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选公主婚(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夜轻染算是默认。二人心中都清楚,这是皇上寄放在德亲王府的兵马,也就是间接地告诉德亲王府不参与夜天逸、夜天倾、夜天煜三人的皇位争夺。不让新旧政权更替染上士兵的鲜血,借以保存天圣国力。否则一旦这四十万兵马被争夺皇位洗礼的话,那么天圣的兵力必然因此衰弱。到时候南梁、西延虎视眈眈,内有藩王万一作乱,本来就外表繁华内在衰竭的国力会一退千丈。内忧外患,后果不堪设想。但虽然老皇帝如此打算,夜天逸、夜天倾、夜天煜三人也必不会放过夜轻染手里这块大肥肉。若是能夺得夜轻染的支持,那么便是最大的助力。所以,他这四十万兵马是一剂毒药。但反之,他手里正因为有这一剂毒药,无人敢动他,也是一剂良药。

        “你说皇伯伯不会对云王府抄家灭族,会如何出了这口气?”夜天逸沉默片刻又问。

        “皇上姑父是一块老姜。等天亮大约就知道了?!痹魄吃虏灰晕?。

        “我会尽量帮着你的!但小丫头,你也不要太过胡来。毕竟我姓夜!”夜轻染忽然起身站了起来,有些烦闷地丢下一句话,抬步向外走去。

        云浅月不说话,看着夜轻染三两步就出了她的房间,离开了浅月阁。她轻轻叹了口气。夜轻染姓夜,这本来是一个尊贵的姓氏,但因为她,让他很是无奈吧?但她和他心中都清楚,早晚有一日,皇室和云王府会到冰火不容的地步。那么她和他也许真会兵戈相见。

        房间静了下来,连空气似乎都染着淡淡的叹息。

        凌莲和伊雪见夜轻染离开,此时才来到云浅月身边,凌莲轻声询问,“小姐,您去摩天崖可是看到了十大世家和东海国的秘辛?”

        “看到了十大世家的秘辛,没有东海国的秘辛?!痹魄吃碌?。

        凌莲和伊雪一愣,伊雪连忙问,“小姐,怎么会没有东海国的秘辛呢?奴婢听说摩天崖收录天下秘辛的??!”

        “话是这么说,但摩天崖其实没有收录东海国和云王府的秘辛?!痹魄吃碌?。

        二人对看一眼,面上都露出疑惑和讶异。

        “没收录就没收录,看到了十大世家的秘辛,也不枉费我白跑一趟?!痹魄吃虑城骋恍?,对二人询问,“三公子这几日都做了什么?”

        凌莲连忙回道:“从小姐离开后,三公子一直按照小姐的吩咐在浅月阁装病?;噬吓扇死辞肓肆酱?,要小姐去宫中陪他下棋,都被奴婢以小姐病着为由推了。后来皇上再未来请,府中的玉镯姑娘和绿枝姑娘准备世子过继大礼,来浅月阁请教小姐,三公子不愧是小姐选中的风阁阁主,极其有才华,只简单的指了几点,就将云离世子的过继之礼安排的井井有条。期间四皇子和被从牢里放出来的二皇子来了一趟,也都被奴婢给推了,这几日除了六公主昨日晚上来府里大闹了一场,伤了云离公子,三公子对六公主写了休书之事外,都很安稳?!?br />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夜天倾在一众皇子中是排行第二。如今没了太子之位,以二皇子相称了。她问道:“云离的伤什么样?严重不严重?”

        “挺严重的!”凌莲点头,“而且他拒绝上药,恐怕脸上以后会落下疤痕?!?br />
        云浅月皱眉,“他为何不上药?”

        凌莲和伊雪摇摇头。

        “走,我们去看看他!”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想着云离毕竟没经历过大风浪,怕是三公子的举动将他吓坏了。如今拿自己的伤势不当回事儿了。她想起那样一张干净俊秀的脸上以后若是落下了疤痕,便是一辈子的事情。虽然男子不重样貌,但古人注重仪表,容貌受损,也影响仪表。云离无辜,自然不能承受这个。

        凌莲和伊雪点点头,跟在云浅月身后出了房门。

        出了浅月阁,正碰上大门口的守卫急急忙忙跑来,那守卫见到云浅月立即道:“浅月小姐,皇上……皇上派人来宣旨,让您即刻进宫……”

        “知道了!”云浅月应了一声,脚步不停,继续向云离的院子走去。

        “小姐,如今才三更,皇上让您现在就进宫,会不会不太好?”凌莲担忧地问。

        “没事儿!”云浅月摇摇头。

        凌莲不再说话。

        因云离被赐封为云王府世子,便住进了原来云暮寒所住的西枫苑。此时西枫苑同样亮着灯。一行三人来到西枫苑,西枫苑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仆人。

        云浅月才想起西枫苑以前侍候的人都跟随云暮寒离开了,云离本来只是云王府旁支的一个公子而已,自然身边没有侍候的人。她倒是忘了给他安排人手了。她回头对凌莲道:“明日让三公子从风阁调八个人来,跟随在云离身边?!?br />
        “是!”凌莲应声。

        三人走到门口,房门从里面打开,云离和衣走了出来,灯光下可以清晰地看到脸上五个手指印,其中有三个手印显然是被长长的指甲刮出了印痕,有两道浅一些,有一道很深。在他俊秀的脸上极其醒目,甚至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云浅月看着云离的脸,心中升起怒意,还没等他开口,便怒道:“她抓你,你不会躲吗?不知道躲吗?就让她抓?”

        云离一怔,似乎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脸,垂下头,似乎不敢看云浅月,声音微低,“我躲了,没躲过。六公主有些武功!”

        云浅月这才想起云离没武功,六公主会些拳脚功夫,她没好气地道:“那你不会叫府中的侍卫拦住她?任她将你弄成了这副样子?”

        “当时她闯进来,这里没侍卫……”云离更是垂下头。

        云浅月一股气憋在心口,看着云离,心忽然软下来,抿了抿唇道:“是我不对,我忘了给你这里派几个人了!我刚刚已经安排了,明日就会有人来,不会让人再欺负你?!?br />
        “没事儿,其实不疼?!痹评胩鹜?,对云浅月一笑,似乎牵动了伤口,他眉头一皱。

        “走,进房间,我给你上药?!痹魄吃吕旁评虢?。

        “这药不必上了吧!就这样吧!我愿意一直这样留着?!痹评氲蜕?。

        “胡闹!留着会落下疤痕?哪个人不愿意注重仪容?你是云王府的世子,虽然是皇上赐封,但也是我当初推荐选定的。你的脸面就代表了云王府的脸面。不上药怎么成?”云浅月瞪了云离一眼。

        “比起六公主被写了休书来说,这一点儿伤不算什么,只要云王府没事儿就好?!痹评胍∫⊥?。

        “你治了伤,云王府也照样没事儿!是她配不上你,休了就休了!怕什么?”云浅月拉着云离来到房间,对凌莲吩咐,“我没想到这么重,便拿来了普通的伤药。你去我房间在中间那个柜子里的第三层暗格里将那瓶凝脂露拿来?!?br />
        “是!”凌莲应了一声,连忙去了。

        “伊雪,你去打水来?!痹魄吃掠侄砸裂┓愿?。

        伊雪应了一声,也连忙走了下去。

        “其实落下伤疤也没关系的,凝脂露还是留着吧!我听说皇上的宫里都没有这种凝脂露,给我太浪费了。用普通的药就可以?!痹评胗值蜕?。

        “再贵也不及你的脸面重要?!痹魄吃碌闪嗽评胍谎?。是她将这个少年推到了这个位置,她自然要?;に?。

        云离不再说话。

        伊雪打水进来,云浅月挽起袖子给他清洗伤口,云离似乎极力忍着,但还是发出细微的抽气声,云浅月的动作尽量放轻。不多时凌莲拿着凝脂露来到,云浅月也清洗完他的伤口,轻轻将凝脂露给他涂抹在脸上。

        云离静静地坐着,他先是低着头,片刻后抬起头看着云浅月。见她抿着唇神色认真,他脸上的灰暗之色渐渐褪去,在云浅月罢手时,他忽然低低地道:“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

        “羡慕你什么?羡慕你被六公主抓了脸吗?”云浅月瞥了云离一眼。

        云离摇摇头,不答话。

        云浅月也不再问,将凝脂露塞给凌莲,对她吩咐,“明日你来给他上药,一日早上一次。一连七日就会好了,也不会结疤?!?br />
        “是,小姐!”凌莲应声。

        云浅月起身站了起来,伸手拍拍云离的肩膀,有些语重心长地道:“我的好哥哥,你可不能这么脆弱。哥哥应该?;っ妹貌攀?,你不能总要我?;つ惆?!”

        云离脸一红。

        “不过你这回被抓了脸也不亏,一点儿小伤换掉了那个女人不进云王府也值。好好养着吧!这个世子的位置还是你的,也不用娶那个女人了。我先进宫了!”云浅月语气轻松地丢下一句话,抬步向门外走去。

        凌莲和伊雪看了云离一眼,跟在云浅月身后离开。

        云离看着一行三人出了西枫苑,从来到到离开不过盏茶时间,却让他本来晦暗的心重回光明。他本来觉得浑身无力,如今又如枯竭的树木被注入了生机。他想着他何其有幸,能和她一个姓氏,能做她的哥哥,这样都让他觉得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