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513章 喜欢他(3)

    第513章 喜欢他(3)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云浅月看着少年,有一瞬间的愕然,忽然想起几日前她急着出城,一个面目模糊的破衣少年将她堵在城门口非要让她负责的情形。后来她将他带出了城,扔进了容景的马车。如今这个少年一身锦绣华裳,面容俊美绝伦。身上的气息也是干干净净,与那日那个破衣少年实在大相径庭,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是同一个少年。她挑了挑眉,看着他恶狠狠的神色和劈车的架势,忽然有些好笑,也实在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少年对云浅月竖眉。他长得美,连竖眉也极为好看。

        云浅月笑看着他不语。想着试问天下哪个人敢拿着一把大斧子劈砍容景的马车?还是沉香木打造的马车?这个少年是第一个。而且这副架势,如何不觉得好笑?她发现和这个少年的两次碰面都让她心情愉悦。

        “有那么好笑?”少年板下脸,瞪着云浅月。

        云浅月诚实地点点头,的确是很好笑。她想不止是她,任何一个人都觉得这副情形会很好笑的。这个人绝对是个宝。

        “你是谁?”少年上上下下打量云浅月,见她只是笑着不说话,他挑了挑好看的眉。

        “你猜!”云浅月忽然起了玩笑之意。

        少年见云浅月拽着容景的胳膊,二人挨得极近,容景的脸行没有半丝生人勿近的神色,相反面容和目光看向这个女子比看别人都暖,他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好看的眉挑高,哼了一声,“我偏不猜?!?br />
        云浅月眨眨眼睛,脸上的笑意微浓。

        “不过你要是帮我找一个人,告诉我那个人叫什么名字的话。我就猜你是谁?!鄙倌旰鋈换耙粢蛔?,又道。

        “哦?你要找什么人?”云浅月果然有些兴趣。

        “这个人!”少年忽然从怀里拿出一张画卷扔给云浅月。

        云浅月松开容景的胳膊,伸手接过画卷打开,当看到画卷上的人手一抖,险些将手中的画卷扔了。她抬起眼皮,看着少年,语气有些怪异,“你找他做什么?”

        “你管我找他做什么?你就告诉我,你认不认识他,他叫什么名字就行了?!鄙倌甑?。

        云浅月看向容景,容景不看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她终于明白容景为何非要让她换回女装了,感情这里还有一个麻烦等着她,她垂下眼睫,摇头,“我不认识他?!?br />
        容景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极浅。

        “你真不认识他?”少年孤疑地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摇头,很是果断,“真不认识?!?br />
        “就知道你不认识他!”少年见云浅月神色认真,不像作假,伸手一抓,云浅月手中的画卷又被他抓回手中,他三两下揣进了怀里,又做出劈砍马车的架势,对容景威胁,“容景,我知道你知道那个人是谁,也知道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你快告诉我,你要不告诉我,我今日就劈了你的马车?!?br />
        “劈吧!”容景吐出两个字。

        少年抡起大斧照着马车就用力劈下。

        容景一动不动,任他劈砍。云浅月看了一眼容景,又看了一眼少年,见少年当真去劈,少年显然也是懂武功的,这么一斧子下去,这价值万金的马匹肯定粉碎,在斧子要落在车板上的时候立即出手,上前一步拦住了少年。

        少年用得力气很大,但武功显然不及云浅月,被她的真气冲得身子晃悠了一下,他拿着斧子扶着车壁对云浅月瞪眼,“你做什么?”

        “你可知道这是沉香木打造的马车?价值万金?!痹魄吃驴醋派倌?。

        “我管他用什么打造的马车,他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我就劈了它?!鄙倌瓴弊右缓?。

        云浅月有些无语,偏头看向容景,容景瞥了她一眼,那眼神让她额头冒冷汗,她压了压惊,对少年询问,“你要找他做什么?”

        “要你管!”少年又举起斧子,对容景威胁,“容景,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说,我今日非劈了这马车不可?!?br />
        容景淡淡看了少年一把,虽然不说话,但那态度任谁都能看出就是让他随便。

        少年恼恨,咬牙切齿对又举起斧子。

        云浅月又上前了一步,伸手抓住少年手里的斧子,对他道:“你劈了这马车他也不说,还不是没用?”

        “那你告诉我怎么办?”少年看着云浅月。

        云浅月有些头疼,想着怎么办呢?总不能她现在就换回男装,告诉她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吧?余光扫见容景眼神警告,她想着她敢换回去,他眼神就能杀死她。她勉强挤出一丝笑,试探地问,“你告诉我你找他要做什么?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找到?!?br />
        “我要是告诉你,你真的能帮我找到?”少年挑眉看着云浅月。

        “嗯,基本可以?!痹魄吃碌阃?。

        “好!那我就告诉你,我要找他……找他……”少年说着,脸忽然一红,在云浅月疑问的眼神下,他一把扔了斧子,垂下头,有些羞恼地道:“我……我喜欢他!”

        云浅月一个趔趄向地上栽去。

        容景看了云浅月一眼,并没伸手去扶,袖手旁观看着她栽倒在地。发出“咚”的一声轻响。她的额头狠狠地碰了车轱辘一下。

        云浅月哪里顾得上疼,呆呆地坐在地上,魂飞天外亦不为过。

        “喂,你怎么了?”少年抬起头看着云浅月,一张俊美绝伦的小脸泛着红晕晕的光。

        云浅月回神,看着少年红着的脸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以及他怀里露出半个画卷的卷轴,张了张嘴,在少年孤疑的眼光下蹦出一句话,“我……我也喜欢他?!?br />
        她话落,弦歌一个趔趄载到了地上。

        “咚”的一声重响,弦歌的头撞在了门口的石头上,比云浅月栽得重。

        少年闻言猛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云浅月,伸手指着她,“你……你说你也喜欢他?”

        云浅月余光扫见容景依然是那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她无奈点点头,“是,我……也喜欢他?!被奥?,她又补充道:“嗯……很喜欢?!彼匀桓孟不蹲约旱?!没错吧!

        “你……你怎么能喜欢他?”少年腾地站了起来,他本来半弯着的身子此时直起,也忘了是在马车上,而这个马车上面有车棚,他碰地一声脑袋撞在了车棚上,发出“咚”的一声响声。他疼得“咝”了一声,俊美的小脸扭曲了一下。

        云浅月看着少年捂着脑袋,感觉头隐隐发疼,疼到脑仁。

        “你……不准喜欢他!”少年揉着额头,对云浅月瞪眼。

        云浅月想着她真不是故意摧残少年幼小的心灵的,实在是阴差阳错。她看着少年瞪得圆溜溜凶神恶煞一般的眼睛点点头,“好吧!我不喜欢他?!?br />
        少年一喜,又板起脸,“说得这么痛快!你别骗我!”

        “不骗你?!痹魄吃缕挠行┯衅蘖Φ氐愕阃?。想着就几日前短短一面,她当真惹了桃花了!不该呀!这人看上她哪儿了?

        “哼,我看你就是在骗我!你这副样子谁信你才有鬼!”少年狠狠挖了云浅月一眼,忽然想起一旁的容景,他看向容景,见容景冷眼旁观,他又看向云浅月,见她一副懊恼的情形,立即大叫了一声,“云浅月,你不是喜欢容景吗?为什么还惦记着他?”

        “原来你知道我是云浅月??!”云浅月松了一口气。

        “废话!”少年给了云浅月一个眼神,那眼神看她像是看白痴,对她不屑地道:“云王府的浅月小姐和荣王府的景世子爱得轰天动地,这天下不知道的人怕是少。本公子还没头昏眼花,自然认识你?!?br />
        “那就好!我就是云浅月,你……你可记住了!别弄错了!”云浅月又松了一口气。

        少年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我说了我眼睛还没花,怎么能弄错了你?你脑子是不是被撞到不好使了?”话落,他不等云浅月回答,对容景道:“你是不是脑子也不好使?怎么找了一个这么笨的女人?我说一句话她就栽跟头?”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有些无语。她是被他吓的!他不知道吗?

        容景不说话,看着云浅月懊恼的样子,目光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点点头,“嗯,她脑子是不太好使?!?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