿清楚!”七公主点头。

        “月丫头,将你手里的画像拿给七公主看看!”老皇帝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点头,将手中的画像递给七公主。

        七公主终于抬起头看了云浅月一眼,那一眼很是平静,伸手接过画像,云浅月的画像画得极为逼真,尤其是将那一张脸画得极为清楚。她看了一眼,点点头,依旧道:“女儿愿意嫁给云离?!?br />
        “月丫头,关于七公主自愿嫁给云离,你有什么想法?”老皇帝看向云浅月。

        云浅月看着七公主,虽然不明白她为何要自愿嫁给云离,但她敢肯定,她不是因为喜欢云离。她蹲下身子,与七公主同样的高度,出声询问,“七公主,你真的愿意嫁给云离?”

        “浅月小姐没听错!”七公主点头。

        “你不在意他如今被毁了的容貌?”云浅月挑眉。

        “不在意!”七公主摇头。

        “是因为不喜欢才不在意,还是因为喜欢所以不在意?”云浅月又问。

        七公主抿了抿唇,看着云浅月的眼睛,轻声道:“喜欢是可以培养的!我不在意他的容貌愿意嫁给他,也愿意嫁给他后一心对他,去慢慢的喜欢他。无关容貌?!?br />
        “好!”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对老皇帝笑道:“那就七公主吧!证明七公主和云离有缘?;噬瞎酶溉羰峭獾幕?,就请下旨吧!我愿意带着圣旨回府?!?br />
        老皇帝并没立即下旨,而是看向夜天逸,“天逸,你认为此事如何?”

        “既然父皇有心成全一桩喜事儿,让皇室和云王府联姻,那么无论是哪个公主都是喜事儿。七妹妹自愿嫁给云离,正如月儿所说,就是有缘,父皇就成全了七妹妹吧!”夜天逸看了云浅月一眼,淡淡道。

        “嗯!”老皇帝点点头,看向七公主,“七儿,圣旨一旦下了之后,就再不能反悔了!你可要想好了!”

        “回父皇,女儿想好了!”七公主点头,语气果断。

        “好!天逸,你来拟旨吧!”老皇帝对夜天逸摆摆手,沉声道:“七公主温婉端庄,知书达理,是朕之一众公主典范,朕有此女,心甚喜之,今日起,封赐七公主为一等公主,下嫁云王府世子云离。择日完婚!钦此!”

        夜天逸应了一声,走到玉桌前提笔拟旨。

        “你们都下去吧!”老皇帝对那些公主们摆摆手。

        那些公主们都看了七公主一眼,无人敢说话,齐齐退了出去。

        “你也起来吧!”老皇帝对七公主摆摆手。

        “谢父皇成全女儿!”七公主起身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画卷并没有还给云浅月,而是轻轻卷起,她体形虽然纤细,但腰背挺得笔直。

        老皇帝看了一眼七公主手中的画卷,并没有说话。

        “皇上,孝亲王带着冷小王爷求见!”文莱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云浅月心思一动,想起冷邵卓自小就喜欢七公主,因为七公主疯癫,他自此也颓废了下去,后来沉迷女色,不务正业,无恶不作。如今算算距离上次她用大还丹救了他一命,之后青泉每日给他行针,也有月余了,他是该好了。

        老皇帝闻言一怔,看了一眼天色,见外面天色依稀有些亮光,他看了一眼七公主头也没抬,对外面吩咐,“宣!”

        文莱在外面喊了一声,不多时孝亲王带着冷邵卓走了进来,对老皇帝跪拜见礼。

        云浅月看向冷邵卓,见他遭了大难,受了那么重的伤,这一个月不但没瘦成皮包骨,反而较之以前被女色掏空了身子的面黄肌瘦好了很多,除了有些苍白外,气色还算不错,显然孝亲王到处搜寻的良药好药补品起了不小的作用,为了他这个儿子可谓是下了血本。其实冷邵卓长得也还不错,但因为太过恶劣,所以让他整个人阴沉讨人厌。如今见他进来规规矩矩地对老皇帝见礼,到有几分富家公子的文质彬彬,至少不会让人如以前一般一见就反感。

        “免礼!”老皇帝对二人摆手,笑道:“冷小王爷看起来大好了!”

        “回皇上,大好了!多亏了浅月小姐的那颗大还丹?!毙⑶淄趼诚采?。

        “这也是冷小王爷命不该绝!月丫头自然功不可没?!崩匣实坌ψ诺阃?。

        “是啊,天佑犬子!才使得老臣不绝后??!”孝亲王大叹了一声,喜色中颇为感慨。

        云浅月想着在孝亲王的心里终究是不认三公子的。不过被这个的父亲不认也好。才有了如今三公子的才华和秉性,没继承孝亲王半分,过于溺爱就是如今的冷邵卓这般。她看着冷邵卓,发现他从进来并没有看向七公主,倒是在看她,她蹙了蹙眉,看回去,冷邵卓又立即垂下头,眼神和表情再也不见了以前恨恨的神色,她有些奇怪,想着他被南凌睿设计伤了脑子?如今人好了,脑子不好用了?还是因为用了她的大还丹,终于良心发现了,不再和她过不去了?

        “不错!”老皇帝点点头,附和孝亲王的话,看着二人问道:“冷王兄和冷小王爷见朕何事?”

        “是邵卓今日能下床之后就闹着要见浅月小姐当面拜谢,老臣无奈带着他去了云王府,不想晚了一步,听说浅月小姐进了宫,老臣就带着他来了!”孝亲王道。

        “噢!原来是这样!”老皇帝点点头,看了一眼垂着头的冷邵卓,又看了一眼云浅月笑道:“这两个孩子打了数年,让朕甚为头疼,如今能够化干戈为玉帛,朕心甚喜。极好!”

        “老臣也心里欢喜,希望浅月小姐也能够原谅以前犬子所做的蠢事?!毙⑶淄跤值?。

        “月丫头是个大度的人!”老皇帝似乎很有心情,与孝亲王一搭一唱,话起了家常。

        云浅月不说话,她原以为孝亲王带着冷邵卓来是听说了七公主请旨下嫁给云离的风声前来阻止,原来竟然不是,为了谢她而来,不过有必要谢到老皇帝的面前吗?她心思电转,又看向老脸含笑的孝亲王,只见他虽然笑着,但那笑有些勉强,额头有细微的汗,显然有问题。她又看向冷邵卓,只见他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视线,抬起头来看她,只是一眼,又垂下头,那一眼实在太过复杂,她忽然有些莫名其妙,想着冷邵卓当真是脑子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