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91章 春风来了(1)

    第491章 春风来了(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如何得知她在云城?”云浅月挑眉,她不是不相信叶倩的话。

        “我说了我有一个宝贝,只要是见过一次面的人,都能被我的宝贝记住气息,只要那个人在我的结界出现,我就能知道。南疆虽然兵弱国弱,但这么些年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它独特的生存之道?!币顿磺迳溃骸霸魄吃?,你别小看了我南疆的秘术?!?br />
        云浅月点点头,想着怪不得叶倩对她说要毁了东海国公主的容貌,原来东海国的公主如今就在云城,她方便下手,她对叶倩摆摆手,“你可以走了!”

        叶倩站起身,理了理衣摆,看了云浅月一眼,不再多话,抬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她忽然顿住,似是凝神静听了片刻,忽然回头,对云浅月笑道:“云浅月,念在那个紫竹林图你不想知道的份上,我再送给你个消息?!?br />
        云浅月挑眉。

        叶倩道:“夜天逸刚刚来了云城!”

        叶倩扔下一句话,出了房门,足尖轻点,飘身离开了这一处院落。

        云浅月看着叶倩身影消失,想着夜天逸来了云城?为何?难道他和东海国的公主有何联系?她记得夜天逸说过不会让她杀了东海国的公主,她来云城接应东海国的公主?那么容景是否知道这个消息?

        “小主,是否让属下去打探一下东海国公主的落脚之处?”花落问。

        “不用了,我们即刻启程赶往摩天崖?!痹魄吃鲁了计?,摇摇头。见东海国的公主不在一时,若是被夜天逸发现她也在云城,那么她脱身去摩天崖就困难了。

        花落点点头,对外面一招手,邱老端着饭菜进屋,摆在了桌子上,又退了下去。

        云浅月坐在桌前,和花落一起简单地用过饭菜,饭后,她对花落道:“给我拿一套合体的男装来!”

        花落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出了房门,不出片刻拿来一件墨色锦袍递给云浅月。

        云浅月将身上的淡紫色阮烟罗换下,将墨色锦袍套在身上,将朱钗云鬓打散,站在镜子前简单地粉饰了一番,不出片刻,镜子中便由一个柔弱女儿变成了一个翩翩少年,因她本身就带有几分男儿英气,所以扮成男子不显女气,对于不是太熟的人来说,很难发现面前的翩翩少年就是一个小女子。

        “小主这等易容术当真奇妙!”花落赞叹地看着云浅月,他随着墨色锦袍拿来的易容之物她根本就没用,还是那副样貌,但如今被她站在镜子前简单地一弄,转眼间便换了一个人。是他从来未曾见过的。

        “这不是易容,这是化妆。只要不和太熟悉的人打照面就不会被发觉。主要是这个做起来简单,不用耽搁太多时间,易容术太麻烦,还伤害皮肤?!痹魄吃禄奥?,抬步向门口走去,对花落道:“走吧!”

        “嗯!”花落点点头。

        二人出了院子,邱老牵来马匹。云浅月和花落翻身上马,花落如来时一般,带着云浅月穿街过巷,走的全部都是背景的暗道,七拐八弯了一通之后,来到了云城的南城门。

        “小主,七皇子在南城门!”花落走在前面,刚要拐过街道便看到了南城门上的夜天逸,他连忙勒住马缰,连人带马后退了几步,对身后的云浅月低声道。

        云浅月也看向南城门,只见夜天逸一人一骑站在南城门的门口,就那么静静而立,似乎在等人,又不像。他依然身穿一身雪青色的锦袍,看不出丝毫风尘,但他身下的宝马通体湿透,太阳下泛着细密晶莹的水光,昭示着它定是奔波许久。她想着她刚刚到这里,夜天逸便随后而到,说明他比她从京城晚离开不久,也是行了一夜路。她不认为三公子那样的易容之术在半夜被夜天逸所查,跟踪她而来,那么只有一个原因,他是为了某种事情。而这个事情大约也就是东海国的公主了。

        “小主,怎么办?南城门是我们出城的必经之路!”花落问。

        “我们去北城,我知道一条山道,我们从那条山道绕过去?!痹魄吃碌?。

        “好!”花落点头。

        云浅月又看了夜天逸一眼,调转马头,沿着原路往回返去,花落跟在她身后。一炷香之后,二人来到北城门,北城门并无熟识之人,一如来时,花落上前递了早已经安排好的通关文牒,守门的士兵看过文牒,对二人放行。

        “等等!”就在这时,从背静的街道跑来一个人,那个人跑得极快,转眼间便来到了城门口,拦在云浅月和花落的面前,似乎快速地看了二人一眼,对着云浅月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你个负心汉,一夜春风之后你就扔下我不管了?”

        云浅月一怔,看着面前的人,只见是一个和她年岁相仿的少年,但相比起她贵气的墨色锦袍,他则是一身破衣烂衫,有些脏污,几乎看不出什么颜色,像是从泥土里滚出来的一般,而且头发凌乱,还沾着几根草渣,面容也同样脏污,但不难看出他眉目清秀,此时正对她横眉怒目,她挑了挑眉,并没说话。

        “昨夜你还说只要我跟了你,富贵荣华保管我享受不尽,今日居然就扔下我要走?没门。我跟你昨夜春风一度的时候……我……我可是第一次……”少年气愤地指着云浅月,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云浅月嘴角抽了抽,她何时要了人家第一次了?她怎么不知道?她看着少年依然不语。

        城门口的守城士兵齐齐睁大眼睛,须臾,众人看看马上端坐的贵气少年,再看看一脸愤怒的破衣少年,人人面色不由露出恍然之色。这个时代贵人家的公子喜好玩娈童和小倌也不新鲜,这个少年虽然脏污,但看起来也是个小美男子,定是被那贵气公子给看上了,一夜春风,春风一度,风流之后,便失了味道扔下他走了。此时这个破衣少年显然是气愤不甘心地追来了。

        “一派胡言乱语,我家公子如何会看上你这等姿色?”花落秀眉竖起,想着这里是城门口,不能再耽搁,万一七皇子从南城门过来就麻烦了,而且这个人太过可疑。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拦住小主,必有所谋。

        “我终于知道了,原来你是又找到了新欢,带着他离开,才要扔下我不管?”破衣少年伸手指向花落,对着云浅月怒斥,“你这个喜新厌旧的混蛋!我哪里不好了?他不过是穿得好一些,洗得干净一些,你要将我洗干净了的话,我比他长得美多了?!?br />
        云浅月眉梢微挑,依然不语,看着破衣少年。

        “滚开!”花落抽出腰间的宝剑,直直刺向破衣少年。

        “反正我也被你玷污了,我……我以后也不能做人了,死了也好!”破衣少年忽然闭上眼睛,颓死一般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真像是抱了必死决心。虽然脸庞脏污,眉眼神情却是清秀分明,视死如归。

        花落的剑来到少年的脖颈之处,剑尖再向前推进一寸,破衣少年就会当场毙命。

        守城的士兵都睁大眼睛,有不少人怜悯地看着破衣少年,但无人出来阻止。一见马上端坐的少年就是非富即贵,他们小小的守城士兵惹不起。

        “住手!”云浅月看着花落剑尖划破破衣少年脖颈处的皮肤,破衣少年依然一动不动,她出声阻止。

        花落看了云浅月一眼,住了手,立即撤回了宝剑。

        “你为什么不让他杀我?要不就带我走!要不就杀了我!”破衣少年忽然睁开眼睛,愤怒地看着云浅月,“否则你还要我以后怎么活?”

        “走上前一步!”云浅月声音微轻,对破衣少年开口。她的声音拿捏得恰到好处,有少年变声期的微微暗哑,任谁也不会怀疑这个声音的少年是出自一个女子之口。

        破衣少年一愣,看了云浅月一眼,依然走上前一步,但这一步迈得极小。

        “再上前一步!”云浅月又道。

        破衣少年又依言走上前一步,这一步依然极小。

        “你不是要跟我走吗?怎么?怕了?”云浅月看着破衣少年走了两步也不如寻常人一步的距离,她挑了挑眉。

        “谁说怕了?”破衣少年忽然不服气地大踏步向前走了一大步,一下子就来到了云浅月的马头前。

        云浅月伸手抬起他的下巴,白皙的手指捏了捏他的脸颊,又摸了摸他的眉眼,须臾,对花落道:“拿一方帕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