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纨绔世子妃 > 第487章 长得太好(2)

    第487章 长得太好(2)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们二人必须留在这里,才能掩人耳目。若我离开,你们二人也离开,这浅月阁便无人了??銮夷忝嵌宋涔?,留在这里协助三公子见机行事。有什么事情随时与我用信使传信。我和花落轻装简行,会更快一些。你们放心,我如今的武功别人要伤我不容易?!痹魄吃碌?。

        凌莲和伊雪点点头,虽然觉得云浅月说得有道理,但还是不免担心。

        “你们去给花落传个消息,让他子时三刻之后在南门城门外等我?!痹魄吃掠值?。

        二人点点头,见云浅月不再吩咐,转身走了下去。

        房中静了下来,云浅月低头冥思片刻,从软榻上站起身,走到桌前,提起羽毛笔在纸条上写下“已收到,多加注意?!奔父鲎种?,招来等在一旁的百灵鸟,将纸条绑在了它的腿上,放飞了出去。

        百灵鸟抖着翅膀,灵巧地飞出了浅月阁,飞向高空,变成一个小点,消失了视线。

        云浅月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窗子开着,有丝丝清风吹来,窗前的帘幕飘荡,将她的容颜掩映得忽明忽暗。

        浅月阁再无人前来,院中静静,甚至今日整个云王府都是静寂无比。

        云浅月一直站在窗前,从午时站到太阳落山,天幕划下黑纱,直到月色高悬,星云铺满天际,她依然一动不动。

        “小姐,如今子时了,您一直没用膳呢!”凌莲终于忍不住,轻声开口。

        “这么快就子时了??!”云浅月转回身,许久未动,身子不由有些僵硬,对凌莲道:“三公子还没来?”

        “来了!”云浅月话落,院中飘落一个身影,只见他身形一闪,珠帘发出细微的晃动,转眼间人已经进了屋。

        云浅月看着进来的人一怔,只见他一身紫色阮烟罗的衣裙,和她身上所穿正是一个套系,朱钗云鬓,面容与她别无二异,甚至环佩和手腕所带的首饰也是一模一样。她盯着三公子看了片刻,忽然一笑,“这是哪里来的美人?”

        “从荣王府来的美人!”三公子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

        “从荣王府?”云浅月扬眉。

        三公子不答话,走到镜子前看向镜子中,左右转了一下身,看了自己片刻后,才有些不甘地道:“果然是景世子,天纵奇才,不枉虚名。连这等易容术也易得如此精妙?!?br />
        “你说这是容景给你易的容?易成了我的模样?”云浅月眨了一下眼睛。

        “嗯,否则你以为我能有这分本事儿将你易得如此相像?”三公子转回身,有些疲惫地坐在桌前,端起桌子上的凉茶一气猛灌,片刻,他放下空茶杯道:“折腾了一个晚上,连一口水也没喝上?!?br />
        “容景怎么会知道?”云浅月想着她没告诉容景她要离开的事情。

        三公子瞥了云浅月一眼,“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正来这里的半途中被他给劫了去,就将我给弄成了这个样子??蠢茨阋院蟛荒茏龌凳露?,更不能红杏出墙。否则都能被他知道,你这辈子就被他关在一个大牢笼里了?!?br />
        云浅月看向凌莲和伊雪,二人齐齐摇头,“小姐,我们行事隐秘,不可能是从我们这里被景世子所查的?!?br />
        “嗯!”云浅月点头,看着三公子道:“你身边一定有容景的人?!?br />
        “他不监视着我如何放心?我又是大晚上来?!比悠财沧?,“别说是我,就是这浅月阁飞进一只男蚊子,他也不会放过?!?br />
        云浅月有些好笑地撇开脸,对凌莲吩咐,“端饭吧!饭后我就启程?!?br />
        凌莲点点头,立即走了下去,不多时将饭菜端来,云浅月和三公子对坐在桌前,看着面前一举一动都和她十分相像的三公子,让她恍惚地觉得是在照镜子,她心中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想着若是连她看着这个人都觉得太过像自己的话,那么别人再看的话,就是自己无疑了。

        “怎么样?是不是太像?让你吃不下去饭?”三公子看着云浅月,居然开口的声音也变成了她的声音,即便仔细听也不容易辨别。

        “嗯,是很像。但不至于吃不下去饭?!痹魄吃乱∫⊥?。

        “以前我还有些不甘心,觉得凭什么你喜欢容景,如今算是懂了,一个男人连你胸前的一颗细小的小痣也清楚地知道,那你爱上他也不算奇怪?!比由艘谎墼魄吃滦厍?,语气有些怪异地道。

        云浅月筷子一抖,险些脱手飞出,她脸腾地红了,瞪着三公子,有些磨牙地道:“他居然给你说这个?”

        “哼,管说还好了!非要也在我身上点了一颗和你那个一模一样的痣?!比又噶酥感乜?,有些郁闷地道:“就点在了这个地方,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扒开衣服给你看看?!?br />
        “这个……不用这样考究吧!”云浅月困难地吐出一句话,想着容景这个混蛋!这是在变相的宣告主权。

        三公子又指了指面前的饭菜道:“从你的表情,到你的动作,到你喜欢吃什么饭菜,你如何走路,你面对什么人会说什么话,他用了一晚上时间教导我,我都怀疑我如今就是一个你了?!?br />
        云浅月抿嘴而笑,笑意达到眼底,再拉伸到眼角,她的笑虽浅,但看到她的人都觉得她是从内到外愉悦。

        三公子翻了个白眼,“被一个男人从内到外看得这么透,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被一个男人从内到外爱着,不管我是好,还是坏,他都爱我,我为什么笑不出来?”云浅月放下筷子,对凌莲招手,“包袱给我?!?br />
        凌莲连忙将收拾好的简单行囊递给云浅月,嘱咐道:“小姐一路千万要小心!”

        “我知道了,放心吧!”云浅月如今彻底不担心了,三公子别说装病,即便是走出房门,只要是不遇到过分熟悉的人,也无人会将她当成假冒的,她抬步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住脚步嘱咐道:“尽量别在夜轻染和夜天逸面前出现?!?br />
        “为何容景告诉我偏要去他们面前多出现呢?”三公子扬眉。

        云浅月皱了皱眉,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三公子,丢下两个字,“随你?!被奥?,她足尖轻点,飘身出了浅月阁。

        三公子似乎在房中嘟囔了一句什么,云浅月没听清,身形奇快,转眼间便出了云王府,身形在云王府墙外顿了一下,向着荣王府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向南城门而去。

        此时已经午夜,整个天圣京城除了守城门和巡夜打更的人,都已经熄灯安睡。两柱香之后,她来到南城门,悄无声息地飞跃城墙而过,向南施展轻功而去。

        走出十里外,便见望君亭前等着一人两马,那人正是花落?;湟簧斫羯砭⒆?,端坐在马上,容貌如春日桃花,俊美异常,令人一见惊艳。

        云浅月来到花落近前,停住身形,打量了一眼花落,笑问:“等了很久?”

        “属下参加小主!”花落,翻身下马,对云浅月一礼,恭敬地摇头,“也不是很久?!?br />
        “嗯,我们走吧!”云浅月点头,将包袱挂着马前,翻身上马。

        花落也不多话,重新翻身上马。

        二人几乎同时双腿一夹马缰,两匹马四蹄扬起,离开了望君亭。

        望君亭不远处的半山腰处,一抹月牙白的身影孑然而立,看着那两匹马并排走远,薄唇微抿,神色在暗夜下颇显浓郁。

        “世子,您不是来送浅月小姐的吗?怎么就让她这么走了?”弦歌一身黑衣,立在容景身后,看着那两匹马并排远去,他看着容景疑惑不解。

        “他知道我要去接东海国的公主,不愿意见我?!比菥吧艏?。

        “你本来就卧病在床,可以不必去接东海国的公主?!毕腋柚迕?,有些想不明白。

        “必须去!我重伤去迎接,才显诚意?!比菥暗溃骸岸9蝗菪∈?,虽然与天圣隔了一片海,但国富兵强,泱泱大国,远不是如今千疮百孔的天圣可比的??銮野倌昵笆窍茸嫒偻跚巴=枇吮傩爸?,如今即便百年已过,这份人情依然是荣王府还?!?br />
        “可是若那洛瑶公主见了您之后非要您履行婚约怎么办?”弦歌皱眉皱紧。

        容景不答弦歌的话,看着云浅月离开的方向,淡淡的声音一转,有些抑郁地道:“那个男人长得太好了!”